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初进化〕〔大荒原灵〕〔一眼万年唯爱永生〕〔我是法则之主〕〔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是半妖〕〔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医圣重生归来〕〔王者大陆and荣耀联〕〔天门谣志〕〔太虚传记〕〔我能看到准确率〕〔无敌从挂机开始〕〔命若天定吾敢破天〕〔神道狂尊〕〔光明圣徒〕〔大炎神皇〕〔横推三千世界〕〔帝武逆神〕〔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章 二楼
    尽管经历过不少诡事,可看到这恐怖的一幕,我还是魂都差点吓出来。

    我本能的向后退,同时把手伸向背包。

    刚把小刀攥在手里,这时突然又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不能杀她!”

    我猛一愣。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女人的提醒了,对于她的存在,我并不意外,可她怎么就能够跟我说话了呢?

    那个自称周若水的光头女人双眼空洞,眼耳口鼻中都有污血流出来……

    她似乎真的看不到东西,只是站在原地神情狐疑了一阵,然后用一方手绢快速的擦掉脸上的血,接着把手上连着头发的人脸朝着光头上套去。

    转眼间,她就又变成了先前美貌的模样。

    “先生,时候不早了,赶紧上床歇息吧。”

    她从屏风后走出来,声音比刚才清晰动人了许多,脸上竟也露出几分销魂的媚色。

    这女人的脸孔实在美艳不可方物,如果没看到刚才的一幕,听到她这番明显别有含义的话,不说把持不住,我多半也会晕晕乎乎的。

    想到这美丽的容颜下是另一副死人脸,我后脑勺到尾椎骨一阵阵的发寒。

    “先生……哎呀!”

    女人摸索着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脚下一绊,朝着我身上摔了过来。

    我本来已经把阴阳刀握在了手里,可听了那个女人的提醒,却不敢贸然对这‘美女’下手。

    眼看女人就快扑到我身上,我一咬牙,反手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啊……”

    身后猛然传来一声暴怒凄厉的吼叫,我猛一哆嗦,也不敢回头,只是拼了命的往前跑。

    好在动静虽然大,那妖异的女人却没有追出来。

    跑过一个拐角,我靠在墙上,大口的喘着气。

    很多人都以为阴阳先生胆子大,不怕鬼魅,那纯属扯淡。

    阴阳先生也是人,最多只比普通人的胆子大些,真要是突然见到极度恐怖的场景,也和寻常人没多大区别。

    关键我一直以为周若水是人,当她揭下美女的脸庞,露出另一副死人脸的时候,那反差实在是……

    “你怎么能说话了?”我缓过来些,偏过头朝着身后问道。

    “这里地火充盈、阳气鼎盛,我待在里面也能听到外面的声音,能感觉到外面的情形!”女人回答道。

    听她这么说,我刚平静些的心又狂跳起来。

    说话的不是旁人,而是萧雨。

    按照我以前的性子,本应该超度她的,可她和大双之间的感情让我不禁联想到了我和徐洁。

    要说错,萧雨唯一做错的就是夺了萧静的肉身。但她宁可承受巨大的痛苦,宁可啃噬鲜血淋漓的婴儿胎盘,也不肯害人。

    再想到大双工作以外总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是真不忍心、也没资格替两人的感情做出决断。

    所以,我把萧雨的魂魄摄出萧静的身体后,在藏魂棺内养了起来。

    藏魂棺是至阴法器,魂魄在里头是无法感应到外面的情形的。

    然而到了这里,萧雨不但能感应到外边的情形,而且居然能够说话。

    这只能是说,木楼里真的存在阳火鼎盛的宝物。

    现在看来,周若水和丑女多半都不是人,但她们都有呼吸,应该就是受宝物将养所致。

    真要是有了这样的宝贝,那徐洁就不用再……

    我正想着,忽然,就看到前方拐角似乎有光亮闪过。

    紧接着,就听那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我心里一惊,忍不住蹑手蹑脚走过去,偷眼向外一看,顿时就呆住了。

    过道外边,居然是一间大厅。

    大厅里有着十几张方桌,每一桌都坐着一些穿着各异,姿态不同的男女。

    那些男人有的穿着貂裘,有的穿着古代的长袍马褂,有的穿着民国时的衣服,相同之处是无一不显露着富贵。

    我甚至看到一张桌子上,竟然坐着一个穿着清朝官员服饰、蓄着狗油胡子的男人。

    和男人相对的,是陪伴在她们身边的女子。

    那些女人说不上姿色过人,但一个个都眉眼风流,体态风`骚,有的两人挨在一个男子身边,有的干脆坐在男人腿上,嘴对嘴的喂男人喝酒。

    我彻底懵了。

    看情形,这居然是个龙蛇混杂的声色场所!

    不知道怎么,看着眼前的一幕,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鬼楼!

