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蜜恋:老婆大〕〔芜卦〕〔蜗牛少女流浪记〕〔侧福晋不悠闲〕〔重生后在陛下心尖〕〔这初恋有点上头〕〔穿越之长公主有吉〕〔奇异人生之民国纪〕〔逆天废柴:邪君的〕〔重生之傲世凌空〕〔军师威武〕〔女王大人饶命啊〕〔残魄御天〕〔万古犹存〕〔我言出法随〕〔萌宝当道〕〔传奇1997〕〔长生仙婿〕〔震痛随笔〕〔系统之一份工作一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百三十一章 点灯
    瞎子勃然大怒:“老秃驴,你再敢满嘴喷粪,老子活劈了你!”说着,抡起寻龙尺就要打。

    静海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我都觉得相当过分。事实上瞎子的身世比我还坎坷,他父母死的早,姑父姑母说是养活他,却是占了他家的房产后,对他非打即骂,要说比起流浪的孤儿,最多也只算是勉强有顿饱饭。直到遇到他师父,才算脱离了苦海。

    真正意义上讲,瞎子是被他师父带大的,他对师父的感情,比起对亲生父亲也有过之无不及。静海明目张胆的骂他师父,那他还不炸毛?

    我拦住瞎子,让他先消消火,回头对静海说: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别张口就先骂人。”

    静海冷哼一声:“咱家说的是事实,虽不知他师父是何时仙逝,但若是没有犯过大的过错,那就早该去投胎了,又怎么还会给他托梦?”

    瞎子更加恼火,“我自己的亲人还会认错?要不是他老人家,还有谁能告诉我这里的风水如何?要不是他老人家让我阻止你们,现在咱这一帮人,全都他妈死球了!”

    静海又要开口,我忙抢先对他说:“大师,有话还是说明白点,咱都是自己人,尽量别因为误会闹矛盾。”

    静海“嗯”了一声,斜眼瞅着瞎子问:“小子,你可曾听你师父说过,世间有一门盗梦的奇术?”

    瞎子一怔,“盗梦?”

    随即又道:“你是说……世上真有盗梦骨香?”

    我说:“刚才你出来的时候,我的确是闻到你身上有股怪味。”

    瞎子低头在自己身上闻了闻,抬头看了我一眼,“这么说,我真是被人给算计了?”

    静海这会儿也正经起来,说:“那还有假,不过也算不上是算计,给你‘托梦’的人,多半是看出些门道。如果真是用普通的煤油点灯,会给咱们带来灭顶之祸,那么那人把你叫醒,倒真是救了咱的命。当然了,他自己的命也是保全了。”

    瞎子绝非是傻子,听到这里,也想到了眉目,回头朝着里屋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过头冲我和静海干张嘴不出声的说了三个字。

    我和静海双双点头。

    瞎子小声骂了一句,但很快又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这老东西,还算是有点门道。”

    这时我又问他,看出或是想到了什么,为什么非得用千里火点这油灯?

    瞎子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咱们必须得尽快找到千里火,要不然就到不了四灵镇了!”

    他这话很让人窝火,但比起和他斗气,找潘颖当然更重要。

    静海嘿嘿一笑:“那老家伙除了随身的物件,其它都被小佛爷翻遍了,铁定是没有存货的。不过嘛,咱们自个儿倒是有现成的!”

    我点头,对瞎子说:“大宝包里带着个油筛子,也是千里火。”

    “啧,那你不早说?”瞎子边说边又往里屋跑,“我发现你徐祸祸现在是越来越没脑子了,都什么节骨眼了,还这么不分轻重。”

    我没吭气,现在已经知道,他那次中降头是因为我,单是这份情义,让他说两句就说两句吧。

    静海又在我身边嘀咕说:“这是小孩儿刚一哭,奶妈子就来了。麦芒掉进针眼里——真有这么凑巧的事?”

    我说:“我越来越觉得老滑头有意思了,你说,他是不是能掐会算啊?一早就知道咱们会找他买香油,还算到咱们这趟要来东北,会用到千里火?”

    静海呵呵一笑:“他铁定不会卜算,不然也不能被夹在山缝里,但保不齐背后有个神算,而且是专门算计你的那种。”

    我问:“你猜那人是谁?”

    静海摇摇头,“想知道是谁,你得问那俩人去,我可不知道。”

    说话的工夫,瞎子又跑了回来,这趟窦大宝和庆美子也都跟来了。

    窦大宝问:“瞎炳说这儿还有后门?怎么个情况?”

    见瞎子只顾拆油筛子,我便跟窦大宝大致说了状况。可以肯定,他醒来后,脑子里是真半点没有睡和尚的记忆。

    不过,他的眼睛是真比先前变得明亮清澈了许多。而且我还发现,他擦洗掉脸上的血污后,额头上的伤疤,竟变得十分艳红。

    他那是上次跟静海来东北,在废矿坑里被阴佛磕出的疤痕,模样本就有点奇怪,这会儿再看,就像是眉心当中又多了一只红色眼珠的眼睛一样!

    瞎子显得有点心急火燎,直把油筛子全部拆散成竹篾,才对我们说:

    “千里火一点燃,咱们应该就能到四灵镇了。先说好,咱们不能都去,必须得有人留下来,看着千里火,不能让它灭了!一旦灯火灭了,咱们就回不了这儿了。”

    窦大宝皱眉:“你怎么还是这个熊样啊?就不能先说清楚,到底是咋回事吗?”

    瞎子瞪了他一眼,“你还想不想找大背头了?”

    窦大宝立马不吭气了。

    我也觉得瞎子有点太着急了,最起码应该等其他人养足精神,醒来后再说。但是也知道,他不会平白无故这么‘失常’。

    我想了想,走到汤易和阿穆身边。

    刚走过去,汤易就似乎有所察觉,睁开了眼睛。

    我想问他之前是怎么回事,是否和窦大宝一样没有任何印象。他也好像是要对我说什么,但瞎子是真有点不大对头,一个劲的催我们。

    汤易问清状况,当机立断对我说:“我留下看着灯火,你们先去,有什么话回来再说。”

    话刚说完,瞎子就拿起灯台,将一根浸透了香油的竹篾插进了灯台里。

    这时我和静海才看出,那灯台中间有着一个极细的小孔,似乎是贯穿了整个灯台。只是铁铸的灯台黑乎乎又锈迹斑驳,不仔细看真是难以发现。

    瞎子把剩余的竹篾交给汤易,又对他叮嘱了几句。

    我则对庆美子说,让她留下一起照看。

    汤易最后小声对我说:“你放心,有我看着,灯绝不会灭。还有老滑头那老小子,也不能作妖。”

    我忙说:“可别!他要是跟你装疯卖傻,那就是想跟来,你就装糊涂,让他跟着。”

    话音还没落呢,就听里屋传来声音: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

    随着这个声音,就见老滑头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一只手半抬在一侧,像是拉着个人儿似的,又唱了两句儿歌,就对那不存在的小人儿说:

    “乖孙子,走咯,跟爷爷回家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手术直播间〕〔1255再铸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