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宠兽店〕〔九域凌云〕〔万界武尊〕〔科技大仙宗〕〔画家为什么还混娱〕〔道兄又造孽了〕〔霸气纵横九万里〕〔全能艺人养成系统〕〔我有一张均富卡〕〔餮仙传人在都市〕〔挚爱闪婚总裁欢温〕〔盛唐小园丁〕〔文明之万界领主〕〔万古最强部落〕〔超级仙王混都市〕〔绝品狂少系统〕〔龙魂丹帝〕〔都市超级雇佣兵王〕〔全民女神会除妖〕〔兔子先生的南瓜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395章
    慕容丹砚见邓遥在电光火石之间将那块银子抓在袖子之中,还以为他故意显露武功,拍手笑道“邓帮主,你这手功夫可漂亮的很啊”

    刘涌等人却知道方才清风道人以内力驱动长剑,将那银子一点一点地震成碎粉,内力之强,实是江湖罕见。那银子被他的内力催动生(热re),到得后来已是炽(热re)无比。清风道人内功深厚,左手捏住银子之时,自然不会受伤。邓遥一(身shen)外家横练功夫,内功却并不擅长。清风道人将那小块银子掷向邓遥之时,并无半分戏弄邓遥之意,只是以为邓遥(身shen)为丐帮帮主,自然不会被这炙(热re)的银锭所伤。哪知邓遥并不知道此时银子被他内力催动生(热re),伸手便接,实是没有半分防备。手指被那银子一烫,不由自主地将手缩了回去。只是他毕竟为一帮之主,武功不弱,银子坠落之后,他反应极快,右脚轻轻一踢,千钧一发之际将那银子又踢了起来,用衣袖垫在手上,将那银子稳稳接住。

    众人齐声喝彩,只是这声叫好与慕容丹砚大有不同。群豪既赞叹清风道人内功之强,同时也对邓遥(身shen)手之巧妙大为心服。

    清风道人收剑归鞘,对邓遥说道“邓帮主好俊的功夫,若是贫道没有走眼,这是分筋错骨擒拿手中的功夫罢”

    邓遥右手兀自托着那银子,嘿嘿笑道“什么功夫不功夫的,老叫花子用来吃饭的本事,倒教各位见笑了。”

    众人都看着清风道人和邓遥,却没有留意司徒桥。厉秋风对司徒桥一直心下提防,目光没有片刻离开他的(身shen)上。只见司徒桥小心翼翼地托着布块后退了几步,离得众人远了,这才将那块布慢慢放在地上,仔细观看了片刻,将那块布沿对角系好。这两大锭银子削成银粉之后,要比原来的银锭大出一倍有余,是以那布包足有成年男子两个拳头大小。司徒桥看着手中的布包,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厉秋风心下暗想“这司徒桥说话做事,常常出人意料之外。不过他是一个见过大场面之人,这两锭银子在他眼中,自是不足一晒,为何此时会对这一包银粉,露出如此得意的笑容”

    刘涌见司徒桥已将银粉包好,于是对他说道“司徒先生,既然银粉已经到手,咱们下一步应如何处置”

    司徒桥直起了腰,洋洋得意地笑道“刘先生,下面的事(情qing)就交给我了。”他说完之后,瞥了邓遥一眼,接着对众人说道“各位,我给大家耍一个小戏法,请各位开开眼”

    他说完之后,将布包中的银粉小心翼翼地倒出少许,堆积在右掌掌心,随后慢慢走到平台右侧边缘,伸头向前望去。他面前是一片无边的黑暗,似乎有一张黑乎乎的大嘴,正要将人吞噬下去。

    慕容丹砚见司徒桥站在平台边缘,似乎随时都会一头栽下平台。她心下迟疑,低声对厉秋风道“厉大哥,他在搞什么鬼瞧他的样子,倒像要跨出平台。难道他想自杀不成”

    厉秋风摇了摇头,道“这司徒桥(性xing)子古怪,只要兴之所至,没有什么事(情qing)他不敢干。不过一路走来,我发现这人最是怕死。姑娘尽可以放心,就算咱们拿着刀剑((逼))着他跳下去,他也绝对不会跳”

    厉秋风话音未落,却见司徒桥右脚踏起,竟然向着平台之外的深渊迈了过去。

    厉秋风大惊失色,慕容丹砚更是叫出声来。

    群豪也是吓了一跳。刘涌抢前两步,高声说道“司徒先生,万万不可寻短见,有事咱们尽可以商量”

    只是众人虽然惊惧,想要抢过去将司徒桥拉回来,却已来不及了。只见司徒桥的右腿已然迈出了平台。众人心下一凉,暗想“完了,这个王八蛋的(性xing)命算是交待了。”

    邓遥更是心下暗悔“这个怪物虽然讨厌,不过要找到静心寺,还得靠此人出力。想来是我对他折辱过甚,这人受辱之下,一时想不开,竟然走了绝路。若是咱们无法脱(身shen),倒是我牵连了各位江湖朋友。这些年来丐帮四分五裂,已然沦落为江湖二流帮派。我自接任帮主之后,尽心竭力,四处奔波,只想着尽复丐帮昔(日ri)风光。唉,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又逢此大劫。想来是天灭丐帮,非人力能有所作为。”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邓遥踏入了深渊,却无法冲上去救援,一个个盯着司徒桥,只等着他坠入深渊。

    只不过司徒桥右腿迈出之后,待落下之时,竟然稳稳地悬在空中。此时司徒桥左脚踏在平台边缘,右脚踩在平台之外的深渊之中,就如常人走路一般。只不过他这步子迈得甚大,(身shen)子倒有一大半悬在平台之外。

