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疼夫攻略:我的凶〕〔病娇反派又骗我宠〕〔萌宝来袭:总裁爹〕〔帝少霸宠:萌厨小〕〔我只想做一个安静〕〔体验派影帝〕〔做首富从捡宝箱开〕〔我就是富豪〕〔逆转重生1990〕〔九品相婿〕〔重生梦联网〕〔医入江湖〕〔小祖宗她人美路子〕〔特工狂妃:残王逆〕〔重生后皇上为我黑〕〔仙界白月光〕〔情寄起相思〕〔夫人又在闹和离〕〔校花的全能教师〕〔试婚100天:帝少宠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章 夜遇醉鬼
    和郝向柔四目相对,一股怒火猛地直蹿顶门。

    我将她拉到身后,横刀面向无道,一时间只恨得咬牙,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无道仍是惯常那副诡异的打扮,只是斗笠下露出的半张脸不再是骷髅,而是有着皮肉,但白惨惨的没有半分血色,倒像是蜡人一般,比起骷髅头也好不到哪里去。

    无道手里捧着一方木盒,站在那里没任何反应。

    反倒是郝向柔握了握我的手,把一部接通的手机递到我面前。

    我接过手机,凑到耳边,听筒里立刻传来杜汉钟的声音:

    “别动怒,先听我说三句话。一,我接走徐洁没有恶意,不然也不会让她见你;二,她半身瘫痪,是因为魂魄受损,我可以治好她。”

    听到后边一句,我本来的冲动稍许克制了些,转眼看了一眼静海,直接点了免提。

    只听杜汉钟在电话那头继续说道:“三,你回去以后,会看到一件怪事。记住,看破别说破,不然的话,我也未必能保护得了徐洁。&ot;

    “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仍然压制不住怒意,“想要挟我?”

    杜汉钟放缓了语速,平静的说:“是的话,我现在应该向你提条件了对不对?”

    他话锋一转:“就算我有恶意,也只是针对我那位老兄弟。你应该早知道徐洁的身世了,不是吗?相信我,祸不及妻儿,我不会伤害徐洁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只是暂时接她到我身边,你想要见她,随时可以来找我。现在也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在哪儿,不是吗?”

    杜汉钟顿了顿,继续说道:“当然,作为一个商人,我也绝不会做没好处的买卖。我知道现在你手上有一块尸玉,我替你治好徐洁,那枚玉钱你得给我。”

    我找出三足赤蟾给我的玉钱,“如果我说不呢?”

    杜汉钟缓缓道:“我相信你有能耐把徐洁留下,也可以把她送回自己的肉身,但那样做,绝不是最好的选择。这样,你先把玉钱交给她,然后回家去看看,如果还认为这么做合适,随时来找我,我立马将她和玉钱一同还给你。”

    静海在我身后道:“好,那就暂且按他说的办。”

    见我还有些犹豫,老和尚语调骤然转冷:“倘若他有半句假话,佛爷和你徐老板并肩子上,绝对让他在阳世阴间都再无立锥之地!”

    我和静海对视一眼,见他冲我点头,稍一迟疑,将那枚刻有‘碧蟾’二字的玉钱交给了郝向柔。

    这时,电话里再次传来杜汉钟的声音:“萧静我提前交给你了,你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赵奇。另外,和萧静一起给你的,还有两张照片,连同我先前给你那两张拼起来,你应该就知道,我不会害你和你身边的人了。”

    他说完径直挂了电话。

    郝向柔忽然身子微微一震,放开了拉着我的手,掠了下头发,边把玉钱收进皮包边偏过头,对门口的鬼僧说:

    “好了,把东西交给他吧。”

    同时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我手上,“这个是我先生给你的。”

    见她这时的神情和口气,已经和先前判若两人,我心里又一阵发堵,不去接无道递过的木盒,凝视她一字一顿道:

    “照顾好我爱人,她少一根头发,我保证你们夫妻俩连鬼都做不成。”

    郝向柔和我对视,“一切都看我先生的决定。”

    静海走到无道面前,将木盒接了过来,肩膀忽然不自然的抖了一下,继而目光灼灼的和鬼僧对峙,似乎是想要透过斗笠,看清他原本的模样。

    郝向柔也是干脆,见东西全都交接完毕,立时招呼无道离开。走到门口,突然回过头对我说:

    “对了,我先生还有句话让我转告你,想要让徐洁的躯壳不出状况,必须得是一物克一物。如果有需要,你就来找我,我会把克制她的物件交给你。”

    癞痢头忽地叹息一声:“这位太太,我有句忠告,听不听在你。殊不知富贵向来不逼人,贪念终是夺命刀。你好自为之吧。”

    郝向柔转眼看向他,神色间若有所思。

    她和鬼僧离开后,老古和癞痢头还想问我话,静海却是果断一摆手,“立刻回平古!”

    老古说他有件私事要请癞痢头帮忙,我心乱如麻,只说要他二人商量,便既匆匆赶奔城河街。

    夜半凌晨,当真是下起了大雾。一路心急火燎回到平古,也已是凌晨三点多了。

    车还没开进城河街,猛不丁路边上斜剌剌蹿出一个人。

    大雾本就阻碍视线,这人又是突如其来冒出,即便我及时踩死了刹车,也还是将对方顶了出去。

    我心里直骂娘,这特么才真是月黑又逢鬼遮眼呢。

    那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急着下车察看,才到跟前,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

    “诶,哥们儿,没事吧?”

    嘴上这么问,心里也是有点七上八下。这明显是个宿醉的酒鬼,可之前在瞎子家,我也是喝了酒的。虽然喝得不多,可要是招来警`察,也难免会通报到局里,那可就不是暂时停职了。

    我先检查了一下那人的手脚,见没有骨折的迹象,才试着把他翻了过来。

    看清对方的样貌,我差点没直接啐他一口。

    这人居然是大双!

    见他呼吸粗重,胸口却起伏均匀,我长出了口气。

    得亏刹车及时,他穿得又厚,人倒是没大伤着,却是直接醉死过去了。

    “靠,你小子不是从来不沾酒吗,怎么喝成这个熊样?”我边抱怨边把大双搀起来。

    已经是这样了,怎么说也得先送他去医院检查检查。

    连拉带拽把大双弄上车,刚坐进驾驶座,突然间,一双手从后座伸出来,一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吓了一跳,一边掰他手指,一边透过倒车镜向后看,却见掐住我的居然就是大双。

    他此刻就像是变了个人,不光面孔扭曲狰狞,眼睛竟也变得赤红,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怪声,居然张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向我脸上咬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1255再铸鼎〕〔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都市绝品仙医〕〔我只想安静地打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