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圣斗狂神〕〔万古第一龙〕〔勇士与黎明〕〔快穿之疯回路转〕〔我是小说里共同的〕〔庶女毒妃:王爷请〕〔五魂破天〕〔狂暴逆袭〕〔通天奇术〕〔我真是实习医生〕〔龙与少年〕〔武南魂师〕〔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我得到了很多天赋〕〔公子我为你可是一〕〔九言证道录〕〔武极神话〕〔超时空评测〕〔神都灵导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五十八章 困局
    我看清帆布下的情景,也不由连连倒吸冷气,急忙制止正往这边走的窦大宝等人。

    那帆布下头,老滑头一只眼瞪得血红,嘴里竟然咬着一只近半尺长的黑毛老鼠。

    那老鼠被咬得血肉模糊,早已绝了性命,但老滑头眼中的狠色和嘴角殷红的血迹,却使得他看上去比地狱中的恶鬼还要狰狞可怖。

    老滑头“噗”的吐掉死老鼠,舔了舔嘴角,盯着汤易道:“咱俩扯平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二次撤退的时候,虽然没带上老滑头,汤易却在临撤离前,扯过帆布替他包了头脸。

    鼠群虽是往东南逃窜,但慌乱中偏离方向的也为数不少,惊惶间更是遇到阻拦张嘴就啃。

    老滑头被帆布裹住,总算是保住了老命,没被老鼠啃死,但百密一疏,也还是有只大耗子钻进了帆布里,却被他发起狠来,活活给咬死了!

    那一排屋子门户大都散裂,却也还有两间勉强算是完好。虽然里头满是呛鼻子的老鼠臭味,房顶也千疮百孔,但迫于形势,也不得不在此歇息。

    我和汤易把一间屋子稍许清理了一下,把老滑头抬了进去。窦大宝从角落拣了个火盆,生起火,温热的熏陶下,众人才都稍稍松弛了些。

    想起不久前的恐怖一幕,我问韦大拿:以前可曾听说过山里会发生这样群鼠聚集的情形?

    韦大拿苦笑连连,说他自小生在四方镇,长在四方镇,进山的次数不多,但所开的客店就相当于方圆百里内唯一的‘情报站’。关于老林深山里的奇闻怪事所知所闻那得是论屋算,但绝没听过如此骇人的事情,更加未亲眼见过。

    老滑头咳嗽了一声,“别说他了,我大半辈子走山探海,这样的场面也是头一回见。”转向汤易说:“大兄弟,我起先真就是想作弄作弄你,我闻出味儿不对了,可也没想到,这屋里头的耗子有那么老些个。你老哥哥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

    汤易见他说话转了风头,笑道:“怎么着?您这是不记恨我了?”

    老滑头干笑:“我说了,你能在危难中不忘替我护住头脸,咱俩的帐就算抵了。其实本来也没什么记恨不记恨的,要是那么小心眼儿,老头子也活不到现在。

    您和徐小爷都是心思剔透,也都想到,我事先磨磨蹭蹭,就是想拿你们一把,让你们觉得我这老东西还有用,那样才不至于把我扔在这雪山里。唉,现在看来,是我想多咯。

    我算看出来了,你们这几个人,每一个都深藏不露,各有各的绝活。就算没我带路,你们还是能找到四灵镇。现在我只能是豁出老脸,恳求你们诸位,千万别把我撇下,给我老头子留条活路,我多少还能帮上点忙。”

    汤易呵呵一笑:“行了,别装可怜了。你就说说,你认为这么些个老鼠是怎么回事吧。”

    老滑头单眉一挑,“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么些个小脚大仙汇聚在此,就只能是说,此地若非有妖孽作祟,便是有宝物显露之相!”

    “又是宝贝?”汤易看向我。

    “有宝贝也和咱没关系。”

    我站起身,让季雅云和潘颖背过脸去,并让汤易帮忙,把老滑头里外的裤子都扒下来。

    老滑头倒是处变不惊,“小爷要替我治伤?”

    “我没那么大能耐,只能先临时替你处理一下伤口,免得你死。”

    我替老滑头重新清理了伤口,在创口处敷了一整瓶白药,包了纱布后,找出一个瓶子,瞅准了,对着伤口周围一阵狂喷。

    窦大宝讶然道:“发泡胶?这玩意儿还能治伤?”

    “这玩意儿不能治伤,但能起到固定伤骨的作用。”我将整整两瓶泡沫填缝剂喷在老滑头胯骨周围,等稍稍凝固,又用胶带缠了个扎实。

    我对窦大宝说:“这些都是我让韦掌柜帮忙准备的,为的就是以防万一。谁的骨头断了,用这个办法临时应急一下,至少能缓解疼痛。要不然,疼起来一会儿一身冷汗,走不出几里地,就得冻死。”

    汤易帮老滑头套上裤子,老滑头稍微一抬腿,“咦”了一声,“这东西真管用!好像疼的没原先那么厉害了!”

    “这东西可没有止疼的作用。”我看着他,似笑非笑道,“我在白药里掺了‘活扒皮’,就是你给我的那瓶,可以起到止疼的作用。可我不确定这东西有没有副作用。”

    老滑头一怔,随即冲我抱了抱拳,“服了,服了。小爷您可是让我知道什么叫长江后浪推前浪了。说实话,我把‘活扒皮’给你的时候,还真想着给你加点料。那东西说是没大用,可拿来迷大姑娘小媳妇儿真是百试百灵。

    您一照面就给我开了膛,还废了我右手大半的功夫,我得记仇。您想啊,我给‘活扒皮’里加点料,您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能对哪家的闺女用上。您本来就是想泄泄火,却要了人家的命。到时候你被送官法办,我这不是什么仇都报了吗?”

    说着使劲一抹脑门子,脸上不自觉的显露出后怕,“得亏是一念之差啊,要不然,老子就把自己给玩儿死了。”

    这时韦大拿从火堆里抄了一根木柴,起身说道:

    “我去其它几间屋看看,有没有能用到的家什。你们谁跟我去?”

    窦大宝抬脸问:“这些屋子里除了老鼠屎,还有啥啊?”

    韦大拿跺着脚说:“爷、祖宗,算是我求您了,别这么没心没肺行不行?本来我给你们准备的干粮,那是足够七天的,可眼下就是你们不去四灵镇,现在就往回走,想囫囵个的回到四方镇,那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我这会儿也回不去了,回不去,咱就得吃、就得喝!干粮不够,除非宰人吃,要不然咱都得饿死!”

    “怎么要那么久?”汤易问。

    韦大拿叹了口气,“你们以为那黑鸦子为啥叫黑鸦子?那可不止一阵啊。南风是停了,可来路那片老林子的树,和树上的冰溜子都被刮松了。那冰溜子可比刀子还快呢,现在要是往回走,猛不丁掉下个冰溜子把人给砸了……你们看见那驴没?咱谁的脖子、谁的皮有那犟驴硬?这黑鸦子就和老鸦一样,它特么能把人活活耗死,专吃腐食!要不然你们以为我吃饱了撑得,为啥还费劲巴拉的去把驴头拖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