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boss很〕〔武神降世〕〔我真是掌教大老爷〕〔噬魂师传〕〔史上最强的大帝〕〔桀夫难驯〕〔万古最强宗〕〔战狂升级系统〕〔神魔之上〕〔命运之传说旧约〕〔开局就无敌了〕〔女帝的神级星卡师〕〔绝武通天〕〔剑道圣君〕〔反式攻略手册〕〔食睡道〕〔尖碑漂流记〕〔叩王庭〕〔风氏纪元之天忌〕〔黄龙本纪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八章 借尸还魂
    “你们不是一直在市里的家里吗,她怎么会出事?”

    “不是的,妈不见了!”

    “不见了?”

    桑岚急着说,傍晚她和小姨在厨房做饭,一转眼的工夫,她妈就不见了,到现在也没找到。

    挂了电话,我边往市里开边翻电话簿。

    找出郭森的号码,刚要打过去,手机却先震动起来。

    打电话来的是马丽,刚接起来,就听她在那头连珠炮似的说:

    “你现在在哪儿?要是没案子的话就赶紧到市局来。那个谁,你妈,你妈在局里呢,她好像有点不对劲,你赶紧过来看看!”

    “她在局里?”我有点发懵。

    “你赶紧过来吧,我先让她到我办公室待着。”

    “我马上过来。”

    刚要挂电话,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急着对着电话喊:

    “丽姐!千万别带她去法医室!”

    赶到市局,天已经黑透了。

    来到刑警队的大办公室,桑岚她们接到电话,已经先赶来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家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见那个女人低着头有些局促的坐在椅子里,我长松了口气。

    “她怎么跑这儿来了?”我问。

    “我和沈晴吃完饭从外面回来,就看到她站在大门口,我就把她带进来了。”

    马丽习惯性的搭住我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问:“你妈叫什么名字?”

    不等我回答,她就小声说:“她说她叫徐秋萍。”

    “什么?”我一下愣了。

    季雅云走到我身旁说:“茹姐好像不认识我们了,她一直说自己是徐秋萍。”

    我心里一咯噔,蹲到女人面前盯着她的脸仔细看了看,却没看出什么异样。

    “你没事吧?”

    “你是什么人?”女人几乎和我同时问道。

    她的身子向后缩了缩,像是很怕人一样。

    和她四目相对,我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当初在桑岚家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虽然不知道我和她的关系,但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我只觉得她很陌生,和先前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我试着问。

    “徐秋萍。”

    “你来公安局干什么?”

    女人怯生生的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小声说:“找人。”

    “找什么人?”

    这次女人却是不再说话了。

    马丽把我拉到一边,说从见到她开始,她就已经这样了。

    她只说自己叫徐秋萍,来这里是想找人,但问她找什么人,她却怎么都不肯说。

    我点点头,回头对桑岚一家说,先带她回去再说。

    桑岚的父亲叹息着摇了摇头,“亚茹现在好像完全不认得我们,她不肯跟我们走。”

    话音未落,女人突然站了起来,竟走到我身边,低着头,拉住了我的手。

    我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和马丽打了声招呼,离开了市局。

    径直来到后街,老何正靠在藤椅里,一边摇头晃脑的听着收音机里播的评书,一边就着花生米喝小酒。

    “你怎么又来了?”老头斜了我一眼。

    “何叔,你帮我看看她是怎么回事。”我把女人拉到他面前。

    老何醉眼惺忪的看了看面前的女人,挠了挠没几根的头发,“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根本就不懂降头嘛,你还找我干什么啊?”

    “不是降头。”我眉心纠成了疙瘩,把发生在女人身上的情形说了一遍。

    老何听完,看了看女人,摇摇晃晃的走到一旁,摘下了墙上的八卦镜。

    回过头来时,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眼神凌厉的盯着女人,厉声说:

    “做人和做鬼都不容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离开她的身体,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我点了根烟,没说话。

    我也怀疑女人是被鬼附了身,可不光鬼眼看不出什么,鬼爪子没有感觉,就连我故意把一张符箓递给她,她拿在手上也没反应。

    来的路上我已经问了她很多问题,可她除了说自己叫徐秋萍,就不肯说别的。

    果然,女人就像是没听见老何的话,低着头站在那里不言语。

    老何冷哼一声,抓起朱砂笔在一张黄纸上运笔如飞的画了一道符。

    他把符箓贴在八卦镜反面,猛地抬起手将镜面照向女人,大声道: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太玄三一,守其真形;急急如律令,敕!”

