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军工子弟〕〔重生为富〕〔绝品阔少〕〔玉娘兰梓笙〕〔凤落西秦〕〔我真的是土豪〕〔顾念帝长川〕〔帝少,不知娇妻情〕〔绝世娇宠双面伊人〕〔鸿蒙吞噬系统〕〔天才萌宝双面妻〕〔沈蓓一宁少辰〕〔神级大明星〕〔我有石磨磨啊磨〕〔再见2002〕〔重生李淑静之幸福〕〔重生甜蜜人生〕〔第一至尊〕〔我想要幸福〕〔出名太快怎么办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569章
    尹捕头见厉秋风出言否认与黄大小姐相识,心下只道年轻人脸皮薄,不想让外人知道此事,却也是人之常情。只不过虽然如此猜想,脸上自然不能露出异样神情,免得这锦衣卫百户尴尬。是以尹捕头强行忍住了笑容,躬身说道:“是,大人教训的对。是小人想错了,还望大人恕罪。”

    厉秋风心想这尹捕头虽然有些滑头,不过却是一个热心之人,对自己和黄大小姐也是一片好心,这才甘冒风险回来给自己通风报信,又出了一个主意。虽说这主意对自己没有半分用处,却也足见尹捕头和冯师爷等不是宵小之辈。是以厉秋风心下颇为感激,拱手说道:“尹捕头,你热心仗义,在下十分感激。至于黄大小姐之事,请尹捕头尽可以放心。在下受一位前辈的吩咐,要将黄大小姐送至一个稳妥的所在。待此事了结之后,黄大小姐自然会回转修武县城。至于黄大人那里,还请尹捕头多多周旋。”

    尹捕头听得厉秋风口气突变,竟然自称“在下”,心下倒是一凛,暗想这锦衣卫怎么突然换了一副江湖人说话的口气,难不成此人并非锦衣卫,而是江湖中人假扮不成?若真的如此,大小姐跟了此人,日后不免在江湖之上四处奔波,颠沛流离,这可如何是好?

    他心下为难,不由又看了厉秋风一眼,转念又想:“此人气度非凡,那腰牌也决计不是假的。或许是此人常年办案,沾染了一些江湖习气,却也是稀松平常之事。何况就算他是江湖中人,单凭着这份气度,蔡家那个小王八蛋便是远远不及。大小姐有此归宿,要比嫁到蔡家好上万倍。吉人自有天相,我就不要自寻烦恼了。”

    厉秋风见尹捕头沉默不语,其时四周一片黑暗,两人距离虽近,却也瞧不清楚尹捕头的神情。他只道尹捕头兀自有些不放心黄大小姐的安危,便接着说道:“其实那位鲁妈妈乃是江湖中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她藏身于黄大人府上,教授黄大小姐武功,一直待黄大小姐甚好。有她陪伴,尹捕头不必担忧。”

    尹捕头悚然一惊,道:“鲁妈妈会武功?我怎么没看出来?”

    厉秋风心想你若能瞧出云真身负武功,岂不也成了武林高手?只不过心下虽作此想,表面上自然不能这样说。是以他沉声说道:“这位鲁妈妈极为了得。俗话说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她隐身于衙门之中,单只这份心机,别人便比不了。”

    尹捕头仔细回想往事,与鲁妈妈相识多年,只道她是黄夫人房中一位年老仆妇,却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如此了得。既然有这样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陪着大小姐,自然可保得她平安无事。只不过如此看来,这锦衣卫与大小姐之间是否有私情,可就不好说了。但是不管如何,只要大小姐平安,那便是一天云彩满散,自己和冯师爷等人也可以放心了。

    他念及此处,便即对着厉秋风拱手说道:“既然大小姐平安,咱们也放下了心。请大人转告大小姐,若有急事,可写信给冯师爷,咱们自当为大小姐效力。至于黄大人那里,他瞧见了蔡京这个王八蛋的为人,又有冯师爷每日相劝,想来过一段日子,他便会想法子退了这门亲事。请大小姐不必为此事担心,随着鲁妈妈在外面散散心再回来罢。”

    厉秋风点了点头,道:“尹捕头尽可以放心,在下一定将这话带给黄大小姐。”

    尹捕头抱拳施礼,随后转身走了。厉秋风眼看着尹捕头出了苦乐庵的大门,这才转身绕到大殿左侧,纵身跃上围墙,随即出了苦乐庵。此时已将近二更天,只见围墙下的雪地上留着无数脚印,想来是先前众捕快和天龙门弟子守在庵后,将雪地踩得一片杂乱。他俯下身子仔细辨认,却见有十几人的足迹一路向北,直向后山而去。

    厉秋风沿着这十几人的足迹一路北行,不久便进入后山的树林之中。此时本就是夜晚最为黑暗之时,待进了林子之后,四周越发昏暗起来。厉秋风晃亮了火折子,仔细辨认脚下,却见那十几人的足迹在雪地上倒甚是清楚,在树木之间虽有曲折,却是一直向北延伸。

    厉秋风看着脚下的足迹,快步向前走去。只不过走了半柱香工夫,他心下突然一凛,只见雪地上除了这十几人的足迹之外,竟然又多了一行脚印。只是这行脚印极是怪异,在雪地上只踩下了薄薄的一层,显然那人轻功极是高明。厉秋风心中暗想:“难道崔延寿贼心不死,离开苦乐庵之后,竟然偷偷折了回来,暗地里追赶司徒桥和圆觉大师等一行人不成?”

