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宠兽店〕〔九域凌云〕〔万界武尊〕〔科技大仙宗〕〔画家为什么还混娱〕〔道兄又造孽了〕〔霸气纵横九万里〕〔全能艺人养成系统〕〔我有一张均富卡〕〔餮仙传人在都市〕〔挚爱闪婚总裁欢温〕〔盛唐小园丁〕〔文明之万界领主〕〔万古最强部落〕〔超级仙王混都市〕〔绝品狂少系统〕〔龙魂丹帝〕〔都市超级雇佣兵王〕〔全民女神会除妖〕〔兔子先生的南瓜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659章
    厉秋风听孙光明侃侃而谈,心下却大不以为然。心想这些事情荒诞不经,尽是些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也不知道孙光明是从哪一部笔记野史之中看了这些传奇文字,便奉为至宝,甚至耗费了无尽心血,想要将所谓的诸葛遗阵阵图弄到手。是以他虽然听着孙光明越说越奇,心下不只不信,反倒越发觉得好笑。

    孙光明接着说道:“只不过武则天藏匿阵图之事,生前只有她一个贴身女官知晓。待武则天被赶下皇位之时,那女官逃出宫去,流落江湖。我看到的那部笔记,便是她的后人传下来的。只不过其中文字荒诞不经,看到这部笔记的人只当是野史,与《西行平妖》、《宝塔传》等传奇一般无二,是以无人相信。而我追查此事多年,汇集到的线索表明,除了武则天传下的阵图之外,曹彬在蜀中肯定也得到过一份。另外根据洛阳一位僧人墓中留下的文字,我怀疑契丹当年也藏了一份阵图。”

    厉秋风一怔,道:“这倒颇为稀奇,僧人怎么又和契丹人混在一起?”

    孙光明嘿嘿笑道:“若是提起这个和尚,不免又要说起另一段往事。咱们不妨长话短说,此事与契丹一位王族耶律倍有关。厉大侠,你可曾听说过此人的名字?”

    厉秋风摇了摇头,道:“惭愧,厉某从来没听说过此人的名头。”

    孙光明点了点头,道:“若不是我在机缘巧合之下,盗了邙山一座坟墓,在墓中找到了记载耶律倍事迹的文字,却也不会知道契丹当年曾经有过这样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那耶律倍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长子,曾帮助耶律阿保机征服渤海国,凭借战功被耶律阿保机册封为‘人皇王’。当时耶律倍已经是契丹的皇太子,阿保机自己的尊号是‘天皇帝’,皇后述律平是‘地皇后’,这样就确立了耶律倍‘二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只是好景不长。耶律阿保机一心想征讨中原,却屡次无功。不久在返回契丹的途中暴病身亡。在外的耶律倍接到耶律阿保机驾崩的消息后,马上动身返回契丹。但是他的母亲述律平已奉梓宫西还,弟弟耶律德光得到述律平透露的消息,已经抢先赶到耶律阿保机的棺材旁。兄弟二人急速奔丧,可不是对他们的老爹有什么眷恋之情。两人都知道谁先赶到耶律阿保机的遗体旁,谁就能在皇位争夺之中抢得先机。

    “耶律倍这个人虽然是契丹人,可是他仰慕我大汉衣冠礼节,身边的谋士中有不少汉人,所以他这个人尊孔尚儒,一向主张契丹应向中原学习,以儒家理念为治国之术。但是他的老娘述律平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契丹贵族,而且性子极为强硬,与后来的契丹萧太后萧燕燕倒有几分相似。耶律阿保机暴卒之后,述律平大权在握,在契丹贵族的煽动下,她下定决心要废掉耶律倍的皇太子之位,以其弟弟耶律德光为契丹新国王。

    “耶律阿保机刚刚咽气,述律平便将契丹贵族和大臣召集到自己的大帐之内,她对众人说道:‘我的两个儿子都很优秀,也都适合做皇帝,我不能决定由谁做皇帝,现在把选皇帝的权力交给你们,你们认为谁适合做皇帝就执谁的鞍辔。’当时大帐之外全都是述律平的亲兵卫队,耶律德光顶盔贯甲,带领本部兵马环绕四周。这些贵族和百官原本就知道述律平的意图,又见耶律德光虎视眈眈勒马于帐外,知道情势所逼,若是不服从述律平和耶律德光,只怕当场便会被乱刃分尸。是以述律平话音方落,他们便争先恐后抢着执耶律德光的鞍辔,并欢呼‘愿事德光皇帝’。”

    说到此处,孙光明叹了口气,道:“自古牝鸡司晨便不是什么好事,述律平这个娘们如此胡来,使得契丹陷入了一场内乱。皇太子耶律倍赶到大帐之时,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若是他稍有不满,只怕当场便会被母亲和弟弟杀死。无奈之下,耶律倍只好率领群臣向述律平请命,主动要求将皇位让给述律平最喜爱的儿子耶律德光。耶律德光在老娘的帮助下即皇帝位,是为辽太宗。

    “自古以来,废帝从来都没有好下场,耶律倍也不例外。耶律德光虽然如愿即位,可是他对哥哥耶律倍却并不放心。不仅对耶律倍百般监视,更不断想方设法削弱耶律倍所得到的封国东丹国的实力。为此兄弟之间矛盾越来越深。耶律倍不得不寻找后路,以避开弟弟的毒手。

