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纪〕〔如果爱情可以定制〕〔仙帝重生录〕〔配角的修炼手册〕〔神武帝尊〕〔世上无仙〕〔凤舞隋末〕〔四圣诛天传〕〔穿越之天女归来〕〔霸刀杀天〕〔海贼之文虎大将〕〔我囚禁了一众魔头〕〔武霸帝尊〕〔令人震惊就变强〕〔争霸赛尔洛斯〕〔体验派影帝〕〔全民女神会除妖〕〔渔人传说〕〔女神的贴身弃少〕〔橘子味的竹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五十章 剥皮
    被这只血手抓住,我浑身的汗毛顿时就竖了起来。

    和死尸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诈尸的事我见太多了。可这次被这被单下伸出的血手攥着,感觉却是从未有过的恐怖。

    因为,我清晰的感受到,这只手根本没有皮!

    然而就在我被这只没有皮的手握住的下一秒钟,被单下头部的位置,竟向上抬了抬,紧跟着,被单下的整个身子也跟着猛烈的抽搐起来!

    “啊!”

    看到这一幕,两个白大褂同时“嗷”的一嗓子尖叫,丢下担架远远的跑开了。

    周围的人也都在刹那间本能的躲得远远的。

    担架落地,那只手却仍然抓着我不放,被单下的人借着这只手的牵扯力,竟顶着布单坐了起来。

    面对如此恐怖的场景,我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尾巴骨直接蹿上了后脑勺,本能的就伸手去包里拿符箓。

    可就在我的手碰触到符纸的时候,被单下的人竟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跟着用颤抖的声音说了两个字。

    此刻我离这人最近,所以尽管这人的声音很含糊,我还是听出,他说的是:

    “小…彤……”

    我心猛一哆嗦,很快就感觉不对劲。

    握着我的这只手虽然没有皮,但却隐约有着温度。

    刚死的人身体还可能保留一定的体温,可死尸又怎么能开口说话呢?

    这人没死!

    我猛然反应过来,伸出手一把掀开了被单。

    伴随着一下难以形容的刺耳声响,被单下的人又发出一声微弱但却让人心肝震颤的惨痛呻`吟,整个人也更加剧烈的抽搐起来。

    我终于看清了这人的样子,但我心里已经开始后悔了,后悔不该掀开被单。

    被单下的确是一个人,但这个人却完全没有皮。

    从头到脚所有的皮肤都像是被人活活剥掉了一样,就连头发、头皮都没了。

    白生生的肉被渗出的血水浸染,这使得他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个红白相间的血人。

    我后悔不是因为看到了这样一个无皮人,而是刚才我揭开被单那一下实在太莽撞了。

    用来临时覆盖尸体的被单和普通的被单不同,上面是一层布,下面却连着一层隔绝血液、气味的塑料布。

    先前那层塑料布应该是被血水整个黏在这人身上的,被我用力一揭,和没有皮的身子分离,那种痛楚想想都让人脑仁发麻。

    无皮人缓缓抬起头,看向了我。

    和他四目相对,我差点忍不住把头偏到一旁去。

    这双没有了上下眼皮的眼睛,满满的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痛苦。

    “你……是徐祸……”

    这时,无皮人竟然开口了。

    他眼珠缓缓转动了一下,艰难的说道:“不是岳父……”

    “你是……朱飞鹏!”我脱口惊呼。

    虽然知道出事的是老教授和朱飞鹏,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他的皮看上去像是被活活扒掉的,难道说……

    朱飞鹏猛然间又是一阵剧烈的抽搐,握着我的手一松,重重的倒回了担架上。

    我反应过来,连忙蹲下身查探他的脉搏。

    “他没死!快救人!”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大脑都一直处于空白状态,只看到眼前模模糊糊的人影穿梭,却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徐祸,你没事吧?”

    赵奇搭住我的肩膀,用力捏了捏。

    我回过神,就见他和马丽等人都在用一种复杂难明的眼神看着我。

    “出现场的法医呢?”我问了一句。

    转眼间,见不远处两个白大褂愣在那里,忍不住冲上前,狠狠一拳打在其中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下巴上。

    “死人和活人都分不清楚?那还做什么法医!”

