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说主人翁吴东〕〔我不当反派啊〕〔重生之神极兵王〕〔开局从双11开始〕〔神豪从疯狂折扣店〕〔我的灵根能升级〕〔这个怪谈不太冷〕〔异界之命运选择〕〔小医仙云汐吴东〕〔通天鸿徒〕〔万古巨头的养成〕〔龙血荣耀〕〔大唐暴君之召唤群〕〔我是半妖〕〔夺帅之剑〕〔星魂记忆之黑洞星〕〔天衍乱纪〕〔异世的逆袭〕〔建一座城市给你看〕〔奶爸的赘婿人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章 段乘风封卦
    听我把昨晚的事一说,段乘风竟朝我拱了拱手,“兄弟,我替明春哥一家谢谢你了。”

    瞎子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你倒是不忘旧情,还‘记得’这个兄弟,我可亏大咯。”

    段乘风端起酒杯又喝了口酒,接着往下述说起当年的事来。

    当时他去牛棚看过,楚明春虽然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可的确还活着。

    他以为徐秋萍说见到鬼魂,是她精神崩溃时的幻想。

    可娟子却说,徐秋萍的确见到了明春哥的魂魄。

    楚明春虽然还活着,但魂魄已经不全了。

    在徐秋萍探望楚明春的时候,他虽然活着,却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徐秋萍走后,他也差不多就该死了。

    可偏偏在将死未死的时候,刚离体的魂魄见到了妻子被侮辱的一幕。

    人常说‘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口气’,看到妻子受辱,他竟被这口气硬生生的将魂魄又顶了回去。

    楚明春在将死时不肯死,是逆天而行之举,魂魄虽然回去了,但却受了极大的损伤,不但再没有了轮回的机会,而且人也变得浑浑噩噩,就和活死人没区别。在普通人眼里,他就是傻了、疯了。

    听娟子说完这番话,徐秋萍又一次哭昏过去,醒来后,苦苦哀求她无论如何都要帮帮自己的丈夫。

    出于感恩,段乘风只好咬牙又从箱底拿出了铁算盘。

    算珠一动,他的心也跟着猛地一动。

    他竟算出,楚明春还有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段乘风又点了一锅烟。

    不等他开口,静海就说:

    “你所谓的生机,就是在他快死的时候用悬魂索把他吊死,将他的魂魄拘禁到悬魂索里吧?”

    “把魂魄拘到悬魂索里,又怎么能救人?”窦大宝忍不住问。

    静海微微一笑,“小佛爷,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该死的不死,是逆天而行。真到死了以后,那个楚明春的残魂也只能浑浑噩噩的永远徘徊迷失下去,再不可能轮回。把残魂拘禁到悬魂索内,虽然要受折磨,但残魂吸聚了柴仙残留的法力,未尝不是另一种苦修。等到魂魄复原,不就又可以轮回咯?”

    他转向段乘风,摇了摇头,“说起来你胆子也够大的,你就没想过,如果没人能将悬魂索中的魂魄放出来,那他同样是万劫不复?”

    “我算到他有一线生机,他就一定没事,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段乘风刹那间又透出了以往的傲然气势。

    “你厉害!”静海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又问:“徐秋萍后来又是怎么回事?从哪儿学来那些个杂七杂八的东西?”

    “唉,那个时代是能把活人逼疯、逼死,能把死人逼活的……”

    段乘风说,当时那个头目因为心虚,没过多久,真把楚明春给放了。

    不过被放出来的楚明春已经成了傻子。

    徐秋萍先前流过一次产,因为身子弱,大夫说她不能够再生育,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可为了能给丈夫留个后,她硬是跟变成傻子的楚明春生了个儿子。

    但就在她冒着生命危险生下孩子的当晚,楚明春就不见了。

    转过天早上,就传来消息,说是楚明春吊死在了那个‘头目’的屋里,就吊死在了他的床边上。

    而那个头目睁开眼看到屋里吊着个死人,竟活活被吓死了。

    让段乘风和娟子都感到不解的是,楚明春上吊的绳子,居然就是娟子一直藏在鸡窝底下的那根悬魂索。

    楚明春吊死以后,徐秋萍也变得神神叨叨,不怎么正常。

    她先是缠着娟子,问怎么才能见到鬼,后来又问死了以后怎么能够找到自己想见的鬼,到最后干脆是从早到晚,逢人就说些鬼啊仙的。

    村里人都说,她这是受了刺激,变成半魔道了。

    那场浩劫过去以后,又过了几年,徐秋萍就带着儿子离开了蛟鳞河。

    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儿,她也再没有回过蛟鳞河。

    段乘风说,她不是魔道了,魔道的人又怎么会把孩子养的白白胖胖的?她是想自己的丈夫,用尽各种办法,想和丈夫再见面。

    “她那些歪门邪道都是自学成才?”静海一脸诧异。

    “不是。”我摇了摇头,“她离开这里,先是回了四川老家,跟一个苗家的蛊婆学蛊术。后来又离开四川,去了福建一带,一边给人干活养孩子,一边找人学问米之类的阴阳术。她瞎了的那只眼睛,是因为在粮食局给人扛大米卸车的时候,身体单薄,支撑不住,摔在地上,被板车的一角戳瞎的。”

    静海叹了口气,“唉,她这也算是应了五弊三缺了。”

    “这些都是你通过悬魂索看到的?”段乘风问我。

    我点点头。

    段乘风皱了皱眉:“有件事我一直想不通,当初明春哥是怎么知道悬魂索的事,又怎么能进到那个‘头目’屋里,吊死在他床边的呢?”

