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虚无帝〕〔医圣重生归来〕〔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超次元宠物店〕〔战狂升级系统〕〔重生后我太难了〕〔全球巅峰时代〕〔逆武通天〕〔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天问九歌吟〕〔绝代枭神〕〔我有一个熟练度面〕〔这个女仙不好惹〕〔我真不想做主角啊〕〔最初进化〕〔大荒原灵〕〔一眼万年唯爱永生〕〔我是法则之主〕〔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是半妖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百零八章 金冠盗人
    惊魂过后,老滑头冲我抱拳,深深作了个揖:“爷,谢了。”

    我受之无愧,石匾至少得有百十斤重,真要砸在他身上,老滑头就变成老汤豆腐脑了。

    我小心察看了一下四周,确定再没有可夺人性命的机关,就和老滑头一起搬开了石匾。仍是由老滑头打开了那道暗门。

    门一开,里头立刻散出一股尘封的气息。

    我提鼻子一闻,向老滑头问道:“尸气这么重,这应该就是真正的主墓室了。牵羊不倒斗,你真要犯忌吗?”

    老滑头一咬牙,“我娶妻生子已经犯了忌讳,不在乎再多犯一次。为了我大孙子,我这条老命豁出去了!”说着一猫腰钻进了门里。

    我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跟着进入了暗门。

    前脚才进去,跟着就听到前头的老滑头,发出一声鬼哭狼嚎的怪叫。

    我耳鼓前头已经被刺激的狠了,乍听他喊,就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给他一脚。

    可是,当我直起身的时候,就被眼前所见的情形惊呆了。

    这的确是主墓室,空间和外面差不多,但里头并没有棺材,而是在正中一方没经雕琢的青石上,盘膝坐着一具古尸。

    事实上我并不能确定尸体的年代,甚至不能够确认这是古尸。

    因为,那尸体身上穿的是一件陈旧的藏青色道袍,虽然长发披散,头顶却绑着紫金道冠。

    墓室中虽然有着尘封已久的气味,同时也弥漫着浓重的尸气,但尸体本身并没有丝毫腐朽的迹象,反倒栩栩如生。

    这是一具做披发道人打扮的男尸,看上去约莫五六十岁的年纪,身形中等偏瘦削,丹凤目自然低垂闭合,下颚三柳长须,除了脸色有些青灰,竟很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老滑头怪叫过后,又像之前看到竖葬铜椁和秦武安君的石匾时,变得呆若木鸡。

    我也被眼前尸体的异状惊得呆了,回过神来,借着明珠的光亮,发现青石正面中间的位置,像是刻有字迹。

    见除此之外,墓室里再没有别的事物异相,就把老滑头搡到一边,举着明珠半蹲在青石前察看。

    那上面确实有一片打磨过的平滑,也的确刻有字迹,虽非现代人的手笔,但看上去年代也并非久远的难以想象。

    我刚看了两行,老滑头就发癔障似的喃喃问道:“这人是谁?”

    “世诩诡盗之尊,实乃生计所迫;生前留下盗名,死后不衬香火;盗爷虽非道爷,道也非是无门;由盗入道艰辛,誓言不受蛊惑。”

    我没有回答,也不能够一时间回答老滑头的问题,只能是下意识的将石刻的文字读了出来,“金冠盗人——凌四平留。”

    读完最后一句,转眼看向老滑头,只见他嘴角不住抽搐,突然冲过来,五体投地的拜伏在古尸坐化的青石下,脸埋在双掌间,口中却发出一阵比哭还难听的怪笑:

    “嘿嘿……哈……哈哈哈……盗爷……老祖宗……你这个玩笑,开的也忒大了!沈穹山是坏了咱这行的规矩,可您老人家既然已经一心求道,超脱了凡尘,又怎能还以憋宝盗门尊长的身份惩戒我?嘿嘿……嘿嘿嘿……爷,我的爷,我的祖宗哎。沈穹山是犯了禁忌,沈家先辈也的确有愧于四灵镇、有愧于汤家的信任嘱托,可我大孙子是无辜的。您……您大发慈悲,高抬贵手,饶了我那可怜的孙儿吧。沈穹山愿以身偿还,自愿舍弃轮回的机会,长伴盗爷您左右侍奉……替我沈家先人赎罪,只求您饶了我的孙子吧!”

    我在一旁听的惊疑不定,老滑头本名沈穹山看来不假,这金冠盗人又是何方神圣?

    老滑头身为羊倌,娶妻生子的确是犯了门中大忌,可听他言语间,竟是早先就和四灵镇有瓜葛,而且还说什么有愧于汤家……

    提到汤家,我自然就想到了汤易。按照瞎子的说法,汤易的祖上就是四灵镇的大户,可老滑头和汤家有什么关系?

    我越琢磨越是理不清这当中的关系,见老滑头跪趴在地,浑身抖如筛糠,说话又有些颠三倒四,真怕他失去理智,崩溃死在这儿。

    我想去扶他,事实也是真这么做了,可当我的手刚挨到他的胳膊,忽然就觉得头顶一暗。

    再看地上,竟是显出一个人的影子!

    我和老滑头都被笼罩在这阴影之下,老滑头恍若未觉,只是由先前的怪笑转为了悲泣的哀求。

    可是,我却清晰的感觉出,头顶上方,正有一双眼睛低垂俯瞰着我们!

    我的左小腿虽然没有骨裂,但还是因为疼痛,不能够向平常那么便利快捷的做出反应。

    这种状态下,如此近的距离,阴影的主人一旦扑击下来,我可不认为能够躲避开。

    一时间心念电转,却想不出脱身的法子。

    但奇怪的是,上方那东西似乎也没想要伤害我和老滑头的意思。

    地上的阴影是切实存在的,虽然被笼罩其中,不能窥视全貌,但依稀能够分辨出,那是一个方向跟我和老滑头相反,正对着我们的一个人的半身影子。

    金冠盗人!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可以肯定,阴影应该就是金冠盗人的。可即便诈了尸,他能够动弹,影子的形成却是离不开光的。

    眼下我们唯一赖以照明的,就是我手上的夜明珠,可是看阴影的投射范围,绝不能够是夜明珠发出的光造成的……

    我越想越是混乱,毫无头绪之下,再看老滑头,就觉得他像个废物一样,越看越可恨。

    我不敢吭声,大气都不敢出,就伸手在他胳膊上使尽全力拧了一下。

    老滑头吃痛之下浑身猛一哆嗦,终于停下了鬼念咒般的念叨。

    他似乎也在瞬间清醒过来,哆嗦之中,身子明显剧烈颤动了一下。

    可我万万没想到,他清醒过来以后,竟然又在第一时间做出了下三滥的勾当。

    短暂的愣怔过后,他又再哭求起来,念叨的和前头差不多是重复的。

    可是这次念叨起来,他却是一边哀哀啼啼,一边手脚并用的往后缩!

    只能说这老家伙是有真功夫的,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脑门猛地在地面上一顶,同时双手双脚发力,就跟个老蛤蟆似的,倏地倒蹿出一米多!直接脱离了上方阴影的笼罩范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初恋小酥糖〕〔从仙剑开始碾压万〕〔一剑斩破九重天〕〔从超神学院开始征〕〔都市之无限选择系〕〔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法爷永远是你大爷〕〔重生之最强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