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最牛赘婿〕〔剑圣就该出肉装〕〔影后养了一只仙〕〔剑仙在此〕〔祖传土豪系统〕〔都市全职法师〕〔惊华录〕〔超勇的我随身带着〕〔不负穿越好时光〕〔百妖行世录〕〔你跑不过我吧〕〔从荒野求生到全球〕〔掉落漫威世界当超〕〔万古帝尊〕〔我家后门通洪荒〕〔剑骨〕〔轮回生道〕〔别人都叫我大纨绔〕〔哈利波特之学霸无〕〔逐月剑之夜小鱼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五十六章 就差一个
    东北的深山老林,不怕雪大,就怕刮风。我本来以为白毛风就够要人命了,没想到竟还有黑鸦子这种更加可怕的自然现象。

    一行人虽然狼狈不堪,但总算是保住了性命,只是驴车散了架,拉车的黑驴也被树上飞落的冰溜子和树枝硬生生削断了脖子。

    见其他人没大碍,我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老滑头的伤口。伸手抬起他伤处一侧的腿,老滑头立刻疼的连连吸气。

    我放开手说“知道疼那就没伤到神经,估摸着是胯骨裂了,得去医院接骨才行。”

    韦大拿走过来,苦笑着说“现在别说是去医院了,没有了驴车,一时半会我都回不去了。”

    我先替老滑头简单包扎了伤口,随后看看周围。这一大片斜坡上有不少砍伐过的痕迹,也正因为及时赶到了这相对空旷的所在,我们才躲过了一劫。

    我问老滑头“这附近有山场子”

    老滑头说“对,再往东不到五里,就有一个山场子。”

    我说“今天太晚了,没了驴车,也只能是先去山场子过一宿了。”

    韦大拿神色微微一变,问老滑头“你说的是马鞭沟”

    老滑头干笑一声“除了那儿,哪还有过夜的地方”

    韦大拿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最后一摆手,“也只能是这样了,来俩人,跟我去把东西捡回来归置归置。”

    我们这趟进山,目的是为了找大背头的魂魄,所以除了食物,就只带了少许我和汤易认为能用上的物品。我更是磨破嘴皮子,说服狄福生将他那个装满了小棺材的箱子留在了旅馆。

    老滑头的东西倒是不少,除了之前一直没离身的那个帆布口袋,还有一个装着折叠镐、铲子钻头等各种工具的大背包。

    要按窦大宝的想法,除了我们自己的东西,其它就都不带,那样还能行进便利些。

    我没同意,一来山林中环境复杂,往后指不定还会遇上怎样的凶险,带上这些工具虽然费点劲,但过后保不齐就能派上用场。

    关键是,我看出老滑头虽然受了重伤,但对他所追寻的宝物还没死心。要是把他的东西都撇下,那就等同是告诉他,我们现在就只是利用他,而非事先说好的合作关系。

    别看这老家伙外表就是个糟老头子,心可狠着呢,而且本来干的就是空手套白狼的搏命勾当。对这样的人,我可不认为,能够用性命要挟他。

    汤易找回了先前打出去的两支舅公镖,又和韦大拿一起,用零散的驴车部件拼凑了一副简易的雪橇车。把老滑头抬到车上,将从驴车顶棚拆下的帆布将他裹了个严实。

    就这样,我们几个男人两两一组,轮换着拉着老滑头,按照他所指的方向开始在雪山中徒步跋涉。

    说是只有五里地,但山中地势高低起伏不断,雪地徒步又是异常艰难,行进实在是缓慢。等老滑头颤颤巍巍的说翻过前边一个山岗就是了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我正准备一鼓作气赶赴目的地,和我一组的韦大拿忽然喊道

    “我不成了,拉不动了换人”

    窦大宝和狄福生过来接过捆`绑雪橇车的绳子,韦大拿一把拉住我,“走,咱哥俩先去前头探探路”说着向我使了个眼色。

    俩人率先爬上山岗,果然就见下方的山坳里有一排桦木土坯混建的房舍。

    我看着有点不对劲,就问韦大拿“掌柜的,这山场子今年还没开伐”

    我这么问是因为站得高看的远,在这山岗子上,对下头的房舍以及周围的环境一览无遗。放眼望去,那排房屋周围,可没有明显的人畜活动过的痕迹,而房舍本身也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

    韦大拿低声说“我喊你过来,不就是要跟你说这事嘛。下面这片儿叫马鞭沟,东头那一大片平地,其实是一条支流的河道,叫马尾河。就因为这里不能通车,又挨着河,方便放排,所以这山场子一直保留到现在。但是,去年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时候,马鞭沟山场子发生了一件怪事。怪到什么程度怪到地方林业部门,直接就把这山场子给弃了”

    “弃了”我眼皮没来由一跳,“去年发生什么怪事了”

    韦大拿眼珠转了转,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了两个字“闹鬼”

    “怎么个闹法”我越发被勾起了好奇。

    韦大拿嘴角抽`动了一下,说“老山场子的人勤快痛快,干活利落的很,每年到了这个时候,该干的活,都早早的干完了,所以这个时节不存在你说的开伐。多数人都急着回家,搂着媳妇儿睡热炕去啦,就留下十来个精壮的光棍儿,擎等着东家来验货,然后就等开河放排”

