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是幸存者〕〔lol系统在霍格沃兹〕〔拯救灾变世界之反〕〔海洋被我承包了〕〔拜拜九叔〕〔老婆万岁〕〔玉门〕〔天下清明〕〔我在诸天当龙神〕〔亿万枭宠:闪婚老〕〔重启飞扬年代〕〔人间不值得〕〔修真史前十万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氪金医生〕〔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的细胞监狱〕〔杨天〕〔医武双绝〕〔狂兵赘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531章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厉秋风原本只是盯着那几名道士,对道士身后推着独轮车那两人并未在意。只不过那几名道士走到近前,厉秋风却发觉这些道士神色紧张,身子僵硬,有一名年长道士更是嘴角抽搐,面色惨白。厉秋风心下诧异,暗想“听这几名闲汉和摊主说话,丰衣观的道士在洛阳城应该极有势力。怎么这几个道士如此模样?不像出城做法事,倒像是要被押着去法场。”

    他正思忖之间,这几名道士距离城门已只有数十步。领头的那名年长道士愈发慌张,不由自主地转头向后望去。便在此时,那头戴破斗笠的瘦子微微抬起头来,冲着那道士努了努嘴,好似示意那道士继续前行。那年长道士转过头去,脸色愈发不好看,身子竟然微微发起抖来。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厉秋风已然看到了那瘦子的面容,赫然便是司徒桥。虽然此时司徒桥颏下多了三绺胡须,若是换作别人,即便与司徒桥见过几面,此时只怕也认不出他。只不过厉秋风对司徒桥太过熟悉,司徒桥虽然贴了胡须,换了短衫,身形未变,厉秋风立时认出他来。

    厉秋风见司徒桥终于到了,心下暗想“果然如纪师爷所料,这个王八蛋知道官府会到客栈搜查,是以躲到了道观之中。瞧这几名道士战战兢兢的模样,定然是被司徒桥挟制,逼着众道士带他出城。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胡须贴在脸上,又换了衣衫,只怕昨日与他在城门口混战一场的官兵也认不出他来。这个王八蛋武功不高,心计倒确是了得。”

    那几名道士眼看就要走到城门口,一个个身子颤抖,面色惨白,几欲昏倒。只不过被司徒桥逼迫,此时也不敢回头,只得强打精神,慢慢向前走去。城门口那四名官兵仍然拄着长枪,背倚着城墙,没精打采地打着瞌睡,压根不理会眼前进出城门的百姓。

    那几名道士慢慢走到城门前,此时一名官兵睁开了眼睛,站直了身子,对为首那名道士笑道“魏观主,您这是要出城?”

    那年长道士吓了一跳,勉强笑了笑,道“是是,马家庄陈老爷要迁祖坟,要小观去做一场法事。”

    那官兵道“这一大早的,真够辛苦的。”他一边说一边贼眉鼠眼地看了看道士身后的两辆独轮车,接着说道“衙门传下了命令,出城的行李都要检查。魏观主,这两辆车都是贵观的行李吗?”

    魏观主身子又是一颤,忙不迭地说道“是是,是小观的,上面装着的都是法器,没有什么违禁之物。”

    此时其他三名官兵也都打起了精神,纷纷向独轮车看了过去。其中一名官兵冲那矮壮汉子说道“王老大,这几日可没看见你去喝酒,不会是又没钱了吧?”其余几名官兵也纷纷拿矮壮汉子打趣,那矮壮汉子倒也并不生气,满脸都是憨笑,却并未说话。

    一名官兵看了一眼头戴破斗笠的瘦子,口中说道“这位倒是面生的很啊,也是丰衣观的吗?”

    魏观主见官兵问起司徒桥的来历,更是一脸惊恐,张嘴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倒是旁边一名中年道士见机甚快,满脸堆欢,对那官兵说道“是是,陈老爷迁祖坟,可是隆重的很,要做一场大法事,带的法器多了一些。王老大一个人不够使唤,便又请了一位来帮忙。”

    那官兵说道“我说魏观主,王老大这么能干,您可得多开点工钱。他不来喝酒,咱们兄弟喝起酒来,便少了许多乐子。再说了,去年黄河水灾,咱们的饷钱可拖了几个月没发,还和王老大借了些钱喝酒。他若不来,咱们连酒可都喝不起了。”

    那中年道士笑道“这个好说,好说。”他边说边从怀里掏出几块散碎银子,递给那官兵道“各位官爷辛苦,这是小道的一点心意,几位拿去喝酒罢。”

    那几名官兵见了银子,眼睛登时冒出光来,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将银子接了过去。魏观主这才稍稍放心,对那几名官兵说道“咱们还要赶到马家庄,不敢耽搁,您看……”

    那几名官兵得了银子,哪还有心思搜检车上的东西?冲魏观主摆了摆手道“魏观主快去罢,别耽误了时辰。”

    几名道士如蒙大赦,冲着官兵拱了拱手,便即向城门洞中走去。矮壮汉子和司徒桥推着独轮车紧随着四名道士前行。那四名官兵却聚在一起,只顾着分那几块碎银子。

    眼看几名道士就要走入城门洞中,突然从门洞内走出两个人来。这两人身穿捕头官服,赫然便是洛阳府三班捕快班头樊通和副班头廖大纲。

    魏观主和其他三名道士见樊、廖两人突然现身,吓得面如土色,全身颤抖。樊通微微一笑,道“多日不见,魏观主越发清健了。”

    魏观主抖如筛糠,颤声说道“原、原来是樊大人。大人、大人别来无恙罢?”

