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快穿头号玩家〕〔联盟之最强替补〕〔孤岛谍战〕〔从斗罗开始签到女〕〔大唐之卧龙军师〕〔全世界都对我隐瞒〕〔怪兽:开局召唤哥〕〔帝国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狂医豪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网游之死到无敌〕〔吾家嫡女〕〔魔临〕〔不败战狼〕〔明天下〕〔医妃遮天:嫡女不〕〔诸天大道宗(大道〕〔氪金医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482章
    厉秋风知道这老僧武功极为厉害,既然被他截住,也不必再作口舌之争,是以未等广智和尚说话,他右手便要拔刀。哪知便在此时,只听得身后一声厉喝,紧接着人影闪动,却是慕容丹砚已飞身而起,直向广智和尚扑了过去。

    这一下大出厉秋风意料之外。他知道即便是自己与这老僧正面对敌,只怕也是败多胜少。慕容丹砚剑法虽然精奇,却远不能与江湖一流高手比肩。此时见慕容丹砚猝然出手,心下大惊,右足一点,身子已然飘起,半空中拔出绣春刀,竟然后发先至,抢在慕容丹砚身前,右手一挥,长刀便向广智和尚头顶劈了下去。

    只见一刀一剑寒光闪动,刀如矫龙,剑似灵蛇,直向广智和尚袭了过去。

    剑光刀影之中,只见广智和尚大袖一拂,一股劲风直向空中的厉秋风和慕容丹砚扑了过去。

    这一拂力道好大。慕容丹砚只觉得劲风扑面,连气都喘不过来了,手中长剑便刺不下去。她心知不妙,正想收剑避开,却已来不及了。厉秋风瞧出厉害,身在空中一声大吼,绣春刀变砍为削,直向慕容丹砚和广智和尚之间掠了过去。

    只听“嗤”的一声怪响,声如裂帛。慕容丹砚只觉得扑到身前的那股大力突然消失,只不过余势仍在,推得她的身子向后跌了出去。好在这力道已衰,她腰间用力一扭,在空中打了两个旋儿,将广智和尚这一拂之力尽数化去,稳稳地落在地上。

    厉秋风一刀削断了广智和尚“袖里乾坤”的刚猛内劲,解了慕容丹砚之危,身子却也落到了地上,恰好站在广智和尚的正对面。他知道这老僧虽然枯瘦如柴,武功却是刚猛无俦。对付这类高手,须得以快打慢,不给对手喘息之机。是以他一声虎吼,右手长刀挥出,眨眼之间已砍出三刀。

    广智和尚见厉秋风一刀便切断了自己击向慕容丹砚的内力,心下却也暗吃一惊。他知道这年轻刀客刀法极为古怪,内力却也不弱。虽自忖自己武功在此人之上,只不过若是一时托大,被这人再次逃走,那可就颜面尽失了。是以他打起十二分精神,将苦练数十年的“达摩伏魔掌”和“金刚降魔手”两门绝学尽数施展开来。只见广智和尚大袖飞舞,掌风呼呼,厉秋风虽然手握锋利的长刀,却也攻不到广智和尚的身边。

    慕容丹砚手中提着长剑,初时还要上前助拳,与厉秋风一起对付广智和尚。只不过刚刚扑了上去,便被广智和尚的掌风挡到,立时无法喘息。她身形一滞,在这刹那之间,广智和尚的右掌已拍到她身前。这一掌快若闪电,慕容丹砚想要挥剑抵挡已自不及。好在厉秋风长刀挥出,直劈广智和尚脖颈,迫得广智和尚收掌遮挡。慕容丹砚趁机退出三步,避开了广智和尚凌厉之极的金刚降魔手。只不过厉秋风为救慕容丹砚,被迫停下游移的身形,冒险挥刀抢攻。虽然解了慕容丹砚之危,却不得不与广智和尚硬碰硬的正面对抗。

    广智和尚的内力远在厉秋风之上,只不过厉秋风身形极快,只在他身周转来转去,长刀如电,伺机劈砍。广智和尚一心要以内力取胜,只不过找不到机会。此时厉秋风为救慕容丹砚,竟然放弃缠斗,中宫直进。广智和尚大喜,便置慕容丹砚于不顾,左掌成钩,用了金刚降魔手中的一招“罗汉托钵”,一股劲风扑出,立时将厉秋风的长刀震得歪斜到一边。只听广智和尚一声大笑,左脚踏上一步,右掌拍出,直取厉秋风左胸。

    厉秋风长刀被震开之后,广智和尚的掌力已将他全身笼住,此时右掌接着拍到,厉秋风既无法挥刀抢攻,亦不能后退。只得左掌横在胸前,向前推出,要硬接广智和尚这一掌。

    慕容丹砚被广智和尚一掌逼退,若不是厉秋风出刀相救,此时已伤在广智和尚手下。她武功虽远不及广智和尚和厉秋风,只不过自幼在慕容山庄长大,见识却是不凡。知道自己的武功与这两人相差太远,自己上前不但帮不上,反倒会累得厉秋风束手束脚。只得提着宝剑站在圈外,心下焦急不已。

    只见厉秋风和广智和尚双掌相交,慕容丹砚原本以为以这两人的武功,双掌拍击之时,定然是一声大响。想不到两人掌力接触之际,竟然悄无声息,便如河流入海,遁于无形。慕容丹砚心下诧异,心中暗想:“这老和尚用的明明是少林派的武功,掌力刚猛之极。厉大哥硬接他这一掌,按理说也须得倾尽全力。两人掌力相交,怎么倒似都没有用力似的?”

