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岁月君主〕〔女王大人饶命啊〕〔祸世狐妃〕〔战域焚炎龙帝〕〔剑破河山〕〔妖兽学园〕〔英雄联盟之符文师〕〔秦时小说家〕〔神医痞妃:王妃拽〕〔我真的是反派啊〕〔逆修斩天〕〔我真的不怕鬼〕〔气运系统请给力〕〔亲君笧〕〔大唐验尸官〕〔萌娘女帝的传奇人〕〔特工医妃:傻女当〕〔启禀王爷,王妃又〕〔山神成长手札〕〔天才神医宠妃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七十九章 冰道(2)
    冰道中冰层的温度极低,但或许是白日里多遭阳光折射,内部反倒十分的温暖。

    正因为如此,折腾这一阵,我身上的汗非但没消,身体表面反倒更潮了。

    眼看仙肉追至,我就让素和尚和女鬼自行逃命。

    女鬼似乎也知道这样下去只能是一并被仙肉吞噬,犹豫了一下,便既贴着我调转到了我身后。

    我翻身坐起,将阴阳刀横在身前,只等仙肉靠近,便不顾一切的先在它丑怪的腐尸首脑上砍刺几刀。

    我本来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哪知道仙肉急着向前一蹿,眼看着到了跟前,再向前半米,最前端的一双枯骨手爪就能够到我了,突然间却不再上前,停顿在了原地。

    我可没想过它会真的旨在素和尚鲮鲤甲,从而放过我,正要先下手为强,就听那女鬼在我身后喜道:“他被冻住了!”

    我脑瓜猛一激灵,赶忙两腿蹬地往后挪,倒退个三四米,定睛再看,那巨大蜈蚣似的怪物果然没再向前,而是所有能够看到的手爪对足都蹬着四壁,看样子在苦苦挣扎,那张腐烂了一半的脸上,更是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我终于反应过来,仙肉本身就是腐尸和菌类相结合的产物,说是肉,其实更接近胶状物。

    仙肉之前活动的范围是在地下,相对地面上的温度,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所以仙肉自身也有着一定的‘体温’。

    它虽然在妖魂的引领下化作蜈蚣怪,但周身仍是包裹着惨绿色的黏液。猛不丁这么一蹿,倒是能够进来一些,却立时就被冰层表面给冻住了。

    “来啊!过来啊!”

    我一边挑衅,一边蹬着腿后退。实在是被追得狼狈,借此发泄心里的恨意。

    仙肉的腐尸脑袋似乎能够听懂人言,更显得暴怒不已,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反倒因为挣扎,身体和冰面黏连的更瓷实了。

    然而乐极生悲这话是绝对有道理的,我是撒了气了,那仙肉也是恼怒到了极点,突然之间,腐尸头颅的嘴一张,竟撕裂到了耳根,从大张的口中喷出一道绿色的气雾。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急着后退,却不曾想慌乱中身体失去平衡,左半边胳膊一下倾斜在了冰面上。

    慌忙挣扎起来,却已然在疼痛不觉的情况下,被撕下了一长条表面的皮肤。

    所幸我总算没完全得意忘形,过嘴瘾的时候一直都没忘了往后退。毒雾虽然猛,喷射的距离到底有限,总算在离我不到两米的位置堪堪而止。

    尽管如此,我还是吓得不轻,赶忙把为了方便说话抬上去的寒玉面具扒拉下来摁瓷实在脸上。

    这毒气似乎是仙肉垂死一击,见毒雾似源源不断,我生怕面具不起作用,就准备继续逃亡之路。

    不料才刚一挪动身子,毒雾便开始迅速减弱。待到几近消失,却见那腐尸裂开的嘴里,竟先后滚落出两颗乒乓球大小的浑圆珠子。

    珠子一落地,无论是腐尸还是仙肉都完全停止了动作。

    我虽然不完全了解仙肉的属性,但也知道它既然是精怪横死所化,自然有着内丹之类。

    那两颗颜色不同的珠子多半就是妖魂的内丹,一旦吐出来,仙肉妖魂多半都同时灭1cef2731亡了。

    眼见仙肉僵死,静海突然现身出来,手脚紧倒腾着爬过去,把两颗珠子捡了起来。

    他低头看了一阵,爬回来,把珠子往我手里一塞,抬眼看着我身后,阴不阴阳不阳的说:

    “原来你顶的是常家仙,难怪斗不过那蜈蚣精呢。”

    我看了那两颗珠子两眼,一颗赤红如血,另一颗却像是死鱼眼一样黯淡无光。

    闻言转头一看,那女鬼竟然还没有离开。

    我略一思索就回过味来,“两颗内丹一颗是定风珠,一颗是龙抱卵,也就是说,这并骨所生的仙肉,其中一妖是蛇。”

    静海点点头,“二妖虽是并骨,但还是各自修行。平常没什么,一看到素和尚这大补之物,就开始窝里斗。当下这马鞭沟的河水都还没化冻,长虫畏寒,自然是斗不过蜈蚣的。仙肉终究是被那成精的蜈蚣占据主体,另一方所修的内丹也被它给吞了。这女人就是生前顶了常家仙的那位,本家的内丹一失,她不光没了修行,也没了存身之所。再留在仙肉中,就只能是和其它枉死的冤魂一样,没了自主的意识,最终沦为仙肉的一部分。”

    我左臂的皮肤撕裂的时候,还没感觉太疼,这会儿是真疼的不行了。也顾不上管那女鬼,就问静海,现在该怎么离开这里。最重要的还是,窦大宝究竟去了哪儿?

    女鬼忽然说:“我们现在马尾河下面,再往前去,就能去到河面了。”

    “你倒是对这里很清楚。”我心中起疑,延边山林虽然寒冷,但一年当中也还有温暖开河的时候。这河下的冰层中,怎么会有这么一条冰道呢?

    假设仙肉寄身的洞道可能是仙肉本身挖掘渗透,下方的螺丝转地洞,看痕迹就应该是那羽化的鲮鲤甲生前所挖。可鲮鲤甲这种动物,也不是苦寒之地所生,怎么可能开挖出这么长一条冰道?

    女鬼沉默了片刻,说:“你跟我来吧,等一下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心里还是记挂窦大宝,见女鬼也不具杀伤力,就和静海交换了一个眼神,示意女鬼前头带路。

    歇这一会儿,身上的汗总算勉强消下去了,在裤子上撕下布条,包了双手,勉强算是能够爬行。

    不过只爬了两步,我就赶紧对女鬼说:“你!退后边去!”

    这女鬼可是一丝不挂,在冰道内,她也只能是跪着爬行,除非我闭上眼,要不然跟在她后头……再特么多爬两步,别说燥热出汗了,鼻血都得往外飚。

    撑着往前又爬了一大截,就见前面光亮了许多,这次看到的可不是冰层折射的电光,而是切切实实有着光源。

    我心说难道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折腾了整整一宿,外面的天都已经亮了?

    等爬到跟前,我却是完全惊的呆了。

    的确是有光不假,却根本不是什么出口,也不是天亮了,亮光的所在,单只是一侧的冰层,而光源是从上方射入,却也是手电的光芒。

    透过冰层往上看,一个歪戴皮帽子的大胡子,正用镐头可劲往下凿呢,却不是窦大宝又是哪个?

    而他凿冰的目的一眼便知,因为他所凿的冰层下,有着一具赤条条的女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