    后来马丽告诉我,这件事真不能怪那两个法医。

    当时两个法医仔细验证过,朱飞鹏的确已经死了。

    假死现象虽然不常见,但一直都是存在的。而假死状态几乎是不能够用医学方法判定和解释的。

    而且以朱飞鹏当时的状况,即便是从专业角度来看,他也没有生还的概率。

    只能说,朱飞鹏还能活过来,算是一个奇迹。

    郭森了解完情况,走过来说:“根据现场来看,初步判定,凶手是……”

    他看了我和马丽一眼,沉声说:“凶手可能是林墨语。”

    “林教授现在人呢?”我和马丽同时问。

    “被暂时羁押起来了。”郭森深吸了口气,“案发时林彤当场晕了过去,现在她和赵芳在医院。赵奇,你和徐祸直接去医院找她们俩了解一下情况,我和马丽跟着去局里看看老教授。”

    去医院的路上,赵奇问我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我说还不了解具体状况,而且我现在脑子一团糟,哪有什么看法。

    赵奇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没再说什么,转头看向了窗外。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似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到了医院,我给赵芳打了个电话。

    来到病房,赵芳已经在门外等我们。

    “林彤怎么样了?”我问。

    “暂时没事了,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现在睡着了。”赵芳的脸色有些煞白,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有些发抖。

    听她把整件事详细的一说,我和赵奇都觉得匪夷所思。

    原来自从林彤和朱飞鹏在一起后,她和父亲的关系就一直不怎么好。

    想想也是,即便老教授不干涉女儿的感情,但让他接受朱飞鹏这样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婿也不大现实。

    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的老公,林彤夹在中间自然不会好受。

    恰好就快到林教授的生日,所以她就和赵芳、朱飞鹏商量,来度假村帮老教授庆生,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父女、翁婿关系。

    按照赵芳的说法,这次的‘度假’其实还是挺成功的。

    林教授毕竟年纪大了,就只有林彤这么一个女儿,再加上她和朱飞鹏在一起已经是定局,所以这几天老教授和朱飞鹏的关系也明显有了转变。

    可是没想到,今天下午赵芳和林彤去市里拿生日蛋糕,回来后就见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朱飞鹏像个血葫芦一样倒在地上嚎叫着翻滚,而站在一旁的林教授,一手拿着一把厨用尖刀,另一只手里竟然拿着一副血淋淋的人皮!

    见到这副情形,林彤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赵芳也是吓得不行,好在她本就是单枪匹马叱咤商界的女强人,有着普通男人都比不上的豪狠,硬是咬着牙把林彤背出了别墅,接着报了警。

    赵芳掠了下头发,显得心有余悸,“来了医院后,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老教授怎么可能会……所以我才打电话给你。”

    “活剥人皮……”赵奇呲了呲牙,习惯性的挑起一边的眉毛看向我。

    “我想去局里看看林教授。”我说。

    赵奇点点头,两人刚要走,病房里突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

    赵芳脸色一变,急忙打开门走了进去。

    我和赵奇对视一眼,也跟着走进了病房。

    林彤仰面躺在病床上,整个人像是瘫痪了一样,仰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但却哭的撕心裂肺。

    说不上怜香惜玉,可看到她这副样子,显然是痛苦到了极致,我也还是忍不住有些替她心疼。

    这种情形下任何安慰都是徒劳的,我只能是去叫医生。

    可就在我想要转身的一瞬间,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了一团血红的事物。

    “嘶……”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猛地转回头,却又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快步走到病床边。

    见林彤哭的歇斯底里,我心里也不怎么好受,想了想,沉声对她说:

    “朱飞鹏还活着。”

    林彤浑身一震,泪眼转向了我。

    “我见过他,他让我告诉你,无论怎么样,他都想你好好活下去。”我不擅长撒谎,但谎言还是脱口而出。

    这时,病房的门打开,医生和护士匆匆走了进来。

    医生帮林彤检查后,还是建议再给她增加一定剂量的镇定药物,这样不至于让她的脑神经受损。

    赵芳果断同意。

    护士去配药的这段期间,林彤一直泪眼婆娑的看着我,嘴唇动了几次,却没说话。

    我心里明白她想说什么,也知道她是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却从我的回答或神情中看出‘朱飞鹏还活着’是一个谎言。

    病房门再次打开,护士推了一辆小车进来。

    见护士给林彤打了针,我和赵奇就想离开。

    但就在这时,不经意间目光扫过那辆小推车,我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

    透过小车上不锈钢消毒盒的折射,我竟然看到病床上的林彤,身上隐约笼罩着一蓬红色的血气!

    护士离开,赵奇要拉我走。

    我让他等会儿,盯着已经开始昏昏沉沉的林彤看了一阵,从包里拿出一面随身的八卦镜,朝着林彤身上照去。

    这八卦镜是我最早做阴倌的时候用的,和老何店里的那面不可同日而语。

    镜面照向林彤的时候,她并没有任何反应,可当我转眼看到镜子里的一幕,浑身的汗毛顿时就戗了起来。

    镜中的林彤,整个人都被浓重的血气包裹着,以至于她的脸孔都难以辨识。

    这诡异的一幕让我猛然想起了不久前才见到的场景,想到了被扒了皮的朱飞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