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南魂师〕〔神医农女:相公来〕〔镇世仙尊〕〔暴力丹尊〕〔恋战新梦〕〔九极战神〕〔我不想当巨星〕〔战婿归来〕〔隐形学霸超A的〕〔宠婚99次:总裁大〕〔特种兵:我有无数〕〔战神归来当奶爸〕〔股市道场〕〔三国之蜀汉中兴〕〔都市之千万别跟我〕〔废少重生归来〕〔穿越之我要当主角〕〔歌王2〕〔不成名就回家继承〕〔总裁大人,矜持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百章 汤家
    瞎子忽然转向我,抬高声音问:“你没告诉他,你们经过的义庄就是汤家义庄?”

    我摇摇头,“没有。”

    虽然当时没对汤易说明的目的,是因为我以为汤家义庄和他姓汤,只是一个巧合,可这会儿被瞎子点破,我多少有点因为不尽不实所衍生的惭愧。

    汤易愣怔片刻,忽然苦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弟,我知道你办事稳当,所以才没跟我说这事。可你要是早说了,我这一路上也不用这么七上八下了。”

    他随后对我们说,在义庄遭遇黄仙姑后,后半夜睡觉的时候,他一直在重复做一个梦。

    梦里头,依然是在义庄。但除了他本人,我们这一干人全都不见了。而义庄里,却多出了十几口的大棺材。

    他在梦里口不能言,也不能行动,就只觉昏暗的房间里飘忽着数十个虚实难辨的身影,一直在向他质问同一句话。

    “既建义庄,为何又无人看守?我们有家难归,只能做孤魂野鬼,你汤家就该活命吗?”汤易把梦到被质问的话学了出来。

    虽然几个人围在一起,我还是觉得后脊梁有些发寒。

    汤易对我说,他醒来后就觉得这件事不寻常,但不能确定那是因为特殊环境引发的梦境,还是真有别的什么,为了怕我分心,就没把这事跟我说。

    我惭愧的同时,看向瞎子,“你好像查到了很多事?”

    瞎子点点头:“查到了一些,但还是很有限……”

    他突然挠头问我和汤易:“你们在路上是不是还遇到了别的事?特别是你,汤哥,你都干过些什么?”

    “你问的重点是什么?”汤易反问。

    瞎子眼中疑惑更浓,朝着一边的汤飞凡和汤佳宁看了一眼,又盯着汤易看了一阵,缓缓说道:

    “首先我得声明,我带飞凡和佳宁来这儿,并不是全无私心,可主要还是为了帮他们。我见到他们的时候,就看出他们虽非短命之相,却也难以长寿。我把他们的生辰八字发给了我的前女友,她当时就断定,这兄妹两人,绝对活不过一个甲子,也就是活不过五十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昨天一早醒来,我再看兄妹俩的面相,似乎是出现了变化。貌似他们的寿命延长了……包括汤哥你,从你们叔侄相认,我就更觉得古怪了,我虽然不精通看相,但你的面相实在太明显了,你分明就是百岁之相……”

    “打住!”我拦了他一把。

    瞎子一震之下反应过来,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又对汤易说:

    “你别多想,为人看相算命,可以断运势、看前程,但数年轮断命纲是行中大忌。我说你是百岁之相,并不是断言你能活到一百岁,只是……只是说你能长寿,不会死在五十岁之前,你懂我的意思吗?”

    汤易点头,“懂,懂,懂。”

    眼看两人不知不觉都已是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我讶然的同时,忍不住看着瞎子,暗暗叹了口气。

    刘瞎子虽然是风水大家,但在相学上或多或少也是经他那神仙似的师父传授过的。看旁的未必准,但若是说出‘百岁之相’四个字,那就不是信口而出的。

    我看出他是真的心存疑惑,脱口而出,这话的可信度就更高了。

    知道自己能活多少寿命,其实算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即便有百岁高龄,活到九十七八,就开始数日子算计,滋味绝不好受。

    以汤易的心胸,未必就把这放在心上,但瞎子张口就说他有‘百岁之相’,那可就真是犯了金典一门的忌讳了。

    信数年轮,妄断生死,已是泄露天机,道出确凿年岁,更是不该。

    瞎子虽是无心之语,但只这一句话,怕是要给他带来一次大劫了。

    这一会儿的工夫,窦大宝又喝的晕晕乎乎的,见瞎子和汤易半晌相对无言,喷着酒气插口说:

    “汤哥,我算听明白了,敢情你们家之前都没有能活过五十岁的。我跟你说,瞎炳虽然平时说话不着四六的遭人恨,但他给人看相还算可以哈。呃,他说你能活到一百岁,说你侄子侄女也能长寿,那就是真的。对了,汤哥,问一句,你们家现在还有几口人啊?瞎炳说,你俩侄子侄女的面相一夜之间改了,要不,等回头有机会,让他给你其他家里人看看,他们的寿命有多长,是不是也改了?”

    我听他说话都大舌头了,气就不打一处来,刚要弹他脑瓜子,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幽幽道:

    “徐老板,不枉咱俩人一番折腾,这姓汤的,从今而后,怕是要拿你当亲爹般供着了。”

    乍听静海开口,我按照惯例被吓得一哆嗦,但随即就像是一道闪电划过脑海,想起了一个前不久才发生的细节。

    我深吸了口气,点着根烟,却是叼在嘴上,半天也没抽一口。

    瞎子一把按住我的肩膀,“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我看看他,再看看汤易,嘴唇翕动两下,最终摇了摇头,“没,就是累了,有点走神。”

    事实是,我已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要说把这个想法说出来本来也没什么,但静海的提醒却让我感觉有些刺耳。

    这次来东北,通过王希真得到了汤易的帮助,这老大哥对我们真是没话说。我事先并不知道他的家族‘秘事’,要是知道他家人短命,过后多半也是会想方设法帮他的。

    现如今,他汤家的命运真要是被我和静海改写,对我来说,那只是无心之举,既如此,又何必说出来,让本是结交不错的老哥对我感恩?那还处什么兄弟啊……

    汤易像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对瞎子说:“事说清楚了就行,虽然不知道你把我俩孩子带来的另一个目的是什么,可你是徐祸的哥们儿,就是我兄弟,我信你。一句话,前头无论刀山火海,只要用得上,哥哥我都打头阵。我死了,再让我俩孩子补上!总归要把这趟的事办的圆满无缺!”

    “哎呀,你们是不是都让瞎炳给传染了?怎么说话都跟打哑谜似的?行了,都少白话两句,来来来,喝酒,都喝酒!”

    窦大宝这是又快喝迷糊了。

    然而,挨在一起的季雅云和潘颖却是不断转动眼神,瞅着我和瞎子、汤易等三人,似乎是从我们的对话当中,听出了更多的讯息。

    我们这一行人是真累了,我就只和瞎子大概齐说了后续的打算和明确了目的,就放松下来,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其他人说话。

    汤易本来正和侄子侄女说话,猛不丁突然回过头向着我问:

    “弟,咱这一路上,碰上过姓金的吗?”

    我这会儿也有点犯迷糊,随口就说:“有吧,前两天遇到的黄仙姑,不就叫金安汤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1255再铸鼎〕〔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