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爱1V1:顾少,你〕〔当医生开了外挂〕〔神豪从签到开始〕〔我房东实在太飘了〕〔大佬求求你别秀了〕〔高武通神〕〔重生之这个偶像我〕〔女帝玩转时尚圈〕〔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重生隐婚影后逆袭〕〔神眼通天〕〔现在我很好〕〔全能逆袭〕〔玩坏世界的垂钓者〕〔我认为我是那颗葱〕〔每天回家都看到爱〕〔逆袭吧厂狗〕〔我的重返人生〕〔神豪从愿望成真开〕〔我只想安静地做神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一百八十九章 跟包爷混
    我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丁元夕是老丁的……”

    丁福顺声音沙哑道:“他是我丁家的先祖。”

    我身子又是一震。徐碧蟾代替了徐魁星,收了两个徒弟,其中一个,居然是老丁的先祖!

    当初我带着季雅云和桑岚去小桃园村,替老丁摔盆,传承了阴阳刀和福祸牌,谁能说这一切不是宿命呢……

    等等!

    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另一张面孔,只觉脑子‘嗡’一声响,下意识问道:

    “徐碧蟾收了两个徒弟,还有一个是谁?”

    “大可!”回答我的是老丁,“他姓什么,后世又是什么人,你应该能想到的。”

    “大可……赵大可……”我瞳孔骤然收缩,“赵奇!”

    张安德和老丁双双叹息一声。

    张安德感慨说:“阴阳刀不光能断阴阳,还是公义和真相的象征。可如果不是这趟来四灵镇,谁又能知道,阴阳刀本身的来历,竟然包藏着这样一个颠倒乾坤的大秘密。”

    老丁干笑:“可笑我当初看不破生死,还想借传承为名,害你徐祸。殊不知冥冥中早已注定,当阴阳刀即将在我手中没落的时候,居然又被他当初花开落定的主人收了回去。徐碧蟾转世成了徐祸,当初其他有牵连的人,又有哪一个能够逃过轮回?命,这都是命啊!”

    “没证据的事不要乱说!”我对二人说我是徐碧蟾转世,还是持怀疑和抗拒的态度。

    张安德说:“你还怀疑什么?虎口洞中、‘巧山’之上,那个不断想找机会重生降世的,除了真正的徐魁星还能有谁?‘碧蟾’玉钱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

    他叫你徐二哥,一是你在这一世,余生的的确确是以魁星翁的身份活着,大排行你是老`二。还有就是,他对你的恨由始至终有增无减,不甘在地狱中受刑,苦思冥想要回阳世,恐怕最大的原因就是要找你报仇啊!”

    老丁失笑道:“可是注定的就是注定的,你尚且混沌未开,但只凭一股子轴劲头,就接二连三的破坏了某人逃脱的计划。谁敢说你兄弟二人不是宿世的对头,你不是他徐魁星命中的克星呢?”

    我打断二人:“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既然都肯出声了,那谁能告诉我,现在我应该做什么?”

    静海突然开口道:“嘿哟,你可是总算问到点子上了。咱家早就不耐烦了,你现在跟这两个小鬼掰扯来掰扯去,就算全掰扯清楚了,又有什么用?”

    老丁怒道:“你说谁是小鬼?”

    张安德沉声道:“你是比我们活得久,可既然同是娘生的,又都做了鬼,哪还分大小?”

    静海哪有好脾气,“嘿哟,还反了你们了,两个小鬼居然敢和你们祖宗佛爷叫板儿……”

    听三人斗嘴,我一个头两个大。正想打圆场,小豆包忽然站起身,咬住我的裤管晃了晃脑袋,转过头朝着巷外走去。

    我一看它这架势,心里立马一动,跟着往外走的同时,不忘在后头冲它作揖:

    “小包爷,还是您明事理,知道当务之急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决定了,从现在开始,什么问事、仵作、狗屁九千岁的话我都当是放屁,我就跟包爷你混了!”

    “诶,我说你小子……”

    ……

    大背头到底是大背头,‘震惊’过后,很快就又恢复了没心没肺。

    见她跟在旁边,时不时斜眼瞅我,我故意绷着脸不吭声。

    她终于忍不住凑到我跟前,小声说:“原来二哥你是徐老`二啊,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和大哥的嘛。

    徐魁星那么坏,死有余辜,我们都理解你的。但是有一点我得说说你哈,你说你冒充徐魁星还没什么,可你一个人把这事埋藏在心里,平常满耳朵听到的,都是身边的人骂你,那得多委屈啊?”

    我倒不觉得委屈,但听她这么说,心里还是暖融融的。

    我扭脸看着她问:“你知道你是谁吗?”

    “啧,又来了,潘爷我独一无二,不可复制!”

    我呲牙一笑,点了点她的脑门:“赶紧捋捋脑子吧,再这么下去,你就真该精神分裂了。”

    我相信潘颖的爱憎分明,但绝不敢苟同她的说法。

    照时间看,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当时汤二妮已经死在了去大定府的路上。

    唯一能够述说真相的,只有汤守祖又或凌四平。

    我见过凌四平坐化的遗体,通过他羽化前的反应,可以肯定,他并不知道当年救了他的徐魁星是假的。

    换位思考,如果我是徐碧蟾,也绝不会把真相告诉汤守祖。一是身为大哥,汤守祖绝不会只听一面之词,而且还是出自一个无形浪子之口。再就是,当时杜、元、凌三人已经快要被处决,即便汤守祖有五分相信所谓的真相,也还是要加以印证,才会有决断。等有了结果,凌四平早被砍头了。黄花菜都凉了,真相还有那么重要嘛……

    我仍然没忘记一件事,那就是寻找九叶客栈。

    可是,这千年以前的四灵镇,规模格局和后世的差太远,根本没有丝毫痕迹可以寻觅。

    我们一路跟着小豆包,眼看就快到村镇尽头了,我心里开始画魂儿,这狗东西,究竟要带我们去哪儿?

    大背头忽然一声低呼,撒丫子就往前跑。

    我一把拽住她,“你又乱来?”

    大背头满脸涨红,眼中却透着极度的疑惑,指着村头一栋院子结结巴巴的说:

    “那……那里好像是我家……”

    “你家?”

    我愣了愣,蓦地反应过来,也加快了脚步,同时稍许抬高声音喊道:“沈三!沈三……”

    刚喊两声,就见一个披散头发的长毛从那院子里跑了出来。

    沈三一溜小跑到跟前,一手扶住我,气喘吁吁的说:

    “哎呀二哥,你来了可就好了,你来了,我这心总算是有着落了。你快来看看,这是怎么个情况!”

    说着连拖带拽把我拉进了院里。

    这时天已经很黑了,进了堂屋,没有灯火,只能看到八仙桌旁影影绰绰围坐着几个人。

    沈三明显已经在这屋子里待过一阵子,等所有人连同小豆包进了屋,便既关了房门,点燃了油灯。

    我本来以为围坐在一起的是一家子,油灯一点亮,看清楚桌旁的几个人,立时发觉不像是那么回事。待到看清其中一人的样貌,我一下子就僵住了。

    怎么会是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