刚刚更新: 〔谁是幸存者〕〔lol系统在霍格沃兹〕〔拯救灾变世界之反〕〔海洋被我承包了〕〔拜拜九叔〕〔老婆万岁〕〔玉门〕〔天下清明〕〔我在诸天当龙神〕〔亿万枭宠:闪婚老〕〔重启飞扬年代〕〔人间不值得〕〔修真史前十万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氪金医生〕〔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的细胞监狱〕〔杨天〕〔医武双绝〕〔狂兵赘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299章
    沙夫人叹了一口气,在沙中玉的手上轻轻拍了两下,道“玉儿,你有这份心就好,外公、舅舅和姨母在天之灵,听了一定喜欢。只是他们的大仇已经得报,想来也该瞑目了。”

    沙中玉一怔,道“大仇已经得报娘,是你杀掉了姓马的一家么”

    沙夫人微微一笑,道“你娘亲虽然懂一些武功,可是与马家相比,差得可不是一点半点。何况仇家之中还有武功深不可测的族长老太爷”

    慕容丹砚道“想来马家和方家是遭了天谴。这些恶贼做下这么多伤天害理的坏事,老天爷也瞧不下去了。”

    沙夫人道“若老天爷真有眼,世上又哪会有这么多不合理的事(情qing)”

    她一边说一边对着沙中玉笑了笑,接着说道“玉儿,外公一家这些事(情qing),娘亲从来没对你说起过。一是因为你年龄还小,知道这些事(情qing)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二来方家毕竟也算是你的祖辈,只是除了像娘亲这样嫁出去的女子之外,全族男丁都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她说到这里,厉秋风心下一凛,暗想“福建方家被灭门,若是武林中人下手,那是轰动江湖的大事,定然是天下震动,怎么自己在锦衣卫的档案中从来没有看到过”

    慕容丹砚也是心下一惊,正想开口说话,却听萧展鹏道“沙夫人,萧某世居福建,居处也在武夷山左近,想来与夫人娘家相距不远。若是出了方家灭门这等大事,我萧家不会不知道。这、这件事(情qing),只怕夫人听说有误罢”

    沙夫人道“萧公子是武林大家,纵横福建,耳目众多。只是方家灭门,与江湖无干,是朝廷党争留下的祸患。是以萧公子不知道这件事,却也并不稀奇。”

    她说到这里,转头看了厉秋风一眼,道“厉公子,这件事您想必听说过罢”

    厉秋风摇了摇头,道“我知道方家一直在锦衣卫监视之中。只不过依沙夫人所说,方老太爷与马家素有交往。马家世代都在锦衣卫当差,要从中做一些手脚,却也并非难事。我记得锦衣卫档案库中,有关福建方家的记录多有涂改,倒是有关江西方家的叙述极为详细。想来马家有意篡改了福建方家的记录内容。江西方家助宁王造反,锦衣卫胆子再大,却也不敢牵涉到这惊天大案之中,是以记录的极为详细。”

    沙夫人点了点头,道“我若不是嫁给了一鸣,只怕早已经(身shen)首异处了。是以不向玉儿讲这些往事,也怕他年幼无知,一旦泄露出去自己与方家有关,只怕锦衣卫寻踪而至,对玉儿下手”

    她说到这里,看了看厉秋风道“厉公子,你在锦衣卫当差,锦衣卫的厉害之处,你比我知道的更多罢”

    厉秋风面色沉重,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慕容丹砚,却见她一双妙目,正自凝视着自己。两人目光一接,便即各自将头转向一边。慕容丹砚心中便似藏着一只小兔子,怦怦直跳。厉秋风却也是心中一((荡dang)dang),强自定住心神,对沙夫人道“沙夫人,您遭遇家门惨祸,厉某知道您对锦衣卫恨之入骨。只是只是”

    他说到此处,却不知道如何措词才好,正思忖之间,却听萧展鹏道“沙夫人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我听马姑娘说过,因为她爹得罪了锦衣卫,全家都被锦衣卫杀死,只有她侥幸逃了一条(性xing)命,与沙夫人的命运,倒有几分相似。”

    沙夫人奇道“马姑娘哪位马姑娘”

    慕容丹砚道“马姑娘是我溜出慕容山庄时,在嵩山少林寺附近遇到的一位姐姐。她遭遇家门惨祸,避居在嵩山一处尼庵之中。恰好我到少林寺去比去进香,遇到了她。听说她全家都被恶人勾结锦衣卫害死,便带着她到了京城。恰好在路上遇到了厉大哥,然后然后”