    韦大拿说,这一系列的程序,在这边的老山场子里就是惯例。他两口子开的旅馆,是方圆百里最近的一个落脚点,四方镇也是出山的必经之路。所以每年这个时段,旅馆生意都是最火的。

    去年这个时候,两口子和往年一样,储备了大批的佐料吃食,就等着生意上门。可是从初一等到十五,再从十五等到月末,就只等来了一个住店的客人。

    韦大拿本来就爱白话,又是开旅店的,见这年异于往常,就和这人借酒聊了起来。

    把这唯一的客人灌多几杯,韦大拿就问他,怎么着,你们马鞭沟也要荒了我记得你们那儿溜直的好松木不是海了去了嘛,咋地没老板肯收了今年没伐不放排了

    那客人也不是头一回住店,韦大拿知道他是个多喝两杯就嘴没把门的主,可这回无论韦大拿怎么问,对方就是不肯开口。

    最后韦大拿使尽浑身解数,嘴皮子连同舌`头根都快长出花来了,那人才说了一句“马鞭沟出事了。”

    说完站起身就往后走,走到后门口,一手挑开帘子,却又回过头冲韦大拿一笑“我没喝够,要不咱哥俩到后头屋里,接着喝”

    旅馆这阵子生意差的出奇,韦大拿早就上火的厉害,再加上被对方那句马鞭沟出事了勾起了好奇,当下也就不假思索,让自己的婆娘点了个铜锅子,又拿了瓶大曲自己亲自送到了那客人住的房间,也就是前天晚上我和窦大宝等人睡的那间大通铺。

    进屋后,那人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像是喝大了,开始口若悬河,拉着韦大拿说个不停,却都说些山野轶事,又或谁家小媳妇儿二嫂子偷男人之类的荤话。

    韦大拿是当地人,又是开店的,哪能不知道这里男人的揍性,刚开始还敷衍着说,没喝几杯,就真被对方说的那些大姑娘的腿、小媳妇儿的腚给勾住了腮帮子。后来就真喝多了,韦家嫂子来喊了几回都被他撵了出去。

    不过韦大拿总归还是有酒底子的,不至于完全喝昏了头,看看差不多快到后半夜了,就推了酒杯,说要回屋休息。

    哪知就在这个时候,那人一把叼住他的腕子,压着嗓子说

    “马鞭沟出大事了”

    这一下又把韦大拿甩到脑后的疑问给勾回来了,当即就问

    “山场子里能出啥大事”

    那人盯着韦大拿的眼睛,半晌没说话,再开口时,却是冷然一笑,从牙缝里迸道

    “就差一个了,你替我吧。等到了那头,你就知道是咋回事了”

    韦大拿喝了不少酒,迷迷瞪瞪的还以为对方在开玩笑,刚想插科打诨两句,猛不丁却发现,对方的脸起了变化。

    这人本来是一张十分周正的四方大脸,不知道怎么着,一下就撮起了双腮、鼓出了眼泡,变得似猢狲一般,并且双唇不断开合,似乎在默念着什么。

    韦大拿到底是此地土生土长,大惊之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当即将另一只手伸`进脖领子,翻出一样东西,圆瞪双目高声冲对方喝道

    “你一个桃脸儿红屁`股的缺德猴子,也敢来俺们这疙逞凶作怪莫不是要作死吗”

    话音未落,一道金光从他胸前射出,直传入了对方的眉心顶门。

    那人被金光射中,立刻露出痛苦万分的表情,咧开的口中,竟长满了野兽般的獠牙。

    韦大拿借机挣脱,顺手抄起炕桌上的酒壶,刚要冲这人顶门砸落,却不曾想,对方突然一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向韦大拿伸出,哀求道

    “救我救命”

    韦大拿浑然愣住,不等反应过来,那人脸孔的其它部`位,乃至全身也都开始快速的收缩,直至萎缩的犹如七八岁的小孩儿一般,才侧歪在炕上,完全没了动静。

    这时韦大拿壮着胆子上前察看,就见对方已然变成了一具皮包骨的干尸

    说到这里,韦大拿身子猛地一颤,边把一双手拢在嘴边哈着气,边盯着我说

    “我当时只看出,那人是个顶仙儿的,以为是邪修的猢狲借他的身子作怪害人,哪知道他他最后竟然变成了干尸。这人的后事如何就不用多说了,就说这事过后不久,就有一批城里来的人打四方镇路过。他们从山里回来的时候,在我店里住了一晚上,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是林业的人和官家派来的调查小组。进山的目的,就是去马鞭沟。原因是,去年到马鞭沟干活的,除了到我店里的那个顶了猢狲的家伙,总共二十四口人,全都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初恋小酥糖〕〔从仙剑开始碾压万〕〔一剑斩破九重天〕〔从超神学院开始征〕〔都市之无限选择系〕〔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法爷永远是你大爷〕〔重生之最强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