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宠兽店〕〔九域凌云〕〔万界武尊〕〔科技大仙宗〕〔画家为什么还混娱〕〔道兄又造孽了〕〔霸气纵横九万里〕〔全能艺人养成系统〕〔我有一张均富卡〕〔餮仙传人在都市〕〔挚爱闪婚总裁欢温〕〔盛唐小园丁〕〔文明之万界领主〕〔万古最强部落〕〔超级仙王混都市〕〔绝品狂少系统〕〔龙魂丹帝〕〔都市超级雇佣兵王〕〔全民女神会除妖〕〔兔子先生的南瓜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535章
    无头关羽大刀在空中一旋,身子已从空中飘落,直向司徒桥扑了过去。⌒菠§萝§小⌒说只不过他这一动,却被厉秋风瞧出了破绽。旁人瞧着无头关羽飘落之前,将大刀在空中一转,只以为他是攻击之前摆了一个起手式。却不想此时天空恰好有一道闪电划过,借着这道电光,厉秋风已自看到无头关羽身后有一条黑色的绳索被他手中的大刀割断,是以他的身子才能自空中直向司徒桥扑了过去。厉秋风心下暗想,原来此人悬在空中,是用绳子吊了上去。便如同曲纳吉在翠云峰唱戏时一般,事先在戏台上搭起了架子,用绳索将人吊起,便如同凌空站立一般。只是天色如此昏暗,那绳子又涂成黑色,自然看不清形迹,只道这人站在空中,是无头关羽显圣。却不知这位武林高手在戏台上做了手脚,故意装神弄鬼,将众人吓得四散奔逃。

    厉秋风思忖之时,却听身边一名闲汉说道:“活该!在咱们洛阳演什么戏不好,偏偏要演关老爷走麦城。难道不知道关老爷便睡在洛阳城南十几里的关帝庙中么?这下子惹恼了关老爷,在咱们镇子大显神威。那个瘦子不知道烧错了哪柱香,得罪了关老爷,只怕在劫难逃啦。”

    此时无头关羽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已到了司徒桥头顶。大刀未至,一股劲风已自将司徒桥的头发激得四处飘散。司徒桥右手虽然已套上了钢抓,却又如何敢硬接这一刀。只见他身子一晃,已自向右首闪开了丈许。那无头关羽一刀劈空,双手手腕一翻,大刀改劈为削,直向右掠去,砍向了司徒桥的脖颈。

    这一刀势若惊雷。而大刀劈出之时,无头关羽双脚已然落地。厉秋风远远望去,司徒桥身子已算甚高,只不过这关羽虽然无头,却比司徒桥还要高上几分。只见他手中的大刀快如闪电,一道寒光直袭向司徒桥的脖颈。

    司徒桥不敢正撄其锋,眼见大刀到了眼前,他斗然使了一招“铁板桥”,身子自双膝处突然向后倒去。那柄大刀堪堪从他身前掠了过去,一道寒风搜索他的面庞,让他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噤。

    司徒桥避开这一刀之后,左手在地上一撑,身子复又弹起,直向后退出三步。那无头关羽大刀落空之后,见司徒桥向后退出,便即踏上一步,又向司徒桥追了过去。这无头关羽身形高大,一步抵得上司徒桥两步。是以司徒桥刚刚退出三步,无头关羽又到了他面前,双手擎刀,劈头盖脸般地劈了下来。

    司徒桥想不到无头关羽身形如此之快,只得又向后退。无头关羽紧追不舍,两人便在戏台之前四处追逐起来。所幸司徒桥轻功极高,虽然被无头关羽追杀得甚是狼狈,几次险些被青龙偃月刀砍中,却都在千钧一发之际避了开去。

    司徒桥与无头关羽缠斗之时,那四名青衣杀手已被于帆和于承嗣迫得步步后退,不知不觉之间,却也退到了戏台之前。两伙人殊死缠斗,人人都恨不能一招将对手打死,是以一招一式都是狠毒之极。剧斗之下,都没有留意另外一伙人是什么情形。两伙人缠斗了数十招,慢慢地都到了戏台边缘。只不过右首是于帆和于承嗣一剑一鞭将四名青衣人逼向左首,左首却是那无头关羽手中大刀飞舞,逼得司徒桥向右首步步后退。片刻之后,四名青衣人与司徒桥相距已不过丈许,只是双方背对着背,只顾应对着身前敌人的抢攻,却没有留意身后的情形。

    此时那无头关羽将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使得虎虎生风,大刀挥舞开来,如银河泻地,将司徒桥的身子笼在刀光之中。司徒桥虽然闪转腾挪,只是能够闪避的圈子越来越小。斗到分际,只见无头关羽一刀劈下,司徒桥只得后退了两步。无头关羽不待招数使老,双手握刀自右向左横扫了过来。

    这一刀势大力沉,颇有些横扫千军的气势。司徒桥无法抵挡,只得身子一纵,已然腾空而起。那大刀从他脚底掠过之时,却听得数声惨叫,血肉横飞。司徒桥心下大惊,暗想难道自己中刀了不成?可是明明感觉不到身上有丝毫疼痛。他惊疑之时,身子已然升起一丈多高,到了这一纵的最顶端,便即向下落去。司徒桥心下一凛,向下一望,却见无头关羽双手端着青龙偃月刀,刀上尽是鲜血,地上散落着一大片七零八落的躯体,有的断肢兀自颤抖不已。

    司徒桥心下大惊,知道自己这般落到地上,非得死在这无头怪物的刀下不可。只不过此时身在空中,没有丝毫借力之处,想要扭转身子,却是势比登天还难。他心下暗想:“我一番苦心,才得了阵图,又盗了关羽的人头。想不到功亏一篑,到头来机关算尽,最后还是死在这里!”