    她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厉秋风,却见他面色沉重,似乎正在思索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右手紧紧握住刀柄。慕容丹砚与厉秋风相识虽不甚久,却也知道他一些习惯。知道他若是遇上了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便会手不离刀。心下不由暗想“难道我说马姑娘全家被锦衣卫害死,厉大哥听了便不开心了么他在锦衣卫当差,明明另有目的,连云飞扬这等锦衣卫的大官都死在他的刀下,自然是与锦衣卫一刀两断。怎么我一提到锦衣卫作恶,他便皱起了眉头若是他不喜欢我说锦衣卫不好,以后须得小心留意,不可再在厉大哥面前提起这些事(情qing)。”

    沙夫人见慕容丹砚一直盯着厉秋风,脸上全是关切之色,心下暗自好笑,心想“我这妹妹不懂江湖规矩,更没半分江湖阅历。她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到嵩山少林寺去定然是想找寺中的高手比试武功,又哪会不远千里到少林寺进香”

    她见慕容丹砚的目光中全是柔(情qing),心思全在厉秋风(身shen)上,却是暗自叹了一口气。心中又想“这位厉公子的武功了得,只怕与一鸣相比亦不遑多让。只是他毕竟出(身shen)锦衣卫,出手杀人冷酷无(情qing),且心思机变,远非常人可比。妹妹的终(身shen)若是托付给他,只怕一生飘泊,再无安生之(日ri)。以慕容山庄之势力,慕容秋水在江湖中的地位和武功,要接纳厉公子,只怕比登天还难。当年我与一鸣成亲,虽然也有波折,只是与厉公子和慕容妹妹一比,却又要幸运得多了。”

    几人各自想着心事,一时之间再无人说话,只听得洞壁上蜡烛和火把燃烧之声呼呼作响,其间还夹杂着水滴从岩洞顶端滴落后砸在地面的“嘀嗒”之声。沙家的一众仆人尽数退出五六丈外,只有那老仆侯震兀自站在沙夫人不远处,双手笼在袖中,仍是一副漠然的神(情qing)。

    过了良久,却听厉秋风说道“沙夫人,后来怎样”

    沙夫人一惊,这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呀,对不住各位,我刚才走神了。咱们继续往下说罢。一鸣听那马骏说话如此无耻,心下也是大怒。只是他知道此时(身shen)处险地,虽恨不能一剑将这几个无耻小人的人头斩下,却也强自忍住怒气,仍是伏在屋顶,偷听那几人说话。

    “只听坐在太师椅上那老者道骏儿杀了方家那女子,却也不是什么大事。尸体已经处理掉了,方家老大还说再找个相貌姣好的方家女子给骏儿续弦

    “他话音未落,却听那马骏说道爹爹,我可不要再见到方家的女人。这些穷乡僻壤的土丫头,我是一个也不想再见那老者沉声说道方家那边咱们还须拉住,现在最要紧的是帮助方家先把从九江逃走的那对父女除掉。

    “他说到这里,对那枯瘦老者说道老二,杰儿再有几天就会从广东赶回京城。你派人给他送一封信,要他在广东找咱们马家几个老朋友,看看能不能和福建王家的几位当家人见个面。如果马家能与王家拉上线,咱们自然可以将方家放在一边。这些年来,咱们替方家也办了不少事(情qing)。方老太爷还算懂事,蛰居在武夷山,没闹出什么大事(情qing)。只是江西方家当年想翻(身shen),紧跟着宁王,害得工部王侍郎全家抄斩,这也给咱们提了一个醒。咱们虽在利用方家,方家何尝不是在利用咱们马家若是能将王家笼络在咱们手中,方家便没什么用处了。我看方家老大和老四,论智谋和武功,比方老太爷差得太远,成不了什么气候。这两个小子若是当了族长,非捅出大篓子不可。所以方家这头,咱们既要利用,更要提防

    “那(身shen)材魁梧的老者点了点头,对那枯瘦老者道二哥,这事(情qing)你须得叮嘱杰儿抓紧时间办。至于捉拿方家那两人之事,我今夜就到北镇抚司调动人手,顺天府那边我也会打好招呼。连夜在京城周边严密盘查。骏儿媳妇死去的消息,绝对不要泄漏出去。还有方家那二三十号人,一个个呆头呆脑,土里土气,没有半分见识,呆在京城里帮不上忙不说,反倒容易给咱们惹麻烦。我已将他们送到城西龙潭寺安置,只留下四个机灵些的方家子弟协助北镇抚司办事,带着锦衣卫在城中伏击那两名叛徒。”

    本章完<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无敌传人〕〔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月落屋梁〕〔驱魔禁书教典〕〔法神之旅〕〔林绾绾萧夜凌〕〔双界祭司〕〔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天启之全民公敌〕〔史上最狂战神〕〔潜行追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