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无敌医仙〕〔野心领主〕〔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夏季蓝颜〕〔绝世仙尊在都市〕〔富豪公敌〕〔一胎双宝:总裁爹〕〔农门猎女〕〔血殿归来:傲娇女〕〔在偏执墨少怀里逃〕〔穿书后我成了男主〕〔恰似星沉〕〔这个学渣我罩了〕〔不为天狩〕〔剑仙在此〕〔重生后我成了死对〕〔无敌霸帝〕〔重生后我太难了〕〔都市全能医皇〕〔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八章 寒玉
    乍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心中就是一喜。

    来人竟是窦大宝!这个货到底还是没听我的话,偷摸的跟来了,他来的倒正是时候,有他在,我和季雅云的命算是保住了。

    可稍一琢磨,又觉得不对劲,什么叫‘你回来了’?

    我可顾不上多想,一感觉手能动,立马就在脸上扒拉。

    那层阻隔的‘白膜’,倒也不是紧黏在我脸上,只一扒拉就整个的掉了下来。

    这会儿再看,正看见那大白脸的怪物,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掉了个个儿,一头扎进了雪地里。

    没等我做出反应,风雪中就见两个人影跑了过来。

    三哥头一个跑到跟前,“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快把我拉出来!”

    我已经看清,另一个跑来的是老滑头。这老东西口奸舌滑,心黑手辣,我现在行动受制,对上他心里可不踏实。

    三哥干旁的或许没经验,可是从雪地里往外拔人却是驾轻就熟。

    他摘下腰间的麻绳,在我肋下绕了两圈,另一端缠在自己腰上,转过身把麻绳往肩上一背,猫着腰猛往前蹿。

    他本来就是个体格壮硕的东北大汉,这一蹿又是使足了劲,绳子猛然绷紧,我也被他的沖势带的往外冒出一截。

    这时老滑头到底是到了跟前,他还要往前来,不曾想随着一声呼啸,一把猎叉从天而降,斜剌剌的正插在他身前脚下。

    原来汤易也终于听到动静,赶了过来。他和我一样,一直对老滑头有防备,人来不及赶到,便将猎叉当做标枪掷过来,愣是阻住了老滑头的脚步。

    汤易赶到,和三哥合力终于把我从雪地里拉了出来。从后头抓着我的果真是季雅云,好在她刚才那一抓,也觉出不对劲,摸索着改为抓住了我的皮带。她要真是抓着我的‘炮兵小组’被拖出来,我往后也只能练葵花宝典了。

    见她安然无恙,我才想起察看双手,却哪里有半点灼烧过的痕迹。

    我问季雅云,刚才她是怎么回事。

    季雅云的情况和我差不多,正紧握竹筒严阵以待,冷不丁脚下一塌就陷进了雪里。她比我陷得更快、更深,好在还知道我就在她前头,及时摸索着抓住了我,才没有继续陷落。

    季雅云问:“刚才怎么会突然陷下去?难道是骡子卵?”

    我摇头,“不像。”

    我虽然没亲眼见过骡子卵,可在站定以后,第一时间做的就是确认脚踏实地。刚才突然下陷,绝不像是地壳塌陷,而像是下方原本坚实的积雪,遭受到外力,短时间内变得松软造成的。

    老滑头绕过猎叉,走到陷坑前看了看,猫腰捡起一样东西。

    那东西洁白如玉,只有薄薄的一层,看上去有着明显的五官轮廓,乍看像是一张面具,却是刚才我从脸上扒掉的那一层‘面罩’。

    “娘的,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老滑头蹙着眉头叨咕了一句,走过来,把‘面罩’递给我。

    我接过来一看,也不禁一呆。

    这‘面罩’是大白脸子贴在我脸上时留下的,上面的五官形象自然和我一样,看上去活脱脱就像是用我的脸倒模做的面具一样。我本来以为这可能是什么邪物,又或者干脆就是冰。

    这时再看,这‘面具’刚接触是有些冰凉,可时间稍长,就能感受到其中透出的温润。其质地属性,竟像是玉石一般。

    老滑头仍是一副凝神思索的样子,片刻,眼睛斜向我问:“小爷,依你看,什么精怪才能生出此等寒玉?”

    “这真是玉?”

    老滑头点了点头,“真是玉,而且可说是完美无瑕。只是虽是寒玉,却是新生之物,值不了几个钱。嘶……关键老子走山踏水了半辈子,也没听说什么东西能够从脸上长出寒玉的啊?”

    我一下听出了蹊跷:“你怎么知道这东西是那怪物脸上长出来的?”

    三哥最先赶到的时候,我已经把‘面具’从脸上揭下来了,估摸就连季雅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大白脸子的脸,贴在我脸上留下的。老滑头比三哥还晚了几步,他怎么就认定这东西是从大白脸子的脸上‘长’出来的?

    老滑头圆眼一转,突地咧嘴一笑,“我都看见了。”

    我看了他一阵,再扭头看了看那几间屋子,终于反应过来。

    敢情这老东西在西边放出香味后,立马就跑回去上了房了。他虽然被我刺伤了两处,但都没伤及要害,凭着出神入化的绳技,蹿高上房不在话下。居高临下,又是顺风观望,自然把我这边的状况看了个清清楚楚。

    老滑头说:“刚开始我看小爷您陷下去,本来是想赶来帮忙来着,可后来越看我就越觉得摸不清头脑。那东西好像没想害你,它就那么跟你顶牛,就像是……像是它也想弄清楚你到底是个啥!”

    我没再理他,冲三哥点了点头,“谢了。”

    三哥忙摆手,面皮微微发红道:“我本来是怕……怕你们几个扔下我跑了,所以就时不时探头朝这边看……”

    我笑笑,“我只知道你救了我一回。”

    三哥摇摇头,却说:“我就看了那东西一眼,就看见半身儿,我怎么觉得,那像是我早先见过的大白脸子呢?”

    他说是以前在草窝子里见过大白脸子,而我遇上的那怪物,就像是焦尸一样,还顶着一张大白脸,可不就和他形容的一样嘛。

    本来还以为那是老滑头等人搞鬼,目的是不想让人靠近草窝子,现在看来,还真有个大白脸子的怪物啊。

    我看看手里的‘面具’,寒玉寻常意义上来说,就是生于酷寒极地的一种玉石,除非特殊,其质地和价值远不如翡翠白玉,甚至还不及成色好些的青玉、瞿石。

    要说起来,一些年代久远的动植物能孕育宝石明珠之类,倒也不算稀奇,可什么精怪能够在脸上生出寒玉来呢?

    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刚才我好像听见窦大宝的声音了。难道是生死一线的时候,出现了幻觉?

    我正想着,三哥突然一惊一乍的说:“那大白脸子怪物,该不会是玉石成精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天下无敌〕〔一胎二宝:冰山爹〕〔混沌星墟〕〔剑魁〕〔荒川雪〕〔商场大咖〕〔村野小圣医〕〔诸天武道馆〕〔昭昭红妆〕〔漆黑之灵〕〔万象天劫〕〔山海伏世录〕〔纹武天下〕〔神棍都市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