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富豪从西班牙开始〕〔我老婆是大明星〕〔混沌星墟〕〔樱雨飞扬〕〔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笑踏江湖〕〔神君见笑了〕〔穿书后我成了反派〕〔我的超脑能建模〕〔龙神至尊〕〔朕有帝皇之气〕〔探虚陵现代篇〕〔恶来传〕〔名门婚宠〕〔敢问穿向何方〕〔至尊乘风〕〔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王者大陆and荣耀联〕〔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三十五章 庆幸有你
    大略看了一遍图纸内容,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

    图纸画的并不细致,标注的字迹也十分潦草,像是时间紧迫,匆忙赶画出来的。

    我虽然很少接触船只,可也能看出,图上画的,应该是一艘颇具规模的轮船内部结构。

    老八嘎死前认为自己被骗了,除了宣泄委屈和歇斯底里的大喊军国主义口号,就只了这么一个词——游轮。

    他显然是想要传达什么讯息。

    现在,赵奇又偷偷将一张轮船平面图传递给了我……

    赵奇和郝向柔来这里,应该和轮船有关。

    可问题是……这艘船在哪儿啊?

    难道是,我们现在住的船屋隐藏着什么秘密?

    这个想法很快被我自己否定了。

    我们现在居住的船屋,就是由一艘旧货船改的,和图纸上画的船只规模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一艘船的空间是不会改变的,我并不认为旅馆本身有着怎样的秘密,除了……

    那个被供奉在家庙里的泥猫!

    可那只泥猫就算再邪异,和轮船又有什么关联?

    我拿起手机,盯着点亮的屏幕看了半晌,最后还是放下了。

    赵奇要是方便联络,也不会偷偷把图纸塞到我屋里。

    事实是,见到他和郝向柔一起出现时,我已经隐约想到一个可能。

    赵奇的回归是一场阴谋没错,但却未必是他自愿的。

    他有一个很大的软肋,那就是,一直被裹挟囚困在鬼山阴谋中的萧静。

    我宁可相信他是被威胁,才会替鬼山做事。

    现在眼前的这张图纸,似乎已经证明了我的猜测……

    我将图纸反复看了几遍,收了起来,准备明天一早拿给瞎子等人讨论。

    其余事我也不多想,多想无益,见招拆招。

    本来想安稳的睡一觉,哪知道睡到半夜,外面竟又传来了“嘎吱嘎吱”的挠门声!

    “呵,这是不想让老子消停了!”

    我冷笑了一声,翻身起床,几步来到门口。

    “谁啊?”我冷声问。

    “嘎吱……嘎吱……”

    “你牛13。”

    我也懒得管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了,右手捏起法印,同时左手拉开了房门。

    就在我打开房门的前一刻,挠门声戛然而止。

    门外,并没有人。

    然而,看清外面的情形,我还是不由得呆住了。

    我对船屋的一些细节已经很熟悉了,外面虽然是过道,但却明显不是船屋客房的走廊……

    “谁在那里?”一个发抖的女人声音突然从走廊上传来。

    我心一动,一步跨出门。

    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顿时又是一愣。

    “老板!”季雅云一脸仓惶的跑了过来。

    等她来到身边,我才勉强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她身上居然还穿着睡裙。

    “老板……徐祸,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地方?”季雅云有些惊慌的问。

    “呵,我要是,这是在梦里,咱俩是在梦中相会……”

    一句调侃的话没完,我就窒住了。

    在和季雅云话的时候,我的目光下意识的转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惊愕的发现,房间里的陈设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景象。

    原先的客房不复存在,房间里除了靠墙的一个木柜和一张双人沙发,就只有正中一张欧式的圆桌和围绕着圆桌的几把椅子。

    而在圆桌的桌面上,赫然散落着一副扑克牌!

    “艹!”我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这不就是我昨晚做梦,在黑暗中摸‘保龄球’的那间屋子?

    妈的,做恶梦还连本的?

    错愕间,季雅云突然握住了我的手,颤声问:“这是什么声音?”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更是惊诧的无与伦比。

    我竟然听到了机械的轰鸣声,还有水浪拍打船身的声音。

    脚下的地板微微晃动……

    打量四周……这分明就是在一艘船上,而这艘船绝不是我们居住的旅馆船屋,而是在水中行进!

    “徐祸,我们是在做梦还是怎么了?”季雅云喃喃的问。

    我朝她丝质睡衣包裹的身子看了一眼,点点头:“是啊,是做梦,你的噩梦,我的春梦。”

    季雅云顿足:“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这吊儿郎当的毛病?”

    “好啊,你现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马上就改。”我干笑道。

    事实是我现在除了惊疑就只剩下无奈了。

    我根本分不清如今的一切是梦境还是现实。

    现实中,我绝不可能从一个空间转移到另一个空间。

    可如果是梦,季雅云现在几乎整个人都贴在我身上,以男人对女人本能的敏感,这他娘的能是做梦嘛……

    季雅云显然也大体意识到了身处的环境,竟少有的低声吐槽:

    “本来是陪茹姐来散心,又这样了……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跟这些破事脱不开了!”

    “现在该怎么办?”她问。

    我:“现在?你可以继续抱着我,可等会儿我要是兽性大发,你别躲。”

    季雅云脸一红,放开我的胳膊,却仍是拉着我一只手,嗔了我一眼:“你就是没边儿!”

    跟着又跺了跺脚,“赶紧想想怎么办吧?!”

    “你先告诉我,你现在是季雅云,还是雅?”其实从上次季雅云‘本人’出现在阴阳驿站,我就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我有预感,‘时候’的雅不会再出现了。

    雅是季雅云分离出的灵识,如果没有消散,那就是和我被顾羊倌分化出的‘草头神’一样,回归本体了。

    草头神回归后我并没有感觉到和先前有多大不同,那季雅云呢?

    雅回归后,她自身又有怎样的感觉?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

    季雅云神情有些茫然,突然,她的眼神一紧,指着前方:“那里有人!”

    我虽然尽量让自己放轻松,可听到这话,还是紧张地转过头,朝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就见一个身影一闪而过,隐没在走廊的尽头。

    “是她!”

    “是她!”季雅云慢了我半拍,却和我吐出了相同的两个字。

    我看了看身边已经改变格局的房间,耳听隐隐传来的行船声响,下意识的握紧了季雅云的手:

    “我不知道你这个童养媳到底是哪位大能的安排,可我知道,等我老了以后,想起和你在一起的每一段莫名其妙的经历,我都会庆幸这辈子认识你。”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穿成偏执反派的小〕〔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