    方才在苦乐庵门前,厉秋风虽然没有与崔延寿交手,却也看出此人武功极高,隐隐有一派宗师的风范,武功当不在嵩山派掌门人林义郎之下。若是此人追了上去,只所司徒桥和圆觉等人联手,也不是此人的对手。是以他心下焦急,便即加快了脚步,沿着脚印直追了下去。

    堪堪又走了半柱香工夫,厉秋风心下又是一凛,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却见在那单独一行脚印的旁边,竟然又多了一行脚印。这行脚印也是在雪地上只踩下了薄薄一层,留下脚印之人的轻功自然也是极为了得。

    厉秋风看着这两行脚印,心下震骇不已,一时之间如坠冰窟。心下暗想:“怎么凭空冒出这样两位高手?单只一人便已极难应付,若是两人联手,即便自己追上了司徒桥等人,只怕也不是这两人的敌手。”

    他举着手中的火折子四处张望,想试着寻找新出现的这行脚印来自何处。只不过他只扫视了一眼,心下却是一惊,暗想:“这里怎么如此熟悉?”

    他记得自己离开苦乐庵之后,便即沿着司徒桥和圆觉等人留下的足迹一路向北,直到走入山林。这些足迹进入山林之后,虽然在树木之间曲曲折折,却也是一直向北延伸。自己走了约半柱香工夫,便即发现了一行新的脚印,随后又走了半柱香工夫,第二行脚印又出现在眼前。现在仔细回想,这两次发现脚印之处,看上去都有些眼熟。

    其时已近三更,四周一团漆黑,只中仗着手中的火折子,厉秋风才能模模糊糊地看到近处的情形。他为人机警,进入这树林之后更是全神戒备,是以虽然四周昏暗无比,他却将一路上的情形记得十分清楚。此刻发觉四周的情形颇有些眼熟,心下念头急转。蓦然间灵光一闪,想起在苦乐庵中,司徒桥曾经说过要在树林之中布设机关,以迷惑追兵。他心下暗想:“难道司徒桥在此处设置了陷阱,要将追兵引开不成?”

    他既然想到了这个关节,立时蹲了下去,仔细观看那两行脚印。先前他虽然看到脚印,只是震撼于对方轻功了得,并未仔细观瞧。此时蹲下身子用火折子照着仔细查看,这才发现两行脚印几乎完全相同,竟然是同一个人踩出来的。

    厉秋风心下大惊,仔细查看两行脚印,心中疑云大起。待得心中有了线索,他猛然转过身子,举起手中的火折子向后照去。待看清身后的情形,心中不由悚然一惊。

    只见他的身后又多出一行脚印,与先前多出的两行脚印一样,在雪地上留下了极浅薄的印记。

    厉秋风手中举着火折子,先是疑云大起,只不过片刻之后,却又哑然失笑。他抬起右脚,在多出的两行脚印中的右脚脚印上先后试了几次,那几处脚印与他的右脚严丝合缝,并无差异。

    他这才明白,原来多出来的这两行脚印不是别人留下的,而是他自己踩出来的。

    厉秋风冲入山林之后,不久便走入了司徒桥布下的陷阱,不知不觉之间,他竟然绕了一个圈子,又回到了原地。是以当他第二次从此处前行时,地上便多了一行脚印。等他又绕了一个圈子走了回来,地上便多出来了两行脚印。若是他这样走下去,只怕地上的脚印会越来越多。

    他在虎头岩下的山窟之中,曾经陷入过姚广孝设下的奇门五行密道。知道这些术士若是用了奇门五行的手段,想要将人引入陷阱并非难事。何况此处又是树林,正当深夜,只须稍动手脚,便能将人诱入迷阵之中。这阵势自然不能与姚广孝在洞窟中设置的迷阵相比,不过司徒桥在片刻之间能布设出如此厉害的**阵法,却也是相当了不起了。

    厉秋风陷入迷阵之后,自己以为是沿着脚印直向北行,其实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在树林中大兜圈子。既然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他便不再惊慌。想起司徒桥曾经说过,凡是以奇门五行布下的迷阵,都是利用人心中先入为主的念头,将最平常的事情变得不寻常。只要自己不乱了心神,定然能找出出路所在。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向空中望去。却见天上一片漆黑,影影绰绰可以看到几株大树的枯枝纵横交错,如同无数骷髅,在空中张牙舞爪,看上去极为恐怖。

    厉秋风向后退了几步,前后左右仔细看了片刻,断定自己就是在此处开始绕圈子,是以与身后自己所来之处的相反方向必然便是正北。他站准方位,右足一点,身子已然飞了起来,正落到一棵大树的树顶。此时他身在半空,再也不受雪地上足迹的迷惑,看清正北的方向,便即飞身跃起,正落在另一株大树树顶。他脚下不停,宛如灵猿,在树顶上不住跳跃,直向正北方向追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都市超强修神〕〔驱魔禁书教典〕〔法神之旅〕〔双界祭司〕〔棒坛之所向披靡〕〔无敌传人〕〔月落屋梁〕〔裕子学姐和她的比〕〔穿越东京当火影〕〔史上最狂战神〕〔世子在线求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