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界旅者的自我修〕〔末世:每周一个神〕〔王者荣耀之战神无〕〔勇者斗魔神〕〔无限先知〕〔东沙〕〔魔法傲世录〕〔牧龙师〕〔腹黑剑豪的木叶日〕〔缉凶进行时〕〔极限武主〕〔锦鲤熟能生巧〕〔电影人传奇〕〔终极神医〕〔火影神树之果在异〕〔影视世界里的武者〕〔在修仙世界无法修〕〔逆流的2007〕〔超级重炮〕〔穿成五个反派大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534章
    那道白光虽然诡异,只是自无头关羽袍袖下飞出的速度却并不甚快。☆菠*萝*小☆说戏台下千余名百姓见到白光飞了下来,并不知道这白光要飞向何处。只不过见那白光奇幻莫测,吓得紧了,便即四散逃开。厉秋风却是一直紧盯着司徒桥,见这白光向司徒桥所站之处飞去,立时猜到这白光是向着司徒桥所发。

    只是众百姓四散逃开之后,厉秋风身前只剩下背着包袱的司徒桥,还有被三名青衣人围在中间的于帆和于承嗣二人。

    厉秋风知道司徒桥、于帆都是极为机警之辈,若是自己也站立不动,立时便会被二人察觉,是以混在一群百姓之中,仓皇向后退去。只不过他退后之时,仍然紧紧盯着司徒桥和于帆二人。

    便在此时,那白光已到了司徒桥头顶。只见司徒桥右手一挥,钢抓凌空掠过,正扫在那白光之上。只听“噗”的一声响,白光刹那间变成了一团火球,直向司徒桥身上笼了过去。司徒桥早有防备,右足一点,直向后飘了出去。他的轻功学自唐朝大盗空空儿,端得是极为了得。只见司徒桥如大鸟一般,直掠出三丈有余,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厉秋风混在人群之中,心下暗想:“这个王八蛋武功不值一提,偏偏轻功如此了得,真是一个怪人。”

    他正思忖之间,忽见那三名青衣杀手齐齐向后倒去,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即寂然不动。厉秋风心下大惊,这才知道于帆和于承嗣已然发觉被三名青衣杀手盯住,趁着戏台下一片大乱之时,忽施毒手,将这三名青衣杀手立毙当场。

    此时四周一片混乱,三名青衣杀手虽然摔倒在地,不过四周的百姓都在乱哄哄地四散奔逃,倒也无人细看这三人出了什么事情,只道三人慌张之下脚底踉跄摔倒在地。厉秋风担心司徒桥趁乱逃走,是以顾不得于帆和于承嗣,只是紧紧盯着司徒桥。

    只见那无头关羽在空中挥舞着大刀,状若疯狂,接着空中又有人怒吼道:“还我头来!”

    那道白光被司徒桥钢抓击中,变成一个大火球后,片刻之后便即消逝不见。此时天色昏暗,狂风直卷了过来,将戏台吹得格格作响,似乎随时都能倒塌下来。厉秋风闻到一阵浓烈的硫黄味道,心下暗想:“这假扮关羽的武林高手用的是硫黄制成的暗器,若是不懂得其中的机巧,伸手硬接,便会引火烧身。只不过司徒桥极为狡猾,只是用钢抓将那暗器挡开,这才没有伤在暗器之下。这种暗器与五虎山庄三庄主何毅的霹雳弹相比,威力要差上不少,倒也不足为虑。”

    众百姓原本以为空中现出的无头关羽只不过是海神戏中的人物,只是见他从空中发射白光,那白光又化成一个大火球,险些烧死了人,这才知道情形不对。只听得众百姓惊慌之下呼儿唤女,叫喊救命,刹那之间便如退潮般四散而退。片刻之后,偌大的戏台之前,只剩下于帆、于承嗣、司徒桥三人,还有地上三具尸体。

    此时厉秋风已随着众百姓退到空地边缘。虽然这千余名百姓已大半逃往镇内,仍有二三十名胆大的泼皮闲汉躲在一边看热闹。厉秋风混在这二三十人中间,虽然仍然紧盯着司徒桥,却也不时向于帆和于承嗣二人望去,心下暗想:“我与这俩人倒真是有缘,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他们。”

    原来于帆和于承嗣回到洛阳城后,两人商议了一番,觉得这洛阳城中潜流暗伏,若是再耽搁下去,只怕节外生枝。是以今日一早两人便离了洛阳城,沿大道北行,要到修武县上任。只不过两人出了洛阳城北门之后,于承嗣便小声对于帆说道:“大人,有几个点子跟在后面,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您看……”

    于帆面色不变,仍自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去,口中沉声说道:“点子共有七人,跟着咱们的有三人,后面还有两拨,每拨都是两个人。”

    于承嗣一惊,道:“大人,原来您早就知道啦?”

