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六零我养活了〕〔快穿之极品大丫鬟〕〔相公别懵:夫人又〕〔绝代狂兵〕〔都市之巅峰战神〕〔小祖宗她人美路子〕〔一叶障天下〕〔逆天小蚂蚁〕〔焚天龙尊〕〔开局拥有百亿年修〕〔重生之至尊天帝〕〔山村小霸王〕〔坏总裁的枕上盛宠〕〔霍长渊林宛白小说〕〔极品全能保安〕〔娱乐圈最强替补〕〔老婆快对我负责〕〔金主大人,请矜持〕〔万族之劫〕〔高冷王爷对我束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二十章 半身女人像
    瞎子和潘颖等人的声音就像是即时通话般的传进了我的耳朵,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但却也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状况。

    我在这头的举动打乱了静海的计划,同时瞎子和潘颖在那头也暴走了。

    虽然不知道阴地玄武是否已经龟息,可听动静,静海和王希真这两个‘幕后主脑’已经被瞎子和‘大背头’给推下来了。

    “大爷的!”

    尸香缭绕中,本来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一个豪客突然拍案而起,可是瞬间就像是被定格般,一手按着桌子,怒目而视,人却是一动不动了。

    紧跟着,更多的‘人’暴跳起来,却也都和他一样,转瞬变成了定格的‘木偶’。

    再看先前那些陪酒的风`骚女子,反应也大多类似。

    尸魂分离!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自从来到这里,我的鬼眼已经分辨不出人鬼尸身,现在看来,这大厅里的,竟都是活尸。

    我虽然看不到鬼魂的存在,但尸香弥漫间,也能想到,原本寄附在尸身上醉生梦死的魂魄,此刻都已经脱离了……

    我盯着中央的柱子,抬眼向上看了看,‘噗’的吐掉嘴里的线香,飞奔过去,猛地飞身而起,抱住立柱快速的向上爬去。

    哪知就在我攀附上柱子的同时,另一道身影也从另一个方向飞奔而来,跟着攀上了立柱。

    “小雷!”我大吃一惊。

    跟着爬上来的这人的确就是小雷,不过这会儿他的脸上多了一个形状古怪的面罩。

    面罩是鱼唇的形状,将他自鼻子以下半张脸全都紧紧包裹住,乍一看就跟一个人长了张鱼嘴一样,显得十分诡异。

    小雷只是向我眨了眨眼,就一言不发的,像只猴子一样快速的向上爬去。

    我心里一惊,急忙也跟着向上爬。

    只不过转瞬间的工夫,本来还算‘平静’的下方,突然就又出现了许多人影。

    这些‘人’和那些‘定格’住的人是一般的形象,有男有女,有年纪大的,也有年轻的,和虚张声势的肉身不同,这些后出现的‘人’一个个全都显得戾气冲天,暴怒不已。

    我在上面看得既心惊肉跳,又难掩狂喜。

    那些根本就是从尸身内分离出来的魂魄,这木楼里竟聚集了这么多的活尸。

    关键是魂魄分离后,即便我没有了鬼眼,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到那些分离出的阴魂,不得不说,木楼内蕴含的阳气已经到了诡异莫名的地步。

    更关键的是,这阳气不但能养尸,还能养魂……

    立柱虽然直通上顶,但我从小就上蹿下跳野惯了,很快就即将爬到上顶。

    这时,从下往上看,已经能够看到柱子的顶端隐隐透出一抹暗红色的光彩。

    见小雷加快了速度,我急忙拉了他一把。

    “怎么了?”小雷用眼神向我询问,神情显得急不可耐。

    “别碰那东西!”

    ‘为什么?’小雷疑惑的看着我。

    我说:“但凡有宝的地方都会有机关,哪怕是天地造化的宝贝,也会有天造地设的守护,更何况这东西明显是人为放在上面的。哪是那么容易被你拿到的?”

    小雷眼珠转了转,用目光询问:‘那该怎么办?’