    他身子向下直坠,眼看着无头关羽的大刀鲜血淋漓,似乎正在等着自己落下去。他知道今日已然无幸,只得闭目待死。

    便在此时,只听得“呼”的一声响,司徒桥只觉得腰间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紧接着一股大力将他向右一扯,他便如腾云驾雾般地飞了出去。

    厉秋风站在数十丈外,一直紧盯着两伙人缠斗不休。眼见于帆和于承嗣大战上风,将四名青衣人打得狼狈不堪。而司徒桥却是左支右绌,不敢强接硬挡,只得蹿高伏低,躲避无头关羽的追杀。待两伙人都到了戏台之前,无头关羽一刀横掠,迫得司徒桥退无可退,又不能左右闪避,只得腾空而起,才避开了这一刀。

    厉秋风却知道司徒桥大势不妙。他虽勉力避开了这一刀,只不过跃到了空中,却终有落下之时。那无头关羽只须端着大刀在下面守着,待他落下之时,一刀砍将过去,司徒桥非死即伤。厉秋风虽然对司徒桥素无好感,不过此事多有难解之处,须得仔细查明。司徒桥若是死在无头关羽手中,这线索便断了。是以司徒桥腾空而起之时,厉秋风已然抢了出去。只是他方才便见到一名闲汉肩头搭着一卷绳索,手里还提着一根扁担,想来是一名挑夫。是以抢出之时,左手顺手抓过那卷绳索,也不顾那闲汉破口大骂,便向戏台前扑了过去。

    只见无头关羽一刀横扫,虽然没有砍中司徒桥。只不过此时四名青衣人被于帆和于承嗣迫得步步后退,恰好退到司徒桥方才站立之处。这四名青衣人全力与于帆和于承嗣周旋,哪有余暇顾及身后的情形?司徒桥跃起之后,四人堪堪退了过来,正迎向了无头关羽手中的青龙偃月刀。这一刀势大力沉,又快若闪电,只见血光迸现,四名青衣人竟然被这一刀砍成了八截,惨叫着倒在地上。

    此时厉秋风已然抢到近前,只不过距离那无头关羽还有数丈。他见司徒桥的身子已然从空中坠落,知道抢上前去已然不及。是以右手抓住绳头一甩,那绳索疾向司徒桥飞去,正缠在了他的腰间。厉秋风待那绳头在司徒桥腰上缠了几道,急忙双手用力一扯,将他凭空拉了过来。

    从四名青衣人惨死,到司徒桥被厉秋风救出,不过是电光火石间的事情。于帆和于承嗣与四名青衣人缠斗,虽然大占上风,只是想要将这四人或擒或杀,却也不是片刻之间的事情。只不过眼前突然血光迸现,紧接着四名青衣人已然尸横就地。于帆和于承嗣大惊失色,正自惊骇之间,却见司徒桥腾云驾雾般地飞了出去。两人转头望去,只见司徒桥飞出三丈之外,已然被人抓在手中。

    厉秋风将司徒桥用绳索拉了过来,凌空抓住了他腰间神阙穴。司徒桥只觉得全身酸麻,登时半分力气也使不出来。厉秋风扣住了司徒桥的穴道,将他拎在手中,随手将他肩上的包袱拽了下来,套在自己肩上。这才右手向地上一掷,只听“扑通”一声,司徒桥摔倒在地上。他身子甫一落地,便即左手一撑,想要从地上跃起。只不过方才厉秋风抓住他神阙穴之时,内力透入血脉。此时厉秋风虽已放手,只不过血脉初通,他只跃起半尺,身子一阵酸麻,复又摔了下去,弄得灰头土脸,模样甚是狼狈。

    厉秋风斜了司徒桥一眼,便不再理他,转头向那无头关羽望了过去。只见无头关羽已然转过了身子,面对着厉秋风。紧接着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还我头来!”

    厉秋风嘿嘿一笑,道:“阁下明明是一位武林高手,何必在此装神弄鬼?”

    于帆初时瞧见厉秋风现身,因四周昏暗之极,厉秋风离他和于承嗣又远,是以并没有认出是何人救了司徒桥。只不过厉秋风开口说话,于帆立时听出是厉秋风的声音。他心下一凛,暗想:“怎么这人又在此处出现,难不成一直跟着我们不成?此人武功了得,若是对手派来对付我的,只怕今日难以脱身。”

    那无头关羽默然不语。厉秋风接着说道:“我虽然不知道阁下是友是敌,不过这柄青龙偃月刀可不是阁下的趁手兵刃,更别提你身上这身铠甲。若是阁下想要与我动手,手里挥舞着这柄大刀,身上又穿着这身铠甲,只怕不是我的对手。是以我劝阁下还是抛了大刀,脱了铠甲,何必还装扮这无头之人?”

    他话音方落,却见无头关羽右手将青龙偃月刀向地上一插,只听“噗”的一声,刀柄已插入地面半尺,大刀稳稳地立在了地上。

    于帆和于承嗣心下都是一凛。此时正当寒冬,地下尽是冻土,坚硬之极。这人将刀柄随手向地上一插,竟然没入地面如此之深,这份内力,可是很了不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驱魔禁书教典〕〔双界祭司〕〔法神之旅〕〔月落屋梁〕〔无敌传人〕〔史上最狂战神〕〔天启之全民公敌〕〔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潜行追凶〕〔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