    于帆道:“咱们出城之时,城门口藏着不少官差,不知道要拿什么人。当时我便瞧着有三个人始终不疾不徐地跟在咱们身后,形迹极为可疑。待咱们出城之后,这三人便跟了上来。方才我佯装解手,躲在道边的树丛中小心察看。这三人后面还跟着四人,分作两拨,紧紧跟在这三人身后,显然都是一伙的。”

    于承嗣少年心性,远不如于帆沉稳。听于帆如此一说,不由自主地就要转头向后望去。于帆急忙低声喝道:“不要回头!咱们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赶路。眼下不知道这几人的来路,先不要理他们。待到了黄河边上,人烟稀少之处,咱们再想法子,将这几人或擒或杀,想来他们也奈何不了咱们。”

    两人一早出城,其时北门尚未因司徒桥挟持道士闯城而封闭。其后司徒桥冲出北城,与厉秋风一前一后向北急奔。其时司徒桥为防官兵追击,并未沿大道北行,而是穿过了一片树林,这才到了大道之上。两人施展轻功一阵急奔,反倒赶在了于帆和于承嗣两人前面。只是司徒桥和厉秋风到了大道之后,便也放慢了脚步。是以四人虽然出城的时间不同,最后却在这镇子之中相遇。

    于帆和于承嗣离开酒馆之后,发觉这七人仍然紧紧跟在身后。待两人到了镇子北头,恰好遇到和昌秀在此处唱戏,便即挤入人群之中。两人看戏是假,观察跟踪而至的七人是真。于帆和于承嗣都是武功好手,见这些青衣人每人左手都提着一个狭长包袱,里面显然藏着刀剑之类的兵器。于帆低声叮嘱于承嗣,这些青衣人不怀好意,只怕窥伺在侧的远不只这七人。是以须得先下手为强,若有机缘,便要下手将这七人先行除掉。

    待那无头关羽突袭司徒桥,于帆和于承嗣已自认出司徒桥便是当日在关冢前与史家刀弟子交手的那人。只不过于帆和于承嗣偷听了史天宝和雷拳门卫乾说话,已知道此人是一个盗墓贼,并不是自己的敌人,便也不想理他。只是四周一片大乱,于帆立时向于承嗣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趁着三名青衣人不备,猝施杀手,将三名青衣人力毙当场。

    厉秋风见那三名青衣人倒地身亡,虽未看清于帆和于承嗣以何种手段杀人,心下却也颇为惊骇。他站在几名闲汉身后,悄悄观看戏台下的情形。只见人影闪动,又有四名青衣人飞了过去,将于帆和于承嗣围在当中。这些青衣人见三名同伴尸横当场,惊怒之下再无顾忌,拔出了藏在包袱中的长剑,齐向于帆和于承嗣刺了过去。于承嗣冷笑了一声,右手一探,已自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黑漆漆的软鞭,手腕一抖,那软鞭如毒蛇一般倏然伸直,向一名迫近的青衣人咽喉刺了过去。

    此时于帆手中也多了一柄长剑。这柄长剑与寻常江湖人物所用的宝剑不同,剑身狭长,剑在手中,剑身不住颤抖。厉秋风见于帆突然拿出了这柄怪剑,心下一凛,暗想这个县丞怎么如此了得,居然会使软剑?

    于帆和于承嗣方才便是突然拔出软剑和软鞭,趁三名青衣人不备,突施杀手,将三名青衣人立毙当场。此时被四名青衣人围住合击,却也浑然不惧,而且重施故技,突然拔出软剑和软便,袭向了攻上来的青衣人。这一下果然奏效,四名青衣人猝然遭遇两人以奇门兵器反击,心下大骇,只得挥剑遮挡。虽然没有伤在一剑一鞭之下,却也是狼狈不堪。

    厉秋风见于帆和于承嗣挥动手中的兵刃,虽是以二敌四,却是招招抢攻,将四名青衣人逼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不断后退。厉秋风心下暗想:“柳生一族的杀手最厉害之处并非是他们所修习的武功,而是杀人之时相互协作,分进合击,配合的极是熟练。对手即便武功高过这些杀手,猝然遭遇截杀,却也难以幸免。只不过于帆和于承嗣先下手为强,趁众杀手尚未合围之时,先杀了三人,剩下的四人围攻之时,便不如七人联手那般威力奇大。而且于帆和于承嗣武功诡异,手中的一剑一鞭更是武林中的奇门兵刃,每一招使将出来都是诡异狠毒。是以这四名杀手越打越是心惊,到得后来已是心生惧意,斗志全失,只想转身逃走。只是于帆和于承嗣瞧出了便宜,想着要将四名杀手擒住,逼问他们的来路,是以抢攻更急。四名青衣杀手拼命遮挡两人的攻击,只能苦苦支撑,哪有余暇逃走。

    于帆和于承嗣与四名青衣杀手动手之际,司徒桥却不住后退,只是一双眼睛,仍然紧紧盯着空中的无头关羽。那无头关羽虽然没有脑袋,却始终朝向司徒桥,无论他转向哪一方,无头关羽便将身子转向了他。司徒桥虽然惊惧,却也不相信这人真是关羽。只不过此人袖中藏着暗器,自己若是贸然转身逃走,将背心要害暴露给此人,必然遭了他的毒手。是以他虽然四处闪避,却始终面对着无头关羽,不敢轻易转身。

    待于帆和于承嗣与那四名青衣杀手大打出手之际,司徒桥虽然知道身边有人动手,却也不敢转头观看,一双眼睛只是盯着空中那怪人。两人对峙了片刻。只听空中又传来一声“还我头来”的怒吼声,随后无头关羽双手握住青龙偃月刀在空中一旋,身子倏然一晃,竟然直向司徒桥冲了过来。此时天空恰好又是一道闪电划过,映得那柄青龙偃月刀寒光灿灿,如一泓秋水,自空中直向司徒桥头顶劈了下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玩家凶猛〕〔黎明之剑〕〔我哥是杀手之王〕〔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的细胞监狱〕〔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红楼春〕〔横推从拔刀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