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天薄少妻管严了〕〔妙手狂医〕〔彼岸花飞轻似梦〕〔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宠妻成瘾,霸道bo〕〔贵女楹门〕〔大国制造〕〔重生之商界大亨〕〔超强兵王在都市〕〔女总裁的最佳赘婿〕〔随身携带上古天庭〕〔魔栖梧桐〕〔尘案集〕〔我气哭了百万修炼〕〔魔君霸宠:天才萌〕〔遇见喵妖〕〔红莲登录器〕〔镇魂风云录〕〔穿越财富人生〕〔庶女毒妃:王爷请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664章
    厉秋风哈哈一笑,道:“厉某叫你一声大师,你这和尚倒飘飘然起来了。你口口声声说什么魔教妖人,无非是想杀人灭口罢了。既然你不知悔改,兀自作恶,于公于私,厉某也放不过你。”

    厉秋风说完之后,脸色倏然一变,便如同罩上一层严霜,冷冷地盯着玄机和尚。

    玄机和尚见厉秋风身形挺拔,如岳冷渊,目光中透出阴森森的杀气,知道此人已动了杀心。他心下暗想,这个魔教余孽果然了得。方才与我动手过招之际,他只以石头拳见招拆招,自然也是与我一般,有意隐瞒武功。此刻被我揭穿了真面目,便要杀人灭口。再行出招之际,定然下手狠毒。我须得小心在意,一出手便要了此人的性命。否则缠斗下去,只怕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厉秋风见玄机和尚站在河岸边缘,背后距离冰上被砸开的大洞不过数尺。双足不丁不八,左手兀自托着破钵,右掌竖在身前,看似浑不在意眼前的情势,只不过身上破烂的僧袍却如同吃饱了风的船帆一般鼓了起来,显是全身已布满真气,出手之时,必是全力一击。

    厉秋风知道这和尚内功深厚,方才只用了般若掌中的一招,便将自己震退,单以武功而论,虽不及广智和尚和玉清子,相差却也不远。此时这和尚已动了杀机,再行出手必然是雷霆一击。是以心下也不敢有丝毫放松。只见他双臂一振,大步向玄机和尚走了过去。

    他行走之际,步子迈得很大,只是落地之时却是极稳。此前两人搏杀之际,已自将河岸边这片雪地上的积雪踢打得七零八落,露出了积雪下的枯草碎石。而厉秋风每一脚踩下去,看似力有千钧,脚下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玄机和尚见厉秋风行走之时举重若轻,虽然走得极稳,却不发出半点声音,知道他已经将全身内力集中于双臂之上。玄机和尚知道厉秋风这一击必然极为凌厉,心下暗自提防。

    待厉秋风走到玄机和尚身前六七尺处,倏然停下了脚步,随即左掌横切向玄机和尚的脖颈,右掌划了个圈,却是推向了玄机和尚小腹。

    这两掌打出之际,虽说去势不慢,却不带半点风声。不似武林高手交手过招,倒像是小孩子间打打闹闹一般。

    玄机和尚却知道厉秋风双掌一取自己的脖颈,一取自己小腹,看似掌上均没有用力,那是因为厉秋风是要看自己如何应对。若是自己抵挡他左掌,他右掌便化为实招,攻自己小腹。若是自己抵挡他右掌,他左掌便倾注内力,切向自己脖颈。若是自己同时封堵他左右双掌,这人便要趁机变招,另行攻击其它要害之处。这是因为厉秋风知道内力不及自己,双掌这才虚虚实实,要引得自己贸然出手,他才有机可乘。

    玄机和尚心下暗想,这小子虽然武功不弱,不过毕竟年纪尚轻,这等招数使将出来,若是其他人不免上当,可是在自已面前用这招数,无异于班门弄斧,只能自取其辱。

    眼见厉秋风的左掌已切到玄机和尚面前,想不到玄机和尚倏然后退,厉秋风这一掌便切了一个空。他右掌尚在左掌之后,左掌既然落后,右掌便更加失了准头。

    玄机和尚连退两步,已然站到了河岸边缘,双脚倒有一大半悬空在河岸之上。只见他左手托着破钵,右掌虚按在身子右侧,身子在河岸上前扑后晃,便如轻风拂柳,看似随时都能掉落到冰窟之中。

    厉秋风见玄机和尚背对河水,身子大半悬于河上,正是攻击他的大好时机。是以他双掌一错,右足一点,合身扑了过去。半空中双掌齐推,“呼”的一声,直击向玄机和尚面门。

    这一推他已出了全力。玄机和尚内力虽在他之上,不过大半个身子悬于河岸之外,无从借力,若是硬接厉秋风这一掌,非得被震落到冰窟中不可。

    玄机和尚见厉秋风全力一击,心下暗想,你小子也不想一想,怎么会有人这么傻,退到河岸边上,身子悬于水上,等着你来攻击?你这小子上了大当,看我如何炮制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厉秋风见玄机和尚身子凝立不动,只是目光中却突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他心下暗想,你这贼秃也不想一想,怎么会有人这么傻,明知道你退到河岸边是诱敌深入之举,偏要全力扑击?你这贼秃上了大当,看我识破你的武功来历,再废了你的武功,派你来杀我那人,还能有什么办法?

