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狂升级系统〕〔都市大进化时代〕〔从精神病院走出的〕〔穿越异世武神〕〔剑破河山〕〔重生之总裁追妻路〕〔九转帝尊〕〔异世的逆袭〕〔噩梦调查员〕〔勇者大魔王〕〔灵魂冠冕〕〔司少的重生娇妻〕〔万古最强宗〕〔穿越财富人生〕〔我其实是一个道士〕〔闪婚独宠:陆少娇〕〔夫子剑〕〔极品天医〕〔本宫躺红娱乐圈〕〔英雄有愧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三十三章 老吊爷
    在这双脚没出现前,我就感觉到屋里开始凝聚起一股强烈的阴气。等到脚垂下来,屋里的温度竟像是骤然下降了十几度一样。

    我是没亲眼见过问米招魂的,但心里也明白,这要真是那个少`妇要找的阴魂,十成有十成也是个恶鬼。

    我想招呼两个女人快走,却惊恐的发现,我的身子发僵,两腿发麻,人居然不能动了。

    糟了,这他娘的是什么鬼东西,居然能让我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我想喊瞎子,可是干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身后的瞎子也没动静,他是绝不会一个人逃走的,他没声音,多半也和我的情形差不多。

    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静海身上,老和尚到底是有些道行的。

    “阿弥陀佛,大事不妙,快走快走!”

    静海和尚似乎真没受到影响,不过他只是嘴里念叨了一声,竟然自顾自的拔脚跑了出去。

    我鼻子差点气歪,短时间内已经在心里不知道问候了他家属女眷多少遍。

    我只能是咬着牙,和自己较着劲,再次朝着独眼老太身后看去。

    那双脚已经下降到了老太太头顶上,顺着往上看,就见到一个穿着一件黑袍子的身影。

    这个身影垂落到老太太上方就不再往下落,而是垂着四肢,就那么悬浮在老太太的头上。

    因为背光的缘故,从我的角度,怎么都看不清那‘人’的样貌。

    不过,看到这家伙悬着的姿态,我脑子里不由的冒出三个字——老吊爷。

    在东北有些地方,管上吊死的人叫做老吊爷,也就是吊死鬼。

    可我想不明白,什么样的吊死鬼能让我反应都来不及反应?

    那两个女人明显是看不见那老吊爷,反倒是用惊恐的眼神看向我。

    这时,桌子后面的老太太身子突然剧烈的抽搐起来,大约持续了半分钟,猛然间一顿,眼睛跟着也张开了。

    老太太缓缓转动脖子,独眼在屋里扫视。

    目光落在我身上,我心就是一紧。

    我能看见她苍老的脸上,还隐约透着另一张脸孔。

    她真的招魂上身了……

    要找的阴魂上了她的身……那上面的老吊爷又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的目光没有在我身上停留,而是转到那两个女人的身上。

    忽然,她的表情变得愤怒起来,对着少`妇大声道:“臭娘们儿,是你害死我的,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我不由得猛一哆嗦,她嘴里发出的,居然是个粗野的男人声音!

    老太太嘴里不断喊着要杀了那少`妇,人也跟着剧烈的颤抖起来。

    看样子,她似乎是想挣扎着站起来扑向少`妇。

    可不知道为什么,老太的身子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着似的,随着挣扎,面前的桌子被震的咚咚响,可人就是站不起来。

    就这样持续了好一阵子,老太才像是耗尽了力气似的停了下来。

    她的表情忽然一变,不再像刚才那么狰狞,而是显得很急切,对着那少`妇说道:

    “你到底干了什么,还不赶紧说出来?”

    这一次,她发出来的却是本来的声音。

    少`妇和老妇女早吓得瘫在了地上,闻言反应过来,双双连滚带爬的朝着她跪了下来。

    少`妇一边哆哆嗦嗦的朝着独眼老太磕头,一边哭哭啼啼的说:

    “是我错了,我不该跟强子有那啥……大军儿,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光说这有啥用?说!从头到尾的说!”独眼老太拍着桌子急道。

    听少`妇一边哭一边说,我才弄清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死的这哥们儿,也就是那个叫大军的男人是个跑货车的。

