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玄医民工叶阳〕〔万界至尊〕〔主角楚炎林雪微的〕〔武极邪神〕〔听说我渣了美人师〕〔星际恋爱物语〕〔人间杀神〕〔太子陛下我要翻墙〕〔穿越之毒妃嫁到〕〔姜少,宠妻不太晚〕〔极品天医〕〔我的舰娘很科学〕〔天黑不要点外卖〕〔穿越农女有神器〕〔超奥特传记〕〔我重生到复苏之前〕〔都市东域战神〕〔开局拜师无极剑圣〕〔我的农场太火爆了〕〔我的要塞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六十二章 太阴渡鬼令
    “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了你。只是,从今以后,世上再没有了木甲术一门技艺。”

    这一次我听的清楚,那女人的声音竟像是由神像发出的!

    素裙女子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显得十分欣喜,一下跳起来,向着外面跑去。

    徐洁拉着我就要往外走,看着神像,我心里猛地一动,反手拉住了她。

    看着她有些茫然的眼神,我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块凤凰石。

    徐洁愣了一下,随即便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现在变成这副样子,你还愿意要我?”

    “呵,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都是最初见到的那个女骗子。”我将凤凰石挂在她颈间,最后朝着无眼神像看了一眼,拉着她向外走去。

    走出大殿的时候,我似乎又听到神像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但我和徐洁都没有回头去看。

    素裙女子从旁边一间房子里跑了出来,欢快的朝着庙外跑去。

    再看那间屋子,供桌上已然摆放着一男一女两个刻了名字的木偶。

    走出神秘的庙宇,素裙女子连同棺材和那些木偶全都不见了,墓室中一片被扫荡过的狼藉。

    石门外,山洞中,也只剩下那个损毁的青年木偶。

    这时再看这木偶,我和徐洁都已经大致明白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于木甲术,我之前毫无概念,但此刻也知道,那是一门古老传承,胜似鬼斧神工的木工机关术。

    很多事都是听上去匪夷所思,但却切切实实的发生过、存在过。

    素裙女子的阿哥或许早已离世,却利用一些常人闻所未闻的方法,将魂魄与木甲人糅合在一起,以另一种方式重生,默默的陪伴守候在自己的爱人身边。

    素裙女子在老死的前一刻,终于知道了这件事,毅然选择以同样的方式‘重生’。

    然而,当她放弃了轮回,甘愿为了感情而‘沉沦’的时候。却被一伙贼,一伙该死的盗墓贼毁灭了她的全部。

    徐洁看着损毁的木偶:“魂灵和木人糅合,木人被毁,他是真的永不超生了。”

    “不应该这样……他们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我喃喃道。

    人变成木偶固然耸人听闻,但更恐怖的是,甘愿放弃了一切,却仍然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我替素裙女子和青年感到不甘,决定哪怕只是自我安慰,也要尽我所能的做一些事。

    我将徐洁揽到身后,咬破指尖,在对着木偶的虚空中大开大合的画了一道符箓。

    “天地人鬼神,六道归一,三界让路!”

    我大声念出了素裙女子和青年的名字,双手扣起法印,“阳世鬼道徐祸,开地门渡魂!敕令!”

    ‘敕令’两字出口,我猛然就觉得胸口像是被铁锤狠狠砸中,喉头一甜,“噗”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紧跟着,意识开始迅速模糊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缥缈的声音:“徐祸,回来!”

    这声音就像是一个讯号,下一秒钟,我感觉脑子嗡的一下,各种熟悉的、不熟悉的声音像是潮水般同时灌入了脑海。

    “福,回来,快回来!”

    “祸祸,醒醒,你别吓我!”

    “祸祸,你不能死,你阳间的饭还没吃完呢!”

    ……

    我竭力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像是被胶水黏住一样,无论如何都张不开。

    与此同时,我感觉自己像是置身在江水中,身体不断的向下沉去。

    就在我再无力抗争,想要放弃挣扎的时候,忽然,感觉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

    “不要走啊,你还要把我的朋友带回去呢!”一个口齿不清的稚嫩声音在我耳边道。

    “茶茶?!”

    我仍然无力睁开眼,却发觉我似乎能够用另一种方式感应到自身所在的环境。

    我发觉自己真的在水里,四周围一片黑暗,但在黑暗当中,却漂浮着两个的身影。

    其中一个拉着我的手,留着大背头的屁孩儿我已经很熟悉了,是茶茶。

    另一个……

    看着那个通体透着水晶般幽幽蓝光的孩身影,我不禁有些迷茫。

    茶茶看了那孩儿一眼,竟有些鬼头鬼脑的凑到我耳边,声:

    “她叫阴月,四(是)在船上长大的。我和她打了好久了,她打不过我。她已经同意了,只要你带她走,她就可以放过这里所有的人。”

    “什么跟什么啊?”我一头雾水。但孩儿身体透出的蓝光还是让我不自觉的想到了一点。

    在鬼船浮出水面前,江面上曾冒出一个蓝色的火球,难道这孩子就是鬼船出现的关键?

    “我可以带她走,可我现在在哪儿?”我下意识的问茶茶。

    茶茶没有回答,而是扭过脸,朝着蓝色的孩儿“嘿嘿嘿”坏笑起来。

    “徐祸!你醒醒!”

    一个最为熟悉的声音猛然在我耳边响起,一时间,周围的黑暗竟迅速的消退。

    感觉身体开始上浮的同时,我‘看到’上方渐渐透出一抹暖色的光亮。

    茶茶拉着我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温热柔软的手。

    被这只手握住,我终于奋尽全力睁开了眼睛。

    徐洁的脸孔映入眼帘,竟然恢复了我熟悉的年轻模样。

    “我靠,你终于醒了。”瞎子抹了把脑门,气喘吁吁的道。

    这时,我才发现不光是他,窦大宝、静海、赵奇、郝向柔,还有那个莫名出现的女白领,以及桑岚、季雅云,甚至是肉松都在一旁。

    而我所置身的,却是那间有着赌桌的船舱。

    “刚才……我一直在做梦?”我恍然的问。

    女白领眼神古怪的盯着我看了一阵,摇了摇头:“不完全是梦,是我用通灵术,把你和你爱人的生魂带到了灵识结界的中心。你现在应该找到结界存在的源头了?”

    “结界已经破了,赶紧离开!”赵奇用同样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窦大宝一边招呼着往外走,一边对静海:“跟着你走八趟了都上不去甲板,这次有没有准谱啊?”

    “放心吧,这次一定能上去。你没感觉到,这里的气势和先前不一样了吗?”

    听瞎子我才知道,两拨人分开后,他和窦大宝跟着静海一路寻找,却怎么都不能上到甲板。

    后来三人一狗遇到了赵奇和郝向柔,对方竟也是一样,所有人都在船上迷了路。

    我顾不上再想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脚下的水已经漫到腿了。

    船就快彻底沉没了。

    赵奇和郝向柔打头,一行人并没有遇上迷路的状况,而是很顺利的沿着船尾的楼梯上了甲板。

    郝向柔看了赵奇一眼,拿出手机似乎是想拨号,看了看屏幕,却皱起了眉头,“怎么会没信号?”

    赵奇没话,眼珠转了转,扭脸朝着船头的方向看了过去。

    顺着他目光一看,所有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甲板上竟多了几十个形态各异的鬼魂,正在飘忽着往这边走来。船上的各个位置,竟还有更多的鬼魂不断的冒出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命阴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神医仙婿〕〔伏天氏〕〔大医者〕〔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第一侯〕〔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无敌传人〕〔无缺道途〕〔死镖〕〔1255再铸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