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后大佬把我当〕〔重生青梅逆袭记〕〔绝世之天命成凰〕〔绝颠之路〕〔超品农民〕〔影后常年热搜〕〔都市全能医皇〕〔每秒都在升级〕〔最风华〕〔直播之我是修仙者〕〔十方葬地〕〔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汉武挥鞭〕〔勇者大魔王〕〔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穿书后我成了男主〕〔妖颜女圣师〕〔画堂归〕〔福运小娇娘〕〔点击修仙app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命阴倌 第十章 戏法
    “靠!”我急忙拧开矿泉水瓶子,把火浇灭。

    “兄弟……不,警察同志,你这是遇上脏东西了!”中年人脸发白,声音发颤的。

    “别耍花样!!你是干什么的?”我干脆熄了火,回过头紧盯着他。

    好歹做了这么久的阴倌,真钱和烧纸我还能分不出来?

    而且还是刚烧完的烧纸……这是把我当傻子了吗?

    我心里已经认定,是这个邋遢的中年人在搞鬼,目的是想混淆视听。他那个皮包里,指不定装的是什么呢。

    中年人干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

    “我……我是跑江湖卖艺的,警察同志……我……我是良民。”

    “跑江湖卖艺?”我皱了皱眉:“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中年人:“我就是摆摊……变戏法的。”

    我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他的是哪种职业了。同时也更加认定,真钱变烧纸是他搞的鬼了。

    这些撂地的江湖艺人虽然多数落魄潦倒,但手上还是有一定功夫的,不然也吃不了这碗饭。

    能在人眼皮子底下动手脚不被发现的,也只有这种手快的人了。

    我朝他怀中的皮包扫了一眼,“包里装的是什么?”

    中年人把皮包往怀里拢了拢,嗫喏的:“这是我老娘的骨灰。”

    我又是一愣,不过还是沉声:“打开看看。”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拉开了皮包的拉锁,里面果然是一个骨灰坛子。

    借着车里的灯光,就见骨灰坛正面还镶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的是一个面容慈祥,带着微微笑意的老太太。

    看到这照片,我脑子里嗡的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

    ‘**头’这一路上都在跟一个‘老大娘’话,难道她不是恶作剧。而是真的见到了鬼?

    没理由啊,如果老太太的鬼魂真上了车,我怎么可能看不见?

    中年人看看我的脸色,哆嗦着从包里拿出一沓东西。

    我接过来一看,有老太的病历、医院开的死亡证明,还有火葬场的火化证。

    见中年人神色悲戚,我不禁心生歉意,看了看死亡证明和火化证上的日期,把东西还给了他,“对不起。”

    “没关系。”中年人把东西收好,拉上了提包拉锁。

    我胡乱把淋湿的纸灰清理了一下,把车开上了主路。

    但我心里还是有些犯疑。如果钱变成烧纸,是中年人搞的鬼,他的目的是什么?他要真是在进行什么不轨的勾当,何必要横生枝节?

    可**头要真是鬼,我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见还有一段路,我就带着疑问,和中年人聊了起来。

    中年人他叫方启发,因为时候摔伤了腰,留下了暗疾,不能进行繁重的体力劳动,所以平常就靠着老一辈传下来的手艺,在闹市摆摊子,表演一些三仙归洞之类的戏法,借此来谋生。

    他这次是带着重病的老娘来市里看病,可花光了所有积蓄,老人家最终还是走了。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

    他叹了口气,上午交了火化费以后,已经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他本来想就这么带着老娘的骨灰一路走回平古,可肚里没食,没那力气,腰骨也撑不住。

    所以,他只能是带着骨灰,在市里找地方摆了一下午的摊,也没挣了几个钱。倒是晚上有俩喝得醉醺醺的青年,看了一会儿他的表演,最后‘赏’给了他两百块。

    方启发并没有就自己的事多,大致了一下,就问我:“兄弟,你刚才真不是开玩笑呢?你跟谁话呢?”

    “那二十块钱,不是你变没的?”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果然,方启发立刻涨红了脸,激动的:

    “我姓方的虽然穷,可不是下三滥。我没文化,没本事,只能靠老辈人传下的手艺糊口,我不偷不抢,更不会为了他妈的二十块钱糟践老辈人的手艺!要是那样,我不如打断自己的腿,挨家挨户的要饭去,那也比我摆摊赚得多!”

    我忙:“对不起,大哥,是我错话了。”

    这方启发倒是条大情大性的汉子,气缓下来后,反倒还是劝我,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由不得人不相信。我刚才要不是故意跟他开玩笑,那就是真撞邪了,这几天可得心点。

    到了这会儿,我脑子实在已经理不清了,不知道该什么。

    到了平古,我直接把方启发送到了他家的那个村子。

    车钱自然是不会要的,他硬要给,我笑笑,你也知道我不是真开出租的,我这是在执行任务呢。他这才作罢。

    也许有人会,他都穷到这份上了,我为什么不多少给他些钱。

    我只能,有这种想法的人,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江湖,更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手艺人……

    回家睡了几个钟头,凌晨起来,又来回跑了几趟。直到天亮,也没出什么状况。

    跟赵奇打了声招呼,直接开着出租车回了城河街。

    本来想把车子简单清理一下,无意间却看到副驾驶座的夹缝里露出一角红色的布。

    我头皮顿时绷紧,把那一角红布拽出来,那赫然是一条红色的手绢!

    我把手绢拿在手里搓了搓,再次回想起昨天夜里的经历。

    很快,提起的心就放了下来,但脑子里却像是闪电划过般,猛然生出一个念头。

    “你干嘛呢?”身后传来窦大宝的声音。

    回过头,就见他一手夹着烟,一手拎着一塑料袋的包子豆浆,像个刚逛完早市回来的老头似的偏着头看着我。

    “上车!”我急着了一句,抢过塑料袋,拿出一个包子咬在嘴里,钻进驾驶室打着了火。

    “这么着急火燎的干嘛去?”窦大宝跟上来问。

    我把那条红手绢在他眼前晃了晃,揣进兜里,边打方向边:“去三姑屯,给人还这东西去。”

    三姑屯就是昨晚方启发下车的那个村子。

    到了村口,下了车,正想找人问问方启发住哪一家。却碰巧看见一个人提着个黑提包,正从村里走出来。居然就是方启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命阴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快穿女主逍遥记
  sitemap