    樊通叹了一口气,道“多事之秋,咱们这些当差的最是命苦。这不昨晚还在七里河守了一夜,今日一早又被召回洛阳城,要捉拿一名潜入城内的盗贼。咱们刚一进城,居然遇到了魏观主。”

    樊通边说边转头看了一眼廖大纲,说道“老廖,你说巧不巧?”

    廖大纲笑道“大人说巧,那一定是巧了。”

    樊通嘿嘿一笑,转过头去,对魏观主说道“魏观主这要去哪里啊?”

    魏观主颤声说道“马、马家庄陈老爷迁坟,要小观前去做一场法事……”

    樊通道“原来如此。听说魏观主精通京房易术,善能卜卦。能否为我推算一卦,瞧瞧咱们什么时候能抓到那个盗贼?”

    那魏观主吓得紧了,身子一软,眼看就要摔到地上。那中年道人急忙伸手搀扶住他,口中说道“樊大人,小观观主这几日一直生病,倒叫大人见笑了。”

    樊通故作惊讶,道“哎呀,魏观主病了不成?我倒懂一些医术,请魏观主伸出左手,我来给魏观主把把脉……”

    他话音未落,忽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只见城门前不远处一家绸缎店的屋顶火光大起,街道上的百姓哭喊着四散奔逃。城门洞内的众人也吓了一跳,立时乱了起来。樊通对廖大纲道“老廖,你过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廖大纲答应了一声,拔腿便向那绸缎店跑了过去。此时城门洞中已然乱成一团,有的百姓向城内跑,有的却向城外跑,直如没头苍蝇一般相互碰撞。有几人摔倒在地,众人却也顾不得了,仍然到处乱跑。那几人被众人踩踏,头上脸上身上不知踩上了多少只脚,登时大声惨呼起来。

    樊通瞧着魏观主一行人行迹可疑,原本要细细盘查,只不过此时城门洞中一片大乱,他也顾不得再去盘问魏观主。眼见着旁边一人倒在地上,片刻之间已被踩踏得满脸是血。樊通冲了过去,双掌推开三四人,伸手将那人从地上拉了起来,口中说道“别慌,快离开门洞!”随后又先后将两名摔倒在地的百姓救了起来。待他再想寻找魏观主等人之时,却哪还有众道士的影子。

    厉秋风眼看着司徒桥随着几名道士走到城门洞口,急忙从怀中掏出五文钱递给摊主,正要向城门口走去之时,只听“轰隆”一声响,馄饨摊对面的一家绸缎店屋顶已然炸开,火焰自屋顶腾起,声势煞是惊人。

    片刻之间,街上一阵大乱,原本埋伏在四周的衙差和城上的官兵顾不得再隐藏行迹,纷纷向绸缎店涌了过来。厉秋风心下暗想“司徒桥定然早就在这绸缎店中做了手脚,算好了时间,引燃了绸缎店中埋好的火药。如此一来,衙差和官兵赶来救火,司徒桥便能趁乱逃出城去。”是以绸缎店火起之时,厉秋风便即向城门口奔去。他看到樊通站在城门洞内,拦在几名道士身前。而廖大纲正从门洞中跑了出来,两人擦肩而过,廖大纲并没有认出厉秋风。紧接着城门洞中一阵大乱,樊通忙着救人,顾不上盯住众道士。

    厉秋风看到司徒桥从独轮车上拎起一个包袱,便即挤开人群,直向城外奔去。那几名道士见司徒桥逃了,转身便向城内逃走。

    厉秋风紧跟着司徒桥,一前一后向城外奔去。待到城门上的军官下令关闭城门之时,两人早去得远了。

    司徒桥出了城门之后,并未沿大道北行,而是钻入一片树林之中,蹿高伏低向北而行。他武功虽然不高,轻功却极是了得。只见司徒桥瘦长的身子如竹竿一般,虽然在树林之中,奔跑起来却也是疾逾奔马。厉秋风怕被他瞧出行迹,不敢逼得过近,是以离司徒桥足有五六十丈,远远地跟在他身后。好在司徒桥只顾着前行,并未回头观望,四周又尽是树木,厉秋风紧随在后面,倒也不必担心被他发现。

    两人一前一后,用了半柱香工夫,方才出了这片树林。司徒桥这才放慢了脚步,转头四处看了看。厉秋风早防着他有此着,是以司徒桥转头之际,他早已躲到了一株大树背后,并未被司徒桥发现。

    司徒桥四顾无人,便即走上了北行的大道。厉秋风跟在他身后百余步外,每当司徒桥要转头之际,他便先行藏到路边。总算他武功高强,两人一前一后又走了数里,司徒桥都没有发现厉秋风紧紧跟在他身后。

    此时大道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有的坐车,有的乘轿,还有的骑马。厉秋风见司徒桥一路北行,倒发起愁来,心下暗想“看样子他是要回转京城。自己在洛阳还有要事,总不能随着他一路北行。须得找个无人之处,将他打倒之后,抢回关羽头颅再说。”

    本章完

    《完本》网址: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无敌传人〕〔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月落屋梁〕〔驱魔禁书教典〕〔法神之旅〕〔林绾绾萧夜凌〕〔双界祭司〕〔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天启之全民公敌〕〔史上最狂战神〕〔潜行追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