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是幸存者〕〔lol系统在霍格沃兹〕〔拯救灾变世界之反〕〔海洋被我承包了〕〔拜拜九叔〕〔老婆万岁〕〔玉门〕〔天下清明〕〔我在诸天当龙神〕〔亿万枭宠:闪婚老〕〔重启飞扬年代〕〔人间不值得〕〔修真史前十万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氪金医生〕〔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的细胞监狱〕〔杨天〕〔医武双绝〕〔狂兵赘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371章
    慕容丹砚抢着说道“这还用猜既然成祖皇帝建造大报恩寺是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大(殿dian)中供奉的自然是马皇后啦。我听说过马皇后的传说,嘻嘻,她的脚”

    慕容丹砚说到这里,心下忽觉不雅,急忙用手捂住嘴,心中暗想“糟糕我出言无状,可全都被厉大哥看在眼中了,这可如何是好”

    众人也与慕容丹砚一般心思,只不过都多了一个心眼,暗想“在大(殿dian)之中供奉马皇后,自然是理所应当。只不过若真是如同司徒桥所说,塑像的工匠若是将马皇后画成如此模样,只怕立时会被斩首示众,甚至诛连九族。何况大报恩寺建成已将近百年,其间皇帝和官员一定到过大(殿dian),见了塑像的模样,岂不是惊骇之极,哪能留这塑像一直到今(日ri)”

    却听司徒桥道“我进入大(殿dian)之前,也是如你一般心思。想那朱棣能坐稳江山,大半凭着他是太祖皇帝和马皇后嫡子的(身shen)份。只是当时见那塑像如此诡异,却是大惊失色。想到大(殿dian)之外机关密布,大门又被人用九子连环锁锁死。这一番苦心,便是不让人进入到大(殿dian)之中。这大报恩寺是朱棣下诏建造,算得上是一处皇家寺院。哪个人有这样大的胆子,敢在这大(殿dian)的塑像上做手脚

    “当时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郑和。此人七次率领宝船船队远赴万里海外,手下奇人异士甚多,在海外又得了不少稀奇古怪的宝物,说不定借着建造大报恩寺的由头,将他私自积攒起来的宝物尽数藏在大报恩寺之中”

    司徒桥说到此处,邓遥冷笑一声,道“总算说到点子上了”

    司徒桥也不理他,自顾自地说道“只是我转念一想,郑和若是在寺中藏宝,更要将这大(殿dian)打造的富丽堂皇、天衣无缝才是。他有多大胆子,敢把这大(殿dian)所供奉的人物画成如此模样若真是他指使所为,只怕皇帝先砍了他的脑袋,然后重建大(殿dian)。郑和私藏在(殿dian)中的宝物,不免被人发现。以郑和的心计,绝对不会做如此愚蠢之事。

    “其时我举着火折子,眼看着那尊诡异的塑像,却一点头绪也找不出来。正在惶恐之间,忽听得(殿dian)外脚步声大起,意似有不少人走了过来。我悚然一惊,急忙熄了火折子,几步便奔到门口,从门缝中向外望去。却见不少僧人正从四周的(殿dian)堂之中走出,各自排成队列,从大(殿dian)外的院子中穿行而过。想来晚课已经结束,正自各回僧舍休息。好在这大(殿dian)之内大的出奇,我手中的火折子的光亮又极是微弱,这些僧人经过院子之时,才不会发现(殿dian)内有火光闪动。

    “我见众僧人并未察觉(殿dian)内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正想等着众僧回到僧舍之后,(殿dian)外无人之时,再仔细勘查那尊塑像,却见有三名僧人手提灯笼,直向大(殿dian)门口走了过来。

    “其时夜色深沉,只是繁星满天,三名僧人又提着灯笼,是以我从门缝中却也将三人的面目看得颇为清楚。只见这三名僧人都是四十岁左右年纪,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显是(身shen)负武功。那时我只练过一些粗浅的招式,连江湖末流都算不上,瞧这三名僧人的样子,若是给他们发现,我定然不是对手。心下惊惧,苦思脱(身shen)之策。

    “那三名僧人走到大(殿dian)前的石阶之下,转头四处望了一圈,见院子中的僧人已然走远,其中一名僧人蹲下(身shen)子,在最下面一级石阶处摸索起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我一瞧这僧人的模样,立时知道这大(殿dian)机关的中枢便在那台阶处。这三名僧人想来是大报恩寺当值的武僧,夜间巡查到了此处。他们要到(殿dian)前巡视,为防被(殿dian)门上的机关伤到,要先将机关的中枢装置关闭。

    “只是我进入(殿dian)内之时,已将(殿dian)门上的机关尽数破解。不过我用的手段是破解之术,并非是将机关消息的中枢关闭。这僧人关闭中枢之时,若是机关已然被人破解失灵,那中枢处的机构定然有异,只怕三名僧人立时便会察觉有人做了手脚。

    “我正惶急之间,却见那名俯下(身shen)子的僧人倏然抬起头来,灯笼照耀之下,只见他一双精光四(射she)的眸子直向大(殿dian)正门看了过来。我在门缝中与他目光一碰,虽然知道这僧人看不到我,心下却也是悚然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我尚在犹豫之时,那僧人一声呼喝,手中灯笼已自丢在地上,(身shen)子却斗然拔起,直跃向了大(殿dian)正门。其他两名僧人听到那僧人的呼喝之声,早已将灯笼抛在地上,随后也纵(身shen)而起,三人成品字形,直扑向大(殿dian)门口。

    “我从大门的缝隙处望出去,只见三道黑影直向我袭了过来,心知不妙,转(身shen)便向后逃走。只是大(殿dian)之中空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除了九根圆柱,剩下的只有那尊塑像之后可以藏(身shen)。(情qing)急之下我来不及多想,便向那塑像背后逃了过去。