    眼见厉秋风的双掌就要打到玄机和尚的面门,却见玄机和尚右掌突然化为爪形,凌空向冰窟中一抓。只听“嗤”的一声,冰窟的水面上倏然飞起一道银光,直落入玄机和尚的右手中。只见他右手手腕一翻,手中那道银光直刺向厉秋风小腹。

    此时两人相距不过数尺,厉秋风又身在半空,正是避无可避之时。只见玄机和尚右手那道银光如矫龙出水,声势惊人,直取厉秋风小腹要害,势要将他刺一个透心凉。

    电光火石之间,厉秋风右足斗然踢出,真踹向玄机和尚左手托着的破钵。玄机和尚视这瓷钵如性命一般,见厉秋风右足踢了过来,不由自主地左手一翻,避开了厉秋风这一踢,左肘趁机一推,却是直击向厉秋风足底“涌泉穴”。

    这一招变守为攻,实是极为高明的武功招数。只不过厉秋风要的便是玄机和尚如此应对,见他手肘撞了过来,他右足足尖一动,正点在玄机和尚的手臂之上。借着这一点之力,他的身子倏然向后翻出。只听“哗”的一响,声如裂帛。却是厉秋风向后翻出之时,略慢了慢,玄机和尚手中那道银光将他胸前衣衫划了一道大口子。所幸厉秋风身形极快,这才免了开膛破肚的大难。

    只见厉秋风的身子如风车一般,在空中连翻了三个无头跟头,一心想要避开玄机和尚手中那道银光。玄机和尚突施辣手,正是大占上风之时,怎么会容他逃生?是以厉秋风向后疾退之时,玄机和尚却跟了上来,右手那道银光如一条毒蛇一般,紧随着厉秋风的身子,似乎随时都能刺入他的身体之中。

    电光火石之间,厉秋风已自落到地上。只不过他立足未稳,玄机和尚已自冲到了他的面前,右手银光闪动,直取厉秋风咽喉。厉秋风见这银光来势极快,自己无从招架,又是一个跟头向后翻出。玄机和尚大踏步追了上去,手中银光霍霍,分刺厉秋风身上数处大穴。

    两个一退一进之际,瞬间距离河岸已有数丈。玄机和尚大占上风,心下得意,暗想你这小子虽然轻功极高,可是一味后退,又能退到哪里去?

    他得意之间,正想催动内力,将厉秋风一招刺死。蓦然间只听“铮”的一声轻响,眼前寒光闪动,只听“嚓”的一声,手中银光已然短了数寸。

    玄机和尚只觉得右手略轻了一轻,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却见厉秋风右手已多了一柄长刀。

    原来厉秋风方才在河岸边被玄机和尚突施反击,虽败不乱,先是翻了三个无头跟头,见玄机和尚紧追不舍,再向后退出之时,心中已有了主意。待玄机和尚追了过来,厉秋风已自退到了插在地上的警恶刀旁边。见玄机和尚手中的银光追刺而至,厉秋风右手倏然拔出警恶刀,一刀便将玄机和尚手中那道银光削短了数寸。

    厉秋风长刀在手,立时挥刀反击。只见他手腕急转,手中的长刀幻化出无数刀影,直向玄机和尚卷了过去。玄机和尚大惊失色,哪里还敢追杀,只得右足一点,身子向后飘落。只不过厉秋风身子却也弹了起来,直向玄机和尚扑了过去。玄机和尚边退边挥舞手中那道银光遮挡,只盼着能阻挡厉秋风手中的长刀。只听“嚓嚓嚓”之声不绝,玄机和尚手中的银光越来越短,却是被厉秋风的长刀接二连三地将银光削断所致。

    刹那之间,玄机和尚已飘到河岸边缘,他右手中那道银光也恰好在此时消失,却是最后数寸已被厉秋风长刀削断。只不过他堪堪落到河岸边缘之时,右手凌空一抓,只听“嗤”的一声响,冰窟中又飞出了一道银光,正握在玄机和尚的手中。只见他右腕一翻,那道银光直迎向了厉秋风攻过来的一刀。

    “嚓”的一声,银光自中间断开,却是又被厉秋风一刀削断。

    玄机和尚大惊,只不过他变招极快,银光一断,他右掌掌心吐力,只听“呼”的一声,剩下的半截银光已自脱手飞出,直袭向厉秋风的眉心。厉秋风脑袋一歪,那半截银光堪堪从他右颊飞过。

    趁着厉秋风避开那道银光之机,玄机和尚右手又是一抓,从冰窟中又抓出一道银光,便向厉秋风刺了过去。只见厉秋风长刀挥动,又将那道银光削断。

    转眼之间,玄机和尚从冰窟中一连抓出九道银光,却尽数被厉秋风手中的长刀削断。待他抓起第十道银光之时,出手已不如初时那般迅捷。是以他刺出银光之时略慢了慢,这次厉秋风却没有削断他的银光,手中长刀变削为劈,竟然迎着银光直切了下去。只见玄机和尚手中的银光倏然间一分为二,电光火石之间,警恶刀已劈到了玄机和尚的面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潜行追凶〕〔穿越东京当火影〕〔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驱魔禁书教典〕〔仙墓〕〔月落屋梁〕〔无敌传人〕〔都市超强修神〕〔疯狂余生〕〔天下一等假货:纨〕〔3366〕〔重生之末世:救世〕〔狂妻来袭:九爷,〕〔某漫威的假面骑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