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军工子弟〕〔重生为富〕〔绝品阔少〕〔玉娘兰梓笙〕〔凤落西秦〕〔我真的是土豪〕〔顾念帝长川〕〔帝少,不知娇妻情〕〔绝世娇宠双面伊人〕〔鸿蒙吞噬系统〕〔天才萌宝双面妻〕〔沈蓓一宁少辰〕〔神级大明星〕〔我有石磨磨啊磨〕〔再见2002〕〔重生李淑静之幸福〕〔重生甜蜜人生〕〔第一至尊〕〔我想要幸福〕〔出名太快怎么办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350章
    这谷口长约五十余丈,厉秋风一边拨打(身shen)后两名官兵不断刺来的长枪,一边纵马狂奔。片刻之后,却觉得眼前一亮,已自冲过了谷口。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开阔地,近千名江湖人物正在排队向右侧山壁下的洞口行进。只不过人数太多,那洞口不大,是以前进非常缓慢。

    此时已有二百余名骑兵冲入谷中,举着大刀长枪便向正在等待进入洞窟的江湖豪杰又砍又刺。群豪猝不及防,登时有二三十人死在官兵的刀枪和马蹄之下。剩下的群豪惊慌失措,四散奔逃,想要躲避马队的攻击。只不过官兵马快,片刻之间,又有十余人丧命在官兵的铁蹄之下。

    朱三家一马当先冲入谷中,见官兵正在追杀群豪,他挥舞着钢刀便向官兵杀了过去。几名官兵骑马前来接战,却如何是朱三家的敌手,被他砍瓜切菜一般,连杀了五六名官兵。

    慕容丹砚见朱三家大呼酣战,便也手舞长剑,杀向蜂涌而至的官兵。只不过她不似朱三家那般擅长马上征战,刚刚纵马冲过去,被三名官兵围在中间,不只没有杀退官兵,反倒被官兵走马灯一般截杀,几次险些被刀枪砍中。

    此时邓遥却也冲入谷中,挥舞着木棍便向围着慕容丹砚的一名官兵砸了过去。那官兵猝不及防,被这一棍砸中脖颈,惨叫一声摔落马下。

    慕容丹砚原本被这三名官兵围在中间,只能挥着宝剑遮挡刺过来的长枪和砍过来的大刀,不只不能反击,几次险些被官兵刀枪砍伤。待得邓遥打死一名官兵之后,剩下的两名官兵悚然一惊,手上的刀枪便慢了一慢。慕容丹砚趁此机会双足脱离马镫,左手在马(屁pi)股上一撑,(身shen)子倏然拔起,右手长剑疾刺,“噗”的一声,刺穿了堵在她(身shen)前的那名官兵的咽喉。

    那官兵手中大刀坠地,一脸惊恐。慕容丹砚长剑抽出,那官兵咽喉伤处喷出一道血箭,慕容丹砚却不管他,反手又是一剑,从另一名手执长枪的官兵肋下刺了进去。那官兵一声惨叫,(身shen)子晃了几晃,待得慕容丹砚长剑拔出,两名官兵同时从马上坠了下去。

    邓遥见慕容丹砚出剑如电,瞬间便杀了两名官兵,不由出声赞道“小姑娘,真有你的”

    此时先行逃到谷中的八十多名丐帮帮众见帮主到了,便即手执棍棒涌了过来,帮着邓遥抵挡官兵。邓遥连声呼喝,指挥帮众结成方阵,与官兵厮杀在一起。

    官兵冲入山谷之后,便不能再像方才那般纵马冲杀,不得不卷入与群豪的乱斗之中。待得丐帮帮众结成方阵,(情qing)势立时逆转。这些丐帮帮众在邓遥指挥之下,挥舞手中的棍棒便向官兵的马腿上砸了过去。只听得无数战马发出长嘶惨叫,不时有战马马腿被打断之后翻倒在地。马上的官兵摔落地上,便即被丐帮帮众乱棍打死。

