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狩道三千〕〔被渣后,我成了团〕〔苍世之劫〕〔神话盛唐〕〔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变强从种田开始〕〔这个武者很嚣张〕〔江阳穆熙然〕〔尖峰战神〕〔小道有情缘〕〔男主总想叼我回窝〕〔狂婿战神〕〔神医丑妃倾天下〕〔大道纪〕〔赛亚人中的大boss〕〔最强神医赘婿〕〔我的法器是轿车〕〔直播:女神家的哈〕〔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九十章 义庄
    一行人到了屋子跟前,发现这土木结构的建筑竟保留的十分完好,不光门户完整,所有的窗户都还用没有打磨过的原树皮木板钉着。

    老滑头谎说义庄是棒槌窝,倒是让我少了些顾虑。他为人滴水不漏,能这么说,那必定是知道屋子里没有棺材之类的。

    我长出了口气,正想对一干人说,今晚总算能安生的睡一觉了,小豆包突然对着那屋子叫了两声,跟着咬住我的裤脚使劲往后拽。

    我心一提,看向老滑头,只见他鼻翼翕动了两下,神情间也透着些许疑惑。

    他冲小豆包挥了挥手,小豆包立马就松开了我,也不叫了,就是尾巴往下垂着,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我早就发现了这个很有点怪异的现象了,那就是小豆包跟谁都能撒欢,唯独对老滑头像是十分的惧怕。来的路上老滑头还说,这狗东西比大豆包贴合他心意。我当时只是心里冷笑,任你老奸巨猾,也还是有看走眼的时候。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你的报应恐怕将来就要应在这狗东西身上。

    老滑头冲我一抬下巴,“小爷,劳您驾,先进去打扫打扫呗。”

    我明白他的意思,知道他这是让我先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状况。当下就让所有人先等在外边,想要进屋察看。

    我本来以为房门只是虚掩,没想到一推竟然没能推动,这对开的大门居然像是从里头插上了。

    老滑头咳嗽一声,“呵,小爷,您往外拉,使上点劲儿,这门里头可能有皮条。”

    我脸一热,心说这回真是露怯了。光知道这屋子年代久远,却忘了早先的人一点不比现代人笨。为了防风挡雪,避免屋里的暖和气往外泄,老早就有在门扇上加弹簧皮条的习惯。

    门环早脱落了,我只能是弯下腰,抠住下沿往外扳,果然就感觉到一股弹力,再一用力,一边的门扇就往外开了一道缝。

    这会儿天色已经擦黑,我打亮电筒,顺着门缝往里照看了两眼,随即拉开门走了进去。四下照了照,发现除了几条残旧的长凳,屋子的一角竟然还有一座支好的帆布帐篷。

    又仔细看了看四周,确认没其它状况,就招呼其余人进来。见小豆包夹着尾巴跟进屋,心里也不免还有点犯嘀咕,这屋里也没别的啊,小家伙刚才为什么会是那种反应?

    窦大宝奇道:“这屋里怎么会有顶帐篷呢?”

    我说:“那还用问嘛,这趟在咱前头进山的还有谁?”

    “你是说,这帐篷是那油葫芦头留下的?”

    “除了他们,我想不到还有别人。”

    刚才我就看清楚了,那帐篷是专业户外宿营用的。惯常走山的人很少会用,也不太可能有‘驴友’昏了头,往这深山老林子里钻。唯一可能的,就只有张旭等一干人曾在这里落过脚。

    我让窦大宝拾掇拾掇点火取暖,简单归置了一下东西,招呼汤易一起来到老滑头跟前。

    两人蹲下身,我小声问老滑头:“这儿离四灵镇还有多远?”

    “啧,都有屋子了,还能有多远?再往东南边有二十里,翻过一座山就到了。”

    汤易和我对视了一眼,“那起码还得走两天,姓张的那几个人要真是也去四灵镇,在这里落过脚,怎么把帐篷留下了?”

    我说:“我估摸着是想轻装简行吧,帐篷是不大,勉强睡三个人也还成。”

    老滑头咧了咧嘴,低声说:“我觉得不像是这么回事。您二位刚才也看见了,那狗东西不会没来由的不让咱进来。我也奇怪呢,三年没来这儿,难不成这里出变化了?”

    他忽然贼兮兮的左右看了看,从怀里掏出那只先前裹得严严实实的稚鸡,“汤爷,劳您的驾,去这屋子外头,往东南走二十步,把这鸡血放了,再把这鸡脑袋、鸡爪子、鸡翅膀别到腔子里,找个家伙事,把鸡摆在那儿。”

    我一听觉得不对,“你这是给谁上供呢?”

    老滑头‘啧’一声,“汤爷是明眼人,多半也看出门道了,我也就不用瞒着他了。这里原先是义庄不假,可多半四灵镇遭雪灾废毁的时候,就荒废了。你们得想啊,屋子没活人打理,也没丧主落脚,那还不得让别的什么给占了啊?”

    他边说边把稚鸡塞给汤易,两只手在身前比划了个看上去有点怪异的手势。

    他这手势虽怪,但却十分的形象,我和汤易立马就看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了。

    我隔空点了点老滑头的鼻子,压着嗓子说:“你到了这会儿要还这么不老实,那咱就趁早分道扬镳吧。”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嘛。”老滑头忙向我和汤易作揖,“您二位大人有大量,别跟我糟老头子见识,你们要是把我扔这儿,那我不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知道这样你还想害人?!”

