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南魂师〕〔神医农女:相公来〕〔镇世仙尊〕〔暴力丹尊〕〔恋战新梦〕〔九极战神〕〔我不想当巨星〕〔战婿归来〕〔隐形学霸超A的〕〔宠婚99次:总裁大〕〔特种兵:我有无数〕〔战神归来当奶爸〕〔股市道场〕〔三国之蜀汉中兴〕〔都市之千万别跟我〕〔废少重生归来〕〔穿越之我要当主角〕〔歌王2〕〔不成名就回家继承〕〔总裁大人,矜持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六章 无相庵
    看到这样恐怖的情景,马贼们也都吓呆了。

    也不知是哪个“嗷”一嗓子,就有两个马贼朝着大门跑去。

    拔开门插,门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两个马贼崩溃的捶着门大喊:“开门!有鬼啊!”

    接着,更是抡起刀剑朝着门上砍去。

    这时,无论是我本人,还是意识寄身的周若水,已经完全僵住了。

    看着忽然出现的铜柱,我隐隐有种预感,大门一关,谁也别想活着从这里出去了。

    马贼老大也是个狠角色,惊愕过后,猛一挥手,咬牙道:“怕个鸟,一起上,把这些死秃驴剁成肉酱!”

    说完,第一个举起刀向那些尼姑砍去。

    其余马贼见状,也都抱着拼死一搏的心思冲了上去。

    刀砍在尼姑们的身上,她们却并不反抗,更没有伤人的意思,反倒是双掌合十,念起了经文。

    马贼们全都红了眼,也不管恶臭的烂肉腐液漫天飞溅,只是不管不顾的要将尼姑们碎尸万段。

    我被恶臭熏得惊醒过来,看着面前杀伐地狱般的场景,心里无比的恐慌。

    我怎么就觉得,再这样下去,倒霉的不光是这帮马贼,就连我也要遭殃呢?

    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瞥见不远处的一幕,我脑大筋猛一蹦。

    被砍的像沙琪玛一样的栓柱,竟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连同那个和他一起被从屋里拖出来的中年尼姑,朝着铜柱的方向走去。

    那个尼姑并没有像其他尼姑一样七窍流血,身体腐烂,她也被马贼砍了几刀,但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追砍她的马贼见原本已经死透的栓柱爬了起来,哪还敢对两人下刀,竟“嗷”的一嗓子,一翻白眼,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马贼倒下的前一刻,我看清了他的脸。

    我居然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他似的。

    见栓柱和中年尼姑离铜柱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跟着往下越沉越深。

    “跟我来!”

    一只手突然拉住‘我’的手,低声说道。

    转眼间,就见拉住‘我’的竟是慧清。

    她和其他尼姑一样,也是七孔流血,包括脸在内,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腐朽成了紫黑色,不断有黑白相间的腐水从身体里流出来。

    感觉被拉着的手一片滑腻,再看她的样子,我差点没吐出来。

    然而,我意识寄附的周若水似乎已经吓傻了,不由自主的被她拉着向一旁跑去。

    一个马贼突然从旁边冲过来,拦住了去路。

    他和其余马贼一样,全都杀红了眼,抡起马刀就朝慧清头上砍来。

    慧清身子一顿,忽然张开嘴,“啊”的一声大叫!

    她的叫声无比的刺耳,完全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反倒像是某种巨型野兽狂暴的咆哮。

    那马贼的刀还没落下来,竟被这叫声震得七窍流血,僵挺的向后倒去。

    慧清叫完这一嗓子,像是耗费了很大力气,却仍是拉着‘我’沿着走廊往后跑。

    没跑出几步,又一个马贼冲了出来,横刀便扫。

    慧清躲闪不及,竟被锋利的刀尖贴着眼睛横划出一道血线。

    那马贼也已经疯了,反过刀刃就要再砍。

    眼看慧清就要被砍中,‘我’忽然像是从梦中惊醒似的,脚尖一挑,将刚才那个马贼掉落的马刀挑了起来,凌空握住刀柄,先是架住砍向慧清的刀,紧接着反手一刀,竟将那个马贼活活劈死了。

    慧清的眼睛明显是废了,强撑着向前跑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来不及了,施主,快趴在地上,捂住双耳!”

    自打砍死那个马贼后,‘我’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变得十分果断。

    听了慧清的话,立刻扑倒在走廊上,双手捂住了耳朵。

    抬眼看向院里,那些尼姑多数已经被砍的肢体不全,有的甚至被削去腐肉,大半副骨骸都暴露在外边。

    可所有尼姑却仍保持双手合十的姿势,念经声虽然含糊,速度却加快了。

    马贼们也不知道是砍杀累了,还是心理崩溃,接连瘫倒在了地上。

    有几个甚至躺在地上绝望的嚎哭起来。

    让我感觉极度惊恐的不是那些尼姑怎么都砍不‘死’,而是原本被砍杀的面目全非的栓柱,随着靠近铜柱,伤口竟已经完全愈合了。

    正当我觉得匪夷所思的时候,他的一只手已经触碰到了铜柱。

    铜柱烧的赤红,手指一碰,立刻发出“滋滋”的声音。

    “啊……”

    栓柱似乎在这一刻恢复了意识,惨叫着想把手缩回去。

    可不等他退缩,铜柱内突然蹿出一道暗红色的光焰,像是被火烧红的铁链般,猛地将他和那个赤身的尼姑捆住,扯向了铜柱!