    静海呵呵一笑,“阴阳事深似海,你我活了这把年纪,敢说什么都了解吗?不敢!就像是某人能用刀把魂魄从悬魂索里解脱出来,我可是连听都没听过呢!”

    我点了根烟,吸了一口,目光又转向了董亚茹。

    见她被看的不自在,桑岚忍不住问我:“你怎么了?真喝多了?老看妈干什么?”

    “徐秋萍直到昨天早上才死,借尸还魂的是谁?”

    桑岚等人,包括窦大宝和潘颖都是一愣。

    我现在已经确定了借尸还魂的‘人’的身份,可她不现身,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先说出来。

    这时,静海和尚忽然尖着嗓子“哎呀”了一声。

    “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啊?”瞎子皱着眉头问。

    “小子哎,你喝酒喝懵了吧?”静海瞪了他一眼,指着段乘风和段佳音父女:“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了?在村口的时候,你看见什么了?”

    瞎子一愣,猛地一拍大腿:“卧槽,我真忘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也有点反应过来。

    “要死人了。”

    我一怔,转向说话那人,居然是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季雅云。

    她朝我点点头:“我感觉村里要死人了,会死很多很多人。”

    瞎子已经从炕上跳了起来,边穿鞋边说:“她说的没错,这里的气势全变了,完全是一副阴地的气势。”

    “不出三天,这村子就会血流成河,不复存在了。”静海接口说道,人却没动地方。

    他冷冷看了瞎子一眼,等到瞎子下了炕,才冷冷说道:

    “你着急忙慌的有什么用?你只看出气势变了?知道会出什么事吗?”

    瞎子猛一愣,回过头来看了他半晌,忽然朝他深深鞠了一躬:“先前是我错了,我向你赔礼。”

    “乖!”静海眼皮也没抬。

    “大师,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瞎子问。

    静海摊了摊手:“我哪儿知道啊?”

    “我艹……”瞎子红着眼睛就要扑上去。

    我让孙禄拉着他,问静海究竟是怎么回事。

    静海皱了皱眉:“我也只是感应到村子周围充满了死气,我又不会算,哪儿知道会出什么事啊?现在会算的反倒不会算了,这是死劫要应在他们身上啊。他跟我凶有什么用?有能耐自己帮他们把劫难躲过去啊?”

    “什么死气?谁有劫难?”段乘风问,他这会儿酒意上头,说话也有点含糊:“咱们虽然是头回见面,可都算投缘。你们谁要是有个灾劫的,说出来,我帮你们算算。”

    说着,打开旁边一个箱子,从箱子底下翻出一个小布包。

    布包一打开,包括段乘风在内,几乎所有人都愣了。

    包里是段乘风赖以成名的铁算盘。

    然而,本来乌黑锃亮的铁算盘,居然生了锈,算珠锈死在一起,拿在手上居然都不能发出声音。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居然是段乘风。

    他挠了挠花白的头发,竟有些讪讪的笑了笑:“嘿嘿,几十年没动过了,怕是不能帮你们算了。”

    “铁算盘生锈,爸封卦了。”段佳音失神的喃喃道。

    静海看了她一眼,又斜了一眼瞎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既然不明状况,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瞎子强忍着气问。

    “走!”静海起身道:“既然死气局限于此,离开这里不就没事了?”

    瞎子又让他说愣了。

    “我们走了,那村子里的其他人怎么办?”季雅云忽然喃喃的说道。

    我诧异的看向她,却见她正愣愣的看着一个方向。

    顺着她的眼光,就见她看的,是段乘风刚才打开的箱子。

    “你没事吧?”我小心的问:“你怎么会感觉到村子里会死人的?”

    季雅云反应过来,转向我说:“上次从火车上下来,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这些天……我脑子里总是出现一些东西……”

    “小姨,你是不是不舒服?”桑岚问。

    季雅云摇了摇头,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对我说:“让我试试,我可能会弄清楚村子里会出什么事。”

    不等我开口,她接着说道:“不过,我要你帮我。还要……”

    她反手一指那个箱子:“我要用箱子里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神医仙婿〕〔1255再铸鼎〕〔伏天氏〕〔大医者〕〔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第一侯〕〔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无敌传人〕〔无缺道途〕〔僵尸被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