    少`妇在家开了个门市,因为男人常年在外地跑货,她耐不住寂寞,跟隔壁另一个开店的男人勾搭在了一起。

    大军只要一出车,男人就住在少`妇家里。

    两人的关系持续了差不多快两年了,就在前不久,一天晚上天下着大雨,大军突然提前回来了。

    一进家门,正见到女人光着身子撅在床上,男人在她身后使劲。

    大军当时整个人就炸了,从厨房拿了把菜刀,砍了男的两刀,一直把他光着屁股追到派出所门口。

    那个叫强子的男人也是亏着心呢,被砍了两刀也没伤的多严重,也没脸告大军。

    等到大军被拘留了半个月,放出来的时候,强子已经关了店面,人早跑的没影了。

    大军回家后少不了把媳妇儿一顿暴打,但冲动劲过了,也没下死手。

    日子还得过,媳妇儿舍不得打死、舍不得离,可心里怄的慌。

    结果有一次出车的时候半路下大雨,大军一下子又想起了戴绿帽子的事,人一走神就出了车祸。

    车撞在树上,车厢拉的货蹿到前头,把车头都给推平了。

    大军死了以后,少`妇就开始天天晚上做噩梦,每回都梦见自己男人浑身血糊糊的站在床头瞪着自己,身上还不住的往下掉烂肉。

    实在受不住了,就跟自己老娘说了。这才被老娘带到楚婆婆这里来,想把这事给了结了。

    “大军儿,我知道错了,我也想下去陪你,可我要是死了,咱妮儿可咋办啊……你就让我多活一阵子,我不改嫁,等到我把咱妮儿拉拔成人,我就下去陪你……”少`妇哭得软在了地上。

    这时我才发现,独眼的楚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拆开了一包烟,一条腿盘在椅子上,拧着眉头,一口接一口的抽着。

    看神态,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

    等少`妇说完,那个老妇女也开始哭着说软话,无非是‘我们老的也有错,没教好闺女’之类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一个人影在身边晃了一下。

    转动眼睛一看,居然是静海和尚。

    ‘妈的,老丫这是良心发现,回来捞我了?’

    我刚在心里骂了一句,就发现有点不对劲。

    静海像是压根没看见我和屋里其他人似的,嘴里不住的念着阿弥陀佛,低着头,一脸慌张匆匆忙忙的直接钻到楚婆婆身后的黑布幔子后头去了。

    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后,就再没了动静。

    老丫的在搞什么鬼?

    我正犯疑,就听楚婆婆开口说:

    “行了,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俩……咱俩这辈子的账跟情分都抵了。”

    她狠狠抽了口烟,动作和声音完全是男人的样子。

    “再找个好人家吧,你这娘们儿虎,欠心眼儿,没人照顾不行。把咱妮儿送我老家去吧,别让她给你当拖油瓶。”大军最后狠吸了口烟,把烟屁丢在地上,用脚踩灭。

    接着,我就看见一个半透明的男人身影从楚婆婆身体里站了起来,朝着挂着红灯笼的那扇窗户走去。

    他走到红灯笼底下,忽然回过头,深深的看了少`妇一眼,嘴里喃喃道:

    “傻娘们儿,你知道我有多舍不得你们娘俩吗……”

    但是他的这句话,少`妇和老妇女都已经听不见了……

    男人消失了踪影,楚婆婆像是虚脱了一样,整个人仰在椅子里,张着嘴喘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直起身子,朝着老妇女和少`妇摆了摆手,“没事儿了,你们走吧。”

    两个女人互相搀扶着离开的时候,精神都有些恍惚,完全没留意到我还杵在门边上。

    事实是,我也有点走神。

    这两口子的事说不上有什么特别,大军的心胸也不见得有多宽广。

    但是,谁也不能否认,类似这类狗屁倒灶的事在生活中并不少见。

    只能说感情这回事……真特么说不清楚……

    外边传来一声关门的声音,我心也跟着一咯噔。

    楚婆婆是米婆,她真能招魂上身。

    可是现在该走的走了,屋里头还有一个不该来的老吊爷呢!

    我转动眼珠,看向楚婆婆,却见她正面色阴森,用一只独眼恶狠狠的盯着我,表情和白天的时候一模一样。

    看到她头顶的老吊爷,我感觉不妙,本能的想要挣扎,却仍然不能动。

    就在这时,那个老吊爷突然间消失了。

    我并没有丝毫的轻松,因为,老吊爷不见的同时,独眼的楚婆婆竟也跟着不见了!

    “祸祸,你没事吧?”

    背后传来瞎子的声音,我猛一回头,才反应过来,我居然能动了。

    瞎子走进来,疑惑的四下看了看,“那老太婆人呢?”

    他转过脸看着我:“看样子那老太太真有点能耐,可没听说过问米招魂的时候,不是事主的人就不能动啊?”

    我只能苦笑,果不其然,瞎子刚才和我是一个状态。只不过我俩是一个门里,一个门外。

    瞎子问我,刚才除了被米婆招来的鬼魂,是不是还有其它的‘好朋友’来了?

    看来他也感觉这件事不对头,只是他没开阴眼,看不到老吊爷。

    我也顾不上跟他说,快步走到布幔前,一把撩了起来。

    “怎么是墙?”

    我和瞎子都愣了。

    布幔后边,居然是一堵实墙。

    “静海那老丫明明走到幔子后边去了,怎么会这样的?”瞎子喃喃道。

    “不管他了,先离开这里再说!”我放下幔子,急着往外走。

    一来我是真不愿意管静海和尚,老丫脚底抹油的工夫简直比当初的野郎中还麻利。

    再就是,除了楚婆婆和老吊爷忽然消失不见,这屋子似乎再没有别的不对劲的地方。

    然而,我右肩的鬼爪子却一直在震颤,心底的恐慌并没有因为环境的‘正常’而消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林羽何家荣〕〔食入君心:王妃厨〕〔情在哪爱何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