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带个修仙系统〕〔大侠等一等〕〔最强老爹之一胎8宝〕〔诸天万界典当系统〕〔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开局世间无敌〕〔全世界都以为我很〕〔龙伯钓鳌〕〔女王的意志〕〔农门婆婆她养崽有〕〔我真没想入赘〕〔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柯洛达姆〕〔万天之劫〕〔先婚后爱:冷少的〕〔穿成小可怜后我被〕〔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我真的只是想打铁〕〔老祖渡劫失败之后〕〔满级大佬每天都在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767章
    玄机和尚听厉秋风侃侃而谈,话语之中却也有劝诫之意。他是一个聪明绝顶之人,如何听不出厉秋风的弦外之音?是以他点了点头,对厉秋风道:“既然如此,贫僧愿与厉施主化敌为友,今后不再为魔教之事纠葛便是。”

    司徒桥听玄机和尚如此一说,长出了一口气,笑道:“照呀!大和尚早该如此。我这位厉兄弟是江湖中大大的英雄好汉,日后定然会成为一派宗师。大师早结了这个善缘,咱们在池头庙中也不必大打出手了。”

    厉秋风听司徒桥说起“池头庙”三字,心中猛然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只不过这念头只是灵光一现,待要仔细去想,却又没有半点头绪。而且每当他凝神想要细究之时,便觉得头痛欲裂,只得不再去细想池头庙与此事的关联。

    只听玄机和尚叹了一口气,口中说道:“阿弥佗佛。回想这数日的遭遇,贫僧多有失误,心下惭愧之极。若是此次能够侥幸逃生,贫僧回转白马寺,当闭门思过,再修枯禅,从此不再踏入江湖,免得耽误了修行。”

    厉秋风道:“大师是极为聪明之人,在下本来不应该多嘴多舌。不过在下也有几句话想说与大师听听,还望大师不要见怪。”

    玄机和尚道:“施主不必有所忌讳,尽管说便是。”

    厉秋风道:“魔教与武林各大门派之争绵延了千余年,双方死伤惨重,是非曲直,却也是一言难尽。推本溯源,不过是意气之争,都想让对方听从自己的主张。只是人上一万,千奇百怪。每个人的念头都不一样,何苦硬逼着他人要顺从自己的念头?以在下之愚见,只要不是有心害人,无须强行要别人听从自己的主意。自从云台山一战,魔教已然覆没,便是再大的仇恨,却也应该烟消云散了。魔教教主的后人虽然有意向无极观寻仇,最后却并没有将无极观赶尽杀绝。而且此人武功绝伦,按理说若是有心为魔教复仇,武林各大门派将不得安生。可是这数十年来,从来没听说过有人暗地里要倾覆各大门派。想来这人已经将恩怨看得淡了,不想再大动干戈。大师是方外之人,四大皆空,何必为这些旧怨新仇,再造冤孽?”

    玄机和尚口中连诵佛号,道:“厉施主教训的是,贫施谨记。”

    厉秋风急忙抱拳说道:“岂敢岂敢。大师是武林之中的世外高人,只有大师教训在下的份儿,在下如何敢教训大师?”

    两人互相谦逊了几句,却听司徒桥说道:“好啦好啦,两位都是武林中顶尖儿人物,何必为了这点小事纠缠不清?!”

    厉秋风看了司徒桥一眼,道:“司徒先生,若是咱们能够逃出生天,不知道你有何打算?”

    司徒桥嘿嘿一笑,道:“我算看明白啦,这个所谓的诸葛遗阵,不过是有人故弄玄虚,另有所图的诱饵罢了。这些年来,我一心想要报朱棣当年屠杀建文忠臣的大仇,与咱们曾经遇到过的那个李旭倒有几分相像。他为报先祖李建成被害的仇恨,多年来苦心经营,结果落得一个全族被灭的下场。回想我司徒家这百余年来的遭遇,与李旭又有什么两样?朱棣虽然害死我司徒家不少人,可是他早已化为尘土,所留下的子孙虽然做了皇帝、王爷,却也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经过这几个月的事情,尤其是这几日在长平的遭遇,我算是大彻大悟啦!人生不过百年,何必执着于这些早该烟消云散的旧怨?若是能从这里逃出去,我要做一个闲云野鹤,四处游历。顺便将我当年毁坏的那些古墓略作修葺,也算是弥补我昔年的罪过。”

    厉秋风见司徒桥说话之际,神情坦荡,不似作伪,是以微微一笑,口中说道:“司徒先生有此见识,可喜可贺。关帝头颅,便劳烦司徒先生送回洛阳城南的关帝圣君中妥善安葬。”

    司徒桥道:“这个自然。既然关帝的头颅是我请出来的,自然要由我送回去。”

    两人说话之际,却听长孙光明叹了一口气。厉秋风心下一动,不由转头向长孙光明和苏岩望去。却见两人神情黯淡,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厉秋风道:“长孙先生,苏姑娘,不知道两位又有何打算?”

    苏岩正要说话,长孙光明瞥了她一眼,苏岩立时住口不说。只听长孙光明说道:“玄机大师和司徒先生能放下恩怨,如此洒脱,在下佩服,更多的却是羡慕。唉,若说起我的打算,待能逃生之后,再说却也不迟。”

    司徒桥嘿嘿一笑,道:“长孙先生的仇人是武则天这妖妇。只不过她已死了几千年了,只怕骨头都已化成了泥土,两位又何必为此事奔波辛苦,耗费心血?依我之见,长孙先生不妨放下仇怨,与苏姑娘携手江湖,做一对令江湖中人无不羡慕的神仙侠侣,岂不是好?”

    苏岩听司徒桥如此一说,心下不由微微一动,转头向长孙光明望去。却见长孙光明脸色阴晴不定,显是心下正在盘算事情。只不过片刻之后,却见他将牙一咬,口中说道:“唉,眼下我心乱如麻,这些事情留待日后再说罢。”

    苏岩心下略有些失望,神情黯淡,只得默然不语。

    众人谈谈讲讲之间,又过去了半个多时辰,胡掌柜和老严却始终没有回来。司徒桥道:“咱们不能再等下去了。不如现在就离开太白居,另寻逃生之路。”

    长孙光明点了点头,道:“此前咱们出了太白居之后折向右行,发觉情形不对之后便又掉头向回走,想要重新回到太白居中。只不过太白居却不见了,咱们稀里糊涂地走过木桥,进入鬼镇。此番再次离开,不如直接折向左行,看看木桥上是否还有古怪。”

    众人听了长孙光明的打算,并没有人提出异议,是以收拾停当之后,便即结伴离开大堂,向院外走去。待众人出了太白居的大门之后,便沿着门口的道路向左而行。待走出百余丈外,却见前方又出现了那座木桥。

    玄机和尚边走边道:“咱们越过木桥之后,大约数里之外便是那座鬼镇。此番咱们若是看到镇子入口处的牌楼,是否还要走进镇子?”

    长孙光明道:“这座迷魂大阵极为厉害,绝非一成不变的死阵。若我猜得不错,这次走过木桥,只怕那座鬼镇已然消失不见。只不过咱们又会看到什么古怪,此时却也猜想不出来。”

    众人说话之间,已到了木桥桥头。桥上的大雾早已踪影不见,便如同此前众人从此处经过之时一般无二。厉秋风当先走上木桥,正要向对面走去,长孙光明追了上来,将警恶刀连刀带鞘递给厉秋风,口中说道:“厉大侠,这刀你还是随身带着罢。”

    厉秋风道了声谢,将警恶刀提在手中。回想上次走过木桥之时的情形,此时已恍如隔世。

    厉秋风小心翼翼地走过木桥,却并没有什么异状,这才回头招呼众人过桥。待众人都过了桥之后,司徒桥右手套上钢抓,在木桥桥头划了一个大大的“井”字,口中说道:“若是咱们遇到危险,不得不退回此处,看看我刻下的字还在不在,便知道咱们是否来过这里。”

    众人复又前行。不知不觉之间已走了数里,却一直没有看到那座牌楼。玄机和尚长出了一口气,口中说道:“阿弥佗佛。若依着咱们上次前往鬼镇的道路计算,早就应该看到那座牌楼。此时牌楼踪影不见,想来咱们不会再陷入鬼镇啦。”

    众人想到鬼镇之中种种诡异可怕的情形,都是心有余悸,听玄机和尚如此一说,心中都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众人向前走了老半天,却见四周仍然是一片荒野,既无山林,更无人家。初时尚未觉得有何不妥,只不过越走心中越是惊疑,到得后来,司徒桥和长孙光明几乎同时停下了脚步,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厉秋风见司徒桥和长孙光明停下了脚步,而且神情有异,便也跟着停了下来,沉声说道:“有什么不对么?”

    司徒桥苦笑了一声,道:“他奶奶的,咱们好像是在兜圈子。这个地方我记得很清楚,咱们先后已经走过三次了!”

    司徒桥说完之后,伸手向道路右侧一指,去见地上清清楚楚地画了两个圈。司徒桥接着说道:“第二次经过这里,我便察觉有些不对头,是以偷偷用脚在路边划了个圈。待得再次经过之时,我又划了圈。现在又看到了这两个圈,说明咱们已是第四次到了这里。”

    长孙光明道:“还是司徒先生心细,第二次到了这里便有所察觉。我是第三次走过这里,才发觉此前已经到过一次了。”

    他说完之后,快步走到道路左侧,俯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了一枚铜钱,道:“方才两次经过这里,我发觉情形不对,第三次到了这里之时,便偷偷在路边扔了一枚铜钱,想不到过了不久,咱们又回到了这里。”

    玄机和尚双手合什,口中说道:“阿弥佗佛。幸好有两位施主同行,否则咱们这样一圈一圈地转将下去,只怕再也走不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重生的我不需要女〕〔玄门妖王〕〔怪物乐园〕〔长生十万年〕〔斗罗之先天二十级〕〔美人娇悍〕〔杨家有女宜室宜家〕〔华娱小生日常〕〔我在豪门修文物〕〔都市传奇〕〔细雨湿流光〕〔穿书之红楼黛玉〕〔歌海成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