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说主人翁吴东〕〔我不当反派啊〕〔重生之神极兵王〕〔开局从双11开始〕〔神豪从疯狂折扣店〕〔我的灵根能升级〕〔这个怪谈不太冷〕〔异界之命运选择〕〔小医仙云汐吴东〕〔通天鸿徒〕〔万古巨头的养成〕〔龙血荣耀〕〔大唐暴君之召唤群〕〔我是半妖〕〔夺帅之剑〕〔星魂记忆之黑洞星〕〔天衍乱纪〕〔异世的逆袭〕〔建一座城市给你看〕〔奶爸的赘婿人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三十五章 宝气
    这个疑问我并没有问出口,因为这时三哥已经展开了那幅画,转过了身。 tart="_bnk" css=&ot;linkcontent&ot;></a>

    看到画中的情形,我一时间呆住了。

    这画绝不是什么名家手笔,甚至可以说很是粗陋,就只用单一的水墨勾勒线条,连落款也没有。

    画中俨然是一个雪乡小镇的模样,比我画的那张要多了近四分之三的房舍,然而,我却一眼就在其中看到了和我手绘图纸中相同的情景。

    同样的街道,两侧的房舍也几乎相同,就只是少了那么一间客栈,和一辆现代的汽车。

    狗叔对韦大拿说:“我跟你说过,从那里回来后,我和老三他爹说起那件吓人的事,他当时就给我看了这幅画。这画可是老三他爷亲手画的,画里就是咱们的老根儿——四灵镇。”

    “四灵镇?”我刚才就听他提到过这个地方,可汤易找来的地图上,就只有四方镇,没有四灵镇啊?

    我正待询问,三哥忽然凑到狗叔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狗叔神色一凛,“你说的是真的?那老东西人呢?”

    三哥摇头,“我回家拿画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个背影,看上去就是他。等撵上去的时候,人就没了。要真是他,看方向,那就是去草窝子了。”

    狗叔眉心拧起,揉着拳头喃喃道:“我就说猛子咋又在草窝子碰上妖蛾子了,这是到时候了,要出大事啦。”

    他像是忽然做出了什么决定,抬手指着墙上的画,问我:“你确定这就是你要找的地方?”

    “确定。”

    狗叔点点头,“我跟你说,这画里的地方,叫做四灵镇。是我们这些人的老根儿。不过早在解放前,因为四灵山雪崩,把整个镇给埋了。当时发生了一件怪事,那就是雪崩的前三个晚上,每一晚、镇上每一个人,都做了同一个梦,全都梦见了雪崩。

    都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当时镇上几个老人一合计,都说那是山神爷显灵,托梦要救镇上的居民。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在老人儿的带领下,镇上大多数人都暂时迁出了四灵镇。前脚刚迈出山岗子,后脚就崩了,整个镇都没影了。”

    他的语速很快,可虽然语说简短,我还是听得惊心动魄。

    狗叔继续说道:“四灵镇是不知道多少祖辈老人,走山伐山聚集到一起才有了当时的规模。想要重建根本不可能,只能是选靠近外边的地方重建家园。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四方镇、鸹舌头。”

    他指了指三哥,“当时他爷是四灵镇上最年轻、也是唯一一个教书先生,迂腐的很,说什么也不肯走,最后是几个人绑了他这先生,用抬猪的杠子硬给抬出山的。雪崩以后,他爷就有点半疯,整天魔魔叨叨的,最后就按照镇上原来的样子,画了这么幅画。你说的那家客栈,我不知道有没有。但既然你确定要去的是四灵镇,我倒是能想法子试着帮你。因为,年轻的时候,我曾经去过一次。我只能说,按照当时我去那里的情形,照葫芦画瓢试一试,但不能保证行得通。那压根就不是活人待的地方啊!”

    韦大拿舔了舔嘴皮子说:“狗叔把话说到这儿就行了,剩下的换我说吧。兄弟,咱不谈旁的,就说住店得给店钱,吃饭得给饭钱。狗叔说帮你,那可是豁出他的老命了。他这么做,是为了我们四方镇的安宁,为了我们所有人。咱有一说一,狗叔说出去的话就是铁板上钉钉,可这个忙不能白帮。你也得帮我们。”

    从刚才三哥和狗叔耳语,我就看出了蹊跷,当即道:“您说吧,力所能及,在所不辞。”

    韦大拿说:“明儿,明个就是三年前,猛子看到老蔡杀人的日子。”

    三哥说:“我刚才回家拿画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看背影,好像就是老蔡。”

    韦大拿一拍巴掌,“他回来就对了,天网恢恢,杀人偿命,只是死他一个不要紧,可别连累了咱乡里乡亲。”

    这三人此时说起话来,都是一句赶一句,可比在楼下喝酒时干脆的多。好在我没怎么喝多,脑子总算能跟得上趟。

    我沉吟着说:“如果三年前老蔡真杀了人,那明天就是被杀那人的三年忌日。一朝阳间仇,三冬论果报。真要是冤死鬼,倒是真有可能出来闹腾。不过……”

    我抬眼看了看三人,“我怎么就觉得,你们说的那个大白脸子,有点不……不怎么经得起推敲呢?”

    三哥一怔,忽地脸色涨红,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递到我面前,“没啥经不起推敲的,我没说瞎话,当初我是真看见那大白脸子了,这狼鞭就是证据!”

    “三哥,你先别动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接过狼鞭,仔细一看,也是暗暗心惊。

    那鞭稍连着的虎骨哨,竟变得像是黑色的腐玉一般,不光通体漆黑,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子臭气。

    三哥说:“我当时就是用这鞭子抽到了那大白脸子,虎骨哨就是沾了鬼气儿,才变成这样的。”

    “沾你奶奶个撮儿!”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骂街声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暗问静海:“你发什么神经?”

    “切,佛爷是骂他有眼不识金镶玉!他这劳什鞭子哪是沾了什么鬼气,根本就是沾了宝气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面前三人的影响,还是真气到了,老和尚说话也是又快又急。

    听他把一番话说完,先前一些疑问顿时茅塞顿开,不过同时又生出了新的疑惑。

    我对狗叔等人说:“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草窝子的事,我替你们办。”

    三人对视了一眼,狗叔说:“你尽力而为吧,也别硬撑,真要为这事儿搭上小命,划不来。”

    我对三哥说:“这趟我们要进山找人,你这狼鞭能不能借我用用?”

    “行,只要你能办事,鞭子送给你都行!”他嘴上这么说,眼中却很有些不舍。

    我笑笑,“就只借用一下,不出意外,还给你的时候,鞭子沾染的‘鬼气儿’也该消了。”

    狗叔说:“那就这么说了,今天太晚了,又都喝了酒,就都早点歇了吧。明儿一早,我和老三……再带几个人,和你一块儿去。”

    我点点头,“就这么定了。”

    正要下楼,韦大拿忽然拉住我,“兄弟,你真只是为了找人来的?”

    我回头在屋里扫了一眼,反问:“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来的?”

    韦大拿眼神闪了两闪,放开我,却压低了声音说:

    “不是我多心,从过了中午,我右眼皮子就一个劲的跳,总感觉要出什么事儿。明天的事,咱明天再说。我看你那几个朋友吃喝可都不少,你夜里睡觉可得警醒着点。我们全都指望你呢,你们的人,可别出什么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神医仙婿〕〔1255再铸鼎〕〔伏天氏〕〔大医者〕〔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第一侯〕〔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无敌传人〕〔无缺道途〕〔僵尸被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