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婚:千亿总裁来〕〔异世铿锵行〕〔那个大佬回来了〕〔超宠契婚:老公,〕〔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半岛酒馆〕〔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战伤传之诸天行〕〔穿成男主妹妹后偏〕〔锦冠天下〕〔伏天道纪〕〔橘子味的竹马〕〔绝世仙尊在都市〕〔乡村透视仙医〕〔生存竞技场〕〔本宫玩转高科技〕〔以契为证〕〔雨墨修仙传〕〔帝世无双〕〔魔神记之起源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八章 贵人
    死人的东西?

    我手一颤,差点没将玉钱掉落。

    “玉钱不会无缘无故在这水池子里,难道这是那山石中死尸的物品?”

    静海道:“可以说是,但也不是。看来这趟的事,远没有表面上看那么简单啊。”

    我让静海别卖关子,有话直说。

    静海当即便干脆道:“石中藏尸,水中有玉,想来这玉钱也就是那冤死鬼随身的物品。可要说这玉钱是压口钱不假,却绝非是这死鬼的陪葬。你且看,这玉石虽然是白玉质地,但却隐隐透着一股暗红。

    这说明玉钱随本主陪葬的时日,至少得有个三五百年。已经完全将本主的尸气和残留的精血吸纳,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尸玉!玉本无暇,本是可以替人挡灾的。可哪个倒霉鬼要是把这死人口里的尸玉带在身上,轻则命落黄泉,重则家破人亡都是有可能地。”

    此时天色已经黯淡下来,我对着厂房的灯光一照,果真就见,玉钱中隐隐透着一圈丝絮般的暗红。

    我心里不安,小声问静海:“要按你说的,这实在是不祥之物,我该怎么处置这东西?”

    要说压口钱,我包里倒还真有几枚,但静海把这尸玉说的如此吓人,我也是真不敢把这玉钱带在身上。

    静海忽然莫名其妙干笑两声:“徐老板,你自身是阳世恶鬼,尊夫人却是凌驾于五行邪煞之上的金刚尸。你就是想家破人亡,恐怕也不容易啊。”

    我听的心下凄凉,也是苦笑:“老秃子,你是不是因为那望乡石镜,回想起当初是如何进宫当差了,所以才会说话这么尖酸?”

    静海“哼”了一声,尖声道:“咱家不想理你了!”

    恰好这时白晶又给我打来电话,双方汇合后,窦大宝指着一块形态峥嵘的石头,装模作样的问我合不合用。

    我心说找石头本就是借口,眼下弄这么块笨重的石头回去也没用处,就想托词说不合适。

    没曾想刚才还在赌气的静海忽然瓮声瓮气的说:

    “这顽石能被小佛爷看上,也是与我佛有缘,搬回去也不怎么费事吧。”

    我左右一想,真要空手回去,未免也太敷衍,搬回去就搬回去吧。

    孟燕倒也礼貌周到,让人帮我们把石头搬上车,又说要请我们一起吃顿便饭。

    我原本想要拒绝,可这个时候,癞痢头忽然打电话过来。

    我让孟燕稍等,走到一边,接起电话,率先听到的,却是老古的声音:“你有话直说,别绕圈子。”

    跟着才听癞痢头“喂”了一声。

    我想到是老古怕他废话才在旁叮嘱,便含混的说:“我在巧山呢,什么事啊?”

    癞痢头“咦”了一声,“你没出什么状况?”

    我暗暗皱眉,“有话直说,不然我挂了哈?”

    癞痢头忙道:“先别挂,我刚才忽然心生警兆,感觉兄弟你遭到了凶险,所以才打给你的。我现在和古老在一起,你要是同意,我便过去,给你相上一相。”

    “你来巧山?”

    “不是,是相语、相语啊!”

    我恍然大悟,“你要来就赶紧来吧。”

    我心说,老古不愧是教授,这才不到两天,就把癞痢头教的懂得尊重别人隐私了。

    我正要挂电话,猛不丁听筒里再次传来癞痢头的声音:“行了!完事了!”

    我一愣:“这么快?”

    癞痢头这次倒是干脆利落,直言道:“兄弟,我长话短说。两件事,第一,你印堂透黑,眼底发红,乃是邪气入体的迹象,你应该是被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但你不必担心,我虽然不知何故,却也看出,缠着你的邪物,像是被某种力量克制,一时半会儿绝无大碍。我要说的第二点,就是你身后左侧的那个女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孟燕,下意识压低了声音:“她怎么了?”

    癞痢头说:“就一句话,她是你这趟的贵人!你只要想方设法和她接近,不光会万事顺利,还可能会有意外的收获!”

    挂了电话,再看孟燕,我心里突然打了个激灵。

    癞痢头在电话里说,这女人是我这趟的贵人,我还觉得有点玄乎。

    可这时再把癞痢头的话前后一想,还真就觉出点苗头。

    癞痢头绝非信口雌黄,而是有真本事的。他说我被邪物缠身,那应该就是指,附在我身上,还未弄清来历的凶?。

    那凶?虽然没再作祟,却一直像跗骨之蛆对我如影随形,要说有什么能压制它,那似乎就只有我刚才从三足蛤蟆口中得到的那枚尸玉了。

    如果经过假山的时候,孟燕没有那样随意的说‘驱虫’,我就不会因为好奇,借故靠近假山,自然也就没机会得到玉钱,这尸玉算是意外所得?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关键癞痢头说他心生警兆的时间,似乎就是我从蟾口中得到尸玉的时间。

    说巧不巧,因为中午没吃饭,这时肚子居然适时的‘咕噜’一声。

    我是真有些尴尬,借机对孟燕说:“我还真有点饿了,要不……咱就到食堂随便吃点?”

    孟燕笑道:“那哪成啊,您可是齐总的贵客。再说这个钟点,食堂的大师傅也都下班了。得嘞,您就听我安排吧。”

    车缓缓开出大门,窦大宝盯着前头的车,嘴里叨咕说:

    “这么年轻就开四个圈儿,要么是上头有爹,要么就是‘上头’有人。”

    白晶听不懂他的荤话,说道:“咱们刚才不跟她聊了嘛,她父母就是原先北村的农民,她就是个助理,哪有旁的背景啊?”

    我和窦大宝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

    我还能强忍住,窦大宝却是嘴快,做了个躺下的姿势,指了指自己的肚皮:“上头!身上!”

    孟燕把我们带到工业园中心的一家酒楼,熟门熟路的将我们领进包厢,冷热菜竟都已上桌了八九不离十。

    孟燕叫过酒楼经理,“王欣凤存的酒还有吗?”

    经理犹豫了一下,陪着笑说有。

    孟燕一挥手,“白的两瓶,红的两瓶,红的要解百纳。”

    见她笑吟吟的看向我,我忙说:“酒就不必了吧?”

    孟燕目光一转,却是看向白晶:“白小姐应该也会开车吧?让你男朋友喝点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快穿女主逍遥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