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天薄少妻管严了〕〔妙手狂医〕〔彼岸花飞轻似梦〕〔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宠妻成瘾,霸道bo〕〔贵女楹门〕〔大国制造〕〔重生之商界大亨〕〔超强兵王在都市〕〔女总裁的最佳赘婿〕〔随身携带上古天庭〕〔魔栖梧桐〕〔尘案集〕〔我气哭了百万修炼〕〔魔君霸宠:天才萌〕〔遇见喵妖〕〔红莲登录器〕〔镇魂风云录〕〔穿越财富人生〕〔庶女毒妃:王爷请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507章
    于帆心下惊疑不定,原本想紧跟着两人走进大殿。只不过转念一想,这两人武功不弱,且行踪诡异,敌友未分。只是从两人的举动来看,倒不似与自己为难。此行本来是为了一件大事,绝对不能节外生枝。若是自己贸然跟踪两人,弄不好引火烧身,反倒不美。

    念及此处,他便打消了随着二人进殿的念头。只是背着双手,饶有兴趣地观望着正殿大门上雕刻的浮雕故事。随后又看了一阵子香客上香,约摸过去了半盏茶工夫,这才冲着于承嗣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正殿。

    这正殿之内却甚是宽阔,听众香客议论,正殿的名字唤作平安殿,也有人称之为启圣殿。是关帝圣君庙的主殿,亦是此处最大的一栋殿堂。于帆走进殿内,只见正中央供奉着关帝圣君像。那神像头戴金盔,身披绿锦战袍,内着金甲,端坐于高台之上。只见他面如重枣,丹凤眼似睁似闭。左手轻抚长髯,右手按于右腿之上。关帝圣君像旁边还侍立着四人,是当年和关羽一同战死于荆州的关平、周仓、王甫、廖化四员大将。

    正殿之内肃穆庄严,众香客到了殿内,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磕完头后,双手合什默祷一番,便即悄然退出。

    于帆进到殿内之后,先是扫视了一圈,没有见到出手惩戒腐儒那人,暗中跟随他的那名灰衣人也不见了踪影。于帆心下一宽,暗想那灰衣人果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这样倒才了许多麻烦。他虽然并未见过灰衣人出手,只不过心里对此人却极是忌惮,隐隐觉得这人极不好对付。此时见两人都没了踪影,倒是长出了一口气。

    于帆在殿内转了一圈,便即出了正殿。于承嗣道:“大人,后面还有二殿、三殿、五虎殿和娘娘殿,咱们是否也去转一转?”

    于帆思忖了片刻,沉声说道:“既然来到此处,不妨到处走走,也算不枉此行。”

    两人谈谈讲讲,不知不觉间已到了二殿。那二殿规模远不如正殿恢宏壮观,供奉的是关公武财神像,是以这座殿又被称为财神殿。殿中塑有关云长怒视东吴像,左侧站着手棒大印的关平、右侧站着手持大刀的周仓,招财童子、利市童子侍奉身前。到此处上香的都是一些商人富户,正自闭目祷告,乞求关帝保佑,生意兴隆,日进斗金。

    于承嗣低声说道:“大人,这关帝圣君庙中,数这二殿规模最小,可是香火却最是旺盛。可见说什么忠义千秋,远不如金钱势大。”

    于帆道:“趋利避害,人之常情,却也不必求全责备。只不过若为了金银珠宝,不惜大违良心,残害人命,却是为天地所不容。即便一时逃得性命,也终将祸及子孙,贻祸无穷。”

    于承嗣见于帆神情沉重,知道他想起了往事,便也点了点头。

    两人出了二殿之后,只见左右各有一座陪殿。东首的为张候殿,供奉的是张飞张益德,西侧的为五虎殿,供奉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等蜀汉五虎大将。这两座陪殿规模不大,两人随意看了看,便即去了三殿。三殿面阔五间,内塑关羽夜读春秋像、关羽出行图和关羽睡像,是以香客将三殿又称为寝殿。而民间读书的士子,却因此殿供奉关云长夜读春秋的神像,也将此殿称为春秋殿。

    这些殿堂楼阁之后,便是埋着关羽首级的关冢。当年因为于帆年幼,父母只带着他在正殿前烧了一柱香,便即带着他离开了关帝圣君庙,是以他从未见过关冢。只见隆起的圆丘高达五丈有余,直如一座小山丘一般横在两人面前。于帆和于承嗣到了圆丘之前,不由得心生畏惧,两腿竟然有些颤抖起来。

    关冢不似前面各处殿堂那般热闹。只有三四名香客走到圆丘之前,跪倒叩拜之后,便即匆匆离去。片刻之后,圆丘前只剩下于帆和于承嗣二人。

    此时虽是阳光普照,只是四周树影森森,一片阴凉遮了下来,倒是有了些许寒意。于承嗣虽然年轻气盛,此时心下却有些不安,压低了声音对于帆说道:“大人,这里阴森森的,让人心里发毛。咱们还是早点离开此处……”

    他话音未落,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起。两人武功极高,立时听出来人尚在十余丈外,正是方才两人从三殿右侧转入关冢的入口之处。此人走起路来脚步沉稳,显然身有武功。除了这人的脚步声外,在他身后还有一片杂乱的脚步声,想来他带了不少人。

    于帆没有回头,双手合什做祈祷状,却用眼角的余光向着于承嗣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慌张,更不要与人动手。于承嗣原本有些沉不住气,以为这些人猝然出现,是冲着自己和于帆来的,便要伸手去取缠在腰间的兵器。只不过见于帆以目光暗示自己不要动手,只得也学着于帆的模样双手合什,口中乱七八糟地嘟囔了一通。

    于帆微闭着双目,耳听着身后众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便在此时,却见人影闪动,自关冢右侧绕过一个人来,赫然便是方才在正殿前出手惩戒姓董的腐儒的那人。那人看到于帆和于承嗣站在关冢前默祷,只道是寻常香客来此许愿还愿,却也并未将两人放在眼中,摇摇晃晃地便向出口走去。

    于帆并未转头,只用眼角的余光瞟着那人。那人堪堪与于帆擦肩而过,正遇上了从三殿赶来的十多人。只听有人高声喝道:“站住。相好的,报上名号来罢!”