    一男一女被紧紧的捆缚在了铜柱上,同时发出尖嚎……

    ‘我’没再看下去,不能也不敢再看下去。

    因为,那非人的嚎叫声直刺耳鼓、直慑人心。

    虽然‘我’紧紧的捂着耳朵,把脸埋在地上,也还是觉得整个身子都被震麻了,脑子也快要炸开了,那完全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感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恍惚的清醒过来。

    感觉周围暗了许多,抬头看去,才发现原本赤红如血的铜柱正渐渐黯淡下来。

    被火索捆束在上面的一男一女已经不见了,只在铜柱上留下两个灰白色的人形印记。

    仔细看,铜柱上类似的印记竟多的数不清……

    马贼或跪或躺,都和先前的尼姑一样,七窍流血,没了声息。

    再看那些尼姑,腐败的身子竟都变得完好无损,甚至栩栩如生人。

    尼姑们三三两两走到马贼身边,双掌合十,低声诵经。

    没多久,马贼竟都‘死而复生’,动作僵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木然的朝着大门走去。

    大门敞开的那一刻,铜柱彻底失去了火光,接着竟消失了。

    下一刻,狂暴的雨水便浇灌了下来。

    之前的‘阿鼻地狱’,竟似又变回了佛门清修的庵堂。

    “跟我来,快跟我来!”

    听到急促的声音,转头就看到一脸焦急的慧清。

    她的样子也恢复了先前将‘我’和栓柱接入庵中的样子,只是一双眼睛紧闭,显然是没有恢复。

    经历过这场如梦似幻的变故,‘我’又变得呆滞起来,没有立刻跟着慧清走。

    也正因为这样,在马贼走尽,尼姑散去以后,我看到大雨中,一个马贼的身影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居然是那个目睹栓柱‘死而复生’,被吓晕过去的马贼。

    他竟然因为晕倒,逃过了一劫?

    我怎么就觉得,我像是在哪儿见过这个家伙呢?

    “快跟我来!”慧清猛地拉了‘我’一把,“去我先前带你去的那个房间,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几乎是在一种半梦半醒的恍惚状态下来到后边的那个房间。

    进去以后,看着慧清摸索着关门,我心底再次升起了一股寒意。

    “施主,你的脸真的好漂亮,能不能……能不能把你这副皮囊给我?”

    慧清缓缓回过头,嘴角慢慢扬起,露出一抹诡谲的笑意。

    在林教授和朱飞鹏、林彤夫妇的那场祸事中,一念之差,我躲过了感受被剥皮的噩运。

    但就像是应了一句老话:该来的,躲也躲不掉。

    慧清一直没有松开拉着我的那只手,另一只手缓缓抬起,指甲暴涨,像是小刀般的朝着‘我’划了过来……

    “啊……”

    我惨叫一声,猛地挺直了身子,全身的肌肉却不受控制的抽搐。

    “你没事吧?”一个声音问道。

    我缓了好半天,才僵硬的转过头,“是你?”

    眼前和我对桌而坐的,居然是一身洁白衬衣长发披散的周若水。

    再看四周,才发现我又回到了木楼,回到了二楼的那个包房里。

    “你……”

    我又盯着周若水,胸口起伏了好一阵才又缓过来些。

    刚想再开口,她竟抢在我之前问道:“你不是活人?”

    我眼珠转了转,反问:“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周若水面色一变,脸竟红了,接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圆眼睛问我:“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使劲闭了闭眼,睁开眼缓缓的说:“你被慧清扒了皮,你的皮在一楼慧清的房间里,那么……你现在是鬼?”

    周若水咬了咬嘴唇,点点头,“是。”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问。

    周若水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轻声吐出三个字:“无相庵。”

    “无相庵……”我喃喃重复了一遍,“这里以前真是尼姑庵?”

    周若水点了点头,疑惑的看着我:“你知道这里以前发生过什么?知道我是谁?”

    我眼神闪动,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的确和他共同经历了一段让我终身难忘的经历,但对于他本人和无相庵的认知却仍不足十分之一。

    周若水嘴唇翕动,像是想说什么。

    可不等他开口,房门猛地被人一脚踹开了。

    来人站在门口,指着我大声道:“果真有生人来此!”

    “是你!”

    看到这人,我顿时瞪圆了眼睛。

    这人居然就是我之前觉得眼熟的那个死里逃生的马贼。

    只是他如今身穿锦袍,下颚蓄起了山羊胡,我一时间没有把这两人联想到一起。

    “等来了,终于等来了!”

    ‘山羊胡’似癫狂般的浑身颤抖,“终于等到最后一个阳世生人了……主人……他来了……他来了!”

    听他大喊大叫,我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可潜意识告诉我,任凭他继续的话,我绝没好果子吃。

    心念一动,我猛地站了起来。

    哪知道这山羊胡子虽然兴奋,却油滑的很,一见我起身,立刻转身往外跑,“主人,你就要圆满了,我也要……”

    我正心惊肉跳的想要追,‘山羊胡’的喊声却戛然而止,接着就听一人低声喝骂:

    “去你大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1255再铸鼎〕〔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