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异世界普及科〕〔异界魔武〕〔剑门小师叔〕〔配角的修炼手册〕〔绝代名师〕〔无限世界好好玩〕〔诸天最强大BOSS〕〔暴风领主〕〔圣元天成〕〔开局召唤黑影兵团〕〔无敌辣条系统〕〔首席追缉令:陆少〕〔超级资源大亨〕〔文娱从旅行开始〕〔竹马总裁要娶我〕〔绝品豪婿〕〔深渊〕〔异世修仙册〕〔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豪门狡妻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一章 请神
    我听的一愣,下意识的看向段乘风。

    段乘风还在看着生了锈的铁算盘愣神。

    他忽然抬起头,含糊的对段佳音说:“妮儿,快过年了,明天你去城里买点烧纸啥的,咱去给你娘上个坟去吧。”

    说完,居然歪倒在炕上,呼呼睡了过去。

    等段佳音和瞎子把他伺候好,我问段佳音,箱子里都有什么。

    段佳音这会儿也是没了主意,干脆爬上炕,把箱子里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

    我看看她拿出的东西,再看看季雅云,更狐疑起来。

    段佳音拿出来的是一面周围绑了铜钱、背面嵌了响铃的手鼓;一条三尺多长四股筋的皮鞭子;一件样式古怪颜色鲜艳的袍子;还有一个五彩描画的大木头面具。

    “爸说,这些都是我妈留下的。”段佳音神情有些黯然。

    “文王鼓、赶仙鞭……这些都是跳大神用的东西。”瞎子疑惑的看向季雅云。

    其他人也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你会跳大神?”我问季雅云。

    季雅云表情纠结的说:“上次从火车上下来,我就觉得脑子里多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每次睡醒,那些东西就清晰了许多。”

    我回忆了一下,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在绿皮火车上的时候,周大龙曾把娟子残留在车上的灵识推进季雅云的身体。

    娟子是萨满,或许因为这样,季雅云才会继承了她的萨满巫术。

    这虽然听上去匪夷所思,但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大美女跳大神……”窦大宝神情古怪的看着众人。

    何止是他,就连桑岚的父亲看季雅云的眼神也都显得怪异起来。

    季雅云是典型的现代女性,实在很难让人把她和跳大神联想在一起。

    我说:“既然没旁的法子,那就试试吧。”

    一众人来到院里,不大会儿,换了衣服的季雅云也走了出来。

    她自己的脸也涨的红通通的,显然也觉得窘迫。

    她咬了咬嘴唇,走到我面前,小声说:

    “我从来没试过,不一定能成功。可一旦把仙家请来了,最有可能的就是上你的身。”

    “等等。”

    “怎么了?”季雅云小心的问我。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

    我怎么就感觉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呢?总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

    季雅云见没人再说话,又咬了咬嘴唇,从段佳音手里接过面具戴在了脸上。

    看着她左手拿着文王鼓,右手提着赶仙鞭,摇摆着身体唱着听不懂的词,所有人的心里有种诡异莫名的感觉。

    与此同时,我心里刚才那种不对劲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我到底忘了什么呢……

    这时,季雅云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脸看向我。

    我心一提,不自觉的耸了耸肩膀,却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劲。

    季雅云透过面具看着我,眼神很是疑惑:“悲王已经请来了,为什么没有上你的身?”

    “悲王?”我一愣。

    “岚岚!你怎么了?”董亚茹突然惊呼了一声。

    我脑子猛一激灵,回过身,就见桑岚低着头蹲在地上。

    “妞,你没事吧?”潘颖说着就想去拉她。

    “别碰她!”我急道。

    就在我阻止潘颖的同时,地上的桑岚突然开口了:“别碰我!”

    “啊……”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董亚茹和潘颖更是叫出了声。

    桑岚嘴里发出的,竟然是一个苍老嘶哑的女人声音!

    我终于想到忘了什么了,相比我的恶鬼体质,这里还有一个自带‘招鬼’体质的人。

    这个人就是桑岚!

    当初顾羊倌让她戴上从我床底下挖出来的鬼头玉,这女人就接连招惹了老黄皮子、鬼罗刹上身。

    现在季雅云请神,招来的悲王竟附到了桑岚的身上!

    桑岚在地上蹲了一阵,突然抬起了头。

    她的脸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眼角和嘴角都往下耷拉着,嘴两边竟还隐隐约约浮现出三道老鼠胡子一样的痕迹。

    这使她看上去既像是一个苍老的老人,又像是老鼠成了精!

    “怎么会这样?”桑岚的父亲和董亚茹都慌了。

    “没事,她只不过是临时客串了一下二神的角色。”我嘴上说着,心里也是没底。

    季雅云头回请神就成功了,请来的‘神’却上了桑岚的身……

    我怎么就觉得,这位仙家的形象有点不大对头呢?

