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无敌〕〔魔能星海〕〔我有一座恐怖屋〕〔岚神〕〔谛魔之渊〕〔大帝要回家〕〔神级无上帝尊〕〔九段刀〕〔人道至真〕〔董家有婿〕〔镇世武神〕〔逆天废柴:邪君的〕〔佳人何可栖〕〔兵王弃少〕〔鬼手医妃:摄政王〕〔甜妻若水〕〔反穿女王爷,霸总〕〔阴阳石〕〔都市无敌战神〕〔重生之财气冲天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四十七章 蛟龙附凤
    “老鼠婆一直都没走。”瞎子小声对我说。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这老鼠婆子果然没那么轻易放过桑岚。

    不过,她在这个时候现身,未尝没给我们带来一分惊喜。

    胡黄白柳灰五大仙家中,灰家极少出马,可一旦其他仙家有难,掌堂的仙家多半会请灰家出马。

    因为论起打洞脱逃,灰家认第二,就没谁敢认第一。

    被上身的桑岚微微低着头,正对着那面墙。

    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不大会儿,墙面竟发出“咔哧咔哧”的声音。

    仔细一听,声音是从墙壁里边,从上方传出来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大型啮齿类动物在啃咬坚硬的物品,声音入耳,让人脑子发紧,心肝一阵阵发颤。

    不到一根烟的工夫,就听“轰”一声,墙面竟向上升起,露出一个足够两人并肩进去的门户。

    “里边居然有灯光!”孙禄愕然道。

    “快进去!”桑岚急切的说道,嘶哑的嗓音确定是老鼠婆无疑。

    我顾不上多想,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快步走进了暗门。

    刚要回头,就听身后传来轰隆一声,接着就是几下同时倒抽冷气的声音。

    转过身看清楚状况,我也是头皮一紧。

    那沉重的石门竟然又已经落了下来,最后一个进来的孙屠子,后脑勺几乎就贴着墙面。

    即便是孙屠子胆大,脸也吓白了,冷汗跟下雨似的顺着脑门子往下淌。

    “糟糕,机括坏掉了,生门变死门,我们该怎么出去?”静海有点慌了。

    我和瞎子面面相觑,心里也都拔凉拔凉的。

    古代人设置的机关不可谓不巧妙,但原理却通常都很简单粗暴。

    一旦机关损害,这么沉重的石门几乎是不可能凭我们几个就能打开的。

    孙禄总算是缓过来些,抹了把冷汗说:

    “既然进来了,就先别想着出去了,先办正事再说。”

    我点点头,回过头仔细观察环境。

    这是一条长度大约十多米的通道,要说有什么诡异,那就是两边的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嵌着一盏石质的油灯。此刻,所有油灯竟都是被点亮了的。

    “难道这些灯一直都是亮着的?”桑岚拉了拉我的袖子问道。

    她的声音和容貌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显然,老鼠婆又已经‘走了’。

    静海吸了吸鼻子,臊眉耷眼的说:这是长明灯,用的不是普通的灯油,而是人鱼膏。只要一点点,就能燃烧很长时间。灯芯里加了料,只要空气流通,就会自动点亮。

    我冲瞎子和孙禄使了个眼色,当先朝前走去。

    沿着通道走到头,竟又是一座阶梯,只不过这阶梯却是向下的。

    瞎子低声说:“没错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妃子墓,正主在下面。”

    “你想到这是什么格局了?”我问。

    瞎子点点头:“这种格局我只听师父提到过一次,没亲眼见过。上下两层,正主的墓室深入水下地脉;上面同样应该有棺椁,不过那并不是安葬的陵寝,而是镇局造势的陪葬。”

    “还记不记得毒凤担阳局?”瞎子忽然问我。

    我说当然记得。

    瞎子说:这里的格局叫做蛟龙附凤,是和毒凤担阳类似的邪局,却又比毒凤担阳宏大的多。

    同样是借助女人来造势,毒凤担阳为的是家族福荫,而蛟龙附凤则是以沾染过皇帝龙气的女人来镇局,目的是要将龙气引到做局的人身上。

    这蛟龙附凤的局势,多半是当时哪个妄想当皇帝的皇亲国戚设的,目的是为了谋夺帝位。

    “你该不会是说,这里真正的墓主是那个皇亲国戚吧?人都死了,还怎么当皇帝?”孙禄不解的问。

    瞎子摇了摇头:“下面葬的应该不是什么皇亲国戚,而是帮助那位野心家打造这邪局的风水师,又或者是阴阳方士。”

    瞎子说:‘蛟龙附凤’并不是单一的将龙气引到想要当皇帝的人身上,而是分摊给一龙一蛟。

    龙自然是指想当皇帝的人;而蛟是指想要通过邪门阵局,借助龙气修炼得道的方士。

    当初瞎子听师父说到蛟龙附凤的时候,只觉得荒诞不经。

    想当皇帝的人多了,可没有帝王心计,单是耍弄这些不上台面的手段,又怎么能成功?

