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雅克塞拉游记〕〔万古第一龙〕〔都市全职法师〕〔祖传土豪系统〕〔一世剑仙〕〔武道霸主〕〔万古最牛赘婿〕〔神帝止戈〕〔魔破九天〕〔圣纹纪〕〔脉破八荒〕〔赘婿出山〕〔戏精夫人已上线〕〔带着武馆做农女〕〔快穿宿主她又软又〕〔全能大佬又被拆马〕〔殿下的团宝小青梅〕〔穿书后大佬把我当〕〔穿书后我嫁给了短〕〔反穿后我和死对头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九章 最后一程
    出了屋子,季雅云问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你脖子怎么了?“

    我打开手机摄像照了照,忍不住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磕头虫真是下了死手了,要不是病女人出手及时,我指定真让他给掐死了。

    一眼看到手上的扳指,我气不打一处来,“大师,你刚才干嘛呢?可别告诉我,你连个普通人都对付不了。”

    “诶呦,这您可冤枉咱家了,实话跟你说,我刚才没现身,一是为了想确认某人的身份,再就是……你现在还认为这一家是普通人?别说我现在是鬼了,即便还是人,也没对付那家伙的能耐啊。”

    我问:“你知道这两口子的出身来历?”

    不等老和尚开口,我就一摆手:“算了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别介啊!”静海急着说了一句,竟然现身出来,“这个时候撒手不管,前头不是白费劲了嘛。”

    我说:“这事本来就和我没关系,做到这份上,已经仁至义尽了。”

    静海抖着手叹了口气,“唉,咱家看你啊,才是真丢了魂了呢。算了,咱家就直说吧。你以为咱家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咱家才没那闲心管别人的死活呢。我让你帮他们,还不是为了救那假小子!”

    我心里一动,“他们能救潘颖?”

    “不然呢?”静海冷哼一声,别过脸去背着手看天儿。

    我心中骂道:“少了男人那物件就是小性。”

    事关大背头的生死,我还得拉下脸去求他:“大师,刚才是我不对,我口气不好,现在跟你说声对不起。”

    静海这才扭过脸,“嗨,也不能怪你。咱家只想提醒你,家里有事不假,但越是事大,咱越得冷静。你得知道,多少人巴望着你昏头呢。你一昏头,那些魑魅魍魉可就趁虚而入啦。”

    “是,您说的是。”这次我是发自肺腑向他道谢。

    事实上,得知徐洁被带到了鬼山,我心就已经乱了,再发现她肉身被占据,而且还不是头一次,心头更是压了一口无名邪火。

    这时,屋里传来病女人的声音:“先生,你们进来吧。”

    静海示意我先别多问,先进屋看看情况如何。

    再次进入废屋,倒是没看见怪象,但看清屋内的情形,我还是不由得一呆。

    磕头虫已然恢复了正常,病女人也没了先前病恹恹的样子,虽然脸色还苍白,神色间却无痛楚。

    耳听季雅云呼吸粗重,我回过神,走到夫妻俩面前,低声道:“对不起,到头来还是没能帮到你们。”

    “先生说的哪里话,您治好了我的疮伤,已经是对我有再造之恩了。”女人说着,向磕头虫怀抱的女子看了一眼。

    那女子和她一模一样,闭着双眼,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季雅云走到我身旁,小声问我:“她这是……”

    “她死了。”先前看那女子的创口,我就知道虽然治好了她的疽疮,她也撑不了多久,只没想到她早已油尽灯枯,会走的这么快。

    磕头虫忽然放下女人的尸身,顺着炕沿跪了下去。

    我一把架住他,“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这一套?”

    女人新死的魂魄在旁说道:“应该的,先生的大恩大德,我们全家感念您一辈子。”

    磕头虫见头是磕不了了,一声不吭的抹了抹眼睛,从炕角拿过一捆绳子,抬起女人的尸体从后方穿了过去。

    不光是我,连季雅云都看出他想干什么了,急道:“我帮你们叫车。”

    磕头虫看了女人的新魂一眼,女人像是和他心意相通,对我们说:

    “我们不是为了省钱,我和敏哥从小就认识,结婚也二十年了,就让他亲自送我最后一程吧。”

    季雅云还想阻止,被我给拦了下来,我对磕头虫说:“送她到巷口,我们的车在那儿。”

    我帮磕头虫将女人的尸身捆到他背上,他忽然从旁拿起一个掉了漆皮的破皮包递给我。

    我默默的接过来,顺手从墙边拿起一根木棍递给他。

    磕头虫拄着棍子,一瘸一拐走到门口,回过头看着仍坐在炕上的女人,终于是流下了两行浊泪。

    女人也显得十分伤感,却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向他点了点头。

    静海这会儿又已回到了如意扳指内,也是叹息道: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唉,徐老板,行个方便,替他们把其余家当带上吧。他应该不会再回来这儿了。”

    我把提包交给季雅云,拎起那个装满小棺材,也是唯一能算是家当的皮箱,出了屋,立刻拉着季雅云快步往前走。

    我不是不想帮忙,却是知道,这是两夫妻能够共同走过的最后一段路了。

    到了停车的地方,远远的就看到后车门敞着,窦大宝正皱着眉,从后厢里拎出一样东西,看样子是想扔掉。

    我心里正压抑的很,却觉右手忽然一颤,跟着就见静海居然现身出来,边急着往跟前跑边尖声道:

    “哎哟我的小佛爷、小祖宗哎,这东西可是宝贝,可不能扔啊!”

    我走近一看,窦大宝拎在手上的居然是个油乎乎的筛子。

    窦大宝拧着眉道:“这不就是个油筛子嘛,都烂成这样了,还都是油,算啥宝贝啊?”

    我也觉得静海有点夸张,“这筛子该是卖油的老滑头落下的,怎么着,你还想让我给他送回去?”

    静海说:“可不能送回去,听我的,先放车上,回头我再跟你们解释。”

    我是真觉得老和尚越来越神叨,只好让窦大宝先把筛子留下。

    换了旁人,怎么都不会让自家的车拉陌生人的尸体,窦大宝不光好心,而且开的就是丧葬铺,也是百无禁忌。

    我先是让他开车去了早先干过临时工的那家医院,找相熟的医生替女人开了死亡证明。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女人的名字叫做侯金花,磕头虫叫狄福生。

    狄福生现在是孤身一人,或许是有过太多生死诀别的经历,也不要求什么仪式,到了火葬场,只把尸体移交给了工作人员。

    我和窦大宝一边一个搀着狄福生,都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剧烈的发颤。

    我们都知道,这对曾经相濡以沫共同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夫妻,终于是缘尽至此,再见到时,已经是一个立着,一个在盒里了。

    眼看尸体被推走,狄福生突然悲声哭道:“孩儿他娘,你一路走好!下辈子咱们还做夫妻!”

    我和窦大宝都有些愣住了,他居然会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荒川雪〕〔商场大咖〕〔山海伏世录〕〔神棍都市行〕〔妙手小神医〕〔林云柳如玉〕〔诸天成神录〕〔边路称王〕〔龙之记事〕〔青金龙盾〕〔血怒浮屠〕〔我有一片灵药园〕〔神婿韩风唐若雨〕〔苏晚许亦云〕〔次元主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