    “不管上边,去三楼!”我想都没想就说。

    小雷愣了愣,抬眼向上看了看,眼珠转了转,朝我点了点头。

    说是这么说,可事到眼前,我真有些失了方寸。

    本来按照先前的计划,我准备先沿着柱子爬到顶,然后竭尽全力纵身跳到三楼。

    可从下面看起来,以柱子为中心,楼层从下往上呈树冠状,看上去柱子离三楼的围栏很近。

    但到了上面才发现,两者间的间距竟不下十米,就算是爬到上顶,也是很难纵身飞跃过去的。

    我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我也实在是太自以为然了,竟把‘视觉差距’这样重要的因素忽略了。

    小雷似乎没想那么多,甚至像是忘了我刚才的叮嘱,仍然继续向上爬。

    我有点急了,紧追了几步,想去拉他,却见他猛地停了下来,仰面看着什么东西,像是惊呆了一样。

    从我的角度并不能看到他所看见的,我只觉得不对,赶忙又快速的向上赶去。

    就在快要爬到他身边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他看到的景象。

    浑身一震,差点没松开手脚,从柱子上直摔下去。

    这看似杵天杵地的柱子是自下而上呈锥状的,最下面要两人合抱,越往上越细。

    从下方看,柱子似乎是直顶住上顶。

    到了跟前才发现,柱子的顶端距离屋顶还有大约不到一米的距离。

    然而让我感到震惊的,并非是立柱特异的杵立,而是在立柱的顶端,有着一个和真人差不多大小的,像是铜铸般的半身女人像!

    这个女人像在下面是绝对看不见的。

    此刻,我和小雷接近上顶,从下往上,就见那半身女人像赤膊着,似低眉垂眼的正往下看着我俩。

    最让我感觉诡异的是,这铜像的两只眼睛是两种不同的颜色。

    左眼暗红似快要熄灭的木炭,就那么低着眼往下看。

    右眼却似一汪碧蓝的海水,没有瞳孔眼仁,扩散的让人找不着聚集的焦点。

    小雷仰头呆看了片刻,蓦地低头看向我,伸手就要去摘脸上的面罩。

    我虽然不知道他的‘鱼嘴面罩’有什么玄机,但还是下意识的按住了他的手,朝着他摇了摇头。

    两人就这么攀着柱子对望了一阵,突然,就都觉得周围不怎么对劲。

    下意识的低头一看,我忍不住悚然一颤。

    大厅里原本还算璀璨的灯火这会儿竟全都已经熄灭了,下方变得一片昏暗。

    先前那些影影绰绰的鬼魂已经看不清了,反倒是那些原本似蜡像雕塑般的男女尸身,竟在此刻抬起了头,一双双眼睛全都变成如半燃烧的木炭般暗红,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上面……

    再往上看,我才回过味来。

    下面的灯光早已灭了,此刻我和小雷凭借的光亮,竟是由半身女人像的两只眼睛散发出来交织汇聚的亮光!

    ‘现在怎么办?’小雷用眼神向我询问,显然他已经没了主意。

    我仰面看了看铜像微微斜向下‘窥视’的脸,看着她暗红如火的左眼,勉强压制住心里的悸动。

    转眼看向一侧,却又忍不住想骂街。

    柱子顶端和三楼的围栏虽然有一定的落差,可直线距离实在太远。

    单靠自身的弹跳力,是无论如何都跳不过去的。

    下面是被搅乱了,人特么也上来了,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小雷似乎通过我的神情看出了大致的状况,眼珠微微一转,反手从腰间拔出一根一扎多长、黑漆漆的铁管子。

    他将铁管对准三楼一边的围栏,手指一动,就见一条银色的丝线从管子里射了出去!

    见银丝缠绕在围栏上,小雷立刻将铁管一甩,抖出一截‘丝线’,像是甩缰绳般的凌空甩了两圈,奋力一挥,连着管子头的银线便在柱子上环绕两圈,管子重又落回了他的手里。

    见小雷朝我努了努‘鱼嘴’,我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

    侧过身,把一只手搭上银线摸了摸,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居然是五股筋的钢丝!

    以这种钢丝的牢靠,别说是一个人了,就算是一头大象也能经受的住。

    怪不得都说羊倌一行是诡盗之尊呢,今天总算是见识了。

    我没再犹豫,朝小雷点了点头,顺手背包上摘下一枚平时用来挂钥匙的登山扣,往铁丝上一扣,一咬牙,两脚一蹬立柱,沿着倾斜的钢丝朝着立柱外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手术直播间〕〔1255再铸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