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岁月君主〕〔女王大人饶命啊〕〔祸世狐妃〕〔战域焚炎龙帝〕〔剑破河山〕〔妖兽学园〕〔英雄联盟之符文师〕〔秦时小说家〕〔神医痞妃:王妃拽〕〔我真的是反派啊〕〔逆修斩天〕〔我真的不怕鬼〕〔气运系统请给力〕〔亲君笧〕〔大唐验尸官〕〔萌娘女帝的传奇人〕〔特工医妃:傻女当〕〔启禀王爷,王妃又〕〔山神成长手札〕〔天才神医宠妃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判官
    “不可能。”我立刻道,“他们连下辈子也没了。”

    汤易浑身剧震,猛地推开我,像是打量陌生人一样的看着我。半晌,用不可置信的口吻道:“你……你不是二弟,你是……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他一把握住我的手,凝视着我,嘴角忽然浮现出笑意,“我不管你是谁,只知道,姓汤的不会看错人,兄弟,若有来生,咱们得早点认识,这辈子,咱哥俩没好够……”

    话音一落,他握住我的手向下一坠,已然是双目闭合,没有了气息。

    “阿弥陀佛……”窦大宝再次盘膝端坐在他面前,诵念起了经文。

    汤飞凡和汤佳宁呆愣片刻,才如大梦初醒,双双跪倒嚎啕痛哭。

    汤佳宁忽然一把揪住我,哭道:“你为什么不答应他?你答应他,他就不会死了!!”

    显然,汤易最终那番话虽是附耳之言,但他油尽灯枯,已经把握不住声线,旁边几人全都听见他对我说的话了。

    汤佳宁一边痛哭,一边狠狠捶打着我,甚至是直接给了我两个耳光。最后竟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看着瞎子和汤飞凡将她安置到一旁,我跪在汤易的遗体前,涩声道:“哥,如果咱俩掉个个儿,你会放过他们吗……”

    汤易走了,在被窦大宝用佛经超度后,尸体并没有像庆美子那样腐败干枯。栩栩如生,却是遍体伤痕累累。

    我和瞎子、窦大宝替他整理了衣服。

    将他安放在里屋的炕上后,我回头问瞎子:“你不是说,他是百岁之相吗?”

    我并不是逼问,也不是拿他撒筏子泄愤,只是单纯的想说点什么。

    “相学祖师再世,也难定人的生死。”

    瞎子缓缓摇头,“说当下吧,你打算怎么做?”

    我用力闭了闭眼睛,睁开眼,扫视众人,“阿穆呢?”

    汤飞凡红着眼睛说:“灯是他吹灭的。”

    “是我让他吹的。”一人插口道。

    我和瞎子同时转脸,见说话的竟是狄福生。

    “你不是哑巴?!”瞎子对于我和狄福生相识的过程并不完全了解,一直都认为他是真哑巴。

    狄福生走到我面前,“汤易太狠了,我就是怕他被打死,才让阿穆去吹灭油灯的。对方以为他是‘自己人’,只有他能做到。但我这个决定做出的太迟了,已经无力回天。”

    我问:“你不装哑巴了?”

    狄福生摇头:“从来都不是装,祸从口出,我一开口,总会有人死。现在注定要血流成河,我就没有缄口的必要了。阿穆是怎么回事,你心知肚明。对方当他是原来的阿穆,带他一起走了。如果他对你够忠心,我们算是有了个内应。”

    我问:“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

    “有。”狄福生缓缓道:“我碰到你,不是偶然,是有人刻意安排。老滑头也是一样,我们本来就是一伙的。”

    “那个人是谁?”

    “刘阿生,他是千门中人,我和老滑头最初跟你相识,就是他专门给你做的局。我和老滑头,是在牢里和他认识的。老滑头和他关系怎么样我不清楚,只知道那时我急于出狱,回去照顾我老婆孩子,是刘阿生联系外面,替我找的律师。他很聪明,也是真的很有主意,上诉后不到一个月,我就被放出来了。我,欠他的情。”

    瞎子终于忍不住插口说:“你们设局接近徐祸,目的是要他来这里?”

    狄福生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本来是这么想的,因为刘阿生要我们找一样东西,而这样东西,只能是阳世恶鬼才能得到。但是利用圆光术所看到的,是真的。无论刘阿生,还是他背后的人,应该都没想到,你们要找的人,就在他们做局,想要让徐祸去的地方。”

    我问:“除了你和老滑头,一伙的还有谁来了?”

    狄福生说:“就我俩。你也见识过老滑头的本事了,我们俩里应外合,对付你们这帮人,够了。至少,刘阿生和他背后的人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出现的意外实在太多了,他们就是再能掐会算,也没想到这边接应你们的人是汤易。你和汤易才认识,但那种默契……彻底把老滑头给弄懵了、把他给镇住了、把他压得死死的,十分之一的能耐都使不出来!

    还有,最大的一个意外……我爱人的死,是意料之中,但我没想到,萍水相逢,你们这帮人竟然会替她料理后事。或许你还以为,我这趟来,是你许诺说你能够找到七宝陀罗经被,解开我家人的毒咒。你错了,夫妻本是同命鸟,你们帮忙送她那一程,是发自内心,没求回报。单此一点,我就一定会兑现诺言——我的命,是你的。”

    瞎子问:“他们要你和老滑头找的是什么东西?”

    狄福生摇头:“老滑头知道,我不知道。刘阿生,和他背后那人,都很聪明,他们知道我能替他们做什么,也知道我不肯做什么。相比起来,他们更看重老滑头。”

    瞎子沉思片刻,看向我:“刘阿生,千门地八仙之首?他现在好像是赵奇的人。”

    我深吸了口气:“不说这个了,先想办法出去。”

    狄福生却道:“能借一下你的毛笔朱砂吗?最好还要黄纸。”

    韦大拿忍不住插口说:“那些竹篾都被他们拿走了……你用朱砂黄纸,就能把我们带出去?”

    狄福生看着我,面沉似水道:“黄纸可有可无,朱砂笔是必须的。我没有办法打开出路,但是有能力,先让徐祸顺一口气。只有他的气顺了,才能带我们出去。”

    我拿出他所需的东西,将黄纸摊开在树墩上。

    狄福生用毛笔蘸了朱砂,缓慢却有力的写下两个字——张旭。

    他继而又写下了岑芳的名字,抬眼间,却是眉头紧锁。

    “除了这两个人,其余人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啊。”

    “我知道!”汤飞凡忽然道:“我懂那帮人的语言,他们互相喊的时候,我记住了两个人的名字。”

    他将那两个名字说出,狄福生依次书写出来。

    狄福生提起笔锋,垂眼默然片刻,猛然间再次落笔,在其中一个人名上勾了一笔。

    说也奇怪,那本是真切落实在纸上的名字,被他这一勾,竟然瞬间消失了!

    我和瞎子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耳边却是传来一声惊呼,只听附身潘颖的狄金莲道:

    “落笔勾魂……他是阳世判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