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婚:千亿总裁来〕〔异世铿锵行〕〔那个大佬回来了〕〔超宠契婚:老公,〕〔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半岛酒馆〕〔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战伤传之诸天行〕〔穿成男主妹妹后偏〕〔锦冠天下〕〔伏天道纪〕〔橘子味的竹马〕〔绝世仙尊在都市〕〔乡村透视仙医〕〔生存竞技场〕〔本宫玩转高科技〕〔以契为证〕〔雨墨修仙传〕〔帝世无双〕〔魔神记之起源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七十七章 一根油条
    阴差阳错受齐瞳这一拜,我只觉浑身剧震,灵台内的三魂七魄像是被一股巨力猛地掀了一下,强烈的震颤过后,回归原位,脑海中却骤然闪过一些古老的画面。

    这些画面十分凌乱,就像是用十倍的速度播放录像,只有一小部分勉强能看清,绝大多数都是一闪而过难以分辨。

    即便是这样,我内心受到的冲击也已经达到了极致。

    “我怎么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呢?”

    静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将我从震撼中惊醒。

    定神一看,只见齐瞳已经长身而起,步伐僵硬的迎面向我走来。

    此刻他浑身一丝不挂,一脸的麻木不仁,但眼睛里却透着极度的惊恐。

    见此情形,再结合刚才那一拜,细想之下,我不禁一阵骇然。

    眼下在凌冽的寒风中走来的,哪里还是齐瞳,分明是有凶魂厉鬼附到了他身上。看他的眼神,明显还有着清醒的意识,只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我越发心惊肉跳,这根本不是单纯的附身,而是冤魂夺舍!

    齐瞳的动作虽然僵硬,但仍在不断向我靠近。我能感觉到他每走一步,身体都在发生变化。

    突然,他张开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沉的怪叫。

    那叫声像是地穴中的蛤蟆,又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鬼啸。

    我被他这一下,吓得顶门骨都快炸开了。

    静海感受到了我的恐惧,也意识到我在害怕什么,尖着嗓子叫道:

    “千万不能让他开口!你受了那附身的魂灵一拜,若让他开口,他说什么,你就都要竭力完成,否则就是坏了阴阳之间的规矩!”

    其实不等他提醒,我已经纵身上前,猛地将齐瞳扑倒在地。

    做了那么久的阴倌,我哪能不知道,人拜鬼无事,鬼拜人祸及三代的道理。

    那恶鬼多半是还没能将齐瞳本主的魂魄挤兑走,所以口不能言,要是等到彻底控制了齐瞳的身子,就凭它五体投地那一拜,它要是让我去死,那都算轻的。如果开口说要我三代福泽,就算把它打的魂飞魄散,包括我在内上下三代人,都是要倒一辈子血霉的。

    我将齐瞳扑倒,第一时间就想捂住他的嘴。可还没行动,就见他眼底瞬间再次变得血红。这一次并非是像之前那样被黄皮子附身显露凶光,而是眼底极速充血。很快,他的双眼、双耳和口鼻之中,就都汩汩的冒出血来。

    我硬着头皮,仍是捂住了他的嘴,心说:事到如今,你死总比我死好。怪只怪你齐瞳作恶多端,活该咎由自取,却是怨不得我心狠手毒。

    我是铁了心,哪怕是把齐瞳活活憋死,也不让那附身的鬼魅有开口的机会。

    哪知道手刚贴上齐瞳的嘴,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那吸力十分的猛烈,竟好似要将我浑身的血气精元抽走一样。

    “糟糕,再这样下去,咱爷俩可就都玩完了!”

    静海惊呼的同时,我感觉右手以如意扳指为中心,一阵急剧的震颤。

    我一下便想到这震颤的缘由,静海这去了势的老秃驴,知道有杀身之祸,这是想脚底抹油,独自开溜啊。

    不过那吸力来的邪异,我捂齐瞳的嘴用的虽然是左手,静海却也无法逃脱。

    吸力并没有加剧的趋势,但我想抽回手也是无法做到。感觉身体一阵阵发虚,越发颤抖的厉害,我急着对静海说:

    “大师,别再想着跑了!现在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玩完了,你也跑不了!赶紧想想法子,怎么才能全身而退吧!”

    静海似乎在短时间内,比我虚的更厉害,有气无力道:

    “法子倒是有,但你绝不会做。那凶灵不过是想要夺舍,你随便抓起块石头,把他脑浆子砸出来,那孙子不就没戏唱了?但那样一来,咱家是捡了条命,徐老板你可要给这坏种偿命了!”

    我只觉心下惨淡不已,老和尚这招虽然损之又损,但何尝不是摆脱绝境的唯一办法?可真要那么做了,我固然还是逃不过一死,却要落得一个杀人凶手的污名,到了奈何桥,心里也还是要堵着一口冤气。

    好嘛,左右是死,那还不如放手一搏,死的惨烈,总比死后还背负恶名要好。

    心念到此,我立刻就弯曲右手手指,想要把扳指脱下来。哪知道那如意扳指像是长在了我手上,越是用力扒拉,箍的就越紧。

    “行了,别白费力了。你不想咱家和你一起赴死,这好心佛爷心领了,可咱现在不光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而是一个炸锅里的油条,两股绞在一块儿,除非油锅倒了,不然谁他娘的也跑不掉!”

    听着静海绝望的口气,我心里也是凉透了,可我越想越不甘心。我是被白晶硬拉来帮忙的,现在她黄家仙堂来了人马,我怎么就要挂了呢?

    我和白晶的关系,也仅仅只限于是她口中的恶鬼丈夫,可真要按她想的那样,最起码让我跟这美女律师睡一个晚上,多少也算是捞回来点,现在我可是净可着老本儿往里搭呢!

    我越想越憋屈,再看齐瞳,嘴被我捂着,虽已是满面血污,却仍是鼓着双眼死死地盯着我。

    和他四目相对,我心里忽地打了个突。

    他眼底仍是充血的赤红,但眼神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透着惊恐了。而是变得有些浑然空洞,懵懂中,却又透着几分疑惑,似乎还有几分求之不得的渴望。

    靠,老子和静海和尚都快被你吸光榨干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一个阳世恶鬼,外加一个几百年的老太监,难不成还想我们俩拧成的这根油条,先回油锅,再蘸上面酱送到你口中,你才肯安心受用?

    靠,做鬼还不知道知足,要真是让你夺舍为人,那指不定还要祸害多少人呢。既然如此,我倒不如拼着跟齐瞳一命抵一命,除了你这祸害来得痛快。

    静海似乎和我心意相通,我才起了杀心,如意扳指中就弹出一枚尖锐的簧片,随着牙关的咬紧,右手猛地抬到了半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快穿女主逍遥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