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宝全世界〕〔天降龙迹〕〔羸弱的代价〕〔星辰之泪〕〔总裁老公超凶猛〕〔香港1968〕〔金主大人,请矜持〕〔我的光影年代〕〔医婿〕〔我能看见状态栏〕〔王婿〕〔都市最强狂婿〕〔在美国当警察的日〕〔都市无上仙尊〕〔宗主的都市奇妙生〕〔试婚总裁一宠到底〕〔绝品商女:锦绣田〕〔爱恨江山〕〔神域修罗战神〕〔末世小馆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六十四章 鬼迷心窍(4)
    窦大宝边说边往一个方向指了指,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依稀就见斜前方不远处的一间厂房门口,有几个人正凑在一起,像是在抱团儿抽烟。竖起耳朵仔细听,隐约能听到窃窃私语,却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我心里也有点发毛,难不成齐瞳还带了旁人?他要真带着帮手,单是我们三个,动起手来或许还势均力敌,再想干旁的可就无暇分身了。

    思索间,猛不丁一抬头,看到一幕景象,我忙低下头,照着窦大宝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你能不能别自己吓自己!”

    窦大宝愣然道:“我咋了?那里明明有人!”

    我说:“你刚才是不是躲懒,把纸人都放在一堆了?”

    窦大宝眯眼看看那几个人,也想到了关键,回过头讪然道:

    “我倒不是故意偷懒,就是最后还剩几个纸人,没处摆了,我就干脆一股脑倒在那门后头了。”

    “那你还一惊一乍个毛!那些就是你堆那儿的纸人!不信你看上边!”

    窦大宝和白晶闻言抬起头,就见上方的办公楼里,每一层都有亮光,隔三差五窗户后头都有人影晃动。

    白晶看了看时间说:“这是不是有点过了?都这个钟点了,又是周末,平常能有这么多人加班吗?”

    我说:“你要是齐瞳,这当口还会想有谁谁谁加班,要给他们开多少加班费吗?”

    话是这么说,我心里也是有点七上八下。按照鬼灵术弄的纸人虽然小,但在画上符咒后,就能吸纳周围的阴气,会给普通人造成类似鬼打墙、鬼遮眼的效果。我是头一回用这法子,没想到身入三才阵中,看上去那些纸人幻化的虚影会是那么的真切。

    我心中不禁暗想,鬼灵术到底是谁留下的,怎么会如此正邪难辨?

    所谓的红光宝气,本来就时隐时现,十分的微弱,身在其中,更是难以察觉。正因为如此,实际的光线并没有真正改变。

    三人又贴着墙根往前走,才一拐到楼后,在假山的遮蔽下,更加昏暗难以视物。

    窦大宝贴着我小声问要不要上亮子。

    我摆摆手,假山后头也就十来米的狭长空间,即便看不清楚,也能感觉出,除了我们三个,这里再没旁人。难道说齐瞳还没有来这后边?真要这样,倒是能按照原定计划进行了。

    我稍一琢磨,黑暗中四下看看,两只手分别搭上窦大宝和白晶的肩膀,低声对两人说:“正主可能来过了,也可能还没过来,那咱们还按我以前的计划,绕到假山侧面,爬上去躲起来。”

    白晶说:“你也说他可能来过了,怎么可能还会再来?”

    我说:“这个你别管,我至少有四种法子,能把他引到这里来。”

    窦大宝说:“我相信你有法子,可摸着黑怎么往山上爬?”

    我说:“你傻啊,我不是让你准备荧光棒了吗?”

    “嗨,我把这茬给忘了。”

    窦大宝边说边从藏在大衣里的挎包里拿出荧光棒,撅亮一根,把另外几根递给我和白晶。

    我正要伸手去接,猛不丁浑身就是一哆嗦。

    刚才我搭住两人肩膀的时候,感觉有只手搭上了我右边的肩膀,我以为那多半是窦大宝下意识的动作。

    可是这会儿,绿色的荧光下,窦大宝的两只手都在前面忙活,白晶也正伸出双手去接荧光棒,然而,那只手却还在我肩膀上搭着!

    三个人六只手,除了我的手,另外四只都在我眼巴前,那搭住我肩膀的是谁的手?

    心念急转间,我用力将窦大宝和白晶向前一推,同时抢过一根荧光棒,猛地转过身。

    就在我转身的前一刻,搭着我的那只手骤然缩了回去,可等到我转过身再看,身后却空无一人。

    窦大宝跑回到我身边,小声问:“怎么回事?”

    我手里的荧光棒还没撅,他那根可是亮着,借着荧光仔细一看,除了我们仨,哪有旁人?

    我忍不住把刚才被搭肩膀的事对窦大宝和白晶说了出来,白晶思索了一下,对我说:

    “你说过,在三才阵里,事物会发生改变,但除了我们,就只有齐瞳一个真人。现在还没见到齐瞳……”

    窦大宝直接说:“你会不会是出现幻觉了?”

    我甩了甩头,是不是幻觉我会分不清?可就像白晶说的,除了齐瞳,又有谁会搭我肩膀?

    难道是那个人?

    不应该,她来这里,可不是针对我的。

    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挥手让窦大宝掩住光亮,两步走到墙根下,抬眼望上看。

    我心下懊恼不已,齐瞳比我预想的早来了一步,到底是把我的心神给打乱了。我只看到他驱车来到后边,巴巴的跟来,却是忘了,楼里还有一个‘齐瞳’呢。

    按说我们之前在楼里见到的齐瞳,若只是生魂,正主出现的时候,他就应该神魂归位。可行事诡秘的旁门左道,从来都剑走偏锋,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再度魂魄出窍,回到楼里从上方窥探下面的状况呢?要真是那样,本主多半还在车里,我们却成了跳梁小丑,一举一动尽在对方眼皮子底下了。

    抬眼间,我稍许松了口气,这假山整体趋势是斜向上的,顶端和二楼平齐,间距约莫不到两尺。

    人如果在三楼向下观望,从这个角度是很难看到下方的。更主要的是,这会儿不当不正的下起了雾,我贴着墙根往上看,也只能隐约看到三楼的亮光,对方就更难看到我们了。

    想到刚才搭我肩膀的那只手,我大脑有些混乱,心说这事还是办岔了。再不抢先行动,别是没算计到某人,反倒把我们几个给套进去了。

    我让窦大宝和白晶别再管别的,就沿着侧面往山上爬。

    可是刚爬了没几步,窦大宝的一声抱怨,让我和白晶不由的看向了对方。

    窦大宝小声说:“这雾来的也忒不是时候了。”

    我和白晶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是啊,这雾来的不是时候,而且也来的太快了。就只这一会儿的工夫,和我白晶近在咫尺,居多是也只能看到彼此的面孔,再往远了,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海贼之读书会变强〕〔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