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纪〕〔如果爱情可以定制〕〔仙帝重生录〕〔配角的修炼手册〕〔神武帝尊〕〔世上无仙〕〔凤舞隋末〕〔四圣诛天传〕〔穿越之天女归来〕〔霸刀杀天〕〔海贼之文虎大将〕〔我囚禁了一众魔头〕〔武霸帝尊〕〔令人震惊就变强〕〔争霸赛尔洛斯〕〔体验派影帝〕〔全民女神会除妖〕〔渔人传说〕〔女神的贴身弃少〕〔橘子味的竹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八十六章 异变
    我错愕之极,狄福生怎么会在庆美子的家里难道他就是庆美子的男朋友不对啊,那个渣男明明叫阿东。狄福生是跟我们一起进山的,他老婆是我眼睁睁看着死去的啊。

    我大脑无比的混乱,突然间,狄福生伸出另一只手,将一把锈迹斑驳的匕首猛地向着我的胸口刺了过来。

    我大吃一惊,来不及闪避,只能是一把攥住了匕首的刀刃。这时狄福生忽然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竟然快速的从匕首尾部抽出一根三寸长的锥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我的眼睛刺了过来。

    “啊”

    我没想到他的匕首中藏有机关,一时间两只手也都腾不出来,感觉到眼睛被刺破传来的剧痛,忍不住一声惨叫惊醒过来。

    “徐祸,没事吧”

    “祸祸,你咋了”

    “兄弟,做恶梦了”

    几个声音同时在耳边响起。

    我连惊带吓,大脑更是纷乱如麻,连连挥手让所有人噤声,一只手却是本能的捂住梦里被刺伤的眼睛。

    我急着用一只眼睛扫视四周,目光落在狄福生身上,却见他离得我最远。

    之所以有这种反应,是因为我有些分不清梦和现实,我的左眼竟真真切切的感到疼痛。

    过了一会儿,季雅云小心的问我“你眼睛怎么了”

    我勉强摇摇头,感觉疼痛缓解,试着放下手,睁开了左眼,对着她问“你看我的眼睛怎么样了”

    季雅云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看不出什么啊。”

    她当然不会骗我,然而我却看到她身上有些不寻常。

    山里实在太冷了,尽管屋里点着火盆,各人也都裹得严严实实。

    透过季雅云的大氅,我竟看到她胸前似乎透出一道淡淡的乌金色光芒。

    季雅云被我看的不自在,当着这么些个人,也只能是白了我一眼,把身子侧了侧。

    我也觉出这么盯着她的胸口不合适,随口问“我睡了多久”

    虽然转开了目光,可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季雅云说“你这一觉可睡得真实在,都差不多睡了一天一夜了。”

    汤易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缓过劲来了没要是缓过来,咱就出发吧。”

    听说睡了这么久,我有点吃惊,刚要回应他,突然发现,他腰间的位置环绕着一些黑气。

    汤易上下看了我一眼,“你这么着可不行。”一边说,一边解开了大氅。

    这时我惊讶的发现,我所看到的黑气,竟然是从他腰间系着的镖囊中发出来的。

    黑气是舅公镖散发出的那季雅云

    我转过头,向季雅云伸出手,见她向后躲才惊觉这么做实在是冒失了。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转而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

    看到拇指如意扳指竟也隐隐透出乌金之色,猛然间反应过来。

    眼睛的刺痛是真实的,但绝不是被狄福生所伤。难道说,异常的刺痛带来的结果是,使得我的左眼能够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汤易腰里的黑气代表着舅公镖,那本来就是钉棺材的钉子;季雅云胸前的乌金光芒,多半是佩戴的八角星链所发出的

    心念转动间,我看向其他人,窦大宝、潘颖和老滑头倒没什么异样。韦大拿的胸前却透着一道极其强盛的青芒,而狄福生右边小腿的外侧,居然隐隐透出和如意扳指、八角星链相似的乌金光彩。

    我犹豫了一下,没去管狄福生,向韦大拿一扬下巴,问“掌柜的,能让我看看你脖子里戴的是什么宝贝不”

    韦大拿很是干脆的把颈间的挂饰掏了出来,我仔细一看,就只是用一根皮绳穿着的三颗像是佛珠般的木头珠子。而那强盛的青芒,恰恰就是珠子发出的。

    韦大拿嘿嘿一笑,说这三颗珠子可是大有来头,这是有一年一个游方的和尚来到四方镇送给他的。

    他这么说的时候,眼神微微有些闪烁。

    我看出他有点不尽不实,但也没多想。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的左眼的确是莫名的能够看出一些常人看不到的景象。

    韦大拿的木珠得算是宝贝,昨晚,不,应该是前晚,我和老滑头等人被妖魂迷惑的时候,就是他手握这三颗珠子,当头棒喝将我唤醒的。

    珠子散发出青芒,那狄福生小腿所发出的乌金光彩,是否就意味着,他那个部位暗藏了和如意扳指、八角星链材质相同的东西

    想到梦中最后的结局,我不禁有些恍惚,他该不会真藏了一把暗含机关的匕首吧

    这时汤易已经把里头的一件毛衫脱了下来,递给我说“咱都没带多余的衣服,就只能先凑合凑合了。”

    我这才发现,身上裹着的是狄福生的大氅。

    没衣服穿是事实,这也不是谦让客气的时候。我接过毛衫,扯下大氅,让汤易还给狄福生。却见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集中在了我身上。

    窦大宝瞪眼看着我说“从河底上来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你啥时候画了这一身花里胡哨的玩意儿啊”

    我被问的莫名其妙,低头一看,见胸口肋下竟满是像用金色的笔画上去的鳞片。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却听老滑头闷哼一声

    “小爷,您这回可是撞了大运了。先前咱从妖洞下出来的时候,您被挂伤了后背,这十轮不动秘藏妖甲,喝了您的血,等同是认了主,长在你身上了”

    我这才想起二下妖洞时,带出的那件佛陀引羽化所遗留的甲壳。当时我听静海的,把它当马甲穿在身上,目的只是为了御寒,没想到睡着的这段时间,这甲壳竟然像是和我融为了一体,没有丝毫穿着异`物的感觉,只在身体表面留下这些鳞片状的花纹。

    这还真特么是妖甲,居然能长在人身上。静海啊静海,你倒是把这一截跟我说清楚啊。现在倒好,妖甲长在了我身上,我这到底算是人,还是算特么的怪物啊。

    老滑头双手撑着挪了过来,我这才看见,他身子下头,居然多了一副轻便的滑撬。

    老滑头指了指狄福生,干笑着对我说“这兄弟的手艺不错,居然能用这里乱七八糟的废品,拼凑出这么个东西。虽然说还不怎么灵便,但有了这东西,老头子怎么都能少拖点小爷您的后腿。”

    我刚要接茬,他忽然压低了声音问我“小爷,您是得了这十轮不动秘藏妖甲了,可您没发现,还少了点什么东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