    于帆故作惊惧状,慌慌张张地转过身子,却见身后来了十几个人。为首那人四十多岁年纪,头戴白色方巾,身穿紫色长袍,一张国字脸甚是威武。身后跟着的十几人衣着打扮大致相仿,个个雄壮威武,甚是剽悍。

    于帆扫视了众人一眼,立时发觉那紫袍人和他身后十余人的腰间都悬着一柄乌鞘长刀。

    于帆心中一凛,暗想:“史家刀的门人竟然到了此处,难道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我和承嗣,而是眼前这怪人不成?”

    那怪人双眼一翻,冷冷地说道:“你要找相好的,洛阳城百花楼里有的是。到关云长的埋首之处说此污秽之语,不怕晚上被人取了人头么?”

    方才问话的那人是紫袍人的手下,此时正站在紫袍人右侧。他见这怪人说话夹枪带棒,心下大怒,右拳一举,便要冲上前来找这怪人算帐。那紫袍人却哼了一声,他吓了一跳,急忙放下了手,恭恭敬敬地垂手侍立在紫袍人身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紫袍人向那怪人拱了拱手,口中说道:“在下史天宝,请教先生高姓大名?”

    那怪人冷笑道:“史天宝?史家刀掌门人史念豪是你爹还是你兄长?”

    史念豪和史天宝的名头在江湖上甚是响亮。那史念豪是洛阳史家刀的掌门人,史天宝是他的长子。史念豪还有一个儿子叫作史天贵,父子三人武功极高,在中原武林地位不低。那怪人既然是武林中人,岂有不晓得史家父子名头的道理?他语含戏谑,对洛阳史家刀一门极为不敬,那是公然不给史天宝面子,横下心来要与史家刀为敌。

    史天宝听他语含讥讽,心下也颇为恼怒。只不过转念一想,史家刀是洛阳城内最大的武林帮派,不只门下弟子众多,而且与洛阳左近的少林寺和嵩山派都颇有交情。父亲史念豪武功高强,且机智过人,处事圆滑,不只交好江湖人士,与洛阳知府衙门和河南巡抚衙门也有极密切的往来。可以说洛阳便是史家刀的天下。此人既然敢在关帝圣君庙中对史家刀一门出言不逊,定然负有惊人艺业,倒不可猝然翻脸,须得小心打探一番才是。念及此处,史天宝强压住自己心头的怒火,沉声说道:“他老人家是在下的家父。”

    那怪人嘿嘿笑道:“听说史念豪武功不错,更是洛阳城坐地分赃的贼头,不晓得是也不是?”

    他此言一出,史家刀诸人齐齐脸色大变。史家刀是武林正道门派,只不过暗地里与河南境内一些绿林山寨确是有些来往。只不过这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史家刀自然不会泄漏此事。听那怪人如此嘲讽,史天宝涵养再好,却也忍耐不住。他脸色一沉,道:“我已经给足了阁下面子。既然阁下并不领情,那我只好将你带回去,听由家父发落。”

    方才那怪人出言无礼,身后的一众史家刀弟子早就心下恼火,站在一边摩拳擦掌,只等史天宝一声令下,便要拔刀相向。此时听史天宝如此一说,只听一阵“呛啷啷”的拔刀之声。只见史天宝身后十几名史家刀的弟子挥舞着寒光闪闪的钢刀冲了出来,登时将那怪人围在了中间。那怪人却浑然不惧,冷笑道:“听你们史家发落?小子,你好大的口气,真以为史家刀是官府衙门,说拿人就拿人?”

    史天宝道:“史家是不是官府衙门,由不得你来评判。不过你言行无状,在关帝圣君庙殴打他人,犯了大明朝的律条。咱们史家刀既然碰上了,可不能不管。”

    他说完之后,右手一挥,两名史家刀弟子齐声呼喝,手中钢刀便向那怪人砍了过去。那怪人闪身避开,左掌拍出,径直袭向一名史家刀弟子的后心。此时另有两名史家刀的弟子从左右围了上来,两柄钢刀一砍那怪人的脖颈,一砍他的小腹。那怪人只得收回左掌,身子滴溜溜一转,已自向前抢出两步,避开了这两柄钢刀。只是眨眼之间,他面前又有两名史家刀的弟子扑了上来,挥舞手中钢刀,劈头盖脸地砍了下来。

    片刻之间,十二名史家刀弟子已尽数出手。只见刀光闪闪,夹杂着众人出手之际的呼喝之声,打得倒甚是热闹。史天宝站在一边,冷眼瞧着那怪人的武功。见他在刀影之中左闪右扑,趋前后退,虽并未露出败相,只是防御的圈子却越来越小,显然处了下风。史天宝心下一宽,暗想:“此人说话狂妄无礼,原本以为他身负绝技,此时看来不过如此。只不过此人狂妄无礼,须得将他擒住,带回去打落他一口牙齿,看他一张臭嘴,还敢不敢对史家刀无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潜行追凶〕〔穿越东京当火影〕〔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驱魔禁书教典〕〔仙墓〕〔月落屋梁〕〔无敌传人〕〔都市超强修神〕〔疯狂余生〕〔天下一等假货:纨〕〔3366〕〔重生之末世:救世〕〔狂妻来袭:九爷,〕〔某漫威的假面骑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