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当反派啊〕〔女神的至尊神婿〕〔非洲农场主〕〔我不想受欢迎啊〕〔开局一条小渔船〕〔霍少的蜜宠娇妻〕〔从扶弟魔开始当首〕〔一代女仙〕〔第一继承人〕〔飞城上的倾情乐章〕〔都市靓色人生〕〔华娱之闪耀巨星〕〔万古最牛战神〕〔乡间轻曲〕〔闪婚独宠:陆少娇〕〔神偷世子妃〕〔戏闹初唐〕〔一起捉妖吧〕〔星光月夜皆归你〕〔甜妻若水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九章 夜班车
    难不成车上还有别‘人’?

    我一下子警醒起来。

    你跟谁话呢?我试着向**头问。

    **头奇怪的看着我:跟老大娘话呢啊!

    她忽然又咧嘴一笑,帅哥师傅,你人真不错。不怕老实,在你之前,我都问了好几个你的同行了,那些家伙一听我要去李海,一个个都装听不见。

    看到她有些俏皮的笑脸,我又忍不住大大翻了个白眼。

    心徐祸啊徐祸,你真是越活越倒退了,你本身就是个阴倌,真要有什么东西上了车,你还能看不见?

    这妞就是见那中年人睡着了,拿你寻开心呢!

    见**头还在嬉皮笑脸,我忍不住:就你那么砍价,谁受得了?我也就是顺道回平古,所以才拉你一段。你真以为就你会计算,开出租的不用吃饭啊?这一脚油门下去,都是钱啊。

    我就吧!**头猛然一拍巴掌,指着我:我就吧,你要么是新入行的,要么是给人替班,要么就是平古那边过来的。

    我被她一惊一乍弄的有点发懵,想想看,我还真算是‘新入行的’。

    你怎么看出来我是新入行的啊?我好奇的问。

    **头眼珠转了转,张了张嘴,却突然摇摇头,没事儿,没事儿,那都是我瞎猜的。

    我更加奇怪,本来想追问她是怎么回事,却听到后座传来一阵鼾声。

    得了,我也别跟一逗逼逗乐了,咱现在是出租司机,得干一行爱一行,虽然是拼车,也尽量别影响其他乘客。

    那警示牌是什么时候立的啊?**头忽然探头看着前边问。

    没看到护栏坏了吗?应该是前不久出车祸了。我淡淡的。

    她的立警示牌的位置,正是两次出车祸的位置,下头就是中巴车翻进去的河沟子。

    我现在更加不认可赵奇的计划了,这半个晚上耗下来,哪有什么特殊情况啊?

    倒是拉了个逗逼,还有一个不爱洗澡的抠脚大叔。

    过了车祸地点没多远,就到了李海附近。

    **头忽然喊停车。

    见周围黑漆漆一片,只有远处的村路还亮着几盏灯火,我舔了舔嘴皮子,:这儿太黑了,不安全,你带路,我把你送到村里去。

    **头身子忽地往后一仰,瞪大眼睛盯着我。

    我冷不丁被吓一跳:怎么了?

    帅哥!你人实在太好了!我都想不顾一切的以身相许了!**头突然又用那种斜眼四十五度的方位看着我,有点含糊的:好二十就二十,我可不加钱啊。

    我……

    我差点没吐血。

    怎么就拉了这么个逗逼呢?

    好歹把这位姐们儿送到村口,她两只手在兜里摸索了两下,忽然嘿嘿一笑,从裤袋里摸出一沓钞票,抽出一张二十的递给我。

    我接过来,随手塞进排挡杆边的格子里,村里没灯,用手机照一下,心点啊。

    **头点点头,忽然转脸看向我,抿了抿薄薄的嘴唇,帅哥,你是在市里拉活多,还是在平古时间长?

    你想什么?我问。

    她挠挠头:你要是常在市里跑的话,明天晚上能不能还送我回来?

    我有些犹豫,可看到她期待的眼神,再想想接下来几天多半还得接着开这夜班车,也就点了点头,可以。

    那就这么定了!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不许反悔!

    你赶紧回家吧。我再次翻了个白眼。

    ok,拜拜!**头朝我扮了个鬼脸,下了车,朝着村里走去。

    一边晃晃悠悠,还一边怪里怪气的唱着:

    一身的穿戴,不必名牌,自然的潇洒,才真有气派!

    头发随风舞,才真精彩一举手一投足,都带风采呀,这才是帅!

    逍遥的主流派,你是今天新一代,漫不经心最愉快,二话不最爽快。

    笑骂由人不表态,处处独往又独来,天天开心天天笑,世上有谁比你,看得开?

    实在是太棒,自然的帅!不装不作状,不趁热闹不胡来!

    你是新一代的开山怪,帅哥呀……你呀你是真的真的帅!

    我听出她唱的是某个爆笑电影里的插曲,忍不住笑骂了一声‘二货’,挂上倒挡就想倒车。

    突然,一只手猛然从后边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草!

    我差点没被吓得从椅子里弹起来。惊吓之余,车也被憋的熄了火。

    我拉起手刹,回过头,就见那个邋遢的中年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一只脏兮兮的手还没来得及缩回去,而且还瞪圆着眼睛,表情惊恐的看着我。

    你干什么?我是真有点火了。

    我不是什么外貌协会,更不会以貌取人,但我绝不愿意被陌生人突然拍肩膀,而且是个男人……还是个很脏的男人……还这么突如其来……

    中年男人似乎也被我的反应吓得不轻,心的问:师傅,这是哪儿?你怎么开到这儿来了?

    我缓过神来,用力抹了把脸,有些没好气的:你也知道是拼车啊?!人家先上车的,我肯定得先把人家送到地方啊。你也看见了,那就是个姑娘,天这么晚了……

    我话还没完,中年人的脸色就变了。

    兄弟!你什么呢?从刚才我就觉得你有点不对劲……什么拼车?这车上一直不就只有咱俩人吗?你……你刚才默默叨叨的,和谁话呢?

    我往后扭着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实在无法分辨他的是真是假。

    看着他惊惶的神色,我本能的警觉起来,眼皮一扫,看了看他一直怀抱的黑皮包:你是什么人?包里装的是什么?

    见中年人愣着没反应,我干脆把证件拿了出来:我是警察!你是不是带了违禁品?!

    中年人又愣了一下,借着车里的灯光,把眼睛凑到证件前仔细看了看,转眼看着我问:你是警察?

    我勉强点了点头。

    中年人挠了挠头,像是想什么,可是眼珠忽然一斜,紧跟着就定住了,那……那是什么?

    我紧盯着他,快速的探过手打开手套箱,摸出一把扳手,你别乱动。

    我一边,一边低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只一眼,我整个人就是猛的一僵。

    目光所及,是排挡杆旁的一个格子。

    我记得,我刚才从**头手里接过二十块车费,随手就塞进了这个格子里。

    而此刻,那格子里根本没有什么钞票。而是只有一捧烧纸过后留下的灰白色的纸灰。那中间似乎还透着丝丝未烧尽的火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命阴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手术直播间〕〔1255再铸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