    “也就在这个时候,后唐皇帝李嗣源知道了耶律倍的处境。当时后唐与契丹已经势如水火,于是李嗣源派人找到耶律倍,声称后唐愿意接纳耶律倍。其时耶律倍已惶惶不可终日,李嗣源的提议正中下怀。在后唐使者的劝诱之下,耶律倍带着自己最喜爱的宠妾和珍藏的图书从辽东渡海投奔了后唐,自比‘吴太伯’。当他即将上船时,面对故国,悲愤满腔,在海边立了一块小木牌,上刻《海上诗》云:‘小山压大山,大山全无力。羞见故乡人,从此投外国’。这首诗虽然文采一般,但是蕴含着无比的悲愤,与曹植的《七步诗》倒有一拼。

    “耶律倍到达中原之后,受到了李嗣源的隆重迎接。李嗣源以天子仪卫迎接,并赐姓东丹,名慕华。改瑞州为怀化军,拜怀化军节度使、瑞慎等州观察使。后又赐姓李,赐姓名为李赞华,移镇滑州,遥领虔州节度使。”

    厉秋风听到这里,不由赞道:“孙先生,真有你的。这些啰里啰嗦、稀奇古怪的官职名称,也亏得你能记得这么清楚。”

    孙光明笑道:“厉大侠这话可是谬赞了。我是在那僧人的坟墓中发现一些线索之后,这才翻阅史书,知道了这些事情。否则你就算敲碎了我的脑袋,只怕我也不晓得耶律倍是何方神圣,又做过什么官职。

    “耶律倍虽身在异国,却时常思念故乡和亲人。后来李嗣源病死,其子李从厚即位不到半年,便被李嗣源的养子李从珂杀死,皇位转到了李从珂手中。耶律倍认为这是攻打后唐的极好时机,竟然派人密报辽太宗,劝说他利用李氏内乱之际攻打后唐。耶律德光果然亲率大军南下,但他不是应耶律倍之邀,而是受到了大汉奸石敬瑭之请,这才兴兵南下。

    “李从珂受到石敬瑭与契丹联军的围攻,被困孤城。眼见城破在即,李从珂不愿受辱,便欲**。他将耶律倍召来同焚,耶律倍不从,李从珂便派刺客在耶律倍返回的路上暗杀了他。耶律倍死时年仅三十八岁,他生前信佛,常常与洛阳白马寺一名僧人来往。待耶律倍死后,这名僧人便把耶律倍的尸体收敛起来,暂时埋在一个荒山坡上。后来契丹和石敬塘的联军灭了后唐,契丹人便把耶律倍的尸体运回辽东安葬,谥号‘文武元皇王’。这个倒霉蛋皇帝在漂泊了将近二十年后,终于回到了契丹。

    “多年之后,辽太宗耶律德光在出征途中病死。契丹贵族趁机拥立耶律倍长子耶律阮做了皇帝,是为辽世宗。这小子想到自己老爹的皇位被奶奶和叔叔抢走,丧身于异国他乡,这份怒火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于是他带兵在上京攻击述律平和耶律德光的儿子耶律李胡,将奶奶和表兄打得大败。当时耶律阮是想将他奶奶和表兄干掉的,不过大臣耶律屋质苦苦劝阻,双方最终和解。述律平和耶律李胡承认耶律阮的皇帝地位。耶律阮即位之后,追谥其父耶律倍为‘让国皇帝’,陵曰显陵。辽圣宗统和年间,改谥号为‘文献’。辽兴宗登基之后,又增谥号文献钦义皇帝,庙号义宗,追谥两位王后封号为‘端顺’、‘柔贞’。”

    厉秋风听孙光明又将话题引到了耶律阮身上,心中暗想:“这孙光明和司徒桥说起话来都是长篇大论,全无重点可言。从一件神器袈裟,说到了玄奘法师西去天竺求取佛经。随后又讲起李世民争夺天下,武则天篡位,怀义和尚建明堂。现在又将话题扯到了耶律倍父子身上。悔不改自己随意问了几句,倒惹出他这么多话来。唉。”

    孙光明看了厉秋风一眼,见他神情漠然,知道厉秋风听得烦了,便即笑道:“我就长话短说罢。大约五、六年前,我在邙山盗了一座陵墓,想不到墓中埋的竟然是北宋初年的一个和尚。在这和尚的棺椁之中,放着一卷帛书。这和尚在帛书中讲述了耶律倍来到中原的经过,其中提到了耶律倍好读汉文,藏有众多珍本汉书。他南下中原之时,随身携带了他历年收集的珍本书籍。其中有诸葛武侯留下的一幅阵图,据说能驱使鬼神,端得是厉害无比。

    “耶律倍被李从珂派刺客杀死之后,这僧人听到消息,甘冒奇险为耶律倍收尸。其实他是想趁乱将那幅阵图取走,以免落到恶人手中。只不过刺客当街杀掉耶律倍后,李从珂便派军兵封闭了耶律倍的府第,那僧人无法进入,只得将耶律倍的尸体暂时埋于一处荒坡之上。

    “后来契丹军队和石敬塘的兵马攻进城来,契丹军队的统兵大将听说这僧人安葬了耶律倍的尸体,但将他找去,赏了他不少银子,又将耶律倍和他两位姬妾的尸体,连同耶律倍府中的书籍等物尽数运回了契丹。这僧人虽然一心想将阵图取回,却始终没有机会下手,最后郁郁而终。他留下这卷帛书,便是告诉后人,这阵图被契丹夺走。只不过契丹人粗鲁少文,不知道这阵图的厉害。须得趁早将这阵图夺回,否则契丹人知道了这阵图的厉害所在,只怕中原再无宁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驱魔禁书教典〕〔双界祭司〕〔法神之旅〕〔月落屋梁〕〔无敌传人〕〔史上最狂战神〕〔天启之全民公敌〕〔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潜行追凶〕〔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