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猎女〕〔重生封神之我为哪〕〔论如何与王爷过日〕〔女帝养成庶女成长〕〔好想有个系统掩饰〕〔穿越星际:妻荣夫〕〔亮在山村的太阳〕〔我与你情深而缘短〕〔隔壁女神是男生〕〔雷岛〕〔无敌副村长〕〔都市异能者〕〔我只想安静地做神〕〔九转神帝〕〔岁月君主〕〔吞噬雷神〕〔重生之宣你没商量〕〔九转神龙诀〕〔都市大进化时代〕〔月光礼赞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八十章 大祸临头
    “你在胡说什么?什么童养媳?”桑岚直接冲到老何面前,瞪着杏核眼问道。

    老何摊摊手,“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我本来想要爆发的火气被他这一句话给硬憋了回去,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等着他往下说。

    老何叹了口气,指了指小雅:“她在十六年前就被人配给徐祸做童养媳了,她在这间驿站里已经待了整整十六年了。”

    十六年……

    我下意识的看向小雅,就见她眼中微微泛着泪光,显得十分委屈。

    我不禁一下想起了上次白长生发疯变成鬼罗刹时的情形。

    那时小雅明明怕的不行,却仍然让我走,还说她不会怪我上次丢下她。

    上次……

    老何的话难道是真的?

    在小雅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忽然想要确认一个问题,直接向老何问道:“她是不是季雅云?”

    老何点头:“是,她就是季雅云。”

    桑岚冷笑:“我是小姨从小看大的,她一直陪在我身边,怎么可能待在这里?”

    “我现在这里,可我本人还在疗养院躺着呢。”老何说。

    “你那不一样,你和赵奇现在都是植物人,季雅云可是个大活人。”窦大宝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是灵识!”狄金莲开口道:“留在这里的,应该是她的一部分灵识。”

    我不由的“啊”了一声。

    关于灵识这个东西,概念其实比较模糊。可以说是人的灵智,也可以说是意识。

    寻常人可能难以形容灵识的存在。

    但是,作为一个阴倌,我很轻易就想到了狄金莲说的是怎样一种情况。

    就比如在狄家老宅的时候,我通过灵觉,看到长衫男子将狄金莲浸死在水缸里。

    又比如见到章萍的父亲,那个二皮匠在山里做出的恶行。

    还有山村中看到杨倩生吃活鸡……

    这些在我看来,似乎是幻像,却都是某一个时间段,真实发生过的。

    既然不是幻觉,那我所见到的那些真实的场面,应该就是某人在做某件特殊的事的时候,突发意识强烈所残留下来的影像。

    这种意识的分离,或许就是狄金莲所说的灵识。

    老何说:“想知道季雅云为什么在这里,其实很简单,只要回去问她十六年前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不就都清楚了?”

    他似乎很焦急,看着我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在季雅云和桑岚之间选一个,和她们圆房……”

    “胡扯!”我大声道。

    再看桑岚,虽然没有说话,可攥着拳头脸涨得通红,显然要不是因为老何年纪大,早就对他动手了。

    窦大宝这时脑子反倒比我这个当事人清楚,牛眼转了转,问老何:

    “老头,你干嘛非要祸祸和女人睡觉啊?你都这把年纪了,操这个心干嘛?”

    “还不是因为他太张扬!”老何竟狠狠瞪了我一眼,“拥有九阴煞体的人是阳世恶鬼没错,但九阴煞体更是邪门妖人梦寐以求的香饽饽。我把阴骨交给他,为的就是替他隐瞒身份,他倒好,自己暴露了!”

    老何越说越生气,竟突然指着我的鼻子厉声说:

    “阳世恶鬼本来只有恶鬼之名,但是你现在杀了人,而且是滥杀无辜,以至于煞体鬼身再也藏不住了。徐祸,你就要大难临头了!”

    “杀人?!”

    窦大宝和桑岚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小雅也吃惊的看着我。

    窦大宝反应过来,瞪着老何说:“老头,没证据可别瞎说!祸祸怎么会杀人?而且还是滥杀无辜?”

    “你让他自己说!”老何瞪眼道。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我抿了抿嘴唇,点了点头。

    在山村的时候,我见到了人性最丑陋的一面,以至于到了最后,我对整个村子都感到绝望。

    愤怒之余,我让包青山去唤醒亶鬼的记忆,亶鬼成为恶鬼,村里剩余的村民此刻怕是都死于非命了。

    我虽然没直接动手,可要说剩下那些村民是我杀的,倒也不算错。

    说到滥杀无辜……

    想到村民中的一些老人和小孩儿,我不由得一阵沉默。

    听我说出整件事的经过,窦大宝猛一拍巴掌,“干得好!要我说,那村里的人就都该死!特别是那个姓包的,就他有老婆孩子?别人的老婆孩子就都不是亲生的?”

    不等老何开口,他就扒着老何的胳膊说:“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我还是没明白鬼身暴露跟和女人睡觉有什么关系啊?”

    估计是他问的太直接,老何老脸一红,像是该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时狄金莲忽然看着我说:“还记不记得我当初对你说的话?”

    不等我开口,她就接着说道:“我们狄家要你帮忙寻找仇人,就是因为你是九阴煞体,狄家的仇人倚仗阴煞邪法借命不是长久之计,他想要没有后顾之忧,必须要找到九阴煞体,夺舍重生。你现在煞体鬼身再也隐藏不住,我想他很快就会来找你了。”

    闻言我不禁浑身一震,一下就又想起了在狄家老宅通过灵觉见到的月白长衫。

    为了达到目的毒杀狄家上下几十口,那绝对算是个狠角色了。

    “你虽然是阳世鬼身,但道行怎么都比不上恶修了近百年的邪门妖人,想要不被夺舍,就要汲取太阳精气来固本培元。”

    狄金莲分别看了小雅和桑岚一眼,说:

    “这两位姑娘一个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阴女,一个因为佩戴了昆仑鬼玉,也是体质极阴。正所谓阴阳相生相克,她们的体内都孕育着一股太阳精气,所以何居士才让你……”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良久,我靠在椅子里“哦”了一声,抬手指了指房梁,问老何:

    “这间驿站到底是什么人建的?我又怎么会成为这里的老板?”

    “哎呀,你还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然后再管别的吧。”老何摆手道。

    “你铺子后面,那间地下的无眼神像庙是怎么回事?那里为什么会有我的灵牌和泥娃娃?”我继续问道。

    老何闷头不语。

    “我好心替你看铺子,是你把徐洁送到我身边的,你又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我加重了语气。

    老何用力挠了挠稀疏的头发,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也是见那孩子可怜,又对你情深义重,所以才决定帮她一把的。可我哪知道……哪知道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老何显得十分苦恼,他似乎也知道我最关心的是什么,想了想,还是说出了一些事。

    原来就在我刚开始租他房子,他替我换锁的那次,就发现房间里不对劲。

    那时我只是个半桶水的阴倌,而以老何的道行,当时就看出我房间里还来过别的东西。

    于是他就留了个心眼,趁我出去后,躲在暗处想要看看那到底是什么。

    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他竟然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儿进了我家。

    而且他一眼就看出,那女孩儿不是活人,而是一具金刚尸!

    当时他想到两种可能,一是金刚尸想要害我,再就是我可能是邪门养尸人。

    可后来他跟踪金刚尸,想要找机会收拾她的时候,却越来越感觉不对劲。

    那金刚尸没有四处害人,反倒净做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

    她居然趁菜市场一家杂货店的老板不注意,溜进去偷了一只碗……

    听老何说到这里,我靠进椅子,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当初刚搬家的时候,我没有开伙的打算,厨房空空如也。

    后来隔三差五就多一只碗、一个盘子…最后竟‘凭空’多出一整套餐具。

    我当时还以为是沈晴在恶作剧,没想到居然是……

    原来‘女骗子’找我要钱,是要帮我买东西。

    还有,那个茶几上的肉松面包,那也是她偷来的……

    “唉,后来我实在好奇,就找机会拦住她,想问清楚她要干什么。”

    老何连连摇头,“听她一说,我还能说什么呢?她虽然是金刚尸,可她是个好孩子,我就想帮她一把,谁能想到后来……”

    老何摇着头站起身,“该说的不该说我都说了,时候不早了,我得走了。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吧。”

    “诶诶,别走啊,咱再聊会儿。”窦大宝张开双臂拦着他。

    老何瞪了他一眼,“聊个屁!你明天麻溜的搬走,该干嘛干嘛去!”

    “啊?什么意思?”窦大宝愣了。

    “那铺子是我的,现在我要收回去了!”

    窦大宝好一会儿才眨巴眨巴眼:“你不做‘植物’了?”

    老何回过头又瞪了我一眼,“我诈死是为了避祸,现在祸事全让他一个人招揽了,我不回去还躺那儿养褥疮啊?”

    “祸祸。”

    “老板。”

    听到窦大宝和小雅的呼唤,我才缓缓睁开眼。

    我深吸了口气,把目光转向狄金莲:“你现在知道害你们的是谁了吗?”

    狄金莲摇摇头,“不知道,但他应该很快就来找你了。”

    “所以你肯现身,目的就是让我帮你报仇?”

    狄金莲又摇了摇头,“狄家的仇我会亲手来报,但你对狄家的恩情,我同样要报答。你回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五宝伞中多了两只鬼。五宝伞本应聚集五鬼,如果五鬼缺失,时间久了,伞中鬼就会反噬其主。我来做第三个伞中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手术直播间〕〔1255再铸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