    群豪心下大惊。瞧司徒桥此时的模样,他整个(身shen)子都是靠着右脚支撑。可是偏偏他的右脚又悬于空中,脚下便是无底深渊。放眼整个武林,实是难以相信有人竟能练成如此轻功。在场的各帮派的帮主、掌门人都是极有见识之人,武林高手不知道见过多少,却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人物。人人均想“怪不得这司徒桥目中无人,原来他的武功如此了得。只是这人深藏不露,倒教他把咱们瞒住了。此人别的武功暂且不说,便是这手轻(身shen)功夫便已独步天下,就算是慕容秋水、柳宗岩、南北二仙这等绝顶高手,也万万不是他的敌手。”

    只听司徒桥一声长笑,左脚复又抬起,也向深渊中迈了过去。众人又是一片惊呼,只是片刻之后,司徒桥双足已立于一处,缓缓转过(身shen)来,得意洋洋地看着群豪,口中说道“各位朋友,你们瞧瞧我现在站在哪里”

    群豪实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司徒桥站在深渊之中,(身shen)子却并未向深渊中坠落,便如凌空而立一般。众人心下又惊又怕,有人心中暗想“这人不是人,是鬼是鬼”

    厉秋风心下也是剧震,握刀的右手几乎要攥出水来。慕容丹砚(身shen)子颤抖,紧紧依偎在厉秋风(身shen)边,一脸惊恐地看着司徒桥。

    司徒桥见众人目瞪口呆的神(情qing),心下得意之极,对众人说道“各位以为我是不想活了,这才走出平台之外,是也不是”

    众人惊骇之下,只是盯着他,却无人答话。

    司徒桥见这些名震一方的武林大豪,此时站在自己面前,一个个噤若寒蝉。心中暗想“你们一个个自诩为英雄豪杰,此时站在我的面前,还不是吓得面如土色,连个(屁pi)都不敢放只可惜花家那些乌龟王八蛋没有见到这个场面。不过我这趟出来,可算是见了世面,也算活明白了。就算我的机关消息秘术天下无双,一无钱财二无官职,又有什么用处待我回到花家,定要想法子将花家那些饭桶弄死,由我做了花家的户主。到了那时,花家就是司徒家,全天下的花家锁铺都摇(身shen)一变,成了我司徒家的产业。不过要做成这件大事,还得借用这些江湖汉子的势力。这些人虽然一个个桀骜不驯,不过江湖中人,说到底还是敌不过一个钱字。我大把银子撒出去,还愁没人帮忙不成这山窟之中想来宝物定然不会少,机关消息只有我一个人能破解。我先想法子将这些人放了出去,天下各大门派受了我的好处,将来我要他们帮我办事,这些人自然不能推辞。然后我再想法子将宝物偷偷运走,充作收买江湖好汉的本钱。不过要想请动武林十大门派,只怕银子还有些不够。曹孟德啊曹孟德,只好得罪你了。谁教你活着时不干好事,上欺皇帝,下压群臣,屠徐州,灭西凉,杀人百万。聚敛了天下黄金白银,你在地下也花不了,老子帮你花花,也算替你做了一件好事。到了那时,老子富甲天下,别说什么天下第一高手,便是天下第一高官,也得供老子驱使了”

    他越想越是得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群豪瞧着司徒桥摇头晃脑的模样,虽然厌恶他这副目空一切的神(情qing),却被他的神功所震骇,无人敢出言指责。

    厉秋风右手握着绣(春chun)刀,心下暗想“这一路走来,邓遥、林义郎等人对司徒桥折辱颇多。此人武功如此厉害,直如鬼魅一般。他将咱们带入此处,自然不怀好意。瞧他这副得意的模样,定然不会放过咱们。若是动起手来,只怕咱们联起手来,也不是他的敌手。我若死在他的手下,技不如人,也无须怨天怨地。只是怎生想个法子,能将慕容姑娘送出去”

    他心中苦思脱(身shen)的良策,目光可片刻都没离开司徒桥(身shen)上。只见司徒桥摇头晃脑,得意之极。到得后来(身shen)子前后晃动,口中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他这番前后左右乱动,脚下倒似立足不稳,(身shen)子向右偏了一下,微微一晃,似乎要倾倒在地。只是他反应也是颇快,右脚向右侧微微挪动了半步,这才将(身shen)子稳了下来。

    他这个动作极为细微。群豪被他的轻功所惊骇,此时心中一片混乱,都没有在意他脚下的动作。厉秋风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心下一动,紧盯着司徒桥的脚下,片刻之后,他低声对慕容丹砚说道“慕容姑娘,你(身shen)上还带有银针么”

    慕容丹砚一怔,道“有啊。厉大哥,你要用么”

    厉秋风道“惭愧,这发(射she)银针的功夫我可没有练过。我想请慕容姑娘用银针向司徒桥脚下打过去”

    慕容丹砚吓了一跳,颤声说道“厉大哥,你想伤他”

    厉秋风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要伤他。此人的脚下有古怪,我想试探一下。只不过我(身shen)上的铜钱已用光了,才想请慕容姑娘用银针试试。你只须将银针(射she)向他脚下三寸之外即可,不须伤到他的(身shen)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驱魔禁书教典〕〔双界祭司〕〔法神之旅〕〔月落屋梁〕〔无敌传人〕〔史上最狂战神〕〔天启之全民公敌〕〔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潜行追凶〕〔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