    我狠瞪了他一眼,把稚鸡从汤易手里接过来,招呼他跟我一起出去。

    出了门,我带着汤易绕到屋后,用脚步丈量,只往北边走了九步,就停了下来。

    这时汤易才问我:“刚才那老家伙又搞什么鬼?他这是打算跟咱们翻脸了?”

    “他不是想跟咱们翻脸,就是记恨你一个人,想借这个机会整死你。”

    “咋个整法?”

    我说“我相信他说这义庄被什么给占了是真的,用鸡来供奉求平安也是真的。可他说的那法子就他妈是坑人,真要按他说的法子把这野鸡那么着供,其他人未必有事,杀鸡放血的人就算能躲过今晚,过后也别想从山里走出去了。”

    我边跟汤易解释,边把包裹解开。那稚鸡被老滑头包的严实,又用体温暖了一路,非但没僵硬,竟还有点热乎。

    这稚鸡和青羊不同,没被骨骸刺伤,而是落下来时,刚好掉进了一具不知是鹿是狍的尸骸胸腔里,被肋骨拢住脱身不得,活活困死的,所以并没有外伤。

    我没让汤易宰鸡放血,就只把鸡脖子扭断成三截,鸡头朝下,鸡脚冲上倒插进了雪堆里。

    刚做完这一切,汤易突然就捅了捅`我,示意我往前方看。

    只抬头看了一眼,我浑身就是一哆嗦,只见距离我们约莫三四十米的地方,贴着雪地,十几双绿豆鬼火般的小眼睛,正往这边看呢。

    汤易下意识的握紧了长刀,另一只手就往腰间摸,我赶忙阻止他,抓起一捧雪使劲搓干净手,双手合十朝着那一双双眼睛拜了拜。

    汤易也不敢多问,连忙有样学样。

    拜完以后,我拉起他边往回走边小声对他说:

    “早先我也不信这东西有传说中那么邪门,可这次进山实在是不顺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量别去招惹它们。”

    见汤易还有疑问,我声音压得更低,“看来这义庄真是被黄皮子给占了,你要按老滑头说的办,跑到东南边上供,那就拜的不是黄大仙,而是建造这义庄的人家。再就是,黄皮子压根就只喝鸡血不吃肉,你把鸡血放了,那还供奉什么啊?那就等同是故意挑衅、是和黄家作上仇了。真要是有黄家的灵仙儿在此,非得把放鸡血的人活活整死不可。”

    汤易咬着牙点点头,“行,这笔账我给那老东西记上了。”

    他想回头,我赶紧让他别往回看,黄皮子这东西最能认人,咱只路过此地,该有的礼数有了,就尽量别跟它们照面为好。

    回到屋里,已经点起了火堆,窦大宝正用树枝穿了几块分割好的青羊肉架在火上烤。

    赶了一整天的路,我也又累又饿,可是想起小豆包先前的反应,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正琢磨呢,季雅云过来问我:“那帐篷咱能用吗?”

    帐篷的帘儿敞着,我刚才就只远远的朝里看了几眼,听季雅云问,就起身跟她一起走了过去。

    才刚到跟前,就闻到一股子形容不上来的怪味。

    季雅云捂住鼻子,蹙着眉头说:“什么味儿,怎么这么恶心啊?”

    我小声问她:“你真没闻过这味儿?”

    季雅云说真没闻过。

    我往后仰了仰身子,上下打量着她。

    “你看什么啊?”

    我摇摇头,没回应她,扭过脸又用手电照着察看帐篷里面。

    季雅云在我身后瓮声瓮气的说:“这味道也太难闻了,你能不能把睡袋拿出去晾晾。咱回头把这些带上,还能用呢。”

    我仔细看过帐篷里的情形,把里头的睡袋拖出来,走回火盆旁,直接丢给了老滑头。

    季雅云对老滑头也没好感,小声问我干嘛把睡袋给他?

    老滑头的耳力不是一般人可比,把她的话听在耳朵里,干笑着说:

    “姑娘,你可别以为咱小爷不疼你,他这是怕你被这脏东西给弄埋汰了。我老头子倒是不嫌弃这骚哄哄的洋被窝,得嘞,这不光今晚能睡个安生觉,也算多了件保暖御寒的衣裳。”

    见季雅云兀自不解,我只好跟她说:“这睡袋确实脏的不能要了,你就就和一下,裹着大氅睡吧。”

    潘颖走过来问我:“那帐篷里头还算干净吗?”

    我说:“还行,晚上你们三个女人就睡帐篷里吧。”

    潘颖蹙了蹙眉,“行吧,现如今也没那么多讲究了,只能将就将就了。”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不光我和老滑头闻出睡袋是什么味,她多半也闻出来了。那根本就是男女苟合的淫``糜气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开杂货铺那些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叶辰萧初然最新章〕〔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齐昆仑〕〔七零旺家俏娘亲〕〔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齐昆仑小说免费阅〕〔手术直播间〕〔三寸人间〕〔我的细胞监狱〕〔韩娱重生之月光〕〔都市全能保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