    朱三家在乱军之中抢得一杆长枪,更是如虎添翼,骑着战马在官兵之中纵横来去,所过之处官兵纷纷坠落马下。他冲杀了两三个来回,杀死了二三十名官兵,调转马头正待再次冲杀之时,却见厉秋风已自拨转马头,堵住了谷口,正拼命阻挡后续的官兵马队杀入山谷。

    厉秋风纵马抢出山谷之时,见眼前一片混乱,等待进入山洞的群豪被官兵马队冲得七零八落,死伤惨重。他心下一凛,暗想若是给这数千马军尽数冲了进来,只怕没有逃入洞窟之中的这一千多名江湖好汉会尽数丧在官兵的刀枪之下。他一刀砍死一名冲过来的官兵,那官兵摔落马下之时,手中的长枪脱手向地上坠落。厉秋风手疾眼快,手中的绣(春chun)刀轻轻一挑,将那长枪挑了起来。厉秋风看也不看,反手将刀向腰间一插,只听“铮”的一声,绣(春chun)刀已自归鞘。便在此时,厉秋风右手伸出,将长枪握在手中,左手一抖缰绳,用力向左一拽,那坐骑“唏溜溜”一声长嘶,立时调过头来,向谷口奔了过去。

    此时又有两名官兵骑马从谷口冲了进来,见到厉秋风骑马逆袭,这两人一刀一枪,齐向厉秋风(身shen)上招呼了过来。

    厉秋风虽未练过枪法,更加没有战阵冲杀的经验,只不过他出手极快,与那执枪的官兵来了一个对刺。那官兵手中的长枪刚刚刺出,厉秋风手中的长枪已然扎入他的(胸xiong)口,将他从马上直撞了出去。那官兵胯下坐骑兀自向前冲出,(身shen)子却向后飞出。只听他长声惨叫,倒飞出去之时,正撞在一名冲过来的骑兵(身shen)上。只听“噗通”一声,两名官兵撞在一起,同时从马上摔落下来。后面又有两骑战马杀到,铁蹄踩踏下来,两名坠马的官兵惨叫不断,当即毙命。

    厉秋风杀了那持长枪的官兵之后,手中枪向后一收。此时那挥舞大刀的官兵堪堪冲到厉秋风马前,右手大刀便向厉秋风脖颈砍了下来。厉秋风右手收回,左手推出,枪尖倒转,枪柄迎了上去,正抽在那手舞大刀的官兵(胸xiong)口。那官兵受了这重重一击,肋骨断了数根,(身shen)子坠落马下,口中鲜血狂喷,眼见不活了。

    厉秋风却不管他,双腿一夹马腹,那战马吃痛,向前猛冲过去。厉秋风手舞长枪,与冲上来的两名骑兵正面相遇。这两名官兵均是手持长枪,与厉秋风枪来枪往打在一处。

    厉秋风武功虽高,只是从来没有骑马在战阵之上与敌人征战,是以面对这两名军士,虽将手中长枪舞的虎虎生风,想要杀掉这两名官兵,急切之间却也办不到。好在这谷口极为狭窄,两名官兵被厉秋风截住之后,(身shen)后的骑兵便冲不进来。

    朱三家挥舞长枪,又击杀了十余名官兵,见冲入山谷中的三百多名骑兵已大半被自己和丐帮帮众及群豪杀死,剩下的二三十名骑兵无力与群豪杰再战,谷口处又有丐帮帮众结成的方阵,一时之间冲不过去,无奈之下竟然纵马向山谷深处奔了过去。这片平地上只剩下百十匹无主的战马长嘶着到处乱撞。朱三家见群豪暂时安全,左手一提缰绳,纵马便向谷口奔了过去。