    桑岚目光转动,看了一圈,最后落在季雅云身上:“你找我干什么?”

    季雅云似乎也懵了,被我拉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你……你是附近的悲王?”她的声音不自主的打着颤。

    “是!”桑岚回答道。

    见季雅云紧张的说不下去,我一咬牙,走到桑岚面前:“既然是前辈,那您应该也感觉出这周围不对劲了。前辈,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桑岚看了我一眼,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声音嘶哑的说:“有人进了山,漫山尸动,这里就要血流成河了!”

    “漫山尸动!”我脑筋儿猛一蹦。

    桑岚的眼睛本来是水汪汪的,这会儿却变得有些浑浊,而且眼神闪动间,竟透出一股鬼鬼祟祟的味道。

    她目光又扫了一眼其他人,缓缓的说:

    “这个村子里有人得罪了懂妖法的人,那伙人进山作法,明天夜里,山里的、河里的死尸都会诈起,会杀了这村子里的所有人!”

    “那些人现在在哪儿?”瞎子急着问。

    桑岚眼珠转动,好一阵没说话。

    我正想再问,她忽然开口说:“我可以带你们去找他们。”

    瞎子急忙说:“好……”

    我听出‘桑岚’的话似乎有点不大对,忙拦了他一把,盯着桑岚,沉声问:

    “前辈,你究竟是什么人?”

    “谁找我来的,你问谁!”桑岚又低下了头。

    季雅云走到我身边,口气有些不确定的说:“我请的是悲王……”

    我想了想,往前迈了一步,“悲王前辈,请问您生前是哪一堂仙家的门下?”

    桑岚这次头也没抬,低声说了两个字:“灰家。”

    我心里一咯噔,“你打算怎么带我们去找人?”

    桑岚没有回答我,而是低着头说:“明天一早出发。”

    说完,竟“哎呀”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听声音,竟是桑岚本人的,悲王竟然已经走了。

    潘颖看了看我和季雅云,急着过去把她扶了起来,“岚岚,你没事了吧?”

    “我没事。”桑岚有些狼狈的爬起身,看着季雅云的眼神满是委屈,“为什么是我啊?”

    季雅云手足无措:“我……我也不知道。”

    “对啊,为什么会是她呢?”静海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走到桑岚面前,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她。

    静海忽然抬手朝她身前一指:“你脖子里戴的是什么?”

    桑岚愣了一下,似乎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狠狠瞪了我一眼,把鬼头玉从领子里翻了出来。

    “呀!这是……”静海眼珠转了转,上前一步,把手摊在她面前,“你把它摘下来,让我给你看看这是什么邪物!”

    见他眼里又露出那种贪得无厌的神色,我上前一步挡在桑岚面前。

    静海面色沉了下来,和我对视了一阵,冷哼一声:“呵,一块鬼玉而已,我还没看在眼里。”

    他朝我身后的桑岚扫了一眼,忽然怪笑道:“嘿嘿,有意思,这么个漂漂亮亮的小丫头也敢请神上身,真当所谓的仙家都是好相与的吗?刚才那老婆子发现了这么个好宝贝,怕是不会轻易放过她了!”

    听他这么说,我也是一阵头大。

    说是‘请神’,可跳大神请来的通常都不是什么仙家,而多是有些道行的孤魂野鬼之类。

    这类鬼物通常不会害人,但桑岚这样年轻丽质的女孩儿,难保不会勾起‘仙家’别的心思。

    请神容易送神难,正是如此。

    这会儿我也顾不上想这个了,跟瞎子等人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关心则乱,一向头脑清楚的瞎子竟也没了主意。

    最后还是静海说:“想那么多干什么?既然说了是有人作妖,那就把作妖的人找出来。不过我倒是想知道,是谁招惹了什么人,弄的要屠村这么大阵仗。”

    他的话算是给我提了个醒。我扭脸看向董亚茹,却见她正拉着桑岚的手一脸关心的样子。

    进山找人已成定局,接着要做的就是决定人选。

    潘颖没开口就让我给拦住了,人命关天,这事可不能马虎。

    我想了想,问段佳音,为什么非要让孙屠子过来。

    段佳音说,从昨天开始,她就发觉自己的卜算能力在逐渐消失。

    她最后算到我们这趟会有灾劫,只有当初在绿皮火车上的人都在,才能度过这一劫。

    不过她算到这些的时候,已经很模糊了。

    我又和瞎子合计了一下,最后决定我和瞎子、孙屠子一起进山。窦大宝和潘颖留在村里照应。

    出乎意料的是,静海半阴不阳的说:“送佛送到西,既然来了,那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吧。还有,你们还少算了一个人。”

    “谁?”孙禄拧着眉毛粗声问,他是怎么看这老和尚都不顺眼。

    “没有她带路,你们找谁去?”静海朝桑岚努了努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