    这充满邪异的木楼,竟然和鬼楼有着惊人的相似。

    鬼楼里聚集了不知道多少日本鬼兵、二战中受难的中国百姓。

    而这木楼的大厅里,一眼望去有豪绅官员,还有那些穿貂裘的,一看便知是山里的采参客。

    即便丧失了鬼眼,也心中明了,这些当然不会是人。

    这木楼竟像是专供这些老鬼们寻欢取乐的地方!

    就在惊疑不定间,突然,目光不经意的一扫,竟然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雷!

    这家伙身边居然也坐着一个风`骚的女鬼,两人正有说有笑,推杯换盏呢!

    这小子被鬼迷了!

    见小雷和女鬼亲热的喝着酒,我一下子就急了。

    正想着该怎么过去把他弄走,就见小雷忽然站了起来,转过身,拉着陪他那女鬼,摇摇晃晃的朝着和这边相反的走廊走去。

    “这小子,色迷心窍了!”

    我一上火,就想不管不顾的冲过去。

    可刚一迈步,身后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猛一哆嗦,转过眼的瞬间,头皮都快炸裂了。

    拉住我的,竟然是那个丑女人!

    她……她是老猿精……

    丑女人依旧是那副冷面孔,看了我一眼,目光转向一边,微微努了努嘴。

    我下意识的向那边瞄了一眼,就见先前在外面见过的‘山羊胡’背着手走进了大厅里。

    “不想死就跟我来。”丑女人说了一句,松开我,转身就走。

    我强迫自己冷静,朝着‘山羊胡’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小雷之前坐的那张桌子,突然有点回过味来了。

    小雷似乎不是因为急色才离开大厅的,从他刚才的位置来看,他应该是第一眼就看到了从外面进来的‘山羊胡’。

    他在躲着‘山羊胡’!

    回过头,看着丑女人离去的背影,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细节,赶忙追了上去。

    丑女人不紧不慢的走着,在经过一条分叉走道的时候,停下脚步,转脸朝着一旁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突然咧开嘴笑了。

    我刚消下去的鸡皮疙瘩又冒了出来。

    这丑娘们儿,该不会真的是老猿猴精吧?

    好在丑女只是露出个丑陋的笑容,就又回过头继续朝前走去。

    我跟着往前走,到了那岔道,忍不住扭脸看了一眼。

    我才发现,这居然就是刚才我逃出来的那条走道。

    而那个有着两张脸的周若水,此刻正站在那扇门的门口,脸色冷森的朝着这边!

    “别再靠近她。”丑女冷冷说道。

    我反应过来,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勉强咽了口唾沫。

    这女人的样貌和声音反差怎么这么大呢?

    虽然只是冰冷的一句话,却也像风铃般的悦耳。

    不看正脸的话,单是听她的声音再加上姣好的背影,定力稍差的男人,多半就会被她给迷住了。

    转过一个弯,眼前出现一条同样是木质的楼梯。

    见丑女头也不回的上了楼,我也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丑女上了二楼,穿过一道回廊,径直走进了一个房间。

    我迟疑了一下,跟着走了过去。

    走到门口,就见丑女已经回过了头,正冷眼看着我。

    我眼珠转动,朝她身后看了一眼,“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人?”

    “进来,把门关上。”

    丑女没回答我,而是冷冷说了一句。

    又进屋?!

    我心里毛了一下,可还是咬牙走了进去。

    反手关上门,朝着屋后敞开的一扇门外看了一眼,暗暗松了口气。

    透过那扇门,是一个狭窄的阳台。

    阳台的围栏上,搭着几件半干不干的衣衫。

    也就是看到这几件衣服,我半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按照周若水的说法,丑女人就是老猿精变得。

    可事实证明,周若水本身似乎比老猿精还可怕。

    关键还有一个细节,如果真像周若水说的,这座木楼本属周家,是被老猿精霸占……有能力霸占别人家园的精怪,用得着自己挎着篮子去石池边洗衣服吗?

    想来答案只有一个,之前问题并不是出在丑女身上,而是周若水有问题。

    丑女未必就是什么精怪祸胎,而周若水,肯定不怀好意。

    我刚才在门口,只是快速的扫视了一遍,目的在于找寻之前洗的衣服。

    进来后才发现,这是一间虽然阔大,但却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房间。

    一桌一椅,桌上一壶一盏一灯。

    再就是靠墙的一个角落,原本应该摆设床铺的位置,赫然停放着一口白色的棺材!

    “你们是哪儿来的啊?”丑女用她那动人的声音问道。

    我本来还想说我是‘过路的’,可看着她丑陋的面孔和冰冷的目光,我临时改变了主意。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是从那口石池里钻出来的。”

    “阴阳池?”丑女猛然转过头,“你们是从矿井里下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初恋小酥糖〕〔从仙剑开始碾压万〕〔一剑斩破九重天〕〔从超神学院开始征〕〔都市之无限选择系〕〔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法爷永远是你大爷〕〔重生之最强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