    更何况阴阳方士想要借此局得道,是要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把自己葬在这墓里的。

    “没想到真有这样的二百五。”瞎子摇了摇头,“臧志强说起阴阳山的时候,我还真有点懵了。这会儿再想想,上面之所以有两条通道,多半是打造这阵局的方士通过其中一条下来,等到‘得逞大道’,再通过生门出去,达到登峰造极的目的。龙在云霄,蛟在水中,也更证实了这一点。”

    我点点头:“鬼山的人很可能就在下边,都小心点。”

    台阶十分的冗长,却不算狭窄。恰好能容一个人信步闲游的上下。

    我边亦步亦趋的向下走,边忍不住暗暗摇头。

    造设这邪局墓葬的人脑子里绝对有屎。

    借助被皇帝赐死的妃子就能当上皇帝?

    借助一个皇帝不要的妞,就能死而复生,修成仙道大成,然后一副仙风道骨的背着手从这里走上去重见天日?

    简直是两个失心疯……

    沿着阶梯下到底,是一条笔直向前的通道。

    一直捧着罗盘的瞎子忽然停了下来,“咦,怎么到了这儿,生位又出现了呢?”

    “在哪儿?”

    不知道为什么,快要下到底的时候,我就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感觉,总觉的这下面的构造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瞎子看着我,朝着上方指了指,“还是在上边,难道机关没有毁掉?”

    我怔了怔,下意识的抬起头向上看,顿时就发现上方有蹊跷。

    除了外边的吊桥,我们经过的通道高度最多不超过三米,然而就在楼梯下方的这片位置,往上竟然一下子挑高了七八米甚至更高的样子。

    挑高的面积并不大,直径不超过三尺。

    从下往上看,就像是在顶上突兀的开了个洞。

    “这上边有猫腻儿?”静海骨碌着眼珠说,“可这么高,要怎么才能上去?”

    我打着手电往上照了照,可挑高的洞内像是能吸收光线,除了洞口的位置,根本看不清更深入的状况。

    “先不管它了,继续往前走。”

    我说了一句,低下头,就要继续向前。

    可是刚一转身,竟然看到一个人正匆匆忙忙的从通道另一边向这边跑来。

    借着两侧的油灯,我愕然发现,这人居然是个身穿道袍、头戴道冠的道士。

    只是离得近了,才看清这道士的样貌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高颧骨,狗油胡子三角眼,看上去贼贼兮兮的,绝不像什么好来路。

    道士像是压根没看见我,慌里慌张的迎面跑了过来。

    我刚想反应,他却一下子从我身上穿了过去!

    “嘶……”

    我猛地回过头,狗油胡子道士已经跑到了阶梯的位置。

    不过他没有沿着阶梯上去,而是做了一个诡异的举动……

    “小子,你怎么了?”静海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猛一激灵,再看那道士,居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不会是又看见什么了吧?”瞎子走过来低声问我。

    我点了点头,朝道士跑来的方向看了看:“先走。”

    快要走到头的时候,忽然,就听前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声音听上去有些虚弱,而且带着明显的惊恐,只说了三个字:

    “带上我……”

    见我又停下来,静海忍不住皱眉:“你又想干什么?”

    我眼珠转了转,小声问:“你没听见?”

    “听见什么?”静海疑惑的看着我。

    见孙禄和桑岚也都一脸茫然,我心里顿时有了底,狐疑的同时提高了警惕。

    刚一转弯,我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就在拐角的地方,竟赫然站立着一具死尸!

    不等桑岚叫出声,我已经第一时间捂住了她的嘴。

    这突然出现的死尸固然诡秘惊悚,可前方的通道明显已经到了尽头,而一侧则透入了明显强于这里边的光亮。

    拐角处的死尸和先前见到的都不一样,身上穿的,居然是只有在影视剧里才能看到的清朝兵丁的衣服。

    尸体没有腐烂,但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包裹着一层厚厚的油脂,乍一看,就像是矗立在那里的一具蜡像一样。

    可所有人都明白,这绝不是蜡像,而是一具不折不扣的真人尸体。

    他虽然挨着墙站在那里,但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惊恐无比。

    他的眼睛上同样蒙着一层油脂,但扩散的眼神中仍残留着极度的恐惧。

    恐怕世界最顶级的艺术家,也不可能把蜡像塑造成这样逼真的程度。

    ‘带上我……’

    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再次回荡在我脑海中。

    想到刚才看到的狗油道士,一副画面逐渐在我脑中清晰起来。

    静海等人这会儿也已经看到了前方的情形,互相递了个眼色,都警惕起来。

    我拿出一把竹刀交给桑岚,又拿出阴阳刀,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蹑手蹑脚的走到出口的位置,探头往外只看了一眼,我全身的汗毛顿时全都炸了起来。

    外边赫然是一座宏伟如地宫般的墓室,而在墓室当中,竟矗立着上百具穿着清兵服饰的蜡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饲养全人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号有毒〕〔临渊行〕〔黑龙法典〕〔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