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狩道三千〕〔被渣后,我成了团〕〔苍世之劫〕〔神话盛唐〕〔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变强从种田开始〕〔这个武者很嚣张〕〔江阳穆熙然〕〔尖峰战神〕〔小道有情缘〕〔男主总想叼我回窝〕〔狂婿战神〕〔神医丑妃倾天下〕〔大道纪〕〔赛亚人中的大boss〕〔最强神医赘婿〕〔我的法器是轿车〕〔直播:女神家的哈〕〔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九章 腐鼠
    老滑头干笑一声,阴阳怪调的对三哥说:

    “对,就是玉石成了精,等找到它,你就用你的血喂它,那大白脸的玉石精,就会变成个千娇百媚的大姑娘,一辈子跟定你了!”

    我不耐烦道:“别废话了,你现在见到那怪物了,应该知道东西藏在哪儿了吧?”

    我边说边在头发上抹了一把,将沾染的些许红色粉末给他看。

    老滑头嘿嘿一笑,“就知道瞒不过小爷您,我一看到那东西现身,立马就把掺了雄黄的黑狗血撒出去了。甭管那是什么,只要沾上狗血雄黄,就保证它无所遁形!”

    说着又从怀里摸出一根儿臂粗的竹筒,拔掉塞子,将口对着掌心,不大会儿的工夫,就见一个比成人拇指大点有限,生有白底暗金纹路的小东西从里头钻了出来。

    这东西看似刚足月的老鼠幼崽,却没有尾巴,鼻子像猪一样向上翻着,毛绒绒的,很有点可爱的意味。只是一对眼睛黏连在一起,不能够张开,而且还时不时的往外渗出些明黄色的黏液。

    季雅云讶然道:“这是仓鼠?”

    见她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那东西,我一把将她的手打开,“不知道是什么就别乱碰!”

    我同样没见过这种奇怪的‘老鼠’,可一旦知晓了老滑头的底细,立即就想到那是什么了。

    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腐鼠。

    据说这腐鼠是生长在地下深处,常年不见日月天光,专门以腐烂的动物或人的腐尸为食。

    这东西的繁殖能力不像老鼠那么强大,也不像普通的老鼠那样群居,深藏在地下,只要一发现人或动物的腐尸,就整个的寄居在腐肉里,将腐肉烂液啃噬完了,还会把骸骨啃穿,钻进骨头里吸吮骨髓。所以又被称作跗骨鼠。

    寻常人看来,腐鼠肮脏不堪,唯恐避之不及,但对于憋宝相灵的羊倌来说,却是难求的宝物。

    这东西眼睛看不见东西,但嗅觉却比猎狗要灵敏十倍百倍,据说连深入地下数十米,埋藏千百年的尸骸味道都能闻的出来。

    憋宝人所求的天灵地宝,说是天地孕育,实际还是或生于虫豸、或结于动物体内,就比如千百年的蜈蚣体内有定风珠,有道行的狐狸生有火云丹,最不济狗生狗宝,牛生牛黄,蚌里生珠等等,都是这个道理。

    憋宝人就是利用腐鼠贪食明辨腐尸血骨的属性,凭借腐鼠来确定宝物的具体所在。

    认出腐鼠来历,我想起了一件事。出发前我向老滑头买的那一桶香油,说是掺了人骨油。那些用来炼油的人骨,该不会就是他利用腐鼠找来的吧?

    老滑头摸出一卷红色丝线,将一头绑在腐鼠的后腿上,随即将腐鼠丢进了雪地。

    腐鼠不畏酷寒,但贪食腐肉是天性,老滑头的狗血粉里,除了雄黄,多半还掺了类似枯骨粉末之类的东西,是以腐鼠一落地,就立时顺着气味钻进了雪中。

    听我说了什么是腐鼠,季雅云差点没当场吐出来。

    汤易虽然也是一脸嫌恶,可还是忍不住问:“丝线这么细,那腐鼠真要钻的深了,不就把线给扯断了?”

    我示意他先别多问,指了指老滑头。

    老滑头这时一只手缓缓绕着放长丝线,另一只手除了拇指,四根手指都搭在丝线上,双眼微闭,看上去倒有几分像中医替人把脉时的样子。

    事实上,他也真是在把脉。不过不是给人把脉,而是在窥探把握地脉。

    这种‘悬丝诊脉’的手段,在憋宝行当里有个特别的称呼,叫做谛听之术。

    传说中,谛听是伏在地藏菩萨经案下的通灵神兽,可以通过倾听来辨认世间万物。西游记里真假美猴王的章节中,第一个认出假猴王来历的,就是这谛听。

    此手段以谛听为名,足见其神乎其技。

    我忽然想,同为羊倌,已逝的顾羊倌会不会也会这谛听绝技?

    细想起来,顾羊倌的手段应该不逊于老滑头,只是老滑头探寻地脉倚仗的是这腐鼠;而顾羊倌则更加剑走偏锋,拿我的一缕灵识去炼就了小草头仙。

    都说牵羊憋宝乃是万盗之长,诡盗之尊,可再怎么富有传奇色彩,也不能脱离一个‘盗’字。外八行内,盗门之中,好人委实不多。当然,也不能一杆子全打`倒,话不能说满,就还得分人吧。

    眼见丝线至少放出五六十米,就快要到了尽头,老滑头突地圆睁开双眼,急着摸出一样东西,往原先盛放腐鼠的竹管里一丢。

    我们都没看清那是什么,也没闻到任何味道,就只见方才那只腐鼠去而复返,如闪电般的钻回了竹筒。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屋子的方向陡然传来“啊”的一声大叫。

    “不好,是狗叔!”

    三哥一跺脚,急着就往回跑。

    老滑头也是一蹦老高,“娘的,敢情要找的东西就在那间屋子里头!”

    三哥担心狗叔安危,第一个跑过去,却和正急慌慌从屋里出来的狗叔撞了个满怀。

    我跟着上前扶住狗叔,往屋里察看,不见有什么异状。

    狗叔惊魂未定道:“是大白脸子!我看见大白脸子了!”

    听狗叔一说,我才知道,原来他刚才正在炕上盘着,忽然间觉得浑身冷飕飕的,像是有一股子阴风打着旋的往衣服里钻。

    狗叔先前听了我和老滑头的对话,一觉那阴冷出奇,立时就想到了可能是什么鬼魅精怪之类要现身。惊恐之下,喊了几声无人应答,只好挣扎着想要下炕往外跑。

    哪知道一条腿才下去炕沿,猛不丁一低头,就看见炕洞里头钻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那东西就像是一具烧焦的干尸,似乎也察觉有人在看它,猛然间脖子转了一百八十度,把脸扭向了狗叔。

    这时狗叔就看到一张白惨惨,没有五官的大脸!

    狗叔本来就受了伤,这一来更是吓得魂不附体,竟当场吓晕了过去。

    等到缓醒过来,虽然不见了大白脸子,却仍是恐慌下发出一声呼喊,哆嗦着想要往外跑,却被急着赶来救驾的三哥撞了个正着。

    老滑头面容显得有些扭曲,瞪着硬币似的圆眼,咬牙切齿道:

    “他娘x的,害老子白耗了三年多,那东西原来一直就在老子的眼皮底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开杂货铺那些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叶辰萧初然最新章〕〔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齐昆仑〕〔七零旺家俏娘亲〕〔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齐昆仑小说免费阅〕〔手术直播间〕〔三寸人间〕〔我的细胞监狱〕〔韩娱重生之月光〕〔都市全能保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