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无双大〕〔九境之主〕〔影祖〕〔天衍乱纪〕〔天地战记〕〔魔法科技大洪流〕〔我能看到准确率〕〔县令开了挂〕〔诸天老不死〕〔雁阵惊寒〕〔穿越者纵横动漫世〕〔都市大进化时代〕〔超能力者的修仙日〕〔剑主八荒〕〔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我打爆了诸天万界〕〔轮回堕神〕〔火影商店〕〔巫神创世纪〕〔咒怨图决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五十四章 盗诡庙
      头顶癞蛤蟆,衣服里兜着蛇我就是胆子再大,也已吓得魂不附体,再顾不上石穴中的怪异,慌手慌脚爬下假山,一落地就扯开后襟,拼命往下抖楞。

    蛇被抖楞出来,那大蛤蟆也像是在我头上缓过了劲头,纵身跳进了水池里,只冒了个泡,就不见了踪影。

    我摸索后背,觉得没被咬伤,低头再去看那条蛇,一看之下,不禁又是一呆。

    赤蛇只有人的指头肚粗细,通体暗红无斑,却近两米长,这怪模样无疑极其罕见。更奇怪的是,这会儿蛇身僵直硬挺,就跟一截藤条似的横在地上,像是已经死透了。

    单看它三角形的脑袋,多半是有毒的,可蛤蟆的癞疥也具有毒素,红背大蛤蟆更是生就异相,不难想象,也是毒性猛烈之物。

    难道说,刚才看似蛤蟆落了下风,实则是险中求胜,反将赤蛇给毒杀了?

    我头皮一紧,赶忙在头顶摸了两把,头发虽然有些潮漉,沾染的液体并不发粘。

    我心下稍定,又觉赤蛇死的蹊跷,蹲下身用手电照着仔细一看,顿时看出了端倪。

    赤蛇的蛇口之外,露出一截散发着金属光泽的事物,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截琴弦!

    我猛地醒悟过来,和孟燕在酒楼吃饭的时候,那个被警察带走的卖唱青年,莫名其妙送给我一根吉他琴弦。我当时只觉得那名叫江南的青年有些怪里怪气,也不知道他意欲何为,就只把琴弦卷成一卷收进了包里。

    刚才在假山上头乍遇凶险,我本能的想从包里摸家伙应对,但包还没拉开,赤蛇就冲我扑了过来。

    那琴弦本是钢芯外面缠绕合金,具有相当的弹性和韧性,我收起琴弦时漫不经心,也没认真缠绕打扣,却不料危急关头,琴弦竟从背包里弹射出来,不偏不倚,正弹入了蛇口之中!

    我找了根枯枝,把赤蛇挑了起来,果然就见,琴弦已贯穿了大半细长的蛇身,断弦中间连接的部位,更是将其剌的肠穿肚烂。

    这是巧合?

    还是说,那卖唱的江南,也是个世外高人,一面之缘,算到我有此劫数,所以才洞悉先机救了我一命?

    撇下死蛇先不管,回想刚才所见,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石穴中的诡庙小人就不用说了,单是这工厂内的假山中,怎么就同时生出一蛇一蟾两只生就异相的家伙呢?难道这假山暗藏玄机,真能藏风纳水汇聚天地日月精华?

    我熄灭电筒,掏出手机,打给刘瞎子。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瞎子在那头抽着鼻子说:“你现在是越来越神了,我这才下飞机,你就打来了。”

    我问他现在哪里。

    瞎子说,他前阵子一直和官方的调研队在一块儿,今天才和已然痊愈的段佳音一起飞回东北,准备把蛟鳞河的老屋子拾掇拾掇。关键过两天,调研队就要来东北,他正好能和对方再汇合。

    我有点奇怪,瞎子是因为狮虎山的事才硬是托关系加入调研队的,事发狮虎山,调研队跑东北干什么去了?

    我顾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剑神在星际〕〔这号有毒〕〔黑龙法典〕〔饲养全人类〕〔平平无奇大师兄〕〔三寸人间〕〔白昼之门〕〔恐怖复苏〕〔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初恋小酥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