    “我刚刚转入塑像背后,只听(殿dian)门口有人惊道糟了九子连环锁被人打开了。紧接着另外一人说道普玄师弟,你快去通知弘敬师伯,我和普慧师弟守在这里

    “那普玄和尚答应了一声,紧接着只听得脚步声倏然远去。我心下暗想,这三名僧人武功不弱,他们要找的那个什么弘敬师伯想来武功更为高强。若是寺中僧人大举到来,我要逃走自然是比登天还难。只是此时要想出去,自然不是守在门口那两名僧人的敌手。思来想去,却没有一条计谋管用。心下不由暗自后悔,不该一时不慎,甘冒奇险,陷入如此危境之中。”

    他说到此处,众人心下均想“你哪里是一时不慎只不过是太过贪心,这才被困,倒怨不得别人。”

    众人自进入到这个石洞之后,不知不觉之间已过去将近两个时辰。初时听司徒桥对众人冷嘲(热re)讽,人人心中有气,只不过后来他所叙说之事,却是闻所未闻,倒渐渐勾起了众人的兴趣。待他说到朱棣(身shen)世存疑之时,虽然众人对他愈发鄙夷,却又巴不得他将这些秘事说个清楚。是以八卦之心,古已有之,便是这些武林英雄,却也不能免俗。虽然此刻外有强敌,是否能顺利进入静心寺找到脱(身shen)的线索,尚是未知之数。众人却一时之间忘了紧迫之事,竟然聚精会神听司徒桥说起故事来了。

    司徒桥却不知道众人的心思,接着说道“我躲在那塑像的背后,那两名僧人守在门口,却也不敢贸然冲进来。大(殿dian)之中一片寂静,我却能听到(胸xiong)口扑通扑通的心跳之声。正苦思脱(身shen)之计时,只听得(殿dian)外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听到方才那名僧人说道弟子普空,参见弘敬师伯及各位师伯师叔。

    “我心下一凛,想不到群僧这么快便大举杀到,那个弘敬和尚还带着不少师兄弟,估计个个都是高手,想要脱(身shen)势比登天还难。思忖之间,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贫僧弘敬,执掌大报恩寺执事僧一职。(殿dian)内的朋友,何不出来相见

    “我哪敢答话,将(身shen)子紧紧倚靠在塑像后背,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此时大(殿dian)外聚集了不知道有多少个和尚,这些和尚举着火把,火光透过大(殿dian)的九座(殿dian)门上的琉璃窗照了进来。虽然我背靠塑像,不知道(殿dian)内的(情qing)形,想来此时大(殿dian)中只怕也已被火光照得亮如白昼。我看着对面的白墙,上面映出了塑像的影子,随着(殿dian)外火把的移动,那影子也在缓缓地左右摇晃,看上去更为诡异。

    “过了片刻,那老僧见(殿dian)内无人应答,接着说道朋友既然敢独闯大报恩寺,想来定然(身shen)负惊人艺业,是江湖之中成名的英雄豪杰。只是如此避而不见,不是英雄好汉的行径。若传扬了出去,只怕有损朋友的威名。

    “我听这老僧胡说八道,心下暗想,去你妈的英雄好杰,滚你妈的英雄好汉你这老秃驴好不(奸jian)滑,想将老子骗出去,好一拥而上将老子擒住。若是老子真听了你的话走出去,那才是脑袋上长了大包,才会信你的鬼话。何况我又不是江湖中人,既非豪杰,更不是好汉,威名是半点都没有的,随便你怎样出言相激,老子只当你放(屁pi),打死了老子老子也不出去

    “只是群僧虽然到了(殿dian)门之外,却未曾破门而入,我心下微感奇怪。初时还以为这些和尚忌惮(殿dian)门口的机关消息,只是转念一想,机关早已被我尽数破解,何况方才看到那三名普字辈的僧人在台阶之下打开机关中枢,自然懂得关闭机关的法子。这(殿dian)内机关再厉害,却也阻挡不了这些僧人。耳听得弘敬和尚兀自在(殿dian)外唠唠叨叨,初时还说些什么江湖道义之类,到得后来,这老和尚居然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殿dian)内之人自行出去,大报恩寺便既往不咎,任其离开。我心中暗想,这老秃驴是一个白痴不成哪有人会傻到这种地步,自己出去任人宰割只是到得后来,我心中却是疑云大起。首先这个叫弘敬的老家伙既然能做到大报恩寺执事僧的要职,定然不会是一个傻子。寺院之中的权利争斗,丝毫不比官场要差,这老秃驴定然是心智超群之辈。以他的智计,又怎么会明知无效,还要婆婆妈妈说这些废话来大费口舌其次是那三名普字辈的僧人武功不弱,弘敬和尚既然是三人的师伯,武功定然更高。何况他又带了这么多师兄弟同来,自然也不必忌惮大(殿dian)内敌人的武功。可是奇怪的是群僧明明大占上风,却偏偏站在(殿dian)门外,一个都不肯进到大(殿dian)之中,这倒是奇怪之极。”

    司徒桥说到这里,脸上的肌(肉rou)微微抽动了几下,似乎又回到了十余年前大报恩寺那座大(殿dian)之中。过了片刻,他接着说道“当时我苦思不得其解,一双眼睛盯着对面的白墙,蓦然间脑中一个念头闪过,心下不由大为惊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无敌传人〕〔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月落屋梁〕〔驱魔禁书教典〕〔法神之旅〕〔林绾绾萧夜凌〕〔双界祭司〕〔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天启之全民公敌〕〔史上最狂战神〕〔潜行追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