    慕容丹砚却不知道广智和尚的惊讶更在她之上。他迫得厉秋风不得不与自己对掌,便已用上了全力。见厉秋风左掌相迎,正中下怀,自忖双掌相交,厉秋风内力不及自己精纯,这一掌即便不能将厉秋风打得鲜血狂喷当场毙命,也足以将他左臂震得寸寸断裂成为废人。哪知双掌甫交,对方的掌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这一掌如同打在棉花中,竟然软绵绵的毫不受力。

    不过厉秋风虽然将掌力突然变得无影无踪,只要广智和尚乘机追杀,穿追不舍,仍然大占上风,十有八九能重创厉秋风。只是广智和尚蓦然想起一事,心下大骇。他这一惊之下,右掌便没有继续向前推动。厉秋风哪肯放过这个机会,右手手腕用力,手中长刀盘旋飞舞,直向广智和尚卷了过去。广智和尚失了先机,只得将右掌收回,双掌一上一下合在胸前,要以内力震开厉秋风袭来的长刀。

    厉秋风这一刀本来便是虚招,见广智和尚双掌悬于身前,便即右足一点,身子已向后跃起,直飘出两丈之外,这才落到地上,右手握着的绣春刀刀锋向下,恰好又护在慕容丹砚身前。

    广智和尚缓缓放下双掌,双目盯着厉秋风,两道长眉微微颤抖了两下,沉声说道:“小子,你是武当派哪一位道长的门下?”

    厉秋风嘿嘿一笑,道:“我与武当派各位道长素不相识,何谈是武当派的门下?”

    广智和尚摇了摇头,口中说道:“小子,你若不是出身武当派,又如何能将武当派的绝学太极拳练到这等境界?”

    厉秋风仍然是浑不在意,右手绣春刀斜斜指向地面,对广智和尚说道:“太极拳流传于天下,只怕江湖之中会打太极拳的好汉不下十万。你总不能说这十多万人都是出身于武当派罢?”

    广智和尚沉声说道:“招数谁都可以学,只不过其中的内力运转,若不是有武当派的高手言传身授,却是决计学不来的。”他说到这里,略一沉吟,接着说道:“你的内力虽然没有登峰造极,不过于这太极拳的内力运转一道却极为熟谙。若无武当派一流高手在旁指点,就算你天份再好,也决计练不到如此境界。方才你化解老僧这一掌,用的便是武当派太极拳中的一招‘如封似闭’,别人瞧不出来,老僧可识得清清楚楚!”

    厉秋风缓缓说道:“随便你怎么想,若硬要说我是武当派的,那我便是武当派的。”

    广智和尚见厉秋风一副惫赖嘴脸,摇了摇头,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是不是玉清子教你隐瞒身份,伺机而动?”

    厉秋风见广智和尚说这句话时,脸上竟然露出了紧张之极的神情,心下暗想:“这个老和尚一向狂傲自大,此时却如此紧张,想来以为我是玉清子的弟子。他以为我是玉清子布下的棋子,准备用来对付他,伺机坏了这老和尚的好事,玉清子将来好做武林领袖。怪不得此前两人在山谷之中与我对敌之时,竟然互相牵制,原来彼此对对方都不放心,各有防备。”

    念及此处,厉秋风嘿嘿一笑,对广智和尚说道:“想不到你这老和尚倒也不笨。不错,我是玉清子道长的门人。”

    广智和尚双目圆睁,看着厉秋风道:“怪不得在山谷之中,他多番做作,放你逃入洞中。好,好,你们师徒演得一场好戏!”

    厉秋风知道自己和慕容丹砚联手,只怕也不是这老和尚的对手。既然这老和尚以为自己与玉清子早有图谋,为了揭穿玉清子的阴谋,定会想法子将自己擒住,带到柳生宗岩面前,以揭穿玉清子的真面目。如此一来,他便不会猝下杀手,自己与慕容丹砚便有了逃生之机。是以听广智和尚如此一说,他哈哈一笑,口中说道:“大师有所不知,我师父这样做却有他的苦心。他和大师奉了柳先生和庄大人之命擒拿逃走的沙家堡的叛徒,是担心沙家堡的秘密泄露到江湖之中,柳先生和东厂要办的大事便会遇到大麻烦。只不过沙家堡的叛徒狡猾之极,我师父担心被这些人溜走,便派了我去做卧底。我在沙家堡中救走的那个姓萧的剑客名叫萧展鹏,是福建萧家第一高手,此番来到沙家堡中,便是要与沙家堡中的叛徒勾结,联手破坏柳先生的大计……”

    厉秋风说到此处,广智和尚神色大变,一字一句地说道:“福建萧家怎么会知道柳先生的谋划?难道、难道莆田少林寺也参与其中了吗?玉清子既然知道此事,为何不向柳先生提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赵平〕〔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柯学验尸官〕〔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诸界末日在线〕〔明日之劫〕〔伏天氏〕〔海贼之苟到大将〕〔世子很凶〕〔魔临〕〔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