    此时厉秋风正与那两名官兵缠斗,三杆长枪不住撞击纠缠,一时之间却分不出胜负。此时朱三家已经赶到,从厉秋风左侧冲了过去,一枪便向正与厉秋风激斗的一名官兵刺了过去。那官兵舞枪遮挡,谁料朱三家这一枪却是虚招,眼见双枪便要相交,朱三家手腕一抖,长枪向下一压,避过了那官兵遮挡的长枪,只听“噗”的一声,他手中的长枪扎入了那官兵的小腹。朱三家得手之后一声大叫,手中长枪向上一挑,竟然将那官兵从马上挑了起来,随即用力一甩,将那官兵摔了出去,正砸在从后面掩杀上来的两骑官兵(身shen)上,三人撞在一处,顿时人仰马翻。从谷口涌入的骑兵正自纵马冲锋,却又撞到摔倒在地的三骑人马(身shen)上,顿时又有数骑人马摔倒在地。一时之间谷口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与厉秋风对战的那官兵见到同伴被朱三家一枪刺中之后,又被甩了出去,惨叫声惊心动魄,自己吓得肝胆俱裂,手中的长枪招数顿时乱了,被厉秋风瞧出破绽,一枪扎入(胸xiong)口,立时撞下马来,当场毙命。

    厉秋风和朱三家提枪勒马守在谷口。此时东方太阳初升,万道光芒自从谷口照(射she)了进来,正洒在厉秋风和朱三家(身shen)上。朱三家眉头一皱,对厉秋风道“咱们面向太阳,于战阵来说,颇为不利”

    他话音未落,忽听得一阵梆子响,五六丈外那些乱成一团的官兵马队听了这梆子声之后,骑在马上的官兵便即调转马头向谷外奔去,狼狈摔倒的官兵从地上爬了起来,又用力拉起在地上翻滚的战马,挣扎着爬到马上,跟着便向谷外退去。

    厉秋风和朱三家想不到官兵竟然收兵,心下又惊又喜。厉秋风转头向(身shen)后望去,却见谷中到处都是官兵的尸体,无主的战马到处乱跑,有的战马站在躺倒在地的主人尸体(身shen)边,不住用嘴去拱动尸体,似乎希望主人能够从血泊之中站起来,重新和自己并肩作战。

    朱三家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谷口,除了地下几具官兵的尸体之外,再没有任何人影。厉秋风转过头来,对朱三家道“朱大哥,你说官兵会不会就此放弃攻击”

    朱三家道“绝对不会。我瞧官兵马队至少有三四千人,死在谷中的官兵充其量不过二三百人。官兵不将群豪一网打尽,绝对不肯干休。他们之所以撤出谷口,是因为这谷口过于狭窄,被你我二人堵住之后,每次最多只能冲上来两骑人马,不便于大队骑兵冲锋。我想他们是想等待步军到达之后,先行攻占山谷两侧,居高临下用弓箭将咱们((逼))退,骑兵再由谷口冲将进来。到了那时,你我二人可就无法抵挡大队骑兵的攻击了。”

    厉秋风心下一凛,不由又转头向谷内望去。只见邓遥指挥七八十名丐帮帮众仍自结成方阵,在自己和朱三家(身shen)后不远处严阵以待。而排着长队正向石壁下的洞窟走去的群豪仍有七八百人。厉秋风心下焦急,暗想官兵步军若真像朱三家所说,抢占了山谷两侧的山坡,到时万箭齐发,只怕没有进入洞窟的这七八百人无人可以幸免。

    他正思忖之间,忽听鼓声大作,朱三家脸色大变,道“他妈的,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这些王八蛋真要开弓放箭了”

    他话音未落,只听羽箭破空之声大起,刹那间从谷口处飞来无数羽箭,遮天蔽(日ri)一般,使得整个谷口霎时间变得黯淡起来。只见箭雨直扑向厉秋风和朱三家二人,而在五六十丈的谷口入口处,大队官兵马队重新杀了过来,要仗着弓箭开路,全军杀入山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都市超强修神〕〔驱魔禁书教典〕〔法神之旅〕〔双界祭司〕〔棒坛之所向披靡〕〔无敌传人〕〔月落屋梁〕〔裕子学姐和她的比〕〔穿越东京当火影〕〔史上最狂战神〕〔世子在线求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