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婚:千亿总裁来〕〔异世铿锵行〕〔那个大佬回来了〕〔超宠契婚:老公,〕〔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半岛酒馆〕〔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战伤传之诸天行〕〔穿成男主妹妹后偏〕〔锦冠天下〕〔伏天道纪〕〔橘子味的竹马〕〔绝世仙尊在都市〕〔乡村透视仙医〕〔生存竞技场〕〔本宫玩转高科技〕〔以契为证〕〔雨墨修仙传〕〔帝世无双〕〔魔神记之起源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六十二章 仙肉(2)
    汤易问老滑头:“仙肉是什么?”

    老滑头眼珠子在眼皮子底下转了转,仍是闭着眼说:“你是嫌我伤的不够重,还想要我另一只眼?”

    汤易闻言赶忙将手电筒调转了方向。

    这会儿我也琢磨过味了,先不说刚才那黏糊糊的‘浆糊’是什么,我们现在所处身的,似乎是一条地下通道。这里似乎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光线,能够照亮的,就只有汤易手上的强光手电筒。

    他刚才让我闭上眼,就是怕眼球瞬间接触强光会暴盲。

    老滑头到这会儿也不肯睁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等汤易把电光反转,老滑头支撑着坐起身,将一只手在鼻子前头来回扇了扇,倏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右眼被汽油灯罩的玻璃碎片所伤,眼上敷着纱布,这时左眼一睁开,我和汤易都吓了一跳。

    这老家伙的眼珠子,居然会放光。这可不是我们平常说的因为情绪所显露出的神采,而是老滑头的眼睛,就像夜猫子一样,在黑暗的环境中竟然隐隐透着蓝莹莹的光泽。

    他眼睛眨巴了两下,冲我咧嘴一笑:“小爷,我就说我还管点用,这回我救了你一命,你承认不?”

    我点点头,看了看他的胯骨,忍不住问:“你是怎么下来的?”

    老滑头嘿嘿一笑:“我下盘是不灵便,可幸好小爷您还给我留了条左膀子,右手也还剩几分工夫。我用左手甩出绳子,吊住梁头,把自己吊上去,大头冲下栽下来,又顺着小爷您下来的方位,右手打出皮绳。万幸,还真让我瞎猫逮死耗子,把您给追上了。”

    我听得脑门冒汗,老家伙这两手绳技绝活,不说比得上神仙索的玄妙,也绝对得算是一绝了。

    “你下来是为了救我?&ot;我边问边打量周围的形势。

    老滑头咧咧嘴:“您是这帮人的头儿,您要是玩儿完了,就算没我什么事,那憨大胡子也得要我的命。左右是个死,不如舍命一搏,兴许还能有一线生机。小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我虽然对老家伙没丝毫好感,但也不禁有些佩服他的果断。

    这时汤易又问:“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到底啥是仙肉啊?”

    见老滑头对他爱答不理,我只好对他说:“仙肉有点类似常说的太岁,但是太岁不会害人,仙肉却会害人性命。”

    我对仙肉倒是有过耳闻,不过没曾真正见过。一时无法说的明白,只能是把我听过有关仙肉的那个故事说了出来。

    据说那还是在解放前的时候,农村有户姓曲的人家,媳妇儿生产下一个女婴。那时候重男轻女的思想比现在严重的多,公公老曲一听说生的是个不带把的,那脸拉拉的要多长有多长。可心里再不宣忿,也架不住隔辈儿亲。等到女婴小脸一长开了,老曲疼这小孙女可是疼的都不行了。

    小孙女转眼长到了三四岁,老曲更是把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视如掌上明珠。

    老曲家的儿媳妇自打生了女娃,肚子就一直再没了动静。刚开始还没怎么地,随着小孙女一天天长大,就有那些个吃饱了净剩放屁的好事者传起了闲话。

    有说老曲家祖辈不积德,才没有香火继承;有说老曲干的是骟牲口的活,到他儿子这一代绝了后是遭了报应。这当中最离谱的,是从一个信奉三阳道的老接生婆子嘴里传出来的‘闲话’。

    这老虔婆对一干人说,她当初给曲家儿媳妇接生的时候,就看出来那小孙女是雌彪子转世。东北说谁是‘彪子’那是形容人犯浑,这雌彪子可不是东北常说的彪子。

    俗话说‘三虎出一彪、三斑出一鹞’,只说母老虎一般只生两只虎崽,但有时也会例外多生出一只。多生的这只虎崽子天生孱弱,且皮毛无色。出于自然界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大多一出生就会被母虎抛弃。

    被抛弃虎崽多数会夭折,可一旦幸存下来,就比一般的老虎更冷酷残忍。它们在炼狱般的环境下生存,喝的是脏水,吃的是腐尸烂肉,为了存活,不断和各种凶猛的野兽抗争。所以比普通的老虎更具杀伤力,行动起来更是比豹子还要迅猛。

    这种从小在恶劣环境下求生存的虎崽,长大以后就被称之为彪。因为仇恨,成年后多以捕杀其它虎崽为乐,是山林中最为毒辣的存在。

    那老接生婆说小孙女是雌彪子转世,一旦落生,就容不得再有其他兄弟姐妹,所以老曲家自此便再无所出,即便是另娶偏房,也还是不下蛋的母鸡。

    有那好事的就问:难道就没法子对付这雌彪子了?

    老接生婆就回答说:办法不是没有,只要把小孙女掐死,让那雌彪子投生到别处,这户人家才会真正开枝散叶。

    (我当时听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差没掀桌子了。流言可怖堪比蛇蝎,若是少了那些个嚼舌根的畜生,世间或许也就少了诸多凄惨。)

    都说‘唱戏的腿、说书的嘴’,这是指在戏台上,演员一个转身,就能从川蜀之地到了山海关;说书的上下嘴皮子一碰,三年十载也就过去了。比这两者还要快的,那就是坊间的流言谣传了。

    老接生婆神神叨叨的一番话,很快传遍了十里八乡,自然也传到了曲家人的耳朵里。

    有这么一天,老曲带着小孙女去河里采菱角,晌午出门,直到日落西山也没回家。家人去河边寻找,就只见老曲打着赤膊,浑身水淋淋的瘫坐在岸边。

    老曲痛哭着对家人说,小孙女被河里的一个像泥巴似的怪物给吞了。

    曲家人连同别的村民在河里打捞了一日一宿,也没捞到小孙女的尸体。过后就有人说,是老曲想孙子想疯了,把小孙女丢下河活活溺死了。这话自然也传到了曲家人的耳朵里,连老曲的儿子儿媳竟也起了怀疑。

    老曲那真叫百口莫辩,终有一日,再也承受不住,竟手起刀落,把自己繁衍子孙的根儿给切断了。他不顾伤势,直托着血淋淋的残物踉跄乡里,逢人便说:

    “我骟了半辈子的牲口,这才是我的报应呢。你们谁能替我孙女报仇,姓曲的愿生生世世给他家当牛做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快穿女主逍遥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