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养崽崽后本宫躺赢〕〔我是林加德〕〔从火影开始做幕后〕〔表白失败就变强〕〔怀念那逝去的青春〕〔运动发明家〕〔笑傲不群〕〔三寸人间〕〔极品透视民工〕〔盖世〕〔上门狂婿〕〔斩月〕〔拯救全球〕〔狂医豪婿〕〔带着系统做巨星〕〔当满级大佬翻车以〕〔众神世界〕〔首富太太是团宠〕〔丁薇记事〕〔大梦主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379章
    司徒桥这番话说了出来,在场的众人一个个满脸惊讶,呆若木鸡,实难相信此事是真的。厉秋风心下也是忐忑不安,暗想“我在锦衣卫档案之中,看不过不少诡异之事。有些事(情qing)虽然牵涉颇广,无人敢记入秘档之中。只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锦衣卫之中也有不少秘事流传。只不过这件事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成祖登基之后,锦衣卫权势煊天,若是真有此事,成祖派出办理此事之人,十有**与锦衣卫有关,即便是其它心腹,以成祖的心思,必然会派出锦衣卫加以监视,这是他的一惯伎俩。是以只要有人办这事(情qing),锦衣卫必然会有记录。我在锦衣卫当差已有五年,每(日ri)里都在留心锦衣卫的秘密,居然没有查到此事,看来事(情qing)并非如我所想,惭愧啊惭愧。”

    司徒桥要的正是这种效果,众人越是惊讶难安,便越发可以证明他的见识远远超过这些威名赫赫的帮主、掌门人。是以他嘿嘿一笑,接着说道“我在暗格之中,将这大(殿dian)之中的(情qing)形与那魏千户所说之事一一对照,竟然是天衣无缝,心下倒信了七八成。我瞧着石大人初时盯着那尊玉像,一脸惊愕神(情qing),慢慢地这惊愕又转为沮丧,最后却是一脸狐疑,转头对魏千户道我在京城当差多年,倒也识得几位颇有见识的朋友,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那魏千户道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在这大(殿dian)封闭之时,已经全都死了

    “我听魏千户如此一说,心下暗想这话你可说的不对。既然你知道此事,为什么没有死去想不到我正思忖之间,却听那石大人道你既然知道此事,为什么没有死

    “那魏千户嘿嘿笑道石大人,你这话问的好。你可知道孝陵卫百户以上的官员共有几人那石大人一怔,不知道他此话是何用意,是以皱起了眉头,片刻之后摇了摇头。魏千户道这个我倒不妨告诉你。孝陵卫百户十三人,千户三人,副指挥使二人,指挥使一人,全部加起来一共十九人。满二进一,逢十缺一,天残地缺,长生若死。石大人,你可知道,在孝陵卫做到百户之人,其实都已经死了。所以现在和你说话的,其实是一个死人”

    司徒桥说到此处,刘涌等人心想“原来朝廷之中,喜欢装神弄鬼的并非只有锦衣卫和东厂两家。孝陵卫行事诡异,装神弄鬼的本事,只怕还在锦衣卫和东厂之上。”

    厉秋风心中所想之事却与群豪不同,他虽未与孝陵卫打过交道,只不过在八宝莲花山地下皇陵之中,曾经见过孝陵卫布下疑阵,手段可以说是千变万化,行事出人意料。他心中暗想“在皇陵地下,那几名孝陵卫与花匠老寿神出鬼没,正邪难辨。只怕是在地下呆得久了,(性xing)子也变得诡异起来。只是这魏千户虽然自称死人,当然不是真的死了,只不过是这条(性xing)命已经交给了孝陵卫,随时可以赴死罢了。奇的是既然所有知道大报恩寺大(殿dian)秘密的人都要死,这石大人不知死活,强行带人冲了进去,自然也是非死不可。而要杀他们的人,只怕正是魏千户。这魏千户虽然说与石大人说话的是一个死人,其实在魏千户眼中,石大人等才是死人。既然他已将石大人看作了死人,又何必婆婆妈妈,和这些必死之人说这么多废话难道他另有图谋不成”

    他心下不解,却听司徒桥接着说道“那石大人听了魏千户这话,却也并不吃惊,慢慢地走上前几步,从供桌上一个玉盘之中,拿起了那串紫色的玉葡萄,放在手中摩挲把玩。烛光映照,玉葡萄晶莹剔透,让人不忍放手。那些石大人手下的官员盯着石大人手中的玉葡萄,眼中均露出了贪婪的神(情qing)。

    “石大人将玉葡萄放在手中把玩了良久,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回到盘子里。接着又将那颗翠玉白菜双手捧起,小心翼翼地放在在眼前,一双眼睛几乎都要掉落出来,双手竟自有些颤抖。我心中暗想,这石大人倒是识货之人。这些用石玉雕成的蔬果之中,个个都是无价之宝,随便拿出去一个,只怕立时会轰动南京城。而这些玉石蔬之中最珍贵的便是紫玉葡萄和翠玉白菜,二者持有其一,便是富可敌国。石大人一伸手便将这两件珍宝拿了出来,这份眼光倒也令人佩服。”

    他说到此处,邓遥冷笑道“这个自然。像司徒先生这般人物,不只活人的宝物不肯放过,死人的东西也拿了不少。天下奇珍异宝,哪一个又能逃过司徒先生的双眼”

    司徒桥这次倒也没有生气,平静地说道“奇珍异宝品鉴之术,我倒是略知一二。只不过当时在那密室中见到的宝物,却是生平仅见,无一不是宝中之宝。只是那九盏玉盘中的玉雕蔬果,所用之玉石极其罕见,用来雕刻葡萄和白菜的紫玉和翠玉更是难得一见,实非中土所有。邓帮主当(日ri)若是也在那密室之中,只怕也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

    邓遥“哼”了一声,道“老叫花子可没司徒先生这福份。只不过为人不可贪图(身shen)外之物,到时落得一个(身shen)首无存,为天下人所耻笑,手中奇珍异宝虽多,又有什么用”

    司徒桥点了点头,道“邓帮主如此洒脱,我倒是很佩服。只盼望你心中也是这样想,自然可以长命百岁,乐享晚年。”

    邓遥冷笑道“这个不劳司徒先生担心,老叫花子能吃能睡,不像一些人整(日ri)算计别人家的金银财宝,累得吃不下也睡不着,自然能够长命百岁”

    司徒桥却也没有再与邓遥纠缠,接着说道“石大人将翠玉白菜放回到玉盘中之后,看着供桌之后的玉像,并未回头,口中缓缓说道魏千户,你打算怎样杀掉我们

    “他此言一出,那些刑部官员个个脸色大变。其中三四人更是拔出了刀剑,指向了魏千户。

    “魏千户双手笼在袖中,脸上似笑非笑,对石大人道要杀你们的人,不是我。我方才已经说过了,我是一个死人,死人又怎么会杀人

    “石大人倏然回头,道死人一样可以杀人,比如他石大人边说边指了指盘膝坐在供桌旁的那具干尸。他话音方落,魏千户脸色突然变了。片刻之后,他嘿嘿一笑,道石大人,怪不得锦衣卫和东厂对你如此看重,果然有些本事。

    “石大人冷笑道你以为真能将我等玩弄于股掌之中你虽然狡诈,只是在孝陵卫中混的(日ri)子长了,见不到太多世面,弄些云山雾罩的诡计,便想引我等上当岂不知若要杀人,最简单的法子往往最有效。你拖了这么长时间,无非是想连手指头都不动,便送咱们去见阎王。可惜啊可惜

    “那石大人说到这里,忽听一名手下哼了一声,(身shen)子晃了几晃,一头栽倒在地上。众人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我在暗格之中,看到的范围有限。那人倒下之后,我只知道生了巨变,却不知道密室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心中暗暗着急。

    “那石大人低头看着倒在地下的那人,片刻之后,抬头对魏千户道高明,高明之至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要将这些见不得人的秘密说与我们知道了。那魏千户笑道只是你现在懂了,却已迟了。你虽然(奸jian)诈,进到这密室之前,便在(身shen)上藏了万家的解毒药。只不过郑大人尸体上的毒粉来自海外,万家的解毒药只能延缓剧毒发作而已。你在这密室之中已耽搁了半个多时辰,毒已渗入你的心脉,就算万凌云亲至,只怕也解不了你的毒了。”

    慕容丹砚听到“万凌云”三字,大声说道“这姓魏的好大的口气。别人不知道,万老爷子我是亲眼见过的。他用毒解毒之术,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姓魏的说万老爷子解不了毒,真是可笑。”

    司徒桥道“万家确是江湖之中用毒、解毒的好手,只不过那姓魏的倒也并不是在虚言恫吓。当时我在暗格之中,听魏千户如此一说,心下也颇不服气。只不过他话音方落,又有四人倒在了地上。剩下的几人吓得纷纷后退,更有一人转(身shen)便向甬道逃走。只不过他刚刚迈出两步,便即倒在了地上。不过此人倒真是了得,摔倒之后,竟然扶着墙壁挣扎着站了起来,对魏千户道我、我是锦衣卫北、北镇抚司的总旗救、救我

    “他边说边从怀中掏出了一枚腰牌,颤抖着举在魏千户面前。魏千户却没有理他,嘿嘿一笑,转头对石大人道怎么样,我没有说错罢石大人(阴yin)沉着脸看着那人,并未说话。那锦衣卫的总旗还想说话,只是口中嗬嗬作响,倚着墙壁慢慢坐了下去,(身shen)子尚未着地,(身shen)子已然僵硬不动。从暗格中望去,此人后背倚在墙壁之上,(身shen)子半蹲,双目圆睁,僵硬的脸上全是恐惧之极的神(情qing)。

    “石大人道你既然已经知道我中了剧毒,为何不出手杀我魏千户道你中了郑大人(身shen)上的毒粉,即便我不出手,你一样会死,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他话音未落,剩下的几名南京刑部的官员纷纷倒下,密室中只剩下魏千户和石大人两人。当然,还有藏在暗格中的我。石大人盯着魏千户,突然嘿嘿一笑,道现在只剩下你我二人,又何必再遮遮掩掩这密室中的奇珍异宝,你我就算花一百辈子都花不完,又何必去给那些王八蛋卖命我可以送你一份人(情qing),这里的奇珍异宝你尽可以先挑,我绝不会抢夺便是。

    “我在暗格之中听到石大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心下大惊,想不到此人公然想取走密室之中的宝物。瞧他的模样,只怕打这宝藏的主意已非一(日ri)。虽然姓魏的看似掌控了全局,这石大人却并非蠢蛋,这大报恩寺的秘密,要说他此前丝毫都不知道,只有鬼才相信”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赵平〕〔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柯学验尸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小阁老〕〔明日之劫〕〔海贼之苟到大将〕〔诸界末日在线〕〔大周仙吏〕〔从1983开始〕〔一品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