    随着一声大喝,八卦镜里竟射出一道白色的光晕,直照在了女人的身上。

    女人全身被白光笼罩,但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耶?!”老何诧异的向后跳了一跳。

    老头的动作滑稽的很,但我实在笑不出来。

    老何虽然财迷,但却是三清正宗。手中的八卦镜封存了不知道几代三清前辈的心尖血,绝对是一等一的宝贝。

    现在他的法咒显然不起作用,发生在女人身上的情形就更难解释了。

    老何又把八卦镜对着女人,偏着头朝镜子里看了看,一把扯下符纸,将八卦镜重又挂回了墙上。

    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到柜台后坐了下来,端起酒盅吱溜了一口,咂了咂嘴才抬眼看向我:

    “我要是没弄错,她这怕是借尸还魂啊。”

    “借尸还魂?”我一下皱紧了眉头。

    老何点点头,“你应该也用法诀符箓试过了吧。现在连灵宝无量诀都没法让她现出真身,那就只能是……她就是她了。”

    “老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这样的?”桑岚的父亲和桑岚等人都急了。

    “她不是中了半鬼降嘛,半鬼降又叫半尸降,她有一半是尸,被借尸还魂有什么稀奇的?”老何揉了揉红通通的酒糟鼻子说道。

    “老先生,求你救救我妈吧。”桑岚急的哭了出来。

    “不是我不救,是没办法救啊。借尸还魂不是鬼附身,准确来说,那应该算是轮回的一种。轮回了,她就是个正常人,还能杀了她怎么地?”

    见桑岚和季雅云都直掉眼泪,桑岚的父亲也是眼圈通红,老何眼珠转了转,说:

    “其实也不用救。正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她本来就中了半鬼降,动不动就会变成半个鬼、半边尸,现在她被借尸还魂,一时半会儿也就不用担心降头发作了啊。”

    “可我妈没了!”桑岚哭着跺脚。

    “谁说你妈没了?”老何小眼一瞪:“这个女人借尸还魂只不过借了她半边身子,你妈魂魄不是还在嘛。”

    不光是桑岚她们,就连我都被他这话绕迷糊了。

    老何解释说:“现在等同是一个身体、一个灵台内有两个人的魂魄。因为新来的灵识比较清明,所以她才会暂时主导了这具身体。并不是说另外一个就消失了。”

    他忽然斜眼看向我,“我要是没记错,她是跟着你进来的吧?你想想看,她如果完全对你没印象,能拉着你一个陌生男人的手吗?”

    虽然老何的说法匪夷所思,可现实是我们都不得不接受这个解释。

    作为阴倌,借尸还魂的事我虽然没真正见到过,但还是有所了解的。

    古往今来都不乏借尸还魂的传说,在近代,台湾省就曾发生过这样一件轰动全球的事件。

    说是台湾云林县麦寮乡有一户姓吴的人家,一天早上醒来,丈夫发现妻子昏迷不醒,送去医院没多久妻子就无缘无故离世了。

    可是在出殡那天,死者又在众人面前活了过来。但这女人活过来后,却告诉别人,自己是另外一个叫做朱秀华的女人。

    后来经过查证,在金门的确有个叫朱秀华的人,在搭乘渔船出海的时候,被海盗给害死了。

    当时这件事可谓是轰动了海内外,各国的灵异学家,甚至生物学家都前往台湾访问。

    事实证明,的确有很多事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

    我们也只能承认,董亚茹中了半鬼降,现在她被借尸还魂,变成了另外一个叫徐秋萍的女人。

    只是有一点我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不肯多说一句话的徐秋萍,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她跑到公安局说要找人,但又不肯说要找什么人……

    这个女人的来历似乎不简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1255再铸鼎〕〔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