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爱1V1:顾少,你〕〔当医生开了外挂〕〔神豪从签到开始〕〔我房东实在太飘了〕〔大佬求求你别秀了〕〔高武通神〕〔重生之这个偶像我〕〔女帝玩转时尚圈〕〔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重生隐婚影后逆袭〕〔神眼通天〕〔现在我很好〕〔全能逆袭〕〔玩坏世界的垂钓者〕〔我认为我是那颗葱〕〔每天回家都看到爱〕〔逆袭吧厂狗〕〔我的重返人生〕〔神豪从愿望成真开〕〔我只想安静地做神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多洛氏法则
    听了沈三的话,我有种恍然的感觉。

    老滑头小心翼翼的问我:“小爷,您,这是跟谁说话呢?”

    我说:“跟你爷,他说只要有后就行,不在乎让我弄死你。”

    老滑头一窒,随即苦笑道:“小爷,先前有句话,我应该收回来。”

    我问:“哪一句?”

    “没了汤爷,我也还是没那么轻易能弄您。”

    老滑头示意我继续赶路,“唉,爷,有时候我是真看不懂您。就说咱头回见面,您前脚买完香油,一扭身,我就在后头骂您傻叉,就你这种货色,用得着我出手?可是到了后头,我是越来越怕您了。

    说您狠,可大多数时候你优柔寡断,连我这个敌人看着都恨得慌。可要说您是菩萨心肠,您毁起人来,我看着瘆得慌。

    回想起来,在后山洼的时候,一见面您就先给了我两刀,给了我一个下马威。那不算什么,从您扎第一刀,我就知道您手底下有谱,不会要我的命。

    可你是怎么对金坷垃银坷垃的,倒真是把我吓着了。您让人捆了俩人的大拇哥,您不发话,谁也不准替他们松开,这是要废了他俩吧?

    单是废了他们还不够,我要是没猜错,等完事了,您还得让人给他俩一人一袋白糖,把他们扔山里去,是不是?

    就是你这种让人琢磨不定的性子,才真让人打心眼里害怕啊。对了,小爷,我没怎么念过书,可是我听过有个词,叫什么……人格分裂。”

    老滑头忽然又停下来,眼神闪动的看着我。

    我问:“你是说,你怕我,是因为觉得我是神经病?”

    老滑头反问:“您不觉得,疯子才最可怕吗?”

    我点点头,“我正式毕业以后,就没专门去看过心理医生。不过有人说过,如果我真是精神分裂,那我好像是有十八种人格。”

    老滑头大吃一惊,“十八种?”

    “对,十八种。就我了解的,人格分裂超过三种,犯罪概率就超过百分之六十了。”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老滑头,“你说,我这十八种人格,有几个,是赞同我弄你的?”

    老滑头苦笑:“行了,不说这个了。您到底还是重信诺的,您只要答应我,出山以后,去我家照看一眼我孙子。您之前发的誓,就可以不作数了。”

    我说:“你孙子我一定会照顾,因为那是我滴溜孙儿。发誓不是啃白菜,能吃了吐的。没出山,我还是不会动你。”

    顶着大背头的‘傻闺女’跟在后头,忽然小声说了一句:“我看你不是人格分裂,就是个死心眼儿。”

    虽然刚下过雨,山路有些泥泞,但远比雪地中行走要容易。说话的工夫,已经回到了青龙山下。

    这时老滑头忽然问我,我是怎么知道山前山后有小路相通的?

    很显然,他也知道小路的存在,更猜到我是怎么抢在他和张旭一帮人之前到达那‘仙洞’里的。

    我这会儿真没占口头便宜的心思,但还是诚恳的对他说,是他爷爷亲自带路,把我领到山后的。

    老滑头干脆不吭声了,径直往我来时的小路走去。

    大背头凑到我身边,看看前头的老滑头,又看看沈三,挠着头皮小声问我:

    “这俩人怎么好像谁也看不见谁、谁也听不见谁说话啊?”

    见阿穆也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我,我想了想,问两人:“听说过多洛氏不可逆法则吗?”

    阿穆把脸扭到一边,没吭声。朱安斌本来就是个纨绔子,有文凭,没文化说的就是他了。

    大背头倒是说,她听说过那是一种生物守恒定律。

    我说知道是什么就好,沈三,真是老滑头的爷爷,没沈三,就没有老滑头,两人没见过面,除非是通过遗照,那么在任何情况下,爷俩也不可能真正见面。

    阿穆看我的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也难怪,除了我和瞎子,就连窦大宝恐怕也不完全清楚沈三的来历身份。何况我们还没回到睡娘娘庙,沈三就跑了。阿穆等人就更不知道有这么个人了。

    大背头难改异想天开的毛病,她倒是相信我说的话,可是反驳我说,如果人类真能造出穿梭时空的仪器,理论上当孙子的是可以见到爷爷,甚至是祖宗十八代的。

    我这会儿已经顾不上跟她鬼扯了,因为山前山后就像是两个世界,穿过贯通小道一半,气温已经下降了不少于十度。

    我的冲锋衣早给了傻闺女,越往前,越觉得冷。

    沈三见我打哆嗦,嚷嚷着要把他的棉袄脱给我这个二哥,我哪肯答应。

    然而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先前一直没有留意到的细节。

    傻闺女先前是光着脚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脚上居然多了双鞋,而且是崭新的、白底金丝线的老式布鞋……

    走出小道,又再回到了冰天雪地中。

    老滑头停下来,四下看看,抽了抽鼻子,回过头一脸狐疑的模样,“小爷!您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我左右看看,摇头,“没觉得有什么。”

    老滑头眉头皱得更紧,沉吟了一下,没再说话。

    等到他回身再次往前走的时候,沈三突然低声对我说:“二哥,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

    沈三同样是眉头紧蹙,摇了摇头,“我说不上来,就是感觉,这地儿和咱来的时候,有点不一样了。”

    他和老滑头都这么说,我也不由的不警惕起来。

    沈三拉了我一把,附耳对我说:“走慢点,让你那个对头先探路。”

    我看着他的眼神,心说这老小子也是绝了。明明看不见老滑头,知道有这么个人,就想到要利用他。看来他之前慷慨激昂说了大半天,也还是不相信我跟他说的真是他孙子的事啊。

    我真是带着阿穆和大背头、沈三,渐渐的跟老滑头拉开了一些距离。

    没多会儿,天空竟又飘起了雪花。

    雪刚一下下来,阿穆和沈三竟同时拉着我停下了脚步。

    阿穆眼里闪着犹疑的光,不说话。

    沈三却是露出了惊悚的表情,大声道:“变天了!快往回跑!”

    “老滑头!”我喊了一声,虽然不明状况,还是拉着大背头,跟着沈三往回跑。

    刚跑出几步,阿穆突然眼睛变色,站定了抬头向上看去。

    我下意识跟着抬头,立刻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青龙山的正面,不但山势险峻,而且山壁上粘附着大量的积雪。

    这时,积雪纷纷落下,雪幕中,一条独角独眼,通体长着黑色鳞甲的妖龙,正朝着下方飞快的游蹿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