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宠1001夜:总裁〕〔宋医生,谈个恋爱〕〔黑暗风暴〕〔宠你,是我一生的〕〔旱魃神探〕〔八零神医小辣妻〕〔韩少今天真香了吗〕〔无冕之王〕〔撩完就跑:清冷男〕〔轩辕青羽〕〔最强拍卖场〕〔敖婿〕〔无敌就是爽〕〔月下听寒〕〔斩尽诸天自为尊〕〔我的玄门二十年〕〔狂战武尊〕〔司少的重生娇妻〕〔重生之至尊天帝〕〔玄界军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章 画中世界(2)
    不对,人进入画中,那是只有神话传说中才有的桥段。现实中,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我下意识的把狸猫抱在怀中,站起身四下观望的同时,告诫自己:

    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幻,按照方位,此刻我只能是处身在居民楼28层顶楼的露台上。在找到破除幻境的方法前,必须步步谨慎。万一行差踏错,可就难保会成为一摊由地心引力造成的肉馅儿了。

    眺望四周,不光没有画卷的踪迹,房门和阁楼也无处可寻。

    耳听水声不断,稍一犹豫,迈步顺着水声斜向前走去。

    越走越是惊疑不定,这脚踏地脉的感觉,实在难辨是否虚幻。而且,这一路走过来,虽然亦步亦趋,可怎么也走出三五十步了,那就是至少三四十米的距离。这当中并没有明显的转折。就算露台和天台是整体没有隔断,不说看到楼顶边缘,至少也该有悬崖峭壁。怎么这走来走去,还是徘徊在绵绵无休止的山林里呢?

    水声越来越近,我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转过一片茂密的丛`林,面前现出一道湍急的山溪。

    走到溪边,观察了一阵,终于是忍不住蹲下`身,单手捞了一捧溪水,拍打在脸上。

    冰凉的溪水让我头脑清醒了些,却也更加认定,此刻所在并非像是虚幻。

    清醒只是一瞬间的事,哽嗓咽喉的刺痛感一直都在,呼吸起来,鼻腔里都火辣辣的疼。

    一接触到水,痛感更清晰强烈起来。我便把狸猫放下,捧起水往嘴里灌。

    几捧水下去,虽然仍是难以开口,疼痛却也减轻了一些。

    我正想再喝两口,狸猫忽然“喵”的一声,朝着一个方向飞快的跑了过去。

    我觉得有异,连忙起身追了上去。

    有狸猫在前带路,我也不担心会踩空,可跟在猫后头跑,突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猫的动作速度比人要快得多,眼下狸猫分明是放开四足在飞奔,我怎么就还能跟得上呢?

    还有,刚才这狸猫的皮毛还像闪缎一般鲜亮,这会儿怎么就变得黯淡无光,甚至还有几处毛发变秃了呢?

    心下捉摸不定,人已经跟着狸猫越过了一座山岗。

    我心里想着别的,没留意脚下猛不丁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下摔了个大马趴。

    身`下软绵绵的,像是压着什么东西,撑起上身一看,险些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被我压着的,居然是一具死尸!

    对于尸体,我是再熟悉不过了。

    看死尸表面,立刻就判断出,这人才死了没多久。

    按说我最不应该害怕的就是死尸,可看着面前的尸体,我只觉四肢冰冷,呼吸艰难,仿佛自身也濒临死亡的边缘。

    让我如此惊恐的源头,最初是死尸身上的衣服。

    浅咖啡色的毛衣,深蓝色直筒牛仔裤……

    这分明就是不久前,我才通过灵觉,看到王欣凤换的那一身。

    然而,被我压`在身`下,面部和颈部已经生出尸斑的死人,却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

    仔细一看,她的面容虽然苍老,却兀自和王欣凤有几分相似。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猛地抬起了头。

    发现死尸后,狸猫小福已经停了下来,正在离这边不到三米的地方,向这边观望。

    小福是年前被桑岚收养的,那时候不过是只半大的流浪猫,对付一只老鼠都费劲。

    桑岚家的伙食好,也就小半年的工夫,猫崽子就被养得胖大威猛起来。但是再怎么说,时间不会改变,充其量,也只能说小福正值壮年。

    可是眼下看来,面前的狸猫毛色黯淡,诸多秃斑,竟是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

    它怎么一下子变成老猫了?

    难怪刚才它竭尽全力,我还能追得上它呢。

    愣怔了一阵,我突然猛地打了个哆嗦。

    这老猫是小福无疑,猫变老了……绊倒我的女尸,难道就是王欣凤?!

    我终于按捺不住极度的疑惑,伸手解开了死尸牛仔裤的裤扣,将拉锁拉下半截。

    等到把死尸翻了个身,才发现刚才所做的有点多余。

    这死尸已经因为老迈,变得十分干瘪,即便不解裤扣,也能轻易将牛仔裤扒下来。

    用抑制不住发颤的手,撩起死者的毛衣,将牛仔裤的后腰向下扒了一截,看到的情形,令我稍稍松了口气。

    记得通过灵觉,看到王欣凤的纹身就在后腰靠近股沟的位置,现下这具尸体的同一部`位,却是没有纹身的。

    这也就证明,这老太婆的样子虽然和王欣凤有些相似,但却不是王欣凤本人。

    可紧随而来的问题是,尸体不是王欣凤,又是从何而来?

    她的五官和王欣凤如此神似,难道是王欣凤的母亲?

    我脑子里不禁呈现一幅画面,老人家守在家中,等着老伴和女儿下班回家。却不料通往露台的门后,突然多了一幅奇怪的画卷。老人在我们之前,进入了画中。

    无论是画里的世界,还是进入这个‘世界’的方式,都足以令人震撼。我算是‘见多识广’,也还惊魂不定,这诡异的情形,又怎是一个老妇人能承受的。正因为如此,王欣凤的母亲遍寻不到回去的路,最终油尽灯枯,死在了这山岗上。

    其实我自己心知肚明,这番推测十分的牵强,其间漏洞实在太多了。可我仍是下意识的这样认为。

    因为,我实在不能接受,也不敢认同另一种可能

    ——进入这画里的世界,人和动物都会迅速变老。、

    ——狸猫小福是这样,王欣凤也是如此。

    ——这死尸就是王欣凤,她本就没有纹身,只是我看错了。

    ——王欣凤一进到画里,就快速的衰老,最终支撑不住,活活耗死在了这山林里。

    我告诫自己不去往这个方向想,是因为这种可能无疑是比遇到任何妖魔鬼怪都要恐怖的。

    可大脑是不会欺骗自身的,越是不想直面,越是控制不住的往深了想。

    待等小福发出一声沙哑的叫声,我心也跟着猛一颤。

    小福变成了老猫,我会不会也和它一样,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衰老了?

    还有,白晶是和王欣凤一起上楼的,如果这死尸是王欣凤,那白晶人呢?

    男人是从来不会把化妆镜带在身上的,但是在巨大恐惧的侵袭下,我的大脑衍生出一种病态的快速反应。

    貌似我从某个时刻起,真还一直把一面镜子带在身上。

    我急慌慌取下背包,翻出那面不知真伪的阴阳透骨镜。对着铜镜一照,不由的呻`吟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模糊的镜面